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根在滅盡定中仍然存在(四)

第024集
由 正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所推出的電視弘法節目;這個主題名為《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是依據 平實導師所著的《識蘊真義》來加以說明。今天繼續上一集的子題:〈意根在滅盡定中仍然存在〉。

前一集已說明安慧否定意根的存在,由一個過失可以衍生很多的過失出現,導致有無量無邊的過失出現,使得自己無法自圓其說,必然為真善知識評論得一無是處。今天接下來談安慧第二個過失,那就是反墮意識心為常住法。

由於安慧否定意根的存在,使得 佛所開示的八識論成為七識論,乃至將意識當作是常住法,使得 佛的八識論成為六識論。譬如,安慧在他的《大乘廣五蘊論》卷1曾說:【意言者,謂是意識。】(《大乘廣五蘊論》卷1)也就是曲解意根就是意識,認為意識是常住法。然而這樣說法,是有很大的過失出現:

一者、意識是意識,意根是意根,祂們的體性完全不同,又如何是同一個法呢?譬如意識有審而非恆的體性,能對法塵作很詳細的了別,所以了別慧非常好;意根有處處作主的體性,也就是意根有恆審思量的體性,僅能對法塵作很粗略的了別,所以了別慧不好。由此可知,這兩者的體性完全不同,不可能是同一個法。

二者、意根尚且是意識的俱有依,也就是意識要依於意根的作意,才能從第八識現起及消滅,又如何是同一個法呢?譬如睡著了,意識斷了,須待天快亮的時候,意根有所警覺,於是意根作主促使第八識流注意識的種子,意識就出現了;意識出現了,前五識也就跟著出現了,於是有情從睡眠的狀態中醒來;所以唯識的增上慧學稱意根為意識的俱有依。由此可知,意識尚且要有意根的作意,才能從第八識流注意識的種子出現,顯然意根與意識是兩個不同的法,又如何是安慧所說的同一個法呢?

三者、意根把往昔的種子抓得緊緊的,於因緣成熟時,就會作意促使第八識流注意識的種子出來。譬如,某甲遇到某乙時,某甲的意識分析這個人是今生從來沒有遇見的人,可是意根就在意識觸到某乙的那一剎那,意根作意——就把過去世與某乙相處結果的種子——促使第八識流注出來,使得某甲的意識知道某乙是往昔的眷屬等等,因而有了貪染喜厭等行為出現。這已經很清楚證明:意識與意根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法,又如何會是同一個法呢?

為什麼安慧會有這樣的主張出現呢?最主要原因:他本身是六識論者,僅承認一心只有六個識,那就是眼等六個識;而六識當中的意識,認為那是一切有情的真心,認為意識就是常住法。可是他這樣的說法,完全違背 世尊一心共有八個識的開示:那就是識陰六識、意根及第八識。他為了圓滿他的六識論,只好睜眼說瞎話,一會兒說意根是假名施設有,因而否定意根的存在;一會兒曲解意根就是意識,顯然他所說的法是前後顛倒的。如是說法前後顛倒的人,必然會衍生很多的過失出現,譬如他會主張意識是常住法等等。

又安慧認為意識是一切有情的真心,而他在書中又說意識是識蘊的一部分;而識蘊本身是生滅法,豈不是證明安慧所認為的真心不就是生滅法嗎?安慧自己都已經證明了識蘊是生滅法,卻將識蘊當中的意識當作是常住法,豈不是前後語顛倒嗎?豈不是睜眼說瞎話嗎?像這樣的行為不是很愚癡嗎?安慧連他自己的愚癡行都還不知道,還將自己的愚癡行寫在書上,讓今時、後世的大眾知道他的愚癡行,世上還會有什麼人比他更愚癡的呢?

如是,安慧的說法完全違背 世尊的開示,因而成為常見外道及造下謗佛的重罪。為什麼安慧會成為常見外道呢?因為在《勝鬘經》卷1中,勝鬘夫人曾開示如下:【妄想見故,於心相續愚闇不解,不知剎那間意識境界,起於常見。】(《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卷1)就是說由於有妄想及愚昧的緣故,不知道妄想所行的境界,是意識剎那、剎那所行的境界,就會把意識心當作是實相法,把意識心當作是一切有情的真心來看待;以此來證涅槃、入涅槃,就會成為勝鬘夫人所開示的常見外道。所以,安慧認為意識心是常住法,不僅不是正確的說法、而且也成為常見外道。

又為什麼安慧會成就謗佛的重罪呢?在佛世,凡是佛弟子們在外面說法,回來一定會向 佛胡跪、叉手及稟白:「今天在外遇到某某人而說法,其所說的法的內容如何、如何。」說完之後,佛弟子們還會向 佛稟白:「不知道這樣說法,有沒有謗佛?」佛就會依照佛弟子們所說的內容來判斷,到底有沒有成就謗佛的重罪。如果佛弟子們所說的內容完全符合 佛的開示,佛就會開示:「你所說的是如實語,沒有謗佛。」如果所說的與 佛開示不同,佛就會開示:「你所說的是不如實語,已經成就謗佛的重罪。」也就是說,凡是依照 佛的開示如實而說,沒有成就謗佛的重罪;凡是說法異於 佛的開示,因而成就謗佛的重罪。

以此緣故,佛在《增壹阿含經》卷9曾開示如下:【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此二人,於如來眾而興誹謗。云何為二人?謂非法言是法,謂法是非法,是謂二人誹謗如來。復有二人不誹謗如來。云何為二?所謂非法即是非法,真法即是真法,是謂二人不誹謗如來。是故,諸比丘!非法當言非法,真法當言真法。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也就是說,凡是佛弟子們,應該依照 世尊所開示的法如實而說;正法就是正法、非法就是非法,不能將正法說是非法、非法說是正法。千萬不要像安慧一樣,將 世尊所開示的八識論正理說成為六識論的邪法,不僅成為常見外道,而且也成就謗佛的重罪。如果有人以修學佛法而修集福德在先,卻成就毀謗佛的重罪於後,那不僅是一件很冤枉的事,而且也成為天下最大的冤屈啊!

然而,古時就有安慧這一類人存在,在學術界亦有一位被尊稱為導師者,也跟著安慧的腳步,在他的書上主張意根就是意識、意根就是意識的細分等等;不僅如此,他還主張意識是一切有情的真心、是常住法,認為意識所攝的直覺心就是真心等等。以此緣故,這位學術界被尊稱為導師者,才會在他的書中主張:意識就是一切有情的真心,意識所攝的直覺心就是真心等等,乃至於錯將解脫道當作是佛菩提道等等,也與安慧一樣,成就謗佛的重罪,未來要受無量苦。

第三個過失,安慧必然否定真心第八識的存在。既然安慧連意根都會加以否定、曲解,他本身又是六識論者,遇到 佛所開示的真心第八識,要不要如意根一樣加以否定及曲解呢?如果他不加以否定、曲解,他的六識論就無法成立了,所以他一定會想盡辦法否定及曲解第八識的存在。正如他在《大乘廣五蘊論》卷1曾說過:【如是六轉識及染污意、阿賴耶識,此八名識蘊。】也就是說,安慧將第八識阿賴耶識攝歸於識蘊的一部分,而識蘊是生滅法,理所當然將阿賴耶識認為是生滅法而加以否定掉。

然而這樣的說法,是有大過失的,因為佛菩薩在經典都開示:阿賴耶識是一切有情的真心。譬如,佛在《大乘入楞伽經》卷2曾開示:【大慧!以此四緣,阿賴耶識如瀑流水,生轉識浪。】佛開示:由於眾生有四種緣的緣故,導致阿賴耶識所生的七轉識,猶如瀑流水一樣不斷地出生,讓眾生不斷地攀緣、執取及分別種種境界相,使得眾生不斷地生起種種煩惱的煩惱雜染;有了種種的煩惱雜染,就會導致眾生不斷地造作種種善惡業的業雜染;有了種種的業雜染,就會讓眾生在三界當中不斷地輪迴生死而無法出離。既然阿賴耶識能生七轉識,使得眾生有了煩惱雜染、業雜染、生雜染不斷地出現,證明了阿賴耶識就是一切有情的真心無疑。

又譬如,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卷51曾開示:【云何建立阿賴耶識雜染還滅相?謂略說阿賴耶識是一切雜染根本。所以者何?由此識是有情世間生起根本,能生諸根、根所依處及轉識等故,亦是器世間生起根本。】說明如下:「如何建立阿賴耶識雜染的還滅相?大略來說,阿賴耶識是一切染法與淨法的根本。為什麼?因為阿賴耶識是有情五陰世間生起的根本,能出生五根及其所依止的色身、七轉識等,也是共業有情共同變現山河大地器世間生起的根本。」彌勒菩薩已經很清楚開示:一切有情的五陰世間及共業有情共同生活的器世間,都是由有情的阿賴耶識所變現出來的,讓有情的五陰世間能夠在器世間裡生活;所以阿賴耶識,是一切有情的真心,不能外於此心而有。如果外於此心而有,那是斷見外道的說法。

為什麼外於阿賴耶識而有的見解,就是斷見外道見呢?勝鬘夫人在《勝鬘經》卷1曾開示:【妄想見故,作如是見:於身諸根,分別思惟,現法見壞,於「有」相續不見,起於斷見。】(《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卷1)也就是說,斷見外道在諸法當中思惟觀察,認為沒有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以為人死了以後,什麼都沒有了,因此認為人的五陰面臨死亡時,什麼都沒有了。像這樣說法有很大的過失出現:

一者、曲解阿賴耶識是生滅法。正如前面所說,安慧將阿賴耶識攝歸於識蘊當中,而識陰本身是生滅法,安慧藉此機會來曲解阿賴耶識是生滅法,以此來否定、曲解阿賴耶識的存在。然而他否定、曲解的結果,有情的五陰世間及器世間仍然不斷地生住異滅,並沒有安慧否定、曲解的結果,一切有情的真心阿賴耶識就不存在。由此可知:安慧將 世尊所開示的一切有情的真心阿賴耶識加以損減,成為損減執外道;這樣的過失不僅非常嚴重,而且也成就二說的重罪。

二者、由於安慧否定、曲解阿賴耶識的存在,必然不相信業力、因果輪迴之事。為什麼?因為有情無始劫以來,所造的善惡業都由阿賴耶識執藏著,於未來世因緣成熟時就要受可愛、不可愛的異熟果報;正如 佛在《大寶積經》卷57的開示:【假使經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也就是說,眾生所造的種種善惡業都由阿賴耶識執藏著,縱使經過一百個大劫沒有受報,於因緣會遇時,還是要承受自己所造的異熟果報。所以,世間人有一句話說得非常好:「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由於安慧否定、曲解阿賴耶識的存在,表示他對 世尊所開示的法語不相信,才會說出違背 世尊的開示,因此成就了謗佛的重罪。

三者、安慧否定、曲解第八識存在,必定會落在現象界上,才會將無因唯緣、且生滅不已的緣起法當作是真實法。由於安慧否定、曲解阿賴耶識能夠出生一切法,當然無法實證法界實相的阿賴耶識;既然無法證得阿賴耶識,他所能觀察的必然會落在現象界上,必然會將生滅不已的緣起法當作是真實法。然而他這樣的觀察是有很大的過失出現,因為那是「沒有根本因,只有緣」而能出生一切法,證明了他就是「無因唯緣」的斷見外道。佛在《雜阿含經》卷2曾開示:【有因有緣集世間,有因有緣世間集;有因有緣滅世間,有因有緣世間滅。】也就是說,凡事都要有因、有緣才能成就,有情的五陰世間及有情所依止的器世間既如是,眾生所受用的一切法亦復如是,也要有根本因的阿賴耶識,也要有眾緣的和合運作,才會有眾生所領受的一切法而生住異滅,不能外於阿賴耶識而有。如果能夠外於阿賴耶識而有,那一定是外道法,不是佛法。

既然安慧否定、曲解阿賴耶識的存在,他所說的種種法不僅是外道法,而且過失極重。如果當時有真善知識出興於世,他一定會被評論得一無是處而無地自容。然而在世上不乏有這種人存在,譬如達賴喇嘛在他的書上公開否定阿賴耶識的存在,並且認為意識是一切染淨法的根本;又譬如在學術界被尊稱為導師者,也如同安慧一樣,在書上否定一切有情的真心阿賴耶識存在。像達賴喇嘛及被學術界尊稱為導師者,也如同安慧一樣,將自己的愚癡行公告於世而讓大家知道。所以,平實導師在課堂上曾開示:「如是之人,本身都有一些小聰明,可是這樣的聰明人專幹傻事啊!」

最後,針對這一個單元作個簡單結論如下:既然安慧是六識論者,他僅承認有識陰六識,對於 佛所開示的意根及第八識必然會否定、曲解祂們的存在;所以,在他的《大乘廣五蘊論》一書中處處可以看到他否定、曲解意根及第八識,以及反認意識心為常住法的說法出現。然而安慧這樣的作為,不僅成為斷、常二見者,而且也成就損減執、增益執的外道,更不用說成就謗佛重罪;不僅如此,他所說的種種法,必然為當時的真善知識評論得一無是處。

所以說,身為佛弟子們,一定要依照 佛世尊八識論的開示如實地聞、思、修、證,未來才有機會走上正確的佛菩提道,未來才有機會實證佛法因而列入菩薩僧數中,乃至於窮盡三大無量數劫以後,可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如果是依照安慧、達賴喇嘛及被學術界尊稱為導師者這三人錯誤的說法而修行,未來要下墮三惡道受無量苦,那可不是一世、兩世而已,而是無量世、無量劫在受苦;不僅延遲了自己的成佛時程,而且在未來修學佛菩提道中會有種種的障礙出現,使得佛弟子們在修學當中窒礙難行,那可就是大大的不利了;像這樣一出一入的差別,何止相差兩倍,簡直是無法想像了。所以說,有智慧的佛弟子們,一定要依照世尊的開示來聞思修證佛法;不僅能夠利益自己及利益他人,而且還有今世的利益及後世的利益,使得佛弟子們在修學佛菩提道中,不僅沒有任何障礙,而且還可以快速成就自己的佛道,利樂有情無有窮盡。

說到這裡時間已經到了,今天就講到這裡。敬請各位菩薩下次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