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與法身(上)

第111集
由 正祺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單元。今天我們來討論〈法王與法身〉的問題。

在《勝鬘經》中,勝鬘夫人跟 世尊報告說:【如是,一切煩惱、上煩惱斷,過恒沙等如來所得一切諸法通達無礙,一切智見離一切過惡,得一切功德,法王、法主而得自在,登一切法自在之地,……。】(《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對這一段經文,有位倡導人間佛教的法師,在他註解的《勝鬘經講記》當中他說:【「離一切過惡」即一切解脫;「得一切功德」,即一切功德(般若);「法王、法主而得自在,證一切法自在之地」,即一切清淨—─法身德。】(《勝鬘經講記》,正聞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頁181。)這位倡導人間佛教的法師因為奉行大乘非佛親口所說,以及六識論的主張,在解說大乘經典的時候,會有許多的地方是與大乘佛法互相違背的。

例如說,「離一切過惡」並不是他說的一切解脫,而是說一切法都沒有過失,究竟世間跟出世間法;並且習氣種子究竟斷除乾淨,永遠沒有煩惱障習氣種子的現行,身口意的行都已經究竟純善,永遠沒有惡思、邪行,因此稱為離一切過惡。如果離一切過惡真的是一切解脫,那麼阿羅漢也算是離一切過惡了,可是就像是《維摩詰經》記載,為什麼阿羅漢說法的時候會處處被菩薩們指責呢?這問題出在哪裡呢?顯然阿羅漢們仍然未離一切過惡,不能夠說「一切解脫」就叫作離一切過惡,因為阿羅漢還是有過惡的。

經典中曾經記載金師之子與屠夫之子修學五停心觀的一個過程,金師之子從解脫道的五停心觀來講,阿羅漢應該教他修數息法,不應該教他修不淨觀;如果是屠夫之子來出家,阿羅漢師父不可以教他修數息法,應該教他修不淨觀。可是阿羅漢們沒有這種智慧,所以有過惡。屠夫之子看到他的老爸每天屠宰眾生,汙血狼藉,最適合修不淨觀,阿羅漢竟然沒有教他修不淨觀,反而教他去修數息觀;金師之子看見他的父親,每天為了燒鍊黃金而煉去雜質,一而再地、不斷地踩風鼓,所以阿羅漢應該教他修數息法才對,結果卻教他修不淨觀。這個徒弟出家以前,每天看到的是他老爸在那邊踩風鼓,燒鍊的黃金是黃澄澄的好漂亮!阿羅漢卻教他修不淨觀,這怎麼能夠修得成?阿羅漢就是有這種過惡,所以這兩位阿羅漢的兩個徒弟,怎麼修都不能夠成功;後來 佛陀發現了,教他們對調,不久兩個徒弟都成為了阿羅漢。所以阿羅漢們說法的時候還是有過惡的,他們在一切智見上仍然是有過惡的。

接下來勝鬘夫人說「得一切功德」,並不是所謂的般若,而是在一切相、一切土都得到了自在,擁有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成所作智變現隨意、住世隨意等等無漏有為法的功德,這樣子才能夠稱為得一切功德。得一切功德,譬如說於一切相、一切土都得到自在,這也是功德,不一定就是般若;而且這只是一部分的功德,還有十八不共法、十力、四無所畏,以及成所作智的變現隨意,以及住世、捨世的隨意,還有種種的三昧,譬如於觀禪、練禪、熏禪、修禪等三昧,都能夠得到自在,這樣子才能說是得一切功德,可是這卻不等於般若。可是這位人間佛教的法師講的「得一切功德」,只說是證悟時實證的般若而已,且不說阿羅漢沒有實證般若,就算是真的證得般若智慧,即使三賢位的根本無分別智,以及後得無分別智都已經具足圓滿了,已經到達了十迴向位滿心了,也還是沒有得一切功德,那還只是少分的功德而已,但是卻都已經有般若了。所以,有般若的人不一定已得一切功德,而般若本身也不等於一切功德。因此說「得一切功德,就是般若」這個說法是有很大的過失的。

經文接著說「法王、法主而得自在,證一切法自在之地」,其實不是所謂一切清淨就稱為法身德,而是親證萬法的所依身,也就是禪宗的開悟明心,這樣子才能夠稱為法身德;然而親證法身如來藏的時候,仍然無法在一切法自在,仍然不是法主,仍然必須進修般若慧的別相智、一切種智一直到成佛。成不成佛的最主要的分野在於一切種智是否親證?是否具足?如果不具足,只能是諸地菩薩的階位;如果沒有親證,尚且不能入住初賢位的第七住中,何況是成佛!所以「法王、法主而得自在,證一切法自在之地」其實不只是法身德,而是一切種智具足圓滿,究竟一切法而於諸法得到自在,這樣子才能夠稱為法王。這個時候的娑婆世界的佛法,都是由 釋迦世尊宣說出來的,因此 世尊才能夠稱為法主,一切聲聞、菩薩都隨學於佛,以 釋迦世尊為主,因此稱為法主。

接著我們來探討什麼是法身?法身最簡單的定義(不談五分法身,只說最簡單的定義)就是:一切法從哪裡出生的?能夠出生一切法的就是法身——諸法以祂為身。諸法從哪裡來?從名色來。名色從哪裡來?從如來藏出生來的。所以,如來藏才是法身,如來藏是諸法的所依身。如果有人說:「如來藏在原始佛法中是不被承認的,原始佛法中也沒有講諸法從如來藏生。」那麼請問:原始佛法當中常常講到「名色由識生」,又常常講到「若識不入母胎,能出生名色否?」又常常講到「識入母胎,若不會精,能出生名色否?」又常常講到「識入胎以後就離開了,名色能增長否?」這不就是講本識嗎?難道這個入母胎的識,還會是意識嗎?意識是名色中的名所含攝的,是另一個識入母胎以後才會被出生的,當然那個入胎識一定是本識。名色(名中共有七識:識陰等六識以及意根)都是由另外一個識所出生的,那另一個識出生了名色以後,再藉著名色的配合又出生了萬法,當然萬法是以這個入胎識、本識(又稱為如來藏)作為法身。可是如果說一切清淨就是法身德,那麼縱使阿羅漢迴小向大成為通教阿羅漢以後,永遠不入涅槃,繼續在三界當中利樂眾生,經歷了三大阿僧祇劫,斷盡了煩惱習氣種子,如果沒有實證如來藏,卻仍然沒有法身德,法身德還是尚未證得,因為這樣的阿羅漢還沒有證得諸法之身──也就是如來藏,這阿羅漢在修行三大阿僧祇劫之後,仍然還是沒有證得如來藏法身,既然還是沒有證得法身如來藏,怎麼能夠說他有法身德呢?

明心以後的菩薩,已經現前可以觀察名色確實由如來藏出生,然後如來藏配合所生的名色,就能夠輾轉出生了萬法;七住位菩薩已經可以現前觀察法身就是如來藏,當然知道法身德是指什麼,因為萬法的根源才能夠叫作法身。而這個萬法的根源就是入胎識,《阿含經》講的本識;這個本識、入胎識的道理,其實這位佛學研究者都曾經讀過,也知道原始佛法當中初轉法輪四阿含諸經都有這麼說,在他許多的著作當中也提到了這一點,可是他卻完全視而不見、置之不理。不承認有本識也就算了,偏偏還要在書中批判,這一批判下去,無法再回來承認有本識,所以一直地主張緣起性空才是究竟的佛法,這樣子就沒有轉圜的餘地了。請問:「緣起性空會是法身嗎?」所以,許多批判第八識的法師以及佛學研究者,永遠不可能再承認八識論的正確性;不能承認八識論就無法去修證第八識,證悟般若的機會就永遠不存在了。

我們再來看法身德的部分,法身德是依親證萬法的所依身來立名的。換句話說,萬法所依之身就是諸法之身,就是本識如來藏;沒有一法不依止於本識而出生、而存在、而運作,任何一法都是如此。證得萬法的所依身,才有實相功德出現,否則沒有實相智慧的功德,所以法身德是依萬法之身的親證來說的。可是話說回來,親證到法身如來藏的時候,仍然還是不能於一切法得自在,所以悟了以後仍然不是法主。佛入滅以後,凡是真正證悟法身如來藏的人,都不會說自己已經成佛了,而還沒有證得如來藏的人常常主張說「一悟就成佛」!這種現象在這個時候的人間常常可以看到。因此,假使有阿羅漢迴小向大行菩薩道,三大阿僧祇劫以後(也就是大乘通教菩薩,以解脫道利樂眾生三大阿僧祇劫以後)仍然無法成佛;一定要進修般若智慧的別相智,以及般若的最高層次一切種智,才能成佛。所以成佛與不成佛的最重要分野,就在於一切種智是否親證,以及是否具足;一切種智如果親證而不具足,是屬於分證,「分證即佛位」只是諸地菩薩位。如果阿羅漢迴小向大之後,還沒有親證如來藏,尚且無法進入初賢位的第七住,更何況想要成佛!

所以,經文中說「法王、法主而得自在,登一切法自在之地」,其實並不是在講法身德,而是在說一切種智的具足圓滿──究竟證知一切法而能夠於諸法中得自在,這樣子才能夠稱為法主、法王。經典中說法王原本是對佛的尊稱,也有稱大菩薩為法王,後來法王這一個尊稱就被濫用了,所以西藏、日本的某些佛教領袖,動輒也稱為法王。「王」這個字有「最勝」以及「自在」的意思,如來在於一切法上面得到了自在,通透一切的法門,能夠隨心所願教化一切的人天,所以《無量壽經》中說:【佛為法王,尊超眾聖,普為一切天人之師,隨心所願皆令得道。】(《佛說無量壽經》卷2)在《法華經》〈譬喻品〉中,如來也說:【我為法王,於法自在,安隱眾生,故現於世。】(《妙法蓮華經》卷2)此外法王也用來稱呼菩薩,如《大寶積經》卷9中記載:【菩薩有四事名曰法王。何謂為四?一曰不捨道心;二曰亦復勸化他人發意;三曰以諸德本勸助道心,所可聞者意廣無極;四曰一切釋梵及四天王,其諸聲聞並緣覺地,至於無極無壞,弘廣無窮之業。】

從以上經文可以知道,菩薩要稱為法王是必須具足這四個條件的。首先是自己不捨離菩提道心;其次是要能夠勸眾生發菩提心;第三是能夠以各種善根德本來勸請、資助眾生發心修行四正勤、八正道等三十七道品,菩薩因為內心清淨,沒有各種的諂曲以及愛欲,同時又深入法要,通達諸法的本末,因此菩薩攝受眾生的心意非常的深廣無窮也無有疲厭;第四是可以廣度一切的忉利天主、大梵天王、四大天王,以及聲聞、緣覺眾至於無邊無盡的究竟成佛的境界,就這樣子無窮無盡地弘傳佛菩提道。

從經上的記載,一位菩薩要能夠被稱為法王,必須是心量與智慧無限廣大,能夠攝受梵天、帝釋天,以及聲聞、緣覺的一切修行人,這種菩薩的證量已經是鄰近佛地了。然而現在佛教界動不動就有人自稱大法王,譬如有稱為「萬行具足十方最勝圓覺妙智慧善普應佑國演教如來」的某某法王西天自在佛,名號著實嚇人,可是卻沒有實質的內涵;還有一些名聲響亮的小法王,這些號稱為法王的人,他們有沒有證得諸法的實相呢?答案是全部都沒有。他們有沒有於諸法得到自在呢?答案也是全部都沒有。可是你如果問他們,他們會說有證。但他們是一「表」千里,全部都是用代表的,所以他們所證的諸法實相如來藏也是用代表的,不是用實證的。他們的如來藏是指什麼呢?譬如他們觀想從頭到海底輪貫穿起來成為一條中脈,中脈是一條觀想出來的小管子,在中脈裡面觀想有一個明點,女眾就觀想成為紅色的明點,男眾就觀想成為白色明點,當明點觀想出來了,就叫作證得如來藏;他們用觀想的明點來代表如來藏,所以說他們一表千里。為什麼說是一表千里呢?因為一些佛門外道對於佛法,全部都是用代表的。

譬如設一個法壇,供上六個食子,不管是飯糰捏成的或是什麼可以吃的食物,擺上了六個就代表六波羅蜜;然後圍繞著法壇走動時持咒,就是行六波羅蜜了;外圍再放上十二樣的東西代表十二因緣,繼續繞著走而持咒,就叫作觀行十二因緣。這其實與佛法的修行完全無關,所以說這些佛門外道的修行是一表千里。他們這樣子繞著法壇走動的時候持咒,就叫作轉法輪;所以他們的寺院外面都有一排咒輪,人們繞著寺廟繞行的時候,就用手撥動那些咒輪,說這樣叫作轉法輪。可是那些咒輪被他們轉到軸承都壞掉了以後,有誰真的知道佛法了?都沒有。稱為法王必須有實質的證量,我們想問問各個大小法王:你們是否已經於諸法得到自在了?是否真的實證諸法實相如來藏了?否則只能說是辦家家酒,騙人騙己的遊戲而已。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就為各位說明法王與法身的問題到這邊。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