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的智慧、解脫並非平等

第088集
由 正才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我們這一次的內容,主要是依據 平實導師所寫的《勝鬘經講記》來作說明,並辨正某位號稱佛教界導師的法師的錯誤說法。

前一集,我們講到了《勝鬘經》的這一句經文:【法無優劣,故得涅槃。】(《勝鬘師子吼大乘大方便方廣經》)意思是說,只有法界的實相才是平等平等的,三乘菩提的法義內涵與證境、智慧,是有淺深、廣狹、勝劣差別的,三乘法與證境都絕對不平等。

從無餘涅槃中的本際如來藏的境界來看時,才能說是法法平等;如來藏祂從來沒有自己的主觀,祂對五陰是如此,對十八界也如此,對待一切心所法、對待一切種子、對待一切有情、對待山河大地都如此,祂對一切法平等,從來都是平等的。

實相心如來藏,對待自己所執持的業種,從來也都是平等心去看待,祂不會說:「這個業種是惡業種,現在要受報了,把它延後,一直無限期延下去好了;善業種子先來報,惡業種子可以丟棄,才不會受苦。」祂不會這樣,該報就報,祂很平等,只有祂才是真正的法法平等。但是由於這個實相法界的親證很困難,所以 佛陀施設了三乘菩提的差別,先幫眾生實證涅槃;有許多人實證涅槃以後,眾生對 佛就有信心了,知道出三界是可能的,佛陀沒有欺騙我們。由於阿羅漢們的親證而生信,所以眾生對 佛陀生起了信心,就相信 佛說的法,相信自己將來也有希望可以成佛,並且可以用人身來成佛。

所以二乘菩提的法道以及果證,都只是 世尊弘法上的方便施設而已;是因為五濁惡世的眾生根性差,使得 世尊必須如此施設。其實本意都是要把眾生引入成佛之道中,想要方便引導眾生走上佛菩提道,後來才會告訴大家:證得二乘涅槃,就像是一個化城。這是經中明說的道理,但是我們前幾集所講的那位號稱佛教界導師的出家法師,竟然也能把它移花接木。

他這麼說:「所以三車,等到孩子們他們出來的時候,給他們的都是大白牛車,所以二乘就是大乘。」然後,對於後面的化城譬喻,他就不談了,讓你覺得他講的確實有道理,因為經中的文字確實如此,只是意思與他所講的不同。但這是斷句取義,只斷取其中一句來說,其他後面幾句都不談,避免顯示有所不同;所以他的手法確實高明,比古印度的應成派中觀祖師們絕不遜色,而且猶有過之,所以他確實很厲害。

接下來,我們再來看這位法師又是怎麼註解後面的經文。《勝鬘經》接著說:【智慧等,故得涅槃;解脫等,故得涅槃;清淨等,故得涅槃。】(《勝鬘師子吼大乘大方便方廣經》)而這位法師註解說:【由於一切法的本來平等,所以能證的「智慧」也就平「等」,稱為平等大慧。平等有普徧的意思,智慧達一切法平等,徧一切法而轉,所以有平等智。】(《勝鬘經講記》,正聞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頁172~173。)各位看看,他這樣說的目的是不是很清楚,他的目的是要讓大家感覺:其實三乘菩提的智慧是平等的、一樣的、沒有差別,所以諸佛所證的智慧,跟阿羅漢所證的智慧是一樣的。他想要讓大家誤以為 佛與阿羅漢的智慧、證境完全相同,這就是他的目的。

我們來看 平實導師對他這一段說法是怎麼評斷的,平實導師說:【二乘無學愚人所證的智慧,不能遍於一切法中,反而滅盡一切法而說一切聖人若入無餘涅槃時悉皆平等,是滅盡萬法後的平等空無、平等斷滅,並不是遍於一切法中平等的,所以二乘無學聖人無平等智可說。】(《勝鬘經講記》第二輯,正智出版社,頁328。)

當菩薩們證得如來藏以後,再來看二乘人的智慧與菩薩們所證的智慧,到底平等不平等?這樣來比對就很清楚了。二乘人所證的菩提,是要把自己滅盡的,滅盡自己以後成為無餘涅槃;無餘涅槃中沒有六根、六塵與六識,一切法都滅盡了。請問:一切法都滅盡了以後,二乘聖人已經都不在了,能說是平等嗎?平等,是一定要有兩個法同時存在,而它們是不分上下的,才可以說是平等。譬如你手上有一千萬元,我手上也有一千萬元,我們可以說是平等的;譬如,兩個人各自所有的一千萬元鈔票,有一天突然都同樣燒光了,這樣來說平等,或許還有一點道理。然而那位法師說的卻是:當兩個人都被燒死了,還說這兩個不存在的「人」是平等的。有這樣的道理嗎?

如今他的意思是說:「你死了,我也死了,我們都死光了,所以平等。」等於是這個意思。但是斷滅空可以叫作平等嗎?無法就是無法,斷滅就是斷滅,沒有一法存在時,還有什麼可以互相比較而說是平等?所以他的邏輯有很大的問題存在。可是一般人看到他這些文字表面的意思,往往會相信;因為他所講的與佛法好像一樣,跟《般若經》中講的似乎沒有差別,淺學者就信了;這一信,就跟著他開始偏差了。所以真正的平等,必須是還在人間,也有兩個法同時存在,才可以互相比較平等,所以他是濫用平等這兩個字。

諸法平等是菩薩的現觀,不是阿羅漢與辟支佛的現觀,因為阿羅漢與辟支佛的涅槃現觀是五蘊斷滅空,不能說是平等。但是菩薩證得如來藏,可以現見如來藏是遍一切法,也是遍於四種涅槃中;所以菩薩於一切法功能差別中,也就是於一切法界當中,看到如來藏是普遍存在的,不曾離開任何一個法界。從十方有情法界來看是如此,從個人五陰中的一切法界來看,也是如此,所以菩薩可以說法法平等。但二乘法是斷我見之後進斷我執,然後捨報而全部不存在了,怎能有平等可說?所以那位法師所說的平等是錯誤的。

然後,他又把這個平等,把轉依如來藏以後現觀的法法平等,遍一切法界的平等,套用在互不平等的三乘菩提上面而說是平等的;而他這個說法是很不平等的,因為明明是不平等的法,他硬要說成平等,那就真不平等。明明大乘是黃金,二乘法中一個是小乘黃銅,一個是中乘白銀,他卻要說這三個是平等的。那白銀面對黃銅的時候,可要大呼冤枉了!如果是黃金面對黃銅呢?是否要自己生悶氣呢?

但是如果從真實義來說:這黃金、白銀、黃銅都有金屬性,所以從金屬性才能說是平等的。這樣它們三個就都沒有話講了,應當如此。但這卻是菩薩所證的法法平等,是從金屬的屬性來說的,是從藉如來藏都能出三界來說的,卻不是落在三種金屬不同的類別裡面來說的,也就是不從佛法三乘智慧互不相同的實質來說的。

可是那位法師慣會移花接木,所以大家被他矇騙了都不知道。而我們知道了,就有義務把它揭發出來,讓大家看清楚:三乘的法義差別究竟在哪裡?這是非常重要的。因此他所說的三乘涅槃的平等、三乘法義的平等,絕對是錯誤的。以他未斷我見的智慧,想要通達一切法平等,其實達不到;因為他所謂的解脫道,也就是他的成佛之道,都只在現象界的蘊處界法中,從來沒有觸及法界的實相。他的四十幾冊書中,從來不曾碰觸到法界的實相,也從來不曾探究蘊處界是從哪裡來的,只把蘊處界等現象法的緣起性空,當作就是實相。

可是,蘊處界究竟是從哪裡來的?既然要說緣起,總不能無因無緣而生起。名色是從哪裡來的?佛在阿含的十因緣中講得很清楚:名色是從識來,這個識是入胎識。出生名色的識,總不能是名色中的意識吧!不可能由意識來出生色陰吧!也不可能由意識來出生「名」所攝的被生的意識自己吧!那豈不是顛倒見?既然是如此,當然是以出生名色的入胎識,是以不含攝在「名」等六識中的另一個識,來作為名色的本源、萬法的本源,這才是法界的實相。而那位法師所說的法,都是本識如來藏所生的名色的範圍之內,從這個名色的緣起而性空來說實相,從來不曾涉及實相法界,那與實相根本就不曾相干、不曾相觸,根本就達不到實相的境界。

他那一種智慧,假定是沒有差錯而是正確的,終究不過是二乘解脫道的智慧而已,終究不能夠觸及到法界的實相;何況他的二乘解脫道智慧又是錯誤的,因為緣起性空的道理是依名色而來的,但這是入胎識出生了名色以後才存在的現象,並不是法界的實相。而緣起性空二乘法所依的名色是從入胎識來的,入胎識才是緣起的真實相。斷盡思惑以後,名色滅除而入無餘涅槃時,入胎識仍然存在,祂才是涅槃的本際;有了這種涅槃的智慧以後,才能稱為法法平等。可是問題來了,阿羅漢與辟支佛從來不曾觸及萬法實相的入胎識,從來不懂無餘涅槃中的實相境界,他們的智慧怎麼會跟菩薩的智慧平等一味呢?由此可見,這位法師對三乘菩提的理解,是錯得很離譜的。

接下來再看他又是怎麼說的,他說:【以此平等大慧,斷一切煩惱過失,得大解脫自在,所以「解脫」也是平「等」的。】(《勝鬘經講記》,正聞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頁173。)他在前面說的三乘法平等的施設,當你信了以後,他就可以一直延伸下去,讀者就絕對會完全相信他了,這就是他的高招。我們來看 平實導師是怎麼評斷他這個說法的,平實導師說:【關於平等解脫,亦非二乘聖人所知,謂彼等的解脫不是大自在,所以仍須依佛而住;佛若入涅槃,彼等即不再來受生而入無餘涅槃,不能如菩薩在佛滅度後繼續受生十方三界中利樂有情。而且菩薩現觀一切人若入無餘涅槃時,其涅槃境界平等平等,已現觀無餘涅槃中同皆無一切法故,此非二乘聖人所能現觀,故說二乘無學所證的解脫並不是真平等。】(《勝鬘經講記》第二輯,正智出版社,頁333。)

那位法師說「二乘聖人所證的是大解脫的自在」,真的是大解脫嗎?如果是大解脫的自在,他們就不用害怕發願再來受生度眾了;他們正因為對生死苦有恐懼,所以才要入無餘涅槃,顯然不是大解脫,而且不自在。阿羅漢是對生死有恐懼,所以成為阿羅漢以後,還希望能依 佛而住;如果 佛陀不在人間,他們往往是一天也待不了,所以有很多阿羅漢,在 佛面前懇求先取涅槃,除非是無法提前入涅槃的慧解脫阿羅漢。

譬如《增壹阿含經》卷36就有記載:【是時,比丘尼思惟義已,即於座上得三達智。是時,比丘尼白佛言:「我不堪見世尊取滅度,唯願聽許先取滅度。」是時,世尊默然可之。】(《增壹阿含經》卷36)此外,也有許多俱解脫阿羅漢們,在別的地方聽人家傳話過來說「佛陀前幾天已經取滅度了」,他們才剛聽完,就隨即示現十八變,然後就取涅槃了。就這樣一個個隨即入涅槃,剩下的可能不到一半,這剩下的一半阿羅漢中,大多是慧解脫者,無法提前入涅槃。像這樣的阿羅漢,你能說他們沒有恐怖,能說他們已得到大解脫、大自在嗎?所以他們是有恐怖的,可是那位法師卻故意拉抬二乘聖人。而在前面經文中,勝鬘夫人就曾說二乘聖人他們有恐怖,一點都沒有冤枉他們。

然後再來檢查菩薩們所證的解脫,你能從經典中看到有任何一位菩薩說:「佛入涅槃了,所以我也要入涅槃。」有沒有呢?連一位都沒有,他們都依照 佛的吩咐,繼續精勤努力住持正法於人間;不管色身多麼痛苦,也不管 佛陀入滅後心中有多麼難過,都要留下來繼續把佛法挑起來,這才是菩薩呀!但菩薩為什麼能這樣?為什麼菩薩不會想要逃避生死?這是因為菩薩證得如來藏以後,現前觀察到:入涅槃只是把自己滅了以後成為無餘涅槃,可是無餘涅槃中,仍然是如來藏的獨住境界,只是如來藏不再出生蘊處界而建立為無餘涅槃而已。然而自己存在的生死痛苦之中,自己的如來藏仍然是涅槃的;菩薩既然可以觀察現前就是涅槃了,那又何必再去取無餘涅槃?所以就何妨自己辛苦一點,承擔起如來的家業。這樣才能說是大解脫的自在,這是定性二乘聖人永遠無法實證的。

我們今天這個單元,就為各位說明到這裡。謝謝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