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法匯歸阿賴耶識

第095集
由 正益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要講的題目是:〈萬法匯歸阿賴耶識〉。

我們看到有些學佛人,或是說是研究佛法的人,他們對於《大乘起信論》是懷疑的。可是《大乘起信論》已經說了,有生滅心和不生滅是會在一起的,因此所謂的不生滅,就是指這個阿賴耶識、如來藏、真如、法身、第八識,所以為什麼要去攻擊《大乘起信論》是有問題的呢?因為有些人對於《起信論》懷疑,懷疑裡面講的法不對。可是這阿賴耶識真的是很特別,祂有祂自己的清淨性;可是祂也包含著染汙的種子,因為染汙的七轉識在因地的時候,還是沒辦法一下就清淨,所以不論我們怎麼看「緣起」就是有這個現象。然而雖然如此,卻不妨礙真如的體性來顯發,所以真如的體性,甚至可以依第八識而說有七真如。既然是這樣,你怎麼能夠否定這個真如心呢?有的人認為《大乘起信論》有講真如,就認為這樣有問題,這樣有什麼問題呢!本來真如能夠出生一切諸法,所以《般若經》就特別說啦:真如雖生萬法嘛……;所以我們應當改變學術界的種種不如理作意的看法。因為他們討論起來,都不是真正想要親證這個實相,對佛法的真實義沒辦法信受,自然就沒有辦法可以親證,因此應當相信《大乘起信論》。

這部論的難度是非常高的,所以應當來想「萬法當然就是真妄和合」嘛。然後在這個過程中有八識心王,所以「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所以一切萬法當然要匯歸於這如來藏——就是這個阿賴耶識。我們來看看《華嚴經》怎麼來說阿賴耶:「【諸佛菩薩自證悟時,轉阿賴耶,得本覺智。】(《大方廣佛華嚴經》卷6)」也就是說,諸佛菩薩就是證悟這個阿賴耶,所以得到了本覺。這也就是《大乘起信論》所說的「本來就有一個本覺」,可是你要證悟了以後,你才知道這個本覺到底是什麼;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所以最後來捨棄這阿賴耶的名字,因為祂的過失比較重,所以 玄奘菩薩說要捨阿賴耶名,就是把祂的名字捨棄掉,捨棄掉以後就可以變比較清淨。但是因為還有變易生死,所以這時候還是可以稱呼祂為異熟識,異熟識是除了如來地以外,都有這個異熟的。

然後在《華嚴經》還怎麼繼續來說呢:【愚癡凡夫妄起分別,無中執有,有中執無,取阿賴耶種種行相,墮於生滅二種見中,不了自心而起分別。】(《大方廣佛華嚴經》卷6)所以阿賴耶識出生了種種的行相、出生種種諸法;但是因為愚癡的眾生,乃至於二乘人也是不清楚,他們不知道這都是阿賴耶識所出生的諸法,不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心現量。因此他們就會產生種種困惑、迷惑,乃至於二乘人最後只能夠想要選擇說:「反正我就把自己的法一切滅盡了,來成就二乘菩提就好,不用去求證佛果。」所以從《華嚴經》我們可以知道,這阿賴耶識是可以滅除祂的阿賴耶性的——這體性是可以滅除。

我們繼續來看:【一切凡愚迷佛方便,執有三乘,不了三界由心所起,不知三世一切佛法自心現量,見外五塵執為實有。】(《大方廣佛華嚴經》卷6)這地方就說得很清楚了,就如剛剛所說,凡夫以及二乘他們不知道真正的法就是這個如來藏,不知道這些諸法都是這個心所現起的,不知道這就是自心現量;所以以為外五塵是實際存在的,所以就沒有辦法真正獲得往佛菩提的大道。

【如是五百諸如來,一一我皆曾供養,尚於我愛阿賴耶,不知無依計為有。】(《大方廣佛華嚴經》卷19)也就是說:在佛道中如果一直貪愛所有的執藏;這樣的話,是沒有辦法斷除煩惱障的現行的。雖然習氣的種子,也要第二大阿僧祇劫來斷,但是因為在佛道的修證,你需要在這地方修除性障、修除執取,不然就不可能得到如來的授記。這就告訴我們說:這個阿賴耶識,祂一定要被修行者努力加以清淨——入聖位以後再經過一大阿僧祇劫修學,將這個阿賴耶的名字把它捨棄;因為到時候煩惱障的現行以及習氣種子都已經斷除了,這樣就是清淨。

好,我們再來看,如來藏身不生不滅,【精進智慧者,乃聞如來藏。】(《大方廣佛華嚴經》卷36)所以說,真正的法就是這個如來藏妙法,所以經中之王告訴我們:你只有精進在佛法上,你才會知道這如來藏的義理。因為這個義理是要能夠不誹謗祂的人,這樣才能如實信受;因為祂太難以信受了,因為自性清淨心為什麼會有染汙呢?一般人真的是沒有辦法想像:既然是清淨,你怎麼又說祂含有染汙的種子;清淨就清淨,為什麼還有染汙呢?所以一定要不斷地修學、不斷地熏習、不斷地在福德資糧上來用心,這樣才能夠承載這樣的法水。我們來看《成唯識論》對這個的闡釋:「【或名阿賴耶,攝藏一切雜染品法令不失故。】(《成唯識論》卷3)」所以第八識祂確實是含有雜染的法,然後祂可以讓雜染的法一直延續。因為只要有情沒有繼續來滅除、或修除這雜染法,就永遠會執持著這個阿賴耶識的名字。

再來呢:「【或名異熟識,能引生死善不善業異熟果故。】(《成唯識論》卷3)」就是說只要在生死中,善不善業的未來異時而成熟了,或種種成熟,這樣異地而熟種種,都稱為異熟識;這就代表說,第八識祂是可以稱為異熟識的,如同因地的時候稱為阿賴耶識,因地當然也可以稱為異熟識。但是因為阿賴耶的染汙,祂的過失比較重,所以我們就把祂稱為阿賴耶識。如果對阿賴耶識不喜歡,應當是不喜歡這個執藏(我愛執藏),那應該把祂(體性)斷除啦。如果是連這個心體不喜歡,那就應該連這異熟識也不喜歡,把異熟都把祂滅盡;如果這樣,就哪有真正的一切生死可說?實際上異熟識是沒有辦法滅的,阿賴耶識也沒辦法滅的。

我們繼續來看《成唯識論》怎麼說:「【無垢識體無有捨時,利益有情無盡時故。】(《成唯識論》卷3)」等到成佛的時候就稱為「無垢識」,祂會一直往前,祂從來沒有棄捨的時候;因為這個心體既然就是如來藏,然後已經成為如來,祂就也沒有滅時——然後無生無滅,就盡未來際利益一切有情。那我們來看世間上有一些人,對於《成唯識論》的一段話產生誤解,他認為二乘人既然證得了生空真如,就應當來證得了真如這個法,就應該證得第八識,或是說他證得了真如體性;可是是這樣的嗎?我們先來看本文:【謂二乘位,專求自利,厭苦欣寂;唯能通達生空真如,斷煩惱種。】(《成唯識論》卷10)也就是說,他是從這地方的誤解而來的。其實二乘法它是沒有辦法證得第八識,因為真如還是識之實性;他怎麼可能連這個心體都沒有證得,卻能夠說他證得祂的體性呢?所以要先找到這個心體,才能夠說他證得真如啊!但是因為這地方(《成唯識論》),玄奘菩薩是依第八識的無生法忍的智慧的觀點,然後來方便解說,方便解說二乘法。其實這真如以及這種種的大乘法的智慧境界,並不是二乘人的智慧境界;因為二乘人的解脫果、解脫證境,只有將第八識的染汙的這個現行把它斷除。因此依第八地菩薩的大乘佛法的證量—無生法忍智慧—來方便解說,那時候的第八識的真如行相,是同於這時候阿羅漢的解脫證境,並不是說阿羅漢證得了第八識,更不是說阿羅漢證得了這個真如的體性。不是!因為真如體性必須要現觀,不能猜測。

那其他的經典,應該說大乘經典如何來佐證呢?我們來看接下來的幾部經典,《大寶積經》:【如來藏者,一切聲聞獨覺所未曾見,亦未曾得。】(《大寶積經》卷119)所以這不是聲聞、緣覺的境界,他們根本連看都沒有看過。所以你既然沒有慧眼可以知道,又如何可以去瞭解祂這個心體的真如體性。再看:【如來藏者如我所解:縱為客塵煩惱所染,猶是不可思議如來境界。】(《大寶積經》卷119)所以這境界,不是一般二乘的境界,是大乘如來法的境界。所以從這地方應該瞭解:他雖然證得了解脫果,解脫證境雖然很清淨,一時可能可以超越剛明心的菩薩,可是在究竟這個心體上,他還是沒有親證到阿賴耶識啊!怎麼可能說他是實質上證得真如,應當知道這是菩薩的方便。

再下一個就是:【如是甚深阿賴耶識行相,微細究竟邊際,唯諸如來、住地菩薩之所通達,愚法聲聞及辟支佛、凡夫、外道,悉不能知。】(《大方廣佛華嚴經》卷9)這就告訴我們說:不論怎麼樣的修學,如果不進到大乘之門來親自熏聞,是沒有辦法了知這樣殊勝的法;只有佛菩薩可以親證這種種真實法,這就是《華嚴經》經中之王所告訴我們的。這絕非是二乘的境界,所以不當因為《成唯識論》寫了這樣的四個字:「生空真如。」就認為他已經證得了阿羅漢,也證得真如,這樣是不如理作意的。應當去想,阿羅漢他真的要親證這個諸法,他必須要重新來熏聞,甚至來修學大乘法的前五度,來培植福德資糧,然後繼續再往前進;然後對於第八識的種種體性,他必須要瞭解,這樣才不會找錯心體,或是說才不會有種種的誤會。因為阿羅漢已經對許許多多法都已經很清楚,那都是非真實我;理論上來說,只要他肯迴小向大,他的修學也會很快,因為他煩惱障的現行已經斷除了,所以他的性障是已經永伏了,然後只是在資糧以及熏聞智慧種種,他必須要繼續謙遜來修學。

好,再看《大乘本生心地觀經》:【鈍根小智聞一乘,怖畏發心經多劫;不知身有如來藏,唯欣寂滅厭塵勞。】(《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3)也就是說:這樣的心體不是能夠輕易為二乘人瞭解的,二乘人他只想趕快能夠入滅,因此他並沒有迴小向大。如果他願意迴小向大,他必須要安忍,因為他還沒有親證一切的諸法外塵不是實有的,那他必須要能夠信受如來的加持,信受如來功德不可思議,繼續在佛道上為眾生來付出。所以二乘人所證的生空真如,實際上是一個方便的開示,因為所知障的破除必須要由親證這第八識才能夠得到。如果二乘人也可以說有親證,那二乘人就應當是菩薩,不應當說他是二乘人;那如果這樣也不用三轉法輪,就應該只有一轉法輪。

所以能夠這樣來理解的話,就是能夠增長自己的法身慧命出生的因緣,也不致於說毀棄了正法讓自己下墮。然後遇到真正有法的爭議的時候,應當還是要向自己的根本上師來請益,不應當執著自己的僧衣袈裟,而說自己比較尊貴,自己覺得說我的上師他本身沒有現出家相,所以說我不需要特別來禮敬他。這樣的想法是可取的嗎?這連世間的一般人都不會這樣作啊!

好,因此我們說到這裡可以知道說:「萬法的一切都匯歸於如來藏。」不論種種宗教上的過失,就是因沒有辦法來解釋這如來藏,因為他們沒有親證,他們不知道禪宗的真正的祕密是什麼;看了許許多多公案,都宛若讀來非常有意思,可是不知道真正意思在哪裡呀!

我們再說世間上也有人想要來佛門來盜法,這樣是不好的。譬如說,有的人他因為種種,他希望振興自己的宗教,譬如說像是一貫道,可是一貫道我們來查它的根源,我們現在手上有資料,可以引用兩部他們的著作來作個說明。第一部是叫作《斗姥寶誥》,裡面提到這個斗姥,他是西方印度的摩利支天大神;好,這是第一個。為什麼要說這個,因為接下來的資料是《驪山老母玄妙真經》寫老母乃斗姥所化,就是講了講,就知道一貫道它融合了許多的宗教,可是它無極老母的因緣就是來自於這摩利支天大聖。可是摩利支天又是什麼呢?實際上它是密教的鬼神眾,至於密教鬼神眾有時候會以佛法來連結,所以當佛法被密教所引用的時候,因此就流到中國來,因此輾轉變成現在一貫道的最高的一個主宰;實際上這個主宰,是從婆羅門教來的。哇!那你想怎麼這麼複雜,那這樣算算都還是變成外道法,不是真正佛法。尤其一貫道融攝了道教種種,當然也有地方的一貫道,並不主張無極老母,但我們現在可以知道鬼神法是不究竟的。

好,我們今天就說到這裡。阿彌陀佛!


點擊數: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