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来藏处甚深(一)

第009集
由 正元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这个单元我们跟大家介绍 “如来藏处甚深”(一)。

胜鬘夫人在〈如来藏章〉又接着说:“如来藏处,说圣谛义。”(《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这是说:“依如来藏的所在,才能够演说圣谛的真实道理。”为什么要这样说呢?这是因为如果没有如来藏的存在,就没有圣谛的真实法。假使有大法师不相信,坚持说不需要有如来藏就可以有二乘解脱道的圣谛,那我们就可以向这位大法师请教说:“二乘圣人如果入了无余涅槃出离三界生死,是不是要把自己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灭掉?” 他们如果说:“不用,无余涅槃中意识心还是存在的。”那你就可以说:“你违反了佛陀的圣教,因为原始佛法四阿含里面讲得很清楚,佛跟大阿罗汉们也都这样说,入了无余涅槃的时候,是要把蕴处界灭掉的,所有的名色都要灭尽。”

“既然你是为众生演说佛法的法师,那请问假使你断尽了我见、我执,入了无余涅槃把蕴处界都灭尽,这时是不是断灭空?”如果他反驳说:“印顺导师讲:还有意识细心不灭。”你可以继续问:“意识细心算不算是意识?”他当然不能够说不算——既然是意识的细心,当然是意识。“而且佛陀在阿含中有说:‘诸所有粗细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请问,你这个意识细心,是不是一切粗细意识所含摄?”

你可以继续为他解说:“既然意识细心是意识,佛说一切粗细意识都是意法因缘生,那意识细心是不是有生的法?”“是。”“有生的法是不是会灭?” “会。” “既然会灭,那你这样的无余涅槃不就是断灭空。”所以大家应该要知道,二乘的解脱道仍然要依这个根本心如来藏作为大前提,因为如来藏是能够出生名色的常住不灭法,以祂为前提,才能够说有二乘法的缘起性空,才能在断尽我见、我执,取证无余涅槃时不会成为断灭空。因此,不但大乘法要依如来藏来说圣谛,连二乘法一样也要依如来藏来说圣谛。

平实导师讲经说法很多年了,也出版了不少书籍,有些法师们还继续在抗拒第八识如来藏的正法。也因为佛弟子不接受、不承认这个本识,所以他们的我见就永远断不了。正觉教团不断地在帮助他们证初果,而他们却是不断地把初果往外推。他们都是因为于内有恐怖:“有一个本识常存不灭,而我不能证得,我如果入灭时把自己灭掉以后会不会变成断灭空?”他们不知道本识如来藏是恒存的,以为没有本识的存在,又加上应成派中观师的误导,说第八识只是假名施设的名相,不是真实存在的法,因此很多佛弟子恐惧堕入断灭空而不肯断除我见——也就是坚持意识细心、离念灵知、直觉的心、一念不生的心,认为祂是常住法。但是不管他们有没有证得本识,每一位众生的本识始终是存在的;那些大师们恐怕不能证得,害怕蕴处界全部灭尽以后会成为断灭空,因此说他们“于内有恐怖”,于内有恐怖就无法断我见。

这就好像说,我们把一颗宝珠硬塞到他口袋里,他还拿出来丢掉,然后一直说:“宝珠在哪里?宝珠在哪里?”就像这样的愚痴。但是这种愚痴的人在末法年代也是漫山遍野的,你从山头看下去,山下黑漫漫底、都是这种愚痴人。有人虽然出了家剃了头发,却是说法误导众生,其实都还是乌鸦鸦的烦恼无明丝未断,一根也没有少,所以玄沙师备禅师才会骂说:“看着尽黑漫漫地。”也就是说野狐漫山遍野!(在《景德传灯录》卷18说:【夫出家人识心达本,故号沙门,汝今既已剃发披衣为沙门相,即合有自利利他分;如今看着尽黑漫漫地,如黑汁相似,自救尚不得,争解为得他人?】)他们一直说:“我要证果,我要证果。”每天佛前上香:“观世音菩萨!请您找一个善知识给我。”当善知识被安排上门,这些大师们却说:“这个人不是善知识,他头上还留有头发!”可是他们都没有看到 观世音菩萨头上也有头发。你一心想要把初果送给他们,他们也一心想要证初果,可是当你把初果送去给他们,他们却说:“这不是初果!这不是初果!”世间愚痴的人就是这样!他们都不知道四阿含中 佛早就讲过:“如果没有这个本识,比丘们求证解脱道时,心中一定会有恐怖。”由此可知,对这个本识的错误认知,会影响他们能不能断掉烦恼。所以他们都不了解:二乘的圣谛也同样要依如来藏来说,同样要依如来藏来证。

大乘法中的圣谛义当然就更要依如来藏处来说,因为大乘法所证的般若,都是要依如来藏心体的不来不去、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常不断的中道法来说般若;可是各种离两边所显的中道义,即使都能通达,也不过是初地的入地心而已。接下来要如何成佛?当他通达了般若以后,会发现:原来我还不是佛,佛所有的功德,我还有很多不能证得。于是就开始探究:通达般若以后,要如何进修成佛之道?从般若诸经中深入探究的结果,原来是要修十度波罗蜜。这十度波罗蜜修行圆满了,才能成佛。可是这个十度要修多久?要修两大阿僧祇劫。而十度波罗蜜的内容是修什么?是如来藏心体中所含藏的一切种子。当这一些法修证圆满而获得一切种智,那才能成佛。

三贤位修行的圆满是要依如来藏心体在一切法中远离两边的中道观行才能成就,而八不中道只是代表性的举例而已。后面接下去两大阿僧祇劫要修的成佛之道,就不是只有如来藏心体的中道性而已,而是如来藏心体所含藏的一切种子的智慧;所以,大乘佛菩提道中已入地的所有圣位菩萨他们的修行,当然更是要依如来藏处才能成功,如果离开了如来藏而说有佛菩提可修,那都是痴心妄想。所以大乘菩提圣谛的真实道理,仍然是依如来藏处来说的,因此胜鬘夫人说:“如来藏处,说圣谛义。”

胜鬘夫人又说:【如来藏处甚深故,说圣谛亦甚深,微细难知,非思量境界,是智者所知,一切世间所不能信。】(《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如来藏的处所——也就是如来藏的所在,祂所含藏的一切法甚深极甚深的缘故,因此由亲证如来藏而发起的智慧,所说圣谛的真实道理,当然也是甚深极甚深的,这些法是很微细、很难了知,祂不是意识思量所知的境界。

为什么说如来藏处甚深?在《楞严经》中 佛说:【陀那微细识,习气成暴流;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5)“第八识如来藏也可以名为阿陀那识,阿陀那识祂是极为深细的识,你很难证得祂,很难知道祂在何处;在这个微细的识中含藏着众生各人所有的习气种子,这些种子好像瀑流一样不断地流注,使得众生因此而流转生死。这个阿陀那识究竟是真心?或是虚妄心?这是很难解说到让佛弟子都能了解的地步,所以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解释清楚的;因为祂心体中还含藏着流转生死的习气种子,所以还不能说祂是完全的真心;如果强说众生的阿陀那识就是真心,那么众生在证得阿陀那识以后,就不可能再去努力断除祂所含藏的七识心相应的习气种子,就不能转变成为佛地真如,不能转变成为真心无垢识,就不能成就究竟佛果,所以还不能说阿陀那识就是真心。但是,如果离开这个阿陀那识,或是否定了这个阿陀那识,想要另外再找一个真心的话,却又永远不可能找得到;所以,这个阿陀那识,祂究竟是真心?或者不是真心?这个道理真的很难用简单的几句话就说清楚,很难让众生理解‘阿陀那识非真、非不真’的道理;因为那些还没有证得阿陀那识的众生,听到阿陀那识的深妙道理以后,恐怕都会越听越迷惑,根本不能理解祂虽是真心、却又不是真心的道理,所以我释迦牟尼佛常常都不轻易为众生演说这个实相真理。”

在《解深密经》也说:【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解深密经》卷1)在这部《解深密经》中 佛又说:“阿陀那识这个第八识如来藏,这个识的体性是很深妙、很深奥的,而且是很微细的心,不容易找得到祂;这个阿陀那识所含藏的一切万法的种子,犹如瀑流一样不停地流注而出生了万法;这个阿陀那识的深妙法,不是凡夫所能知道的,也不是二乘圣人所能知道的,所以二乘圣人虽然不能说是凡夫,但在大乘法来说却还只是个愚人,因为他还没有证得如来藏也不懂般若,我释迦牟尼佛在凡夫中是不演说这个法的,即使是在那些不证阿陀那识的二乘圣人中,我也是不为他们演说这个深妙法;因为这些凡夫跟二乘圣人都没有深妙的般若智慧,如果我释迦牟尼佛为他们开示演说这个阿陀那识深妙的法,他们都将会因为还没有亲证的缘故,而产生错误的分别跟思惟,这样一来,恐怕他们就会误将第八识阿陀那识误认为是第六意识的我,将会因此而诽谤这个阿陀那识的胜妙法,把祂说为外道的神我、梵我等等世间我。”

在《成唯识论》卷3有说:【恐彼于此起分别执,堕诸恶趣、障生圣道,故我世尊不为开演。】在《成唯识论》中 玄奘菩萨有解释说:“恐怕那些外道、凡夫、二乘阿罗汉愚人,对于这个阿陀那识不能真的理解,而生起虚妄的分别,就把阿陀那识执著为众生我,执著为能见闻觉知的世间我,或者执著为外道所误会的意识神我,就会因此而诽谤说:‘佛在阿含跟方广时所说的法不相同。’因为这样谤佛、谤法的缘故,将会下堕三恶道;或者会让没有证得阿陀那识的二乘愚人—阿罗汉及辟支佛—产生误解,以为阿陀那识就是意识跟意根,以为阿陀那识就是外道神我、梵我,因此转变而不信受阿含所破斥的‘众生我’,不信受阿含所说的‘无我见’,就会因为听到阿陀那识而产生误会的缘故,又回归到‘众生我’的意识上面来,不能安住在阿含及大乘所说的‘无我见’当中,这样就不能取证二乘圣果,就会障碍他们出生圣道;因为这些缘故,所以我们的释迦如来,就不为这些外道、凡夫及二乘愚人,开演阿陀那识的深妙道理。”

在《成唯识论述记》也说:如果是外道凡夫,听到 佛在阿含时期说法,破斥了外道的常见跟断见以后,再听到 佛演说深细微妙、难知难解的阿陀那识,如果不能真实理解 佛所说的阿陀那识跟六识心不同的地方,而误认为阿陀那识就是外道所说的神我、梵我,那就会堕在第六意识心的我见当中,因此而生起错误的见解,分别思惟阿陀那识,以为阿陀那识同于外道神我的意识心,就会产生了我执与法执。如果是重新再执取意识的见闻觉知性,作为“常住不坏的我”,就会产生了我执;这些产生了我执的凡夫,将会因此而诽谤 佛“所说的法前后矛盾”;因为这样谤佛及谤法的缘故,这些凡夫将会下堕三恶道;如果是愚痴不解大乘般若的二乘圣人,则将会因此而不信受大乘法义,或者不再信受 佛所说的二乘解脱道正法,因此而障碍他们修证圣道。

因为凡夫是没有证得圣道的因缘,所以只能为他们演说人天善法;因为愚痴而不懂般若的二乘圣人,由于他们二乘菩提的智慧确实是有因缘可以出生的缘故,所以 佛只为他们演说二乘蕴处界无我的正理。因为恐怕凡、愚有这样的误会“佛所说的法前后矛盾”的过失,因此 世尊就不轻易地为凡夫跟二乘愚人开示演说阿陀那识的深妙正法。

除了分别我执以外,世尊也不为凡夫跟二乘圣人演说俱生我执的道理:“也就是凡夫的第七识意根末那识,永远攀缘第八识的种种作用,执著为意识妄心自己的功能,因此产生的我执。”愚痴的二乘圣人,他的第七识其实也是永远向内攀缘第八识的功能,也把祂执著为意识我所有的法性。凡夫跟二乘愚人都有这种第七识的内执阿陀那识为实我、实法的执著,所以凡夫跟二乘圣人的我见与我执,其实是还没有完全断尽的,所以凡夫跟二乘圣人的人我见与法我见,都还是会再出生的:当二乘圣人回心大乘再来受生的时候,由于隔阴之迷在没有证悟以前,还是会有意根内执阿陀那识的我执、法执。

为什么 世尊不为凡夫跟二乘愚人开示这个道理?这就好像是南印度罗罗国有一位正量部的僧人,名叫般若趜多一样:这个人是安惠法师的徒弟,他是三代帝王的老师,当代的帝王都很信受他,也都拜他为师;可是他却写出了七百颂的《破大乘论》(又名《谤大乘论》),诽谤大乘,妄说大乘法不是 佛所说的正法。他在论中这样说:“如果大乘方广经典真的是佛所说的法,为什么会跟阿含期诸经所说的道理互相违背?”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个单元就先介绍到这里。

祝福各位菩萨:身心康泰、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