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真实说——不受后有智(二)

第117集
由 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

延续上个单元,我们继续纯粹以阿含的经文来证成“阿罗汉非佛”。由此而来证明四阿含所说顶多只是小乘成就阿罗汉,乃至缘觉解脱之道;而真正的要来证成大乘不受后有智,是必须要断除二障、断除二种无明以及两种生死;而这样子的成佛之道,必定是在四阿含之外,所谓的二转法轮、三转法轮契经当中才能够找得到。所以,大乘必定是佛说,不可以毁谤大乘契经是后世弟子们虚构、捏造的。

我们继续第六点、四阿含都有说到佛有具足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在三十二相当中,有所谓的马阴藏相,或是在四阿含旧的翻译当中称为阴马藏相,而这阴马藏相必定是所谓的男根相,这个男根相必定不是女人所拥有。由此也可以反证:既然佛世的时候,有这么多的阿罗汉比丘尼,可是这些比丘尼必定不可能具足马阴藏相或是阴马藏相;所以,阿罗汉必定不是佛,而大乘必定是佛说。这里还要再重复提醒一次的是,佛三十二相当中的马阴藏相,绝对不是世俗男人那一种卑秽的男根之相,之前我们已经大致说过了,它是清净的、是殊胜的、是莲花所出生的清净的法相。

第七点、在《杂阿含》卷39(1091经)里面,记载了有尊者瞿低迦,他六次证得受意解脱身作证成为四果人,可是六次证得又六次退返,于是干脆在第六次的时候,就自己说了:“我今当以刀自杀,莫令第七退转。”像这样子的阿罗汉还有退转,甚至要来自杀,而来保证这样子的阿罗汉果不退转。佛会有自杀的情形?可能吗?由此可见 佛的福德、智慧乃至神通;因为瞿低迦主要就是所证的禅定,没有办法现法乐住坚固。由此可证,阿含所说必定不是成佛之道,因为阿罗汉也必定不是佛。

第八点、延续上面的《增壹阿含经》卷19第10经,同样地提到了有一个尊者婆迦梨:“身得重患,卧在大小便上,意欲自刀杀,无此势可自坐起。”换句话说,这一个婆迦梨尊者患了重病,而且躺在自己的大小便当中,连想要起身的力量都没有,于是他呼唤他的年轻的侍者,请他拿刀来;他在拿刀自杀的时候,依于他本身是信解脱这一个种性的二乘声闻人,他思惟 佛所说的道理,从而在自杀还没断命之前,他也证得了阿罗汉。在同样这一部《增壹阿含经》卷19第10经里面,有一段重要的经文:

是时,尊者阿难白世尊曰:“此婆迦梨比丘何日得此四谛?”世尊告曰:“今日之中得此四谛。”阿难白佛:“此比丘抱病经久,本是凡人。”(请注意这里的本是凡人)世尊告曰:“如是,阿难!如汝所言,但彼比丘嫌苦甚久,诸有释迦文佛弟子之中,信解脱者此人最胜,然有漏心未得解脱:……。”

所以这个婆迦梨尊者才会自杀。可是即使他这样子的身为凡夫,自杀的过程当中,他依于 佛的教导,而依他是信解脱,他一样被 佛授记证得小乘的无学果。从上面两个—第七的瞿低迦、第八的婆迦梨—由此我们可以成就底下第九所要谈论引用的经文。

九、《中阿含》卷30〈大品福田经第11〉:“云何十八学人?信行、法行、信解脱、见到、身证、家家、一种、向须陀洹、得须陀洹。”乃至后面还有:“……云何九无学人?思法、升进法、不动法、退法、不退法,护法——护则不退,不护则退、实住法、慧解脱、俱解脱,是谓九无学人。”这里面的重点,在于九无学人里面的思法以及退法这两种无学人。所谓的四果阿罗汉,不管是思法或退法,他都可能会自杀或是会退转;然而,我们很清楚地知道有退转的阿罗汉,却绝无退转的佛。所以由此可证:阿罗汉必定不是佛,而大乘真是佛说。

第十、在《杂阿含》卷30记载了迦叶尊者因为对于 佛制戒,极生不满,而甚至自己嘀咕,而称呼 佛为沙门,而不是称为世尊;终究他毕竟是小乘的无学圣人,在没有多久之后就幡然省悟,知道自己过失犯了大错,于是就跟 佛说了:“悔过!世尊!悔过!善逝!我愚我痴!不善不辨!”试问:如果阿罗汉是佛,还有需要悔过,自称我愚我痴、不善不辨的佛吗?由此可证,阿罗汉真的不是佛;而阿含只是小乘之道,真正成佛之道必定是大乘佛经,大乘佛经必定真是佛口亲说。而同样的一段经文里面,底下还有讲到一个重点,我们念一下:“迦叶氏!如是悔者,善法增长,终不退减!所以者何?若有自知罪、自见罪而悔过者,于未来世,律仪戒生,善法增长,不退减故。”这里重点在于即使是迦叶尊者,佛还说他有未来世善法增长,迦叶尊者确实也是后来回小向大。由此可证,大乘、小乘所证的不受后有智,如同《胜鬘经》所说确实有大大的不同。

第十一、《毘尼母经》卷5:“尔时舍利弗入白衣舍,值飘风急疾吹体上,袈裟落地露身而立。佛因而制曰:‘从今已去,比丘袈裟上皆应着纽,一边安钩钩纽中。莫令衣堕。是名衣安纽钩法。’”这里在《毘尼母经》说到了,舍利弗袈裟落地露身而立,依这样子的不体面有失威仪,佛因而立戒。然而 世尊绝对没有可能在身口意上面,有任何失礼或失意或失念之处,由此可证阿罗汉非佛。

第十二、同样是《十诵律》卷17,这里说到了 佛制定酒戒的因缘。在莎伽陀长老,能够以神通制伏恶龙之后,因为接受一个村落里面的女人,因感恩而布施的食物,这个女人依于善心,布施他奶酪之后,怕他因为风寒或是说冷湿太重,于是没有告知他,而把一个酒,因为似水味、似水色又似水香,所以莎伽陀尊者没有辨识到而不小心饮下了。结果喝完酒之后酒力发作,刚刚制伏了恶龙的这一个大阿罗汉,神通广大的阿罗汉,却醉倒于路边。佛见到之后,故意命令阿难集众而来演说,而来制定酒戒;而来说因为喝酒,虽然是无意当中,不是故意喝酒,而这样子的大阿罗汉,能够制伏恶龙,可是一旦醉倒了,却连一只蛤蟆都没有办法制伏。由此可见,阿罗汉必定不是佛,而大乘必定才是佛说。

第十三、在《十诵律》同样的卷38,记载了牛呞比丘,牛呞的话,就是他吃完东西以后会如同牛一样有反刍。问题是这个牛呞比丘,他也是已经证得阿罗汉,甚至在其他的经典里面有记载了,佛因为要让他比较能够示现庄严,不被其他的僧众所讥嫌,于是就让他依于自己的神通,上生到忉利天当中;后来佛示现寂灭之后,牛呞比丘这个定性声闻人自了汉,他也没有参加结集,而就在天上入灭了。这在阿含当中也有类似的记载。由此可证,阿罗汉不是佛,大乘必定是佛说。

第十四、在《十诵律》卷2也有记载到目犍连:

晨朝时到着衣持钵入居士舍。与敷座处共相问讯。居士言:“大德目连!是妊身妇人为生男女?”目连答言:“生男。”语已便去。复有一梵志来入舍,居士问言:“此妊身妇人为生男女?”答言:“生女!”后实生女。诸比丘语目连:“汝先说居士妇生男,今乃生女!汝空无过人法,故作妄语,汝目连应摈治驱遣!”是事白佛,佛语诸比丘:“莫说目连是事犯罪!何以故?目连见前不见后,如来见前亦见后!”

由此可证,阿罗汉不只是智慧、禅定威德远逊于 佛,连这样的神通第一的目犍连,他尚且有说错的时候,而需要 佛来为他圆融。由此可证,阿罗汉确实是非佛,而大乘必定才是真正的成佛之道。

第十五、同样的,我们引用前面说到了舍利弗跟目犍连,我们都知道在《增壹阿含》卷18当中,记载了舍利弗生病而死,而在那之前,目犍连尊者还被外道以棒石打死。然而诸佛如来必定没有病死、没有失念——就是忘失正念,如同目犍连在被外道打的时候,“神通”两字尚且没办法生起,当然就没办法展现神通,因为一时失念,业力现前的关系;而诸佛如来必定也没有横死。在这个《增壹阿含》卷18第9当中,还有一段重要的经文,目犍连在被打得快身体烂坏的时候,勉强撑着回来,见到舍利弗尊者的时候,他说了:“我本所造行极为深重,要索受报,终不可避,非是空中而受此报,……。”这里目犍连尊者自己依于宿命神通,了知这是他过去所造作的极重业报——恶业,必须今世要偿还。这样子的目犍连的一个恶报,可不是像 佛故意示现的所谓的金枪刺足或是所谓的三月食马麦,这几件事情,佛在大乘契经都有清楚讲说,而以 佛的福德、智慧两足尊,祂纯粹是示现。然而目犍连阿罗汉却是恶业未息,烦恼余习犹在,业力犹存,只是他回小向大,所以他必须还是要在这一世被外道乱棒打烂致死而来偿还这个业报。

第十六、在《杂阿含》卷32(905经)里面记载了,舍利弗被外道问到了十四无记法。就是问说,外道问舍利弗:“世尊死后,如来有后生死、无后生死?”种种的无记咨问。舍利弗回答说:“这一切世尊都以无记法来带过去、来回答。”因为就小乘来说,要回答如来死后是有、是无,是有无、是非有非无,必定要依于如来藏这个空性心涅槃—这个不生不灭法—而来演说才能够圆满;因为只要依蕴处界而说,那必定都会落于生灭法,落于所知障当中。而能够破除所知障,而能够圆满演说小乘的十四无记法的,就跟我们之前在讲说这个本际不可思议,也曾提过这样的十四无记法。只是对小乘人来说,是无记,不可记说,无可奉告;对大乘人,因为要证得一切种子识,而依一切种子识,就能够断除无始无明所知障,当然就没有所谓的无记法可说,否则“佛”就不是一切种智人,一切智人了。由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舍利弗至少在这个时候,他都还没有证得大乘所要证得的一切种子识,他没有办法回答外道所问的十四无记。由此可证,阿罗汉非佛,阿含只是小乘成就无学之道,大乘佛经才是真正的成佛之道。

第十七、在《增壹阿含》卷36,佛有说到了:“计此舍利弗比丘遍满三千大千剎土无空缺处,欲比如来之智慧,百倍、千倍、巨亿万倍不可以譬喻为比!如来智慧力者,其事如是。”这不需要解释,很清楚的就证知阿罗汉绝对不是佛,智慧远低劣于佛太多太多了。

第十八、《杂阿含》卷15(404经):“尔时,世尊与诸大众到申恕林,坐树下。尔时,世尊手把树叶,告诸比丘:‘此手中叶为多耶?大林树叶为多?’”佛到这个申恕林,然后一手拿起地上的树叶,后来又指向整个大林树叶;以前者来譬喻而说祂所成就等正觉之后,已经为人所说了,为这弟子所说的不过如手掌当中的树叶那么少;可是 佛说了:“如我成等正觉,自知正法所不说者,……。”请注意:这里是正法,所不说者却是如同大林树叶。由此可证,为小乘声闻人所说的,跟为大乘菩萨所说的,两者悬殊甚多;因为小乘声闻人,只要能够断除烦恼障,就能够断掉分段生死,他甚至连烦恼障种子,都不必如同地上菩萨那样子的分地、逐地的断除。由此可证,阿罗汉不是佛。

第十九、《杂阿含》卷26在684经 佛为弟子们解说,佛说:“诸比丘!如来应等正觉、阿罗汉慧解脱有何种种别异?”佛要来区分,如来跟阿罗汉慧解脱所证的差别。依 佛所说:“谛听!善思!当为汝说!如来‧应‧等正觉者,先未闻法,能自觉知,现法身知,得三菩提,于未来世能说正法,觉诸声闻,所谓四念处、四正断、……。”这里有一个重点,那就是说:佛能够自觉知、佛能够无师自悟,而声闻人当然都不是,而且 佛还说到了:于未来世能说正法。换句话说,佛绝对不是一世就入无余涅槃而永远断灭。也由此可证,阿罗汉与佛确是在智慧上有大大的不同;而不是像某一些人说的,只是在福德方面、只是在慈悲心方面有所不同。

第二十、在《杂阿含经》与《中阿含》当中,都分别有记载到,优楼频螺迦叶因为坐在 佛的附近,而他故乡的摩竭提人就产生了疑惑:“为佛是师?为优楼迦叶是师耶?”(《别译杂阿含经》卷1)换句话说,因为优楼频螺迦叶年纪比较长,而 世尊年纪比较轻,于是他故乡的人就起了这个疑惑:到底谁是老师呢?谁是弟子呢?而《别译杂阿含》卷1(13经)所记载的,在《中阿含》卷11(62经),两经相呼应说,我们就看到了,佛了知众人有这样的疑问,于是就故意要优楼频螺迦叶示现神通,示现神通之后,又当众为 佛作礼而自说:“白曰:‘世尊!佛是我师,我是佛弟子,佛一切智,我无一切智。’世尊告曰:‘如是,迦叶!如是,迦叶!我有一切智,汝无一切智。’”这里要注意的是,就如同上面的,佛在二十二题的时候,如来说了,如来跟慧解脱阿罗汉的种种差别,祂当中也说到了“如来的十力,唯如来成就”;而在这第二十三题我们说到了“只有佛才是一切智人,阿罗汉绝对不是一切智人”。而这也完全呼应了我们这一次《胜鬘经讲记》所要演说的,有两种不受后有智:一个是佛所证的大乘不受后有智;一个是像这些迦叶、舍利弗,在声闻位的时候,所证得的声闻、缘觉的不受后有智。而两种的差别非常巨大,因为只有佛才断了烦恼障的现行之外,又断了烦恼障的种子,一切皆尽;佛不只断了烦恼障的现行跟种子,佛还于无始无明所知障所相应的一切种子识这样子的法,祂也完全如实证知,而断除了无始无明与变易生死,而证得了佛地的四智圆明。这样子的“佛”才能够称为一切种智人,这样子的佛也才能够具足如来所谓的十力、四无所畏,所谓的十八不共法。

由此我们也要来引出下一个单元,我们所要来演说的,除了小乘之外,我们下一个单元就要来分别贯穿大小乘,以 弥勒菩萨为一个契机,而来证明大乘、小乘虽然都是 佛说,可是要来证得佛地的大乘不受后有智,却唯有依于大乘契经,才能够如实圆满达到大乘真正是佛说。

时间的关系,今天就先演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