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恩、三宝、胜义僧(二)

第107集
由 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

前一集最后我们提到了《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当中四种恩的最后一个“三宝恩”,在三宝恩当中首推这一个“佛宝”,那我们再依于《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乃至再辅佐以《金光明最胜王经》,依这两部的经文,我们来解说一佛宝当中所含摄的所谓的三身佛的道理。

首先,我们先来依于《大乘本生心地观经》的经文,我们来看看 佛是怎么样的来定义这个一佛宝:

善男子等!唯一佛宝具三种身:一、自性身。二、受用身。三、变化身。第一佛身有大断德,二空所显,一切诸佛悉皆平等。第二佛身有大智德,真常无漏,一切诸佛悉皆同意。第三佛身有大恩德,定通变现,一切诸佛悉皆同事。(《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2)

我们简单地把这样子的经文,与我们一直以来所熏习的正觉讲堂所说的符合于经论的一些名相,我们来作一个互相之间的关联,让菩萨们有一个相应。这里的第一个“自性身”,其实就是我们经常听闻的所谓的“法身佛”,佛有三身——法身、报身、化身——当中的所谓的法身。这个法身佛,依于这里的经文它说了:“第一佛身有大断德,(祂是)二空所显,一切诸佛悉皆平等。”这个自性身(这一个法身佛),祂是无形、无相、无所住,祂出生凡夫众生、乃至十法界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可是您、我在这个蕴处界这些一切有为法、一切生灭法当中,却永远找不到祂。就如同一个电脑当中(一个电影当中)这样子的一个人物,您永远不可能在这个屏幕当中找到离于这一个屏幕这一些生生灭灭法、来来去去的画面当中的任何时间、空间、方位、数目、次第——这样所属、所有的刹那生灭不住之法——您、我永远不可能于这一个屏幕,乃至屏幕当中的生灭影像,乃至生灭的这些功能所显的一切森罗万象诸法,您、我永远不可能找到出生这个屏幕,出生这一些一切影像、一切生灭诸法背后的这一个类似于说硬盘。当然,不要错误地以为:“哎呀!如来藏就是屏幕背后的硬盘。”硬盘勉强来讲,这只是以现代的这些东西,大家熟悉的来譬喻一下。硬盘当然不在屏幕,可是硬盘里面含括了这些程序,这些所有的功能,它能够出生相应的这些声光影色,相应的这一些轮回、这些剧情。

可是再提醒菩萨们不要依于这样子而说:这一个能藏的、能(被)熏的,所谓的浩浩三藏不可穷的这个第八识如来藏,可以依于这样现代的所谓人类发明的这个电脑,依这样的譬喻而想要去求明心,那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一个入手点。因为如果这样子的说法正确的话,这样的作法、修行方法,可以依之而来以删去法,以种种的不如理的、不如实的修行方法而来找到所谓禅宗开悟明心的标的的话,那应该《楞伽经》里面所说的“藏识海常住,诸转识如浪”,那您开悟了之后,您应该要如同这个经文所说“藏识是如同大海常住”,您开悟以后应该不是大汗淋漓,应该就淹死在海当中了。所以要知道,譬喻是譬喻,千万不要胶著文字,也不要把这一个经啊、论啊,或是说一些善知识所施设的方便大家体会的这些譬喻而来当真,而来离于断身见、我见,离于如实修学——大乘菩萨要来求明心开悟所应修集的四种资粮,所谓“修学知见、修习定力、修集福德、修除性障”,这样的三归五戒之后的四种修——要来背离这样子的如实修行,而要依语言文字而来求得所谓证悟明心的标的,那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修行法门。

回到经文,我们说了这个自性身就是法身佛,法身佛不在蕴处界当中,祂既然不在时间、空间当中,祂必定不属于数目、次第之法,不是《大乘百法明门论》里面所说的这样子“三位差别故”的这些诸多的心不相应行法所能够含摄。这样子的法身佛,祂是真实存在,可是必定没有蕴处界当中任何一法,譬如说意识心或是说意根而能够相应、真正地相应于祂;因为这个法身佛无形、无相、无所住,具足无漏有为法,也具足无漏无为法,是具足空性、具足有性。虽然在凡夫的阶段,祂不是你、我能够了知证悟祂所显示出来在蕴处界的功德,乃至成佛之后,依于这样子的《契经》所说:“一切如来尚不见心,何况余人得见心法?”(《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8)您即使成佛了,您是所谓的报身佛,您是所谓的化身佛,您一样不可能以您已经绝对清净的意识心,乃至已经完全清净的意根,能够去相应于这一个法身佛。这个无始劫以来,不在时间、空间当中,不落数目、次第之法,不落于这样子的方位,也没有六尘、六识相应的这些种种生灭法性,这一个真实心,是从古到今,是从今到您、我成佛,所谓的一切诸佛尚不见心,何况余人(其余的人)能够见到这样的心法。

佛又讲到了第二种“受用身”,我们念一下经文:

其受用身有二种相:一、自受用。二、佗受用。

时间所限,我们只把最主要相关的经文简单念过:

自受用身,三僧祇劫所修万行,利益安乐诸众生已,十地满心,运身直往色究竟天,出过三界净妙国土坐无数量大宝莲华,

后面的经文我们省略。

……尔时菩萨入金刚定,断除一切微细所知诸烦恼障,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妙果名现报利益。(《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2)

这里的经文有一个需要我们注意的“是真报身有始无终”,换句话说,这个第二个受用身里面的“自受用身”,祂是有始。你、我现下是凡夫,祂还不存在,等您、我在修行佛法三大阿僧祇劫福德智慧圆满之后,我们这样的自受用身,才能够依于前面所说的经文而能够出现。而这样子的自受用身,记得“不包括他受用身”,这样的自受用身才是真实的报身。所以严格讲,即使是十地菩萨所见的所谓的报身佛,严格讲都不是真实的受用身,严格讲不是真实的报身佛。

经文继续又说了:

是真报身有始无终,寿命劫数无有限量,初成正觉穷未来际,诸根相好,徧周法界,四智圆满,是真报身,受用法乐:……。(《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2)

后面有说到这四种智——四智圆满,包括第一、大圆镜智,第二个平等性智,第三个妙观察智,第四个成所作智。这里一个总结,还是要提醒菩萨们:只有四智圆明,只有有始无终,而且寿命无有限量、诸根相好徧周法界的诸佛如来的自受用身;换句话说,只有诸佛如来之间,彼此才能够互知、互见这个自受用身。最后身菩萨尚未成佛之前,乃至说刚刚成为这个初地乃至到十地菩萨,犹未最后身菩萨之前,所见的所谓的后面说到的他受用身,这样子的报身佛,严格讲都不能说是真实的“自受用身”——真实的报身。推而广之,我们在经文里面说到的西方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乃至其他的所谓的一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佛,不管是在人间所示现的变化身佛(变化佛),或是所谓的应化佛,乃至诸地菩萨所见的诸种他受用身佛,这些佛严格来讲,即使寿命方便说无量无边,终究还有祂示现涅槃,不再有这样的影像存在的一天;这样子的报身佛,都不能说是真实的报身。这里是《大乘本生心地观经》里面提到的,而大部分修学佛法的菩萨们,可能说还没有听闻过的一些主要的一些法义。

那关于四智的部分,我们只简单地说大圆镜智是转这个异熟识(就是第八识)

得此智慧,如大圆镜现诸色像,如是如来镜智之中能现众生诸善恶业,以是因缘此智名为大圆镜智。(《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2)

时间的关系,我们要强调一点:大圆镜智不等于如来地的无垢识。在《成唯识论》里面有讲到这个四智,它是以心品来说,大圆镜智它不说大圆镜智,因为大圆镜智还是有始,虽然它是无终,而这样的大圆镜智必须要加上“心品”两个字。因为所谓的“大圆镜智心品”,是如来地的第八识与祂所相应的这些心所有法,包括佛地第八识无垢识相应的这些五遍行、五别境、善十一,这样的诸多善妙的心所有法,乃至这些心所有法所相应的无量无边的功德法;依这样的这一个佛地的第八识与祂相应的这些心所法,乃至能够产生的无量无边的这些无量有为功德,合此而称为“大圆镜智心品”。千万不要错误的如同坊间一些错误的佛法概论,乃至一些假名大居士、善知识所说的,灭了第八识、转了第八识,灭了之后这个大圆镜智才能够出生。

大圆镜智是佛地第八识的功能,不可以把这个被出生的、有始无终的这个四智圆明当中的“大圆镜智”,把它认为它就是等于“无垢识”,是不等于的。那第二个“平等性智”,转我见识得此智慧。这里的“我见识”严格讲,主要就最狭义来讲,就是恒审思量的第七识:

转我见识得此智慧,是以能证自佗平等二无我性,如是名为平等性智。

第三个“妙观察智”,转分别识。这里的“分别识”特别是指“六七因中转”当中的第六识,就是意识:

转分别识得此智慧,能观诸法自相共相,于众会前说诸妙法,能令众生得不退转,以是名为妙观察智。(《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2)

最后一个成所作智,经文说到“转(前)五种识”,这里“转五种识而得此智慧”,菩萨们当然依于前面大圆镜智所说,应该也了知了所谓的转我见识,所谓的转分别识,所谓的转五种识,绝对不是灭掉第八识或是灭掉前七识,而是转除掉这一些从凡夫乃至一直到修道菩萨、一直到最后身菩萨,乃至到成佛,转除掉八识当中(特别是前七识祂)所相应的这些烦恼心所有法。

广义的烦恼,包括所知障与烦恼障;狭义的烦恼,当然特别指相应于这一个分段生死、一念无明的烦恼障而说。无论如何,千万不要错误地又犯了如同我们前面所说到的一些假名善知识所犯的错误,以为灭掉这样子的前七识,所谓的转识成智,就是识不在了,只剩下智;而不了知这个智慧的出现,其实还是依于前七识的相应的这些烦恼心所有法,乃至相应的这些所知障,都已经断除之后,所谓的“六七因中转,五八果上圆”。依于这样子相应的这些烦恼心所有法,乃至这些心所有法所相应而要去除掉的所知障的这一些随眠、这一些习气种子,这一些没有去除掉之前,您、我就是十法界当中的佛法界之外的菩萨,乃至饿鬼法界、乃至人法界、诸多法界的这一些尚未成佛的众生。而整个从成佛的修行过程当中,我们要除掉的绝对不是这个前七识,更不是能够出生前七识,而为第七识所相应的这些善恶诸法、有为无为诸功德修集的这样子的前七识所相应的,而为祂这些能熏七转识所造作之业,而熏习成为了种子,而作为这个所熏的这个第八识。“转识成智”讲的只是转除掉八识相应的这一些烦恼障、所知障这一些习气随眠,而绝对不是把第八识灭掉,而变成了有这一个大圆镜智出生;把前七识灭掉而有后面这三种所谓的平等性智、妙观察智,乃至最后一项的成所作智出生。

在自受用身方面一个总结,提醒菩萨们:真正的自受用身,唯诸佛如来乃彼此能够相知、相证、相见,绝对不是最后身菩萨、乃至初地菩萨所能够了知。再以经文来作一个总结:“一切如来尚不见心,何况余人得见心法?”(《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8)即使是自受用身,祂也不可能能够以有为(虽然已经是清净无漏有为)的这样子的意识心,乃至这样的清净末那(佛地的末那),而去相应这“无形、无相、无所住,远离能取、所取,非能取、亦非所取,不在时间、空间当中,无形、无相、无所住”这一个真实的法身佛。当然后面所引用的《金光明最胜王经》里面,它一样有谈到佛的三种身,它的分类与这里我们所引用的《大乘本生心地观经》稍有不同,后面再提到的时候,我们会把这两部经作一个简单的互相之间的对照、整理,等到后面我们再说。

回到《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我们看看 佛怎么去讲说第二种身,“受用身”里面的“他受用身”。佛说:

诸善男子!二者、如来佗受用身。具足八万四千相好,居真净土说一乘法,令诸菩萨受用大乘微妙法乐。一切如来为化十地诸菩萨众,现于十种佗受用身——第一佛身,坐百叶莲华,为初地菩萨说百法明门;菩萨悟已起大神通,变化满于百佛世界,利益安乐无数众生。

乃至后面的经文又讲到第二佛身、第三佛身,乃至讲到最后第十佛身:

为十地菩萨说不可说诸法明门;菩萨悟已起大神通,变化满于不可说佛微妙国土,利益安乐不可宣说不可宣说无量无边种类众生。如是十身皆坐七宝菩提树王,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2)

要提醒菩萨们的是,您回去参照一下经文,您会发现在《大乘本生心地观经》这里面所说的如来他受用身,它有强调一点:祂是“居真净土,说一乘法”。所以这里的他受用身,就是我们之前在前一集当中所说的 阿弥陀佛在西方极乐净土所示现的地上菩萨所见的这样子的报身;可是严格讲,祂仍然不是诸佛如来的自受用身。

在后面的经文有提到了第三种佛身,就是所谓的这一个变化身,我们来念一下《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关于这第三种变化身的一个定义是什么?佛说:

一一华叶各各为一三千世界,各有百亿妙高山王(就是须弥山)及四大洲(就是东胜神洲、西牛贺洲这样子种种的四大洲)、(乃至有)日月星辰,三界诸天无不具足。一一叶上诸赡部洲,有金刚座菩提树王,其百千万至不可说大小化佛,各于树下破魔军已,一时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大小诸化佛身,各各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为诸资粮及四善根诸菩萨等、二乘、凡夫随宜为说三乘妙法。(《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2)

这里一个重点,请菩萨们注意一下:我们刚刚说到了,为地上菩萨所说的他受用身“居真净土说一乘法”,而这里请记得它是在讲说“化身佛”。这些化身佛在一一的三千大千世界,所谓的一一的华叶之上,一片叶子就一个三千大千世界,一一有不可说的大小化佛(变化佛、变化身佛)坐金刚座菩提树王之下,各于树下破魔军已,一时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里有一个虽然说是常识,可是有很多菩萨可能都疏忽了,严格讲,就如同《大乘入楞伽经》在卷1所说的大慧菩萨,这其实也是跟 观世音菩萨一样倒驾慈航的佛所示现的一个菩萨。

在《楞伽经》卷1,大慧菩萨问 佛说:“云何于欲界,不成等正觉?何故色究竟,离染得菩提?”这里清清楚楚地在对应《大乘本生心地观经》的经文,告诉了我们一件事情:所有于欲界示现菩提树下破魔军已,而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这些佛,都只是“变化身佛”。因为,“云何于欲界,不成等正觉?何故在色究竟天,离染得菩提?”对应这样的《大乘入楞伽经》的卷1的经文,还有《大乘本生心地观经》这里所说的三种佛身当中的变化身,我们就应该知道:我们的 世尊的化现,诚如《梵网经》所说的祂来这一个人间示现成佛(八相成佛)已经是八千转,已经有那么样子的次数,而这不是祂第一次成佛。这一些佛严格讲,既不是地上菩萨相应的他受用身佛,更不是唯有诸佛如来乃得互知、互见、互证的自受用身佛;祂是所谓的变化身佛,或是方便依于后面下一集我们会说的,《金光明最胜王经》所说的佛三身当中的所谓的应身佛中的一分。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先解说到这里。

祝愿各位菩萨:一切无碍、修法自在!

阿弥陀佛!


点击数: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