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如來藏、不思議(一)

第067集
由 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門》,也就是《維摩詰經講記》的導讀。這一次的內容,相對應的是《維摩詰經講記》第四輯,從68頁開始,對應於本經《維摩詰經》〈不思議品〉第六。

首先一開始,我們先針對「不思議」或是「不可思議」這一個名詞,來作一個簡單的解釋。要提醒菩薩們的是,在三藏經典裡面凡是提到「不思議、不可思議」,經常祂所指向的一個法義,跟我們之前在《阿含正義》的導讀當中,所提到的另一個名相「本際」,祂是非常相似的;嚴格來講,就祂的真實究竟義而言,祂指向的都是這一個涅槃心,這一個涅槃本際如來藏。

那我們就先來複習一下,當初我們對於「本際」,是如何依據於三轉法輪各自的經論,而最後總結說:「本際」指的就是涅槃、如來藏、第八識。好!那當初在講到本際的時候,我們引用了初轉法輪的《中阿含》〈本際經〉;〈本際經〉裡面它有經文:【有愛者,其本際不可知。】(《中阿含經》卷10)這裡講的本際,就字面上的意思來說,指的就是最初點、原始點、前際。在二轉法輪的經論裡面,龍樹菩薩的《中論》〈觀本際品〉有一首四句偈,他說:【大聖之所說,本際不可得,生死無有始,亦復無有終。】(《中論》卷2)從這一個偈義的表面上來講,這個本際在講的,還是指眾生在生死輪迴當中,你要去找祂一個最初的前際,那是沒有辦法的,是不可以去思惟而能夠找到答案的。而在三轉法輪,我們引用了《勝鬘經》,勝鬘夫人承 佛威力而蒙 佛允許,在這個〈自性清淨章〉裡面,有這樣的經句:【世尊!生死者依如來藏,以如來藏故,說本際不可知。】(《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卷1)

我們在那幾個單元裡面也提醒了菩薩們,雖然在《中阿含》的〈本際經〉,還有在 龍樹菩薩《中論》的〈觀本際品〉裡講到本際的時候,雖然它的意思都只是在講說,要找出輪迴生死當中,這一個每一世每一世眾生的五蘊,他沒有辦法找到一個最初點。就好像十二因緣它循環無端,如同車輪一樣,您沒有辦法去找到眾生從哪一邊而出生,從哪一邊死後是歸往何處。可是我們不可以因為說,初轉法輪的這一個《中阿含》,還有二轉法輪的論——《中論》,對於本際這樣的界定,而就認為說三轉法輪像《勝鬘經》這樣子的以如來藏為本際是錯誤的。這個道理很簡單,我們說過了,就這一個四阿含小乘的二乘的經典而言,它所要闡述的道理,都只是讓眾生們能夠藉由聲聞菩提、緣覺菩提而證入無餘涅槃;而所謂的無餘涅槃,就是要滅盡蘊處界,是蘊處界一切生滅法永遠滅盡無餘,那才叫作證入涅槃。可是二乘聲聞人所相應的四阿含,它的真實義,嚴格講,只是屬於所謂的世俗諦的部分,對於二轉法輪、三轉法輪依於如來藏真實心,這一個涅槃心而來演述的,真正能夠幫助我們成佛,所依的別相智、總相智,還有這個道種智、一切種智,它是完全都還沒有觸及。

又因於我們之前已經舉過種種的例子,而來證明阿含所說只是二乘菩提之道,而阿羅漢、聲聞緣覺人都絕對不是佛。譬如佛的十大聲聞弟子,每一個都是阿羅漢,也都是辟支佛,可是在經文裡頭,單獨以阿含的經文來作一個例證,我們就可以知道,每一個十大聲聞弟子他所證各各不同,然而如果阿羅漢是佛,佛不可能所證有所不同。乃至在〈瞿曇彌經〉裡面,我們也引用了「女人有五事不得成就」,其中就有一件事情是成佛,而佛世的時候,卻是有眾多的女眾阿羅漢,由此而反證,佛是阿羅漢,可是阿羅漢絕對不等於佛!

我們甚至還引用了諸多的,譬如說玷牟留外道,譬如說阿支羅迦葉,一個是外道而來請問 佛,一個是以牧牛人的身分,世俗福德都還不甚理想的這樣一個凡夫而來請問 佛,佛為他們一飯之間的開示,而他們如實地現觀修行,結果在一天之內都證得阿羅漢。這樣子的阿羅漢,他的智慧怎麼可能跟 佛相提並論呢?乃至我們還引用了阿羅漢裡面有所謂的思法阿羅漢,有所謂的退法阿羅漢,像這樣子的阿羅漢尚且有退轉的,可是絕對沒有退轉的佛!乃至我們更引用了:「即使普天下的人,乃至包括欲界的天人,每一個智慧都如同聲聞裡面智慧第一的舍利弗,而總共的智慧加起來,都還不如佛的智慧的十六分之一。」乃至我們還引用了迦葉尊者因於 佛制戒,於 佛制戒有所不忍、有所心生不信,結果終究是苦行頭陀行第一的二乘的無學人,終究還是知道跟 佛懺悔;而在跟 佛懺悔的時候,除了頂禮之外,還自稱:「我愚!我癡!」

這上面的種種的例子,雖然我們沒有完全複習完畢,都可以證明阿含只是二乘菩提之道,阿含不能成佛,然而「阿羅漢不是佛,佛卻是阿羅漢!」佛祂不可能講法沒有遵循所謂的前善、中善、後善的道理,佛是最慈悲的有情,祂絕對不會只對一部分的眾生教導成佛之道,一部分的眾生卻只讓他們證入這個無餘涅槃,沒辦法證得究竟正等正覺。依於這樣的道理,我們說大乘才真正是成佛之道,而大乘也必定是佛親口演說,不是像一般拘泥於所謂的緣起性空而毀謗,像焰摩迦比丘那樣子認為說:阿羅漢身壞命終一無所有。而所謂的涅槃本際,是在蘊處界生滅法滅盡之後而成立的,而那樣的涅槃本際,當然就只能以我們剛剛所引用的《中阿含》,還有《中論》〈觀本際品〉裡面所說的而來解釋說,祂是所謂的「最初、第一、原始點」。

那依於上面這樣子的演說,我們就知道了,既然大乘必定是佛說,而只有三轉法輪唯識如來藏經典,才是真正 佛要來為眾生開導,希望一切眾生皆得成佛之所依的最上的、究竟的第一義諦。那我們當然在講到本際,就必須與《勝鬘經》〈自性清淨章〉所謂的:【世尊!生死者依如來藏,以如來藏故,說本際不可知。】(《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卷1)而這個「本際不可知」,嚴格講也只是對於二乘聲聞人,因為他所求只是要滅盡蘊處界生滅法而證入無餘涅槃,他不需要證得成佛所需要證得的一切種子智——一切種子識而說的一切種智。他既然不需要證得這一個阿賴耶識,佛當然就不需要為他們講這一個如來藏第八識涅槃本際,因為說了徒自讓他們心智迷悶,徒增妄想顛倒,不要說斷我執,連要斷我見、斷身見都很困難。因為所謂的於內於外,他都將有所迷惑,甚至有所恐怖。

好!我們簡單地複習了之前在講到《阿含正義》的時候,根據三轉法輪這樣子經論的引用,也順便提醒了菩薩們,真正地要來講「本際」,必須依於大乘是佛說,而且是最圓滿的第三轉法輪《勝鬘經》的定義:「涅槃本際即是如來藏!」那麼同樣的,回到我們現在的《維摩詰經》,要講到〈不思議品〉第六的時候,關於這個「不思議」或是「不可思議」,我們也要舉用三轉法輪,全部初轉、二轉、三轉法輪的經與論。同樣的模式,我們要來證成真正的「不可思議」,必定是在指「不可思、不可議」。換句話說,因為心行處滅,因為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所以是一切的尋伺,不管顯境名言、表義名言,都要如同入了滅盡定的時候,他身口意行都要滅掉,粗糙的語言滅掉,這個微細的、相應的妄念也一併都要滅除無餘。所以這一個「不可思、不可議」,就是所謂的我們在講涅槃的這個「心行處滅、言語道斷」。而既然涅槃──這個涅槃的本際就是如來藏,那當我們講到「不可思議」或是「不思議」的時候,當然就必須要,也就如同我們一聽到「本際」,就應該要以《勝鬘經》的如來藏為祂真實的定義;而「不思議」,同樣的也要以這個涅槃本心,這個如來藏、第八識為祂真實究竟的本意。

好!那除了以第三轉法輪《維摩詰經》所謂的如來藏來講說不可思議之外,我們還要先把不思議的另外一個,經常您會在初轉法輪阿含,或是說二轉法輪般若系的經論裡面聽到不思議的定義,引用一些經與論也來為觀眾菩薩們簡單地解說一下。好!第一個,我們說《增壹阿含》裡面有講到「不思議、不可思議」,它其實指的是不可以或是說不應該去思惟。我們看一下《增壹阿含》卷21第六經的經文:【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事終不可思惟。云何為四?眾生不可思議,世界不可思議,龍國不可思議,佛國境界不可思議。】菩薩們要注意的是底下這一句話:【所以然者,不由此處得至滅盡涅槃。」】換句話說,佛告訴比丘們,有四件事情不可以去思惟;因為這樣的思惟,在這個經文的最後,佛說到了會:【令人狂惑,心意錯亂,起諸疑結。】(《增壹阿含經》卷21)簡單講,令人不能夠由此處而得至滅盡涅槃。那這簡單的意思,為什麼 佛不要我們如同經文裡面一些邪見人,而去思惟「眾生不可思議」,譬如去思惟眾生是從哪裡來?眾生是要到哪裡去?這裡死了以後要從哪一邊又出生呢?乃至說思惟世界到底有邊、世界到底沒有邊?這個世界是不是哪一個造物主或是某一個有情他所創造?乃至說龍:「云何龍界不可思議?」因為龍牠在經文中的記載,牠降雨的話,不從眼、耳、鼻、舌種種諸處,而能夠自然由其心意,順其心意而就自然能夠下雨。那您去思惟這一些,於您二乘聲聞人要證入涅槃,那是完全無所助益。乃至最後一個:「云何佛國境界不可思議?」就是佛的境界為什麼不可以去思議?因為思議於你無益。你去思惟佛這個如來之身是父母所造呢?或是說其他人所造呢?或是如來的身是大身呢?如來的壽命是短呢?是長呢?這些種種的思惟,就二乘聲聞人所要證得的無餘涅槃而言,都是邪思惟,都不能幫助他滅盡蘊處界而證入無餘涅槃。

然而這樣子的演說不思議,而來說這個「不思議」,是要我們「不可以去思惟、不應該去思惟」。這個侷限在《阿含經》範圍所講的不可思議,其實就跟我們後面會引用的,佛為這個欝低迦外道,在《雜阿含》卷34(965經)為欝低迦外道演說的,後來被稱為所謂的「十四無記」。乃至在《大智度論》裡面的話,有講說到「十四難」,全部在講說的內容,主要都是如同我們剛剛唸過的,對於這樣子的「世界有邊無邊,眾生有邊無邊,身命是一身命是二」,這樣子的種種的思惟。這些思惟就二乘聲聞人所應該理解的法義的範圍而言,那都是不正。可是這個不正,可不能像一些毀謗大乘非佛說的一些佛法的研究人,不可以像他們一樣,就說:「這證明了,佛不是一切種智人,證明了佛還有祂不瞭解的道理。」因為去思惟這一些所謂的世界有邊、無邊,眾生有邊、無邊,身命是一、是二;或是說「如來」,這裡的如來指的不是佛陀,這「如來」指的是說,當時印度流傳的,有一個出生眾生的真我,是所謂的神,或是所謂的命,所謂的真身。那這樣子的思惟,證明了它跟佛所說的緣起性空,是互相違背的。我們如果把時間精神花在這樣子所謂的「十四無記」,佛都無可奉告、不告訴我們的這些問題上,那只會徒勞無功的,也不是佛法真正的究竟真實義的道理。像這樣子的大乘非佛說人所抱持的觀點,他一個最大的盲點,就是說他不承認大乘是佛說;所以他來解釋「本際」也好,他來解釋「不可思議、不思議」也好,他都落入在蘊處界這一個斷滅法上。如果蘊處界是斷滅法,而真的沒有一個涅槃本際,那焰摩迦比丘就不應該被舍利弗訶責,訶責他說,他不應該抱持「阿羅漢身壞命終更無所有」——換句話說無餘涅槃就是斷滅。

既然無餘涅槃不是斷滅,我們剛剛也在重新複習「本際」的時候,提出了種種證據而來證明「阿羅漢不是佛,佛卻是阿羅漢!」二乘所說、阿含所說,只是聲聞、緣覺菩提,而成就佛菩提之法,在二乘阿含當中是找不到的。那既然如此,佛所說的真實成佛之道,當然是大乘的二、三轉法輪;而二、三轉法輪既然是正真、是佛所說,那我們講說一切佛法,不管在講本際或在講不思議,或是其他的種種所謂的我,所謂的無常、苦、空,這種種的四聖諦、八正道,一定也有所謂的小乘跟大乘的差別。而就中、當中,如果要講究真正的佛法修行的道理,您所求的如果不是只是二乘聲聞人小小心量、小小福德、小小智慧,所要證得的滅盡蘊處界而證得的無餘涅槃;而您所希冀的,是希望能夠成就諸佛如來皆共證得的、同證的無上正等正覺,那您當然必定要信受「阿含所說只是二乘無學的道理,而大乘必定真的是佛說」。當您有這樣的正信的時候,您當然也要知道《增壹阿含》的經文,佛要我們不能思惟,是指就這一個二乘定性聲聞人他既然無心要修學成佛所需要具足的一切種智,他當然就不需要去瞭解這個涅槃本際如來藏、這個阿賴耶識、這個一切種子識,能夠出生一切萬法之所依的真實的真正的我。

好!依於這樣子的理解,我們就知道了,下一個單元我們還會去提到《雜阿含》卷34,還有《大智度論》裡面比較詳細的一個論文,在這裡我們只簡單地提醒菩薩們,千萬不要再依於這樣子的一個大乘非佛說一個錯誤的邪見解而來修學佛法。您如果對於 佛是一切種智人,是所謂的一切智人,您這樣的信心都不具足,而落於像一般的佛法概論裡面所說的:「佛教裡面這些輪迴的觀念,是從印度古代的,可能是《吠陀經》、《奧義書》這些種種的流傳而來。乃至佛教裡面講說,這個因果這些報應的道理,其實也是一部分,世尊—我們的釋迦牟尼佛本師—從當時印度流傳的這一些傳說裡面,擷取精華而作了種種的修正。」如果您對於 佛具足神通,如果您對於阿羅漢不是佛,您都沒有正真地理解,您對於 佛的殊勝沒有正真地信受,那您對於三寶—所謂的佛法僧三寶—嚴格來講您是還沒有具足正信。

這樣子一個沒有正信的態度而要來修學佛法,乃至錯誤地認為大乘非佛說,而佛所演說的道理,就已經具足在阿含裡面了,所以大乘只是後世的聲聞弟子們—這個部派弟子們—因於對於佛陀永恆的懷念。乃至對於《阿含經》裡面,或是說他的師父和尚教導給他的這些道理,他們互相之間辯駁分析,而才從這一個意識裡面,分析出來有一個細意識、一個極細意識,就是所謂的第七識、第八識。而後面所謂的二轉法輪、三轉法輪,特別是三轉法輪的如來藏系,這些《楞嚴經》、《楞伽經》,乃至相應的這些經論,都是後世的這些弟子們背離了 佛的原始本懷,《阿含經》裡面講的緣起性空、一切無常,而自己徒自妄議而才編造衍造出來。這樣子的錯誤的邪知見,它的過失是極重的。

最簡單來講,如果這樣的道理是可以成立的,中國地區流傳許久的這些禪宗乃至這些禪宗祖師,在西天的姑且不提,達摩初祖、二祖、三祖乃至到五祖,再傳給六祖慧能祖師,乃至其後的所謂「一花開五葉」,後來的青原行思、南嶽懷讓,曹洞宗、法眼宗、溈仰宗,種種這一些在世俗當中,他的智慧不只在文學上面,在五明內明之外的其他四明,都是相當殊勝的這一些禪宗祖師,您等於是質疑他的智慧。您也質疑他所悟的這個三轉法輪裡面的如來藏第八識,不是真實存在的,而只是後世弟子們背離這一個所謂的「阿含原始的世尊本懷」的法義,錯誤地以為祂就是緣起性空。然而「緣起性空」四個字所講的,不過就是無常啊!所以我們當然不可以去毀謗這個佛法二轉、三轉法輪,乃至不應該去毀謗禪宗祖師所證悟的這一個如來藏第八識,純粹是一個虛妄建立的。這樣的過失,是一個正信的佛子不應該去違犯的。

好!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先演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