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见(一)

第061集
由 正翰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而我们今天要探讨的题目是“边见”

本集的节目,我们要来探讨“边见”这个题目,边见是含摄于六根本烦恼中的一个心所法,也就是在恶见之中。所谓的恶见,就是不正见——不正确的见解,也称为邪见——不正、偏斜错误的见解。因为它会导致众生产生错误偏斜的见解,所以恶见又叫作邪见。恶见有另外一个名称叫作“五利使”,它的内涵是包含了萨迦耶见(也就是我见),还有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等五个不正确的邪见,是见道时所断的烦恼。也就是说,当你证得如来藏时,我见、边见等五利使这五个恶见,就会跟着见道而断除,所以叫作五利使——是容易被断除的烦恼。六根本烦恼中的另外五个烦恼是,这五个烦恼又称为“五钝使”,也就是它的体性很钝,是不容易被断除的烦恼,所以不是见道所能断的烦恼,而是修道所断的烦恼,并不是菩萨在明心证悟时可以断除的。这五种修道所断的烦恼和恶见等五个见道所断的烦恼,合称六根本烦恼。

这样的开场直述,各位观众是不是比较能够知道“边见”这个法在佛法中的定位是在哪里?什么是边见呢?边见是由我见而产生,因自我的不如理作意而产生异想分别,这个异想分别就是与正理不同的想法,与经中真义不同的想法而作出来的不同分别。意思是说,修行人由于未能亲证法界实相的空性如来藏,所以往往自以为是已经入了中道;而实际上却仍然是不离断见与常见,不离有与无、不离一与异两边。譬如,应成派中观师自认为已经实证了中道,而实际上却是双具断见与常见的,这就是边见的具体事例。因为未亲证空性如来藏,没有般若智慧,所以他们就误认意识不起一念——无念的时候——认为此时的状态不著一切法,离有、无两边,所以将之当作是般若中观。

其实不是这个样子,因为应成派中观乃是六识论的邪见者,他们否定佛所说第八识如来藏及第七识意根的存在,妄认意识不起一念的时候就是中道实相;其实这个境界是意识心的变化相,本质还是意识心,乃是生灭法,是属于识阴的境界。因为众生不知道识阴是无常的,所以也不知道识阴所了别的境界相也是无常的;这是对识阴的内容不如实知的关系,所以往往把识阴中的某些境界,特别是意识心无念的变相境界——也就是一念不生、离念灵知以及禅定等至位等——以意识为本体的境界,错认当作不是识阴、不是意识境界,误当作是实相心。正因为不知道识阴本身是无常的,就误以为识阴自己进入某一种情况状态下,就可以成为恒常不变的心;因此,我见就断不了,一直想要保持离念时的意识,或是六识常住而且功能不坏的状态,所以我见与我执就无法断除,死后就不得不继续来受生在三界当中,导致不断地流转生死。

因为他们否定第八识如来藏,认为一切法空、一切法缘起性空,同时又因为否定法界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所以就堕入无边与断边。又知道自己无法证得第八识如来藏而将之否定后,六识心又不是常住法,在这五个无心位皆会断灭,会因此而落入断见当中,因此恐被讥斥是断灭论者,所以就私自来建立一个意识细心以及意识极细心,想要自圆其说;但是,反而又回头落入有生有灭的意识境界当中——妄认意识为一切法之所依,说意识是常住不灭的真实心——因此又回堕于有边、常边的常见之中。应成派中观师宗喀巴、达赖,还有现代的印顺及其追随者,皆双堕在有、无二边见当中。

无念,在《六祖坛经》中有这么一段开示:

何名无念?若见一切法,心不染著,是为无念。用即遍一切处,亦不著一切处,但净本心,使六识出六门,于六尘中无染无杂,来去自由,通用无滞,即是般若三昧,自在解脱,名无念行。若百物不思,当令念绝,即是法缚,即名边见。(《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六祖惠能大师称此不染著之心为无念,不是百物不思,没有“念生、念灭”之念绝,能称之为无念。这个无念心就是真如心,就是本住真心,也是阿赖耶识,此识妙用遍一切处而不著一切处。如来藏在唯识经教中,皆说八识心王当中见一切法而不染著的心,一定是第八阿赖耶识;一切法由阿赖耶识所生,阿赖耶识虽出生十八界等一切诸法,在十八界及万法当中却不起贪厌之心行,清净无染。学佛者若悟得本心,证解阿赖耶识,只要将本心所含藏的七识心染污种子清除清净,就能够来去自由、通用无滞,这就是般若三昧,自在解脱,名无念行。

如果像宗喀巴、达赖、印顺等人,坚执没有“念生、念灭”的无念心,坚执完全不分别一切法的无念、无分别、无语言妄念才是真心,而没有“用即遍一切处,亦不著一切处”的功能德用,那就是六祖惠能大师所诃责的“若百物不思,当令念绝,即是法缚,即名边见”。所以真心不是“念绝”完全无分别、无念之心,而是不在六尘中起虚妄分别、不生贪染心念而已;善能离于六尘境而了别诸法相,就是《维摩结经》所说:【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维摩诘所说经》卷1)

在《胜鬘经》中这样说边见:

边见者,凡夫于五受阴我见妄想计著,生二见,是名边见,所谓常见、断见:见诸行无常,是断见,非正见;见涅槃常,是常见,非正见;妄想见故,作如是见。于身诸根分别思惟,现法见坏;于有相续不见,起于断见。妄想见故,于心相续,愚闇不解;不知刹那间意识境界,起于常见。妄想见故,此妄想见,于彼义若过、若不及,作异想分别,若断若常。(《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

胜鬘菩萨说:“凡夫在五阴‘色受想行识’这上面去领受,认为自我是真实存在的,以种种的虚妄想来执著自己;或是误以为五阴坏灭以后就是断灭空,而这种执著都是因为对五阴错误的认知所导致的,因此就出生了两种见解,各落于一边,这叫作边见;边见的意思是说落到断、常两边:一边是常见,另外一边则是断见。当学佛人从五阴的每一阴去作详细的观察,观察之后看见五阴有种种的行(也就是运作),并且在身口意行中看见每一阴都是会断灭的无常性,都不可能延续到后世去,而对于有一个真实心一直存在相续不断,不能理解这一个真理事实,这就是断见,这不是正见。有的人则认为涅槃是常住不变的,误以为五阴中的识阴或是意识就是涅槃心,但不知道意识境界每一刹那都在变化,误以为意识心及意识所住境界是恒常不坏的,对于意识所住的境界全部是刹那变异的事实不能理解,因此误认为意识是常,这就是常见,这也不是正见。由于都是妄想所见的缘故,而作出了断见或常见的说法与见解。由于都是虚妄想所见的缘故,这一些由虚妄想产生的见解,是因为对于实相心如来藏非断非常的正理,有着过多的甚解,或是有着愚昧无明而无法理解实相心的正理,因此就作出种种不同的见解以及错误的分别,所以就有了断见或者常见的出现。”

凡夫的心识所能识别、了别的都是落于两边,不离两边,落于断、常两边。在佛法的修证过程中,最大也是最可怕的问题就是我见所生的边见,我见所生的“边见”,它总是落到两边去,不在中道正法之中;落到两边的意思是说:如果不是落在常见的法里面去,就是相反地落到断见的法里面。有一种外道主张说:“从生老病死的过程中,可以很容易观察到众生会死亡,色身是会坏掉的;可是能觉能知的我、能见闻嗅尝觉知的我,这个心、这个了知的心是不会坏灭的,死只是色身死了,这一个见闻觉知的我会再去投胎转世,重新再出生为人。”他们认为这一个见闻觉知的心是常而不坏的,也就是以为“我能知、我能觉、我能想,能够作主的这一个我”是不坏的、是恒常不灭的心;常见的人以为人死了,只是身体死了,来世换个身体再来就像搬个家一样,下一世的见闻觉知心还是会继续存在。

但是这一个见闻觉知心,与上一世的见闻觉知心是不相同的。人在死亡后,能了知的见闻觉知心,其实也是跟着断灭了,下一世的见闻觉知心,是依于下一世的意根、五根以及法尘为缘而出生,与上一世的见闻觉知心是完全不相同的。主要的原因,是他们不知道其实是另外还有一个真实心存在,以此为因才能再出生见闻觉知;因为他们误会不知,而将能知能觉的生灭心当作永不生灭的心,我们称这一种认知见解为“常见”。他们会执著这样的心是常而不断,所以就变成了常见,所以在佛教中称这种人是“常见外道”,落在常这一边。

可是也有另外一类人,他们评论常见者说:“你们讲‘常见’,说这一个见闻嗅尝觉知的灵知心是恒常不坏的,这是不正确的!因为每天观察的结果,到晚上睡觉、睡着无梦的时候祂就不见了,怎么可以说祂是常呢?当你被打一剂麻药、或是被一棍打昏的时候,祂也不见了;当你死亡进入正死位的时候,祂也不见了。”就如同唯物论的人主张说:人死后什么都没有了,就像是刀子与锋利的关系,锋利的物性是借由刀子而存在,刀子坏了,锋利就不存在了。所以就误以为色身坏了、死了,人的见闻觉知心也就坏了、没了,这就叫作断见。因此这种人坚执没有来生,这种人的见解固然胜过常见外道一筹,但他也有盲点,他就是找来找去,始终找不到这一个见闻觉知心坏了以后,还有什么是存在不灭的、可以去到未来世的?他找不到,然后就说“由此可证明人死了以后,是没有未来世的”,这就是“断灭见”

既然死了没有未来世,当然就不可能有过去世,因为这一世既不能去到未来世,当然过去世也不能来到今世,所以人完全是由物质的关系——由于父母生我,所以有我,色身坏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这就是断见,结果又落到断的一边去了。所以,世间人不是落到“常见”,就是落到“断见”,各落一边。佛法是中道,它不落于断见或是落于常见的边见之中。都摄属在五利使当中,就是所谓的根本烦恼中的恶见之中。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课程只能上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