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乘百法明门论谈八九识并存之过失(下)

第059集
由 正祺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识蕴真义”单元,今天我们这一集继续“从《大乘百法明门论》来谈谈八九识并存的过失”。

在上一集中提到六种无为法当中的虚空无为,这虚空无为是说因地的真如第八识心体,不管是有修学或是没有修学佛法,众生的阿赖耶识心体始终离开各种的障碍,不受六尘万法的约束,祂自身的体性,就像是虚空离开各种的障碍,就从这个譬喻来建立名称,所以称为虚空无为,其实也就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

禅门中证悟的人,可以直接体会到五蕴身心之中有一个非常实在,而且在五蕴身心各种不同的状况时,有一个常不变异的心。这个心没有六根、六尘以及六识的体性;这个心没有昏暗无明,当然也没有无明灭尽的时候;这个心不会有老死,也没有所谓的老死灭尽的时候;也没有所谓的苦集灭道四圣谛的智慧,没有一切的智慧;也从来无所谓获得或是失去。因为这个心没有三界一切法的体性,所以说这个心犹如虚空。然而这个心却是非常的实在,这个心就是《心经》所描述的心,我们每天课诵《心经》,当可以在自己的五蕴身心当中实际相应到《心经》所叙述的内容的时候,那是让人非常的愉悦,因为这是非常亲切而且实在的体会那个阿赖耶识心体所显现的虚空无为,这就是实证的功德。

当我们在虚妄的五蕴身心当中,体会到虚空无为,就知道什么是“真妄和合”;原来我们凡夫位中一样是真心、妄心和合运作,原来虚空无为是这样子从心王、心所、色法以及心不相应行法的和合运作之中所显示出来。有人认为《心经》所指的心不是指阿赖耶识,他们认为《心经》是在说“般若波罗蜜多的核心要义”,这么说也不能说他们错,因为般若智慧是实证那个实相心,也就是实证阿赖耶识以后所生起的。《心经》当然是“般若波罗蜜多的核心要义”,但是这么说,只能说这只是文字般若,不是实相般若,完全无法体会虚空无为的体性,不会有亲自体会的功德受用。所以六祖慧能大师在五祖帮他开示《金刚经》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时候,他在这个时候言下大悟,体会到一切万法不离自性。慧能大师接着说:“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六祖大师法宝坛经》)这个本来清净、本不生灭、本无动摇的法,不就是虚空无为?禅宗的明心见道与唯识的虚空无为,就在这边可以显示佛法的修行是贯串的,不能说体系不同,禅宗是禅宗,唯识是唯识。

接着,众生就以这个虚空无为的基础开始进修出世间法,因为修学无漏法,产生简择四圣谛等等的智慧,因此有了抉择力;因为有抉择力,而能够灭除种种导致分段生死的有漏杂染法,从此能够以“择灭无为”的无漏智慧,让烦恼种子一现行时,就立刻加以灭除;由灭除烦恼障现行的无漏性,就依抉择力来建立名称,显示了第八识阿赖耶识心体中的择灭无为种子已经开始生长,能够远离有为法,回归于无为法。这是三果以下的圣人的境界,这个时候仍然是需要多分或者少分以意识心来简择,让分段生死的种子不再现行(有时候仍然会部分现行);这样子简择让烦恼不再现行,就是择灭无为,因为还需要有所简择,才能够灭除三界烦恼的系缚。这个时候的第八识心体,也就是《解深密经》所说的“正行真如”以及“相真如”,这仍然是因地真如。如果是外道以及未悟得三乘菩提的一切凡夫,最多只能够不生起身行的恶业,是无法制止口行以及意行的恶业,都还不能够与择灭无为相应的。

接着“非择灭无为”,也就是佛门中修行人在证得择灭无为以后,继续的进修,净除了阿赖耶识心体当中烦恼障种子的势力,让这些烦恼障的种子不再现行,达到了本性清净的境界,让自己在有为法中生活的时候,不会被有漏法给熏染,不需要再经由简择便能够自己安住在清净的心境当中;也就是经由无漏的智慧,断除各种烦恼障的杂染,显示出七识心不需要经由简择便可以安住在无为法性之中。这个时候的七识心仍然是生灭法,只是在有漏法当中无所为而已;这样子在有漏法中无所为,显示出第八识所处的本来无为无漏的自性。这个“非择灭无为”,只是因为停止七识心的有漏有为性,显示出第八识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这就是第八识心体自己的境界。

再来是“不动无为”,是说凡夫或者贤圣等人,修证禅定而发起第四禅境界的时候,不再堕于初禅到三禅定境中各种喜乐,灭除了各种的苦乐,舍清净、念清净,心安住不动,息脉俱断,像是与无为相应;就依着这个第八识心体当中所含藏不动无为法种的生起现行,安立名称“不动无为”。这是修除第八识心体当中所含七转识种子的贪乐厌苦,而安住在无为当中,其实仍然是依止于第八识心体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无为法建立名称;就这样子灭除了有漏而依止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仍然是汇归第八识心体的真如性,并不是有别的真如性作为依止。

接着“想受灭无为”,是说俱解脱的大阿罗汉们以及六地满心以上的大菩萨众,在证得灭尽定以后,离开了四无色定的非想非非想处,灭除了意识心,同时也灭除了意根的想与受这两种心所法,成为无为住,也就是安住在无所为之中。这是断除第八识阿赖耶识心体中所含藏的思惑我执种子,就建立第八识阿赖耶识心体所现的无为性,称为“想受灭无为”,这仍然是依着第八识本有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来建立名称,并不是其余的无为法。这个时候第八识阿赖耶识心体,改名称为异熟识,也可以称为庵摩罗识,不再称为阿赖耶识,因为已经灭除了阿赖耶性;这异熟识仍然是第八识心体,仍然是依止第八识本有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而安住的。这个想受灭无为必须依着七、八两个识的现行,以及五十一个心法的五遍行,还有色法五根以及法处所摄色,再加上“得、命根、众同分、灭尽定、住”等等的心不相应行法才能够显示。这个阶位的第八识仍然还没有脱离因地真如的名称,仍然是摄归正行真如等等的名称。

最后所谓“真如无为”,是经历前面五个无为法之后,进一步断除烦恼障习气种子随眠,也进一步断除无始无明的一切随眠。烦恼障与所知障二障的随眠究竟断尽的时候,不只远离了分段生死,也断除了烦恼障的习气种子随眠,这就不是大阿罗汉们所能够知道;接着断尽了无始无明的一切随眠,这也不是等觉菩萨所能知,从此以后所说的各种法,不会像等觉菩萨还有极微细的过失。这个无为境界,是第八识中所有杂染种子的随眠完全灭尽,所知障的随眠也一样全部灭尽,第八识当中所含藏的种子究竟清净;因此就依着第八识心体当中不再含藏无明与习气种子,就这样子建立真如无为。这个真如无为的真如性,仍然一样是依着第八识心体在因地本有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来建立名称,也是依着究竟佛地的无垢识来施设最为究竟的真如无为;然而这个时候的第八识心体之中,不再含藏一切杂染的种子以及无明随眠。这个时候所显示出来的涅槃,仍然是因地阿赖耶识时候本有的第八识心体所显现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由于已经断除阿罗汉所不能断的烦恼障习气种子随眠,说这样子是亲证无余、有余涅槃;又因为永远不入无余涅槃境界而利乐有情永无穷尽的缘故,建立名称为“无住处涅槃”。到了这个时候,说佛地第八识心体的“如”是究竟清净境界,所以称为真如无为。

然而这个真如无为,其实仍然是依着因地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作为基础、作为境界;又因为具足以后修行的五种远离杂染的清净无为境界,这个时候将第八识心体的虚空无为性建立为真如无为。因此真如无为、真如性、真如等等名称,都是依着修除第八识心体所含藏的有漏法种以后,依止第八识心体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而建立名称。然而第八识心体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等四种涅槃境界,却是需要第八识心体配合前四位诸法而能够显现,仍然不是所生法,而是多个法和合以后才能够显示的法;其实是没有实体的,而是第八识心的所显法。因此真如无为不是实体法,不能够建立成为万法的根源,不能够建立成为阿赖耶识的体,因为没有这个道理。

一切的经论当中 佛所开示的实相,以及一切真悟的人所亲证的实相,都是以阿赖耶识为体;借着四位九十四法为缘,然后显示第八识在不同分位中的真如性。因此真如性是阿赖耶识的所显法,依阿赖耶识心体而有,不可外于阿赖耶识心体而有真如性;阿赖耶识心体在净除烦恼障与所知障种子随眠以后,才能够改名成为佛地真如心。因此因地的时候,只有阿赖耶识的真如性,从来不曾有佛地真如心存在。真如性既然是阿赖耶识的所显法,是依附于阿赖耶识才能够显示的,因此是以阿赖耶识为体。如果离开阿赖耶识心体,那就没有真如性能够显示给我们亲证;如果没有阿赖耶识心体,或是只有阿赖耶识心体而没有七转识以及五十一个心所法等等四位九十四法,一样也没有真如性可以显示,这个时候真如性将永远不能被人亲证,诸佛也不可能成佛。

有人引用祖师注解的论主张说在五位百法中,前四位的心王、心所法、色法、心不相应行法皆属于有为法,第五位的无为法是“前四位有为法所显示的真实性”,所以他认为:阿赖耶识属于第一位的心王,所以是有为法。而真如是一切有为法的实性,也就是法性,不是“只是第八识所显示的性”;他们主张:“真”是真实有、胜义有;“如”是如常、不变异,不是“于六尘如如不动心”的意思。他们认为第八识的“有”是属于依他起性的幻有,不是圆成实性的真实有;“真如”的“有”才是圆成实性的真实有、胜义有。上述的主张简单地说就是:真如属于无为法,是圆成实性;阿赖耶识是生灭的有为法,是依他起性。这就表示说“圆成实性的真如无为出生了依他起性的阿赖耶识”,这种说法也就是真谛三藏九识论的主张。九识论的主张,平实导师在八九识并存的过失当中,已经说明非常的清楚。今天我们这一集借着 平实导师在《灯影》书中从《百法明门论》的观点,说明真如出生阿赖耶识的过失,我们再次地说明。

首先,如果真如无为这个法是圆成实性,显然真如无为应该是心识,世亲菩萨应该将真如无为归类到百法明门的第一类心王之中,而改称为九识心王。《百法明门论》应该重新改写才对。其次,如果主张前四位都是有为法,因此阿赖耶识是生灭的有为法;然而依《百法明门论》中说“无为法是四所显示”,是前四类的法所共同显示的,如此真如无为这个法,就是生灭的有为法所显示的,由生灭的有为法所显示的真如无为,也应该是生灭的,怎么可能是常不变异的圆成实性呢?前九十四个法是生灭的有为法,后面由九十四个法所显示的六种无为法,当然也是生灭的法。真如既然成为生灭法,百法也就成为断灭之法,因此主张阿赖耶识是生灭的有为法有很大的问题存在。平实导师常常举例说:花的本体显示出美丽的性质,美丽是花体的所显性,不能够反过来说,所显性的美丽出生了花体。同样的道理,不能够说所显示的真如无为出生了阿赖耶识,这就倒果为因了!

《百法明门论》总摄了世出世间法,其中除了心王的阿赖耶识以外,其余九十九个法都属于虚妄法,全部都是在显示八识心王中第八识如来藏心的本住与恒存,只有这个法是世出世间法,由祂来含摄一切的世间与出世间法。对于未见道的众生来说,会告诉他们说无为法是真实法,教导他们应该一一去亲证。然而亲证以后,却是发现六无为、九无为、十二无为也都只是在显示如来藏心——阿赖耶识心体——的真实存在与涅槃性,因此了知一切无为法也都是所显法,是伴随着本住法如来藏而永远地显现着,不会有中断的时候。无为法既然是所显法,于是应该现观无为法也是虚妄法,真如无为当然不可能出生阿赖耶识了!

今天“从《大乘百法明门论》来谈谈八九识并存的过失”,就为各位菩萨说明到这边。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