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聞佛功德之香

第078集
由 正禮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上一集我們介紹到,天女跟舍利弗在談論說:「妳這個天在這個房間到底多久了啊?」天女就說:「我在這個地方待的時間,就跟你解脫是一樣的啊!」舍利弗就說:「那妳在這裡到底是多久呢?」因為天女是以她的轉依如來藏來看,祂根本沒有在那個房間,因為如來藏不受時間、空間所束縛,祂怎麼會在那裡呢?所以天女就說:「我在這個地方就跟你解脫一樣!」可是舍利弗一時不能理解,就問說:「那妳到底在這裡多久啊?」天女就說:「你的解脫到現在有多久呢?」換舍利弗答不上。為什麼呢?因為舍利弗是聲聞人,他們的解脫是把自己滅盡,可是他現在還活著啊!所以他的解脫他答不上來。

因為如果要說他真正的解脫是要等他入滅了,剩下如來藏獨存於法界裡面。可是當他入了無餘涅槃,如來藏獨存於法界的時候,他也自我消失了。所以他活著的時候,沒有辦法說他現在是怎麼解脫;可是他入了無餘涅槃的時候,他已經滅盡了,他也不能說他什麼時候解脫、他解脫多久,所以對他來說沒有辦法回答。

這個時候天女又追問說:「那你這個耆舊、你這個解脫、你這麼有智慧,你怎麼默然了呢?」舍利弗就說:「解脫者是沒有言說的,所以說:『故吾於是不知所云。』」解脫不能用言語表達,因為聲聞人的解脫,是把一切法滅盡作為解脫,既然一切法滅盡,那就沒有言說可以來表達,所以對於天女的追問,舍利弗就只能說:「那我沒辦法回答。」

因為一個是從大乘菩薩的實證來說如來藏祂是不住於哪裡的。因為既然是無住,怎麼可以問說:「祂在這個房間多久呢?」因為如來藏是無住,就好像聲聞人的解脫,這個如來藏獨存的狀態是一樣的,所以天女就反問說:「我在這個房間跟你的解脫是一樣的啊!那你解脫多久呢?」可是舍利弗從聲聞的角度來說,他的解脫是把自己滅盡,他也不能說啊!所以因為這樣子,舍利弗就說:「我的解脫是沒有言說的,所以我就不曉得該怎麼說了。」

接下來天女就跟他講,那文字、言說就菩薩法來說,是怎麼樣跟聲聞不同:

【天曰:「言說文字皆解脫相,所以者何?解脫者不內、不外、不在兩間,文字亦不內、不外、不在兩間。是故舍利弗!無離文字說解脫也!所以者何?一切諸法是解脫相。」】(《維摩詰所說經》卷2)

天女就說:「言說跟文字其實也都是解脫相啊!」 你不能說文字、言說它是要滅盡的,把滅盡文字、言說,滅盡一切法來說解脫,所以天女就直接跟舍利弗說:「言說跟文字其實也是解脫相啊!為什麼呢?因為解脫是不內、不外、不在兩間。」也就是說,解脫是把一切法滅盡──就聲聞人;可是就菩薩來說,解脫就是如來藏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祂的解脫啊!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的第八識如來藏,不在內、不在外、不在兩間,因為祂的存在是無住處的,既然是沒有住處,當然祂就不在內、不在外,也不在兩間哪!既然這樣子,文字、言說其實它也是不內、不外、不在兩間,因為我們不能說文字在什麼地方,因為在我們內心裡面,你不能指出它在內、在外,或在我們身體的中間,都不能這樣說,因為從法界的實相也確實是這樣子啊!因為那就是一個了知而已,既然只是個了知,你怎麼能說它是在哪一個內、哪一個外,或在兩間呢?沒有辦法這樣子說。既然是這樣子,所以顯然言說、文字跟你的解脫是一樣的,跟如來藏的本來解脫是一樣的。因為它們都同樣的,不在內、不在外、不在兩間。既然是這樣子,文字、言說既然跟解脫是一樣,所以不能離開文字來說解脫。

換言之,在聲聞法裡面,解脫是沒有辦法用言語來說明,因為那是把一切法滅盡;可是就菩薩法來說,不滅盡一切法照樣可以說解脫,所以菩薩可以利用語言文字,利用言說來解說什麼叫作解脫,所以菩薩的解脫跟聲聞人是截然不同,因為聲聞人是把自己滅盡,沒有蘊處界;可是菩薩在有蘊處界一切法的時候,是直接證得第八識如來藏,所以菩薩當然就有能力以言說、文字來解說什麼叫解脫。也因為這個緣故,所以聲聞人是要把一切法滅盡,才稱為解脫;可是就菩薩法來說,是一切諸法就是解脫相,為什麼呢?因為有一切諸法的存在當下,就證明背後一定要有第八識如來藏的存在。

換言之,生滅的法它不能單獨存在,既然已經能夠在現象界裡面看到一切諸法已經存在,而這個生滅變異的一切諸法存在,它之所以能夠存在而顯現,必然是因為它背後有如來藏,所以說有一切諸法存在的情況之下,就已經顯示了有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的第八識如來藏的存在,而祂的存在是不受一切諸法的影響,因為祂是獨存,而不依靠蘊處界一切諸法而存在的。反而是一切諸法要依無住的第八識如來藏而存在。

當天女這樣解釋言說、文字也是解脫相的時候,舍利弗反而疑惑了。他說:「既然一切法的存在就是解脫相,那是不是我們就不用修行了呢?」所以舍利弗就提出下面的問題。

【舍利弗言:「不復以離婬怒癡為解脫乎?」天曰:「佛為增上慢人說『離婬怒癡為解脫』耳;若無增上慢者,佛說婬怒癡性即是解脫。」舍利弗言:「善哉!善哉!天女!汝何所得,以何為證,辯乃如是?」天曰:「我無得無證,故辯如是。所以者何?若有得有證者,即於佛法為增上慢。」】(《維摩詰所說經》卷2)

舍利弗就提出這個問題:「若一切諸法就是解脫相,那我們就是不是不要離開婬、怒、癡,不用離開貪、瞋、癡三毒了呢?」因為既然一切法的存在就是解脫相了,那我們就不需要離開這個婬、怒、癡,不用離開貪、瞋、癡了嗎?提出這個問題。天女就跟他說:「佛是為了增上慢人才說有婬、怒、癡這件事情需要離開的,如果一個人是沒有增上慢的人,那佛陀就會說婬、怒、癡的自性其實就是解脫性。也就是說一切法存在,即使在蘊處界裡面有婬、怒、癡的現象,菩薩有婬、怒、癡,就像說 維摩詰他有生病的相,因為婬、怒、癡也是眾生的病相。可是 維摩詰菩薩進入五濁惡世度化眾生,所以 維摩詰菩薩也要生病啊!他一樣會顯現出好像跟世間人一樣的婬、怒、癡現象,可是那個現象是為了要度化五濁惡世有婬、怒、癡的眾生所必須有的。因為五濁惡世的眾生就是這樣運行的,所以天女就會說:「佛陀對於沒有增上慢的菩薩,就跟他說:『婬、怒、癡其實就是解脫。』」

這個時候,舍利弗聽到這麼勝妙的道理,他就非常讚歎說:「妳到底是證了什麼樣的法,妳竟然能夠有這樣子論辨的能力?」天女就說:「我是無得無證的。而且為什麼呢?因為如果有得有證,就是在佛法中是有增上慢的。」也就是說,菩薩轉依第八識如來藏的時候,他是不認為說有什麼實證的。為什麼?因為轉依第八識如來藏的時候,第八識如來藏還需要證得什麼呢?不需要!可是雖然他會說無得無證,可是他所說出來的道理,又對於眾生來說是極為殊勝、極為勝妙的!所以說雖然是無得無證,那是因為依於第八識如來藏而說無得無證,那聲聞人是有增上慢的。為什麼?因為他是依於蘊處界,所以聲聞相的人,有時候他就會有增上慢;他覺得我穿上僧衣,我就代表佛教,那樣子就叫增上慢。因為他依於蘊處界而著於相;菩薩依於第八識如來藏是無證無得,所以他見一切眾生平等不著相,凡是所論都是依於實際的道理而論就可以啦!這樣才是菩薩的修行,是不著種種相,更不會執著於身相。

在這個時候舍利弗就提出一個問題:「像妳這樣子的話,那是不是我們聲聞的這個法、緣覺這個法,好像不需要存在了,對不對?因為聲聞緣覺所修跟菩薩不一樣嘛!聽妳這樣講,好像聲聞緣覺這個法,好像可以不需要。」所以舍利弗就問:

【舍利弗問天:「汝於三乘為何志求?」天曰:「以聲聞法化眾生故,我為聲聞;以因緣法化眾生故,我為辟支佛;以大悲法化眾生故,我為大乘。舍利弗!如人入瞻蔔林,唯嗅瞻蔔,不嗅餘香;如是,若入此室,但聞佛功德之香,不樂聞聲聞、辟支佛功德香也。……」】(《維摩詰所說經》卷2)

也就是說,舍利弗就問這個天女說:「那對於三乘妳有什麼樣志願呢?」也就是說:「妳是追求哪一個啊?」天女就跟他答,如果說她碰到眾生,她是需要用聲聞法來化度,她就用聲聞法來度化眾生,那時候她就叫聲聞;如果她碰到一個人,是要依於緣覺法、辟支佛法度化他的,她就跟他說辟支佛法,這個時候這個菩薩就是辟支佛。其實,這個道理跟觀世音菩薩的三十二應入國土身是一模一樣的道理啊!如果說他碰到眾生是樂愛大乘法的,他就以大悲的法來度化這個眾生,那個時候他就是大乘。

所以問菩薩說:「那你志求什麼?」其實菩薩所志求的是一切法;也就是說,他會包含著聲聞、緣覺跟菩薩法;也就是說菩薩法是包含聲聞跟緣覺的法。

換言之所謂的佛法其實是一乘,可是這個一乘裡面,是包含了聲聞跟緣覺的;也就是說聲聞、緣覺的法,是從菩薩法裡面流出來的;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要說聲聞法它能夠獨存嗎?不可能!就像說法界的實相裡面,生滅的法不能獨存一樣,它必須依於第八識──這個不生不滅的如來藏正法。所以聲聞法也是同樣的道理,它不可能獨存,它必須依於菩薩法而存在,因為只有依於菩薩法的不生不滅法,才能夠有聲聞跟緣覺的法能夠證得;如果沒有菩薩的不生不滅法的宣說,聲聞緣覺的滅諦跟還滅,都會墮入斷滅空。所以顯然聲聞的滅諦跟緣覺的還滅,統統都要依於大乘的不生不滅法的實證,才能夠讓他們避免墮入斷滅見裡面。所以說菩薩證得不生不滅法的當下,他一定也同時證得了聲聞跟證得了緣覺。

所以天女就說:【舍利弗!如人入瞻蔔林,但唯嗅瞻蔔,不聞不嗅餘香。】就是那個瞻蔔林,那個瞻蔔是非常香的一種樹木,它的香味非常的濃郁,超過了其他的香味,所以進入這樣子的森林裡面,就只聞到瞻蔔的香味,其他的香味全部蓋住。所以說若入此室──就是進入到 維摩詰菩薩的房間裡面──就只有聞到佛功德的香,你就聞不到聲聞、緣覺的功德之香。為什麼?因為那個香味,聲聞、緣覺的法一點都不殊勝,因為跟佛菩提來比較,聲聞法跟緣覺法就一點都不殊勝。因為他們只是證得蘊處界的這些生滅法的滅盡而已。可是佛的功德或是菩薩的功德,他是要證得不生不滅的法,而且證得不生不滅法之後,同時他也證得了生滅法啊!所以菩薩的法道是函蓋了聲聞跟緣覺,所以大乘的菩薩明心就同時也斷我見,也證得了聲聞果,就是這個道理,因為菩薩的法函蓋了聲聞跟緣覺。

有些人就會認為說,在阿含裡面,好像有些人就主張那裡面沒有看到大乘啊!其實這樣的說法也是錯,因為我們可以看《阿含經》裡面已經很具體地把三乘的名相都舉出來了。我們看《增壹阿含經》卷41:

【是時,阿難復白佛言:「彼人為在何部?聲聞部、辟支部?為佛部耶?」佛告阿難:「彼人當名正在辟支部。所以然者,此人皆由造諸功德、行眾善本,修清淨四諦,分別諸法。」】

也就是說,在《增壹阿含經》卷41裡面,阿難就問 佛陀說,說那個人他到底是屬於聲聞部呢?還是辟支佛部呢?還是佛部?佛部就是大乘。佛陀就告訴阿難說:「那個人,其實他是正屬於辟支佛部。」顯然他是在中乘,所以在這段經文裡面,已經很明確的把聲聞、辟支跟佛這三乘的名相同時顯現,所以在阿含裡面,本來就已經記錄了有三乘,只是有些人不能勝解大乘法的殊勝,就毀謗大乘,認為大乘是後來菩薩結集的,不是 佛陀親口所說的。可是那樣的說法是嚴重的錯誤,而且完全不符合文獻證據,也不符合事實啊!

好,那我們看看,接下來這個天女又說:

【「舍利弗!其有釋、梵、四天王、諸天、龍、鬼神等入此室者,聞斯上人講說正法,皆樂佛功德之香,發心而出。舍利弗!吾止此室十有二年,初不聞說聲聞、辟支佛法,但聞菩薩大慈大悲不可思議諸佛之法。」】(《維摩詰所說經》卷2)

也就是說,天女跟舍利弗說:「進到這個房間的人,有釋提桓因、有大梵天王、有四天王、有諸天、龍、鬼神等等,都進來這裡,然後進到這個房間裡面的時候,聞 維摩詰上人說法的時候,都是喜歡聽聞 佛的功德之香,然後就發了菩薩心才離開的。舍利弗他在這個房間裡面,已經十二年了,剛開始都沒有聽聞到聲聞、辟支佛法,完全都聽到的是菩薩大慈大悲的佛法的功德之香。

好!我們今天的課程,就跟各位介紹到這邊,謝謝各位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