见道功德

第017集
由 正龄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节目,今天我们要谈的子题是“断我见的功德”。这个主题主要是因为2020年6月23日〈琅琊随笔(42)〉贴文的回应中,有人提出《瑜伽师地论》的两段论文,质疑同修会中所谓断我见者并没有论中所说的功德,今天我们将针对这个问题来大概探讨一下,断我见应该有什么样的功德。

随着每个人在不同修证情况下,断我见时所得功德也会不同,就如《瑜伽师地论》卷34及卷86中,弥勒菩萨开示证声闻初果得法眼净,乃至三果会有种种的功德。而这正是琅琊阁这篇贴文中的回应人,所列出质疑同修会没有这些断我见功德的证明。我们就以《瑜伽师地论》卷34及卷86这两段论文,来看看到底他们的质疑有没有道理?在看这两段论文之前,先来看《瑜伽师地论》卷34中,弥勒菩萨开示证声闻初果的观行内涵与次第。首先,弥勒菩萨开示应先观察四圣谛如下:由于对四圣谛作了如实的观行而了知苦的真实道理,也能够观察以贪爱为因就会产生种种集,继而了知真实灭苦的境界是永远寂灭不再有生的,最后则是了知如何以八正道灭苦的修行方法。又说:如果先前对于四圣谛不能善于观察,如今因为能如实生起作意、并以种种方便法确实观察,因而能以微妙慧而于四圣谛正确悟入;这是对四圣谛作了观行后,已能确定 佛所说四圣谛的道理而发起观慧了。

接着,由于对观行四圣谛的微妙慧能亲近、修习、多修习的缘故,于是能够了知能缘、所缘四圣谛的智慧平等平等,因此真实正确的智慧得以生起;由这个智慧生起的缘故,能断除以前会障碍爱乐涅槃而产生的所有粗重品的欲界心所现行的我慢。又由于对涅槃境界深心愿乐,所以能够迅速趣入涅槃,从见道中快速完成修道,心无退转,远离诸种怖畏,继而可以心得决定而安住于这个四圣谛观行的智慧境界中。这一段讲的是声闻见道前的四加行,透过煖、顶、忍、世第一法的加行过程,对于能缘的六识心及所缘六尘法的观行,生起了能缘、所缘都是无常而说能缘、所缘平等平等,生起下忍、中忍及上忍的智慧,乃至证得世第一法的真实智慧。

由于有这个真实智慧从此无间,对于先前所作观行四圣谛的真实理能够忆念,因此得以于心中生起作意;更由于这个作意无间,而可以随顺先前次第所作的观察、或是现前现量所观察到、或者虽非现量而观见四圣谛中,依其次第,各个都有无分别决定智现前的观察智慧生起,并非想像的。由这个“无分别决定智现见智”的智慧生起之故,属于三界所系声闻见道所断及其附属的各类烦恼的一切粗重烦恼都可以永断。这是说断了声闻见道所应断的见惑烦恼。由于永断这些见道所断粗重烦恼的缘故,如果是先前经由世间法的修行已经可以离欲界贪爱的人,如今既然可以进入如是谛现观,就可以证得声闻三果不还果。这位证得不还果的人与本论中前面所说离欲者的功德相貌,应当知道是无有差异的;但是在这之中还是稍稍有差别,也就是有见道者未来世将化生于色界天中,也会在色界天中而取涅槃,是不会再来受生于欲界人间了,所以说不还果。而如果是先前加倍修习离欲界贪的人,如今既然可以进入这个谛现观,那么就可以证得一来果——还会再来欲界人间受生一次。如果先前是未离欲界贪爱的人,此时既然可以进入这样的谛现观,对于欲界贪的粗重烦恼可以永远息灭而证得预流果——预入圣人之流——这是因为尚未如实修断烦恼故,不能算是真正的二乘圣人。

接下来就说到琅琊阁所举的卷34的论文,等一下再来看内容。从《瑜伽师地论》前后文的开示,我们可以知道能够确实证得四圣谛现观,加上先前经由世间法的修行,对五欲贪爱所作伏断欲界贪的情况不同而有证得三果、二果、或者初果之差异;可知观行四圣谛及见道前的加行,再加上伏除性障,是一般声闻见道的必经历程。因此,由论文开示也可以知道:欲证得声闻初果,必须先熏习四圣谛的正见,并作如理的思惟与观行,生起观行的智慧,心得决定安住在观行的智慧境界中,之后才能心心无间而证得初果乃至三果。

平实导师在《识蕴真义》书中有一章专门讲述证初果的观行方法。书中说到证初果应断三缚结,而要断三缚结必须先断我见;我见断了,随之就应确定疑见及戒禁取见是否有断;如果确实已断我见,那么疑见及戒禁取见一定也可以断除的。所以,一旦我见断了,能取与所取真实不坏的见解就可以断除,疑见也可随之断除,因而对于众生是否真实可以证得初果,以及对于他人是否有断我见等等,都能够明确判断而无所怀疑;既然疑见也断了,就不会接受不如理施设的禁戒,那么戒禁取见也可以跟着断除;到此,让众生流转生死的三种系缚结使就断除了,就实证声闻初果了。所以三缚结最主要的是我见这个结使,这个我见虽然含括五阴在内,而一般人最容易执为我的却是识阴六识心。因此 平实导师在书中从不同层面说明了识阴相应的不同境界相,这些都是想要断我见、断三缚结证得声闻初果,所必须确实观行、而且必须确认虚妄不实的内容。

所以断我见有什么功德?由声闻法断三缚结来看,可知我见断了就会有断疑见与戒禁取见的功德产生。如果以大乘断我见来看,则是恶见五利使——我见、边见、邪见、见取见及戒禁取见皆可断;这五利使的断除,关键也在我见,我见一断,其余四种恶见也会跟着断除。所以,断我见首先有的功德就是不会再落入恶见中,而这些都是见道所断的无明烦恼,声闻见道或大乘见道时,都会有这个远离恶见的功德。归结来说,有了观行、断结的过程及修断的内涵之后,才会有断结证果的功德显现出来。

接着,我们来看《瑜伽师地论》卷34中,弥勒菩萨将证得预流果的功德分为十二种相状,也就是十二种功德。这十二种功德与声闻解脱道证初果而断三缚结、五利使之间有密切的关连。说明如下:

一、“获得四智,谓于一切若行、若住诸作意中,善推求故,得唯法智、得非断智、得非常智、得缘生行如幻事智。”这一个相状大意是说:在行住的种种作意中,由于善于观察推求的缘故,可以得到四种智慧:第一种,对法的观行得到确定而能安忍的智慧;第二,确定无余涅槃不是断灭空;第三,确认欲界及色界中的五阴,以及无色界的四阴都不是常住法;第四,证实一切法都是借缘而生,一切行犹如幻化之相。这是由于对三界五阴虚妄非常住法的确认而断我见,同时断了邪见及见取见。

二、“若行境界,由失念故,虽起猛利诸烦恼缠,暂作意时,速疾除遣”。在身口意运行的过程中,由于忘失正念而生起猛利的烦恼,但是只要生起一个正念的作意,就能很快将猛利的烦恼缠除遣掉。表示正见坚固,时时可以安住在正见智慧中,不会因为猛利烦恼而造作不善的身口业行;所以是离邪见、也不会有见取见。

三、“又能毕竟不堕恶趣”。由于远离邪见,不非戒取戒,所以不会违背佛戒而造作各种下堕三恶道的恶业,就可以永离三恶道。这也是因为实证声闻初果,已经了知“我见”的内涵,发起见地了,即使非常懈怠,七次人天往返也可以断除五下及五上分结而究竟苦边,因而永远不会下堕三恶道。

四、“终不故思,违越所学,乃至傍生亦不害命”。因为有正见,知道一切众生都是众缘聚合的五阴身,由此平等见故,不会故意犯戒而杀害一切有命的众生;也不会依止外道所施设不如理戒法,因此不非戒取戒,所以不会故意起意伤害任何一人,乃至傍生也不会伤害。

五、“终不退转弃舍所学”。远离邪见故,对所学信受不疑,不会因为不顺心的事由而弃舍所学,对法信受的正见坚固不移。

六、“不复能造五无间业”。因为证得声闻初果,若不疑不退,就可以远离二乘异生性了;连三恶道的不可爱异熟业因都不会造了,何况是会再造作杀父、杀母、杀阿罗汉、杀圣人、出佛身血等无间地狱业?

七、“定知苦乐非自所作,非他所作,非自他作,非非自他无因而生”。虽然声闻见道不必实证涅槃本际如来藏心,但是他们能够确认五阴我非真实我,还是得依于信受“佛说有一本际常住、不坏、不灭、不断、清凉、真实”的正见,才能弃舍我见而不落边见、见取见、邪见等不如理见解中,因此也具有了知万法不是自作、他作或无因作等的正见。

八、“终不求请外道为师,亦不于彼起福田想”。具正见故信受三宝有真实功德,以真实三宝为归,就不会再跟随心外求法的外道师修学,也了知他们对于三乘见道皆无分,当然不会对他们生起真实福田的想法。

九、“于他沙门婆罗门等,终不观瞻口及颜面;唯自见法、得法,知法、证法源底,越度疑惑,不由他缘;于大师教,非他所引,于诸法中得无所畏”。既然可以断我见,也可以断疑见,对于其余的出家众或外道等人是否有断我见,可以正确判定而不疑,自然不会对他们瞻仰恭敬;只有亲自所证的法,知法、探得诸法源底,不疑所证,不必别人为其印证已证初果,犹如阿罗汉可以自知自作证;且对于如来大师的教导,不必别人指导,可以自己引用,于所证法得无所畏的智慧,这显然是发起初果见地了。

十、“终不妄计世瑞吉祥以为清净”。因为具出世间法正见,所以不会将世间人所认为的瑞相、吉祥事等当作是清净法,因此不会信受外道所施设不如理的禁戒——不非戒取戒。

十一、“终不更受第八有生”。这是说最最懈怠的初果人,最多也只须再来人间受生七次,就可以不再受生而取无余涅槃。

十二、“具足成就四种证净”。对三宝及佛戒具足清净信。

由以上说明,可以归纳出 弥勒菩萨所说的这些功德,其实都不离断我见所引生的断疑见、戒禁取见或者是五利使的其余四种恶见。

接着我们来看贴文中,另外举出的卷86是怎么说的:【复次,远尘离垢于诸法中得法眼时,当知即得十种胜利。何等为十?一者,于四圣谛已善见故,说名见法。二者,随获一种沙门果故,说名得法。三者,于已所证能自了知:……我证预流,乃至广说。由如是故,说名知法。四者,得四证净,于佛法僧如实知故,名遍坚法。五者,于自所证无惑。六者,于他所证无疑。七者,宣说圣谛相应教时,不借他缘。八者,不观他面,不看他口;于此正法毘奈耶中,一切他论所不能转。九者,记别一切所证解脱,都无所畏。十者,由二因缘随入圣教,谓正世俗及第一义故。】

卷86所列断我见功德与卷34大同小异,时间关系,在此不再说明。从这些功德中可以知道:声闻见道者是可以自知自作证的。就如《阿含经》所说:“自身作证、自作证成就游。”尤其在卷86明白说了“随获一种沙门果故”,又说“于已所证,能自了知:……我证预流,乃至广说。”很清楚可以看到声闻证果是可以自知自作证的。但是要提醒大家:这是因为听闻如来或者善知识说法后,如理作意思惟理解,如实作观行后确定不移,才能自知自作证。

所以,在琅琊阁这篇贴文中对同修会提出质疑的这位同修,当读到这些功德时,是否应该去反观自己有没有这些功德?而不是去质疑别人。如果真的没有,就应该诚心好好与善知识请教,到底问题出在哪儿?是自己观行不足?或者是深心中没有接受自己是虚妄的?又或者是福德不够、心不得决定,对于观行的结果,还无法下定决心完全信受五阴我是虚假的?或者打从心底就不相信自己可以证果?又或者最严重的是根本就不相信 佛说可以证果这件事?相信这位师兄一定可以找到正确的答案而对症下药。毕竟大家都尚未成佛,一时误解也是正常的事。

虽说断我见只是知见上的事,却是应该将这知见转为见地;想要转为见地,则必须对我见的全部内涵都作如实的观行,而且对自己是否断我见毫不怀疑,否则光是疑心,就会让自己无法接受五阴我的虚妄而无法安住所观行的结果及所得的智慧境界中,这样心不得定,就没有初果的功德受用。其实断我见证声闻初果,除了以上所举功德外,依 平实导师《识蕴真义》书中所示,还可以此为基础,进求大乘见道发起实相般若智慧,永不退堕于意识我见中;退则可保解脱生死之进程,最迟历经七次人天往返,必定可以究尽苦边,得以永尽三界生死苦。

对识阴虚妄这部分的观行,各位菩萨可以请阅 平实导师所著《识蕴真义》一书,平实导师对于各种识阴的境界相及观行与勘验的方法都详细地解说了,如果无法确认自己是否有断我见,可以从书中所说的各点下手检查。但是要提醒大家一点,对识阴的种种变相的观察与勘验法,只是二乘人所观修的声闻菩提,相较佛世的修行人性障较轻微,依之观行很容易就能够断我见;然值此末法之际,学人性障较重,福慧浅薄,如果以这个方法求断我见,心中仍将有疑而无法弃舍本有的知见,故难以真实断除我见,因此务必配合对识阴虚妄的观察,以五无心位意识会间断的观察,现观识阴虚妄才有可能断我见。另外,不论是对五阴或识阴等法,切记除了详细阅读经论或 导师所开示的内容外,还要如理知解,进而如理思惟,才能历缘对境而现前观察证实识阴虚妄;如此现观证实后,才能真的断除我见,那么三缚结也可随之而断,最后转依所现观的五蕴无我智慧境界,亲证声闻初果的分证解脱境界;也就是如实观行,于实证后才能够依五蕴无我的智慧境界而安住。

最后,以 平实导师书中的咐嘱与大家共勉:【绝非阅读此书(也就是《识蕴真义》这本书)而理解已,即是断我见者;不应于阅毕此书时,心生增上慢而障自己修习解脱道之实证,而障自己之佛道前路;已如实依书中所授知见观行,而且皆是如理作意之观行者,亦须于事行上自我检束:所思、所言、所行,是否符契初果人之证量?是否仍被我见所囿而不能跳脱其局限?是否未断我见而误认为已断我见?是否仍在抵制大乘如来藏妙法而落入“我厌恶平实居士的所有法义,绝不信受”之我见、邪见中?已经如实谂细观行而断我见者,应以三缚结而自观察判断:究竟自己之三缚结已断?未断?应于各个层面中长时间加以详细现前观察:自己之所思、所言、所行,是否已经永离我见?】(《识蕴真义》,佛教正觉同修会,页381。)

时间的关系,说明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萨:色身康泰、一切无碍、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