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無我不二(下)

第032集
由 正子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所要演述的主題「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門─空性中道真實義」,是以 蕭平實導師著作《維摩詰經講記》為藍本,內容舉示《維摩詰經》的內涵,是在演述大乘菩薩們不可思議解脫的修行法門,不是二乘聖人所能想像、思量的解脫境界。本經的主角 維摩詰大士藉由示現有病的因緣,與 佛陀、文殊菩薩以及佛陀十大弟子,開演一場大乘微妙法戲 。

首先,我們稍微略接續上一集的主題「空明無二」,我們舉述喇嘛丘揚創巴所教導的狂慧內容。丘揚創巴於書中寫說:【狂慧是指萬物的本質本然無二,輪迴生死與開悟無二無別,所以無好、無壞,也無對、錯、是、非,所以對於具有狂慧的喇嘛上師們,也沒有是非可評斷。】(《Enthralled - The Guru Cult of Tibetan Buddhism》,美國Chris Chandler女士著,2017/7,頁5。)丘揚創巴再三教導學人:不可以凡人的判斷力,來評論已經具有狂慧境界的喇嘛上師們行為的對錯或者善惡。

丘揚創巴本人酗酒縱慾致死,捨報時不到五十歲;而他的兒子於西元2000年,將他父親的喇嘛中心,在美國更名為國際香巴拉,以逃避後續的財務及法律問題,並對外宣稱能引導學員開悟,目前有兩百多個分支機構分布全球,持續廣泛招生。

各位菩薩!您願意被誤導嗎 ?所以要能具備正確的佛法知見,實在太重要了!

接著我們再繼續《維摩詰經講記》。佛陀點名聲聞十大弟子去探望 維摩詰大士的病,佛陀指派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尊者,去看望 維摩詰菩薩的病。前幾位被點名的弟子,都向 佛陀解釋他們不能堪任的原因。所以阿那律尊者一聽到自己的名字,也立即向 佛稟白,說他以前曾經回覆梵天的問題,問他天眼能看的程度,他說他的天眼能清楚看見 釋迦牟尼佛的佛土,就是能看整個三千世界的銀河系,就好像在看手裡拿著的菴摩勒果一樣。

阿那律尊者陳述說:「當時,維摩詰大士突然出現,問我說:『阿那律啊!我問你,天眼所見算是有為有作的法相呢?還是無為無作的法相?假使你的天眼所見是有為有作的法相,那你的天眼,就跟世間法上的外道一樣了;如果你的天眼是無為無作之相,既然無為也無作,就不應該看得見啊!』當時我只好默然不敢跟他回話。維摩詰大士接著還說:『只有佛世尊具有真正的天眼,常在三昧中,並且看見全部的佛國都是同一相,沒有二相。』」

確實天眼所見──或者見到人間,或者見到鬼道、地獄道、天道,都是三界中的有為法,都是有為有作相。天眼所見的範圍,是依著修行人的證量、能力所見,所以修行人在初禪善根發的時候,可以往身內看,會看見自己身內如雲如霧,那就是用天眼看的。天眼能看見實相嗎?看不見啊!實相要用明心之後所獲得的慧眼、法眼以及佛眼才能看得見!既然是有作相,所見的都是三界中的事物,那麼阿那律尊者的天眼跟外道的差異,只是範圍大小、廣狹的差別而已,本質與外道天眼所見並無不同,所以都是有作相。

其中 維摩詰大士所說:【有佛世尊,得真天眼,常在三昧;悉見諸佛國,不以二相。】(《維摩詰所說經》卷1)

意思是說:「有佛世尊得到真天眼,一直都住在三昧中,看見諸佛國都是不以二相。」諸佛真正天眼所見,最主要是看見諸佛國土都是同一相──同樣都是如來藏相,也就是大乘菩薩的慧眼所見,也是法眼、佛眼所見,所以在娑婆世界所見是這個如來藏,去到極樂世界所見的一切有情,也是這個如來藏,都沒有差別。在這裡看見了螞蟻是這個如來藏;而諸佛次第下生人間時,我們看見的也是這個如來藏;不論去到哪裡,所看到的有情都是這個如來藏;十方佛國所見不以二相,都是唯一如來藏相。

這是住在什麼三昧中所見呢?是大乘般若的三三昧啊!大乘法的空、無相、無願三昧,或者稱為空、無相、無作三昧,都是依於如來藏。從如來藏的境界,全然沒有三界世間法的六塵樣貌,沒有生滅、染淨、增減可說;如來藏無得又無失,那還要起什麼念想?還需再起有為有作的心行嗎?所以就永遠住於空、無相、無願三昧中,所以說「悉見諸佛國,不以二相。」也就是永遠不以二相見諸佛國。阿那律尊者就因為這個緣故,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如同諸佛同以一相來看諸佛國,根本無法與 維摩詰大士對話,所以只好推辭,不敢去探望。

接著,世尊指派持戒第一的優波離尊者上場,要他去看望 維摩詰大士的病。優波離尊者也趕緊說他不堪任去看望大士的病。優波離尊者向 佛陀解釋,因為他想起以前,有兩位比丘違犯了律儀戒,可是他們不敢到 世尊面前請問,就問優波離說:「優波離!我們兩個人犯了律儀戒,心裡面覺得很羞恥,可是不敢去問佛,希望尊者您為我們解釋戒律,我們對戒律中的疑似有犯並不清楚,心中有所懷疑,請幫我們把疑有所犯之處悔除,使我們的戒罪可以滅除。」他們這樣請求,所以優波離就為他們如法解說,是從戒相上來講解,犯了重戒該如何對眾懺等等事相。

正在解說時,維摩詰大士來了,他對優波離說:「優波離啊!你不要重新再增加這兩位比丘的罪,你應該要直接把他們的罪行滅掉,不要擾亂他們的心。怎麼說呢?因為他們所犯的戒,以及犯戒所產生的戒罪,體性既不在內、也不在外,也不在內外的中間。就如 佛所說的一樣,【因為心有汙垢,所以眾生是汙垢的;心清淨了,眾生也就清淨了。】(《維摩詰經講記》第二輯,正智,頁179。)可是心既然不在內、不在外,也不在中間;同樣的道理,罪性的汙垢一樣是不在內、不在外,也不在中間,你找不到罪性汙垢的所在。諸法也是一樣,都不能超出於『如』以外,就好像你優波離以你的心相而證得解脫時,你的心難道還有垢穢不淨嗎?」

當時優波離就答覆 維摩詰大士說:「不是這樣,根本就沒有罪垢了。」可是 維摩詰大士聽了竟然說:【一切眾生心相無垢亦復如是。】(《維摩詰所說經》卷1)

維摩詰大士的意思是說:「一切眾生的心相本來就沒有汙垢,也是像你優波離一樣證得解脫時清淨的心一般。如果能夠真的懂得這個道理的人,才能叫作奉律清淨的人,也才叫作善於理解戒律的人。」

從以上 維摩詰菩薩的意思,是說罪的法性不在內、不在外,也不在中間,因為罪是從心而得的。有情眾生不論犯哪一個戒,都是從覺知心而得,可是覺知心究竟是在內、在外,還是在中間呢?其實內、外與中間都不可得!因為等覺大士 維摩詰居士是要來為他們作實相懺,得以讓原來的戒罪就消滅了。

各位菩薩!會得戒罪的向來都是這個覺知心。正因為祂會接觸六塵,才會犯罪。如果不會接觸六塵,祂怎麼可能會犯罪呢?所以這覺知心不清淨、有汙垢,就會不斷地經過熏習而把如來藏中的覺知心種子給染汙了,因此說心汙垢了,眾生就汙垢。如來藏中所含藏的覺知心種子如果是清淨了,眾生自然就清淨了,所以說「心淨故眾生淨」。所以修行並不是要去修正如來藏,而是要修正自己的身、口、意行,因為如來藏裡面收藏的種子不清淨,都是自己所造作給祂收藏,是自己把種子變髒了,如果現在想要清淨這些種子,還是得要自己去轉變清淨。

各位菩薩!佛門中的證悟,就是要找到如來藏;真正找到如來藏時,就可以證實這個道理。現前觀察祂是本來清淨的,然後把覺知心自己與如來藏互相比對,原來我的如來藏這麼清淨 ,祂所含藏的五陰我卻是這麼骯髒;我應該要轉依祂的清淨性,轉變我自己,讓自己像祂一樣;我清淨了,祂所含藏我覺知心的種子就跟著變清淨了。結果悟後是在修什麼行呢?還是在修正自己的行為,是要把自己轉變清淨了。所以悟後修行還是修自己的身、口、意行──心思不要亂想事情、身體不要作壞事、嘴巴要謹慎言語,就只是這樣而已 ,這就是修行。

但是沒有找到如來藏以前,無法現前觀察真實心與虛妄我的差異,很難說服意識心,找到如來藏時就乖乖地說:「真的有如來藏,我們所有的種子都保證在祂裡面,惡業一點兒都造不得。」因為惡業一造了,祂就幫我們把惡業種子收藏得好好的、穩穩的,未來世緣熟了就得受報,逃也逃不掉。因為果報絕對逃不掉,就不能造惡業;不能造惡業時,就用這個智慧把自己綁住,緊緊地綁在善法中,覺知心就深信因果而開始轉變了。

提到造作惡業,罪的法性是因為覺知心去造了惡業,種子存在如來藏中,將來受罪時,業種還是從如來藏中來;諸法也是與這個罪性一樣,都是從如來藏中生出來。所以 維摩詰大士說是:「不出於如。」「如」,就是講「真如」,就是講「如來藏」。如果離開了覺知心,或者如來藏心,就沒有罪性可說了;同時不管是說如來藏或者說覺知心,都不能說祂在內、在外、在中間,都不能說在這三樣之中,所以從大乘第一義諦的角度,不該在身相上面指稱犯戒所得的罪性。可是到了未來,罪的業種成熟時要受報了,還是同一個執持業種的如來藏;然而如來藏恆不領受六塵境界,既不痛、也不死,根本就沒有果報可言,罪性報不到如來藏自身,那這個罪性到底在不在?當然不在!

然後再從覺知心來看,覺知心屬於生滅性的五陰身所有,不能去到下一世。下一世的覺知心,又不是這一世的覺知心,那到底誰造了業?誰受了罪?生滅性的心產生的罪性,怎麼會是真實有呢?正因為這樣的罪性本空,就沒有罪性的真實性可以說了。能夠這樣真實了知,才是善解戒律的人啊!所以當時優波離一聽,心想:「這種戒律我都沒聽過,何況能懂?那我今天怎麼能去看望 維摩詰大士?」他當然不敢應命去探望維摩詰大士。

各位菩薩!對於戒的定義,佛陀在經典中有解說為:

【戒者名制,能制一切不善之法,故得名制。】(《優婆塞戒經》卷7)

意思是說:「戒稱為制,代表它能制止、遮止一切不善之法的生起。」所以對佛法修行人來說,持戒是最基本的善法,非常重要。

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來觀察,修行人有沒有持戒所顯現出來的現象。這數十年來,全球持續爆發的喇嘛性醜聞,引發多位西方學者的好奇心。一位法國人類學博士Marion Dapsance,於2017年的專刊,標題為「重新發現喇嘛教─藏傳佛教與西方社會的關係」,她在文章寫著:【許多西方人紛紛湧向藏傳佛教,他們很快就發現,被教導要遵守規條去執行儀軌……等,甚至要向一個凡人表達奉獻,這個人是喇嘛上師,被說成是至高無上,而他是能讓大眾唯一得救的管道。……對於那些西方人士來說,喇嘛們的醜聞正是他們所需,藉此以確定藏傳佛教,根本不是佛教!……然而擁有特權的喇嘛,卻藉此累積財富和權力。西藏的宗教是「喇嘛教」。】(Rediscovring Lamaism – The Western Relationship with Tibetan Buddhism by Marion Dapsance, Buddhistdoor Global ,2017-03-31)

法國Marion博士,深入研究、瞭解喇嘛教包裝成佛教,也陸續發表了多篇相關的文章。如果普羅大眾具有佛法的正知見,就能了知:會破戒、得戒罪的向來都是覺知心。因為祂接觸六塵、貪染六塵,才會在六塵上面去犯罪,當然不可依止會生滅、會貪染的覺知心作為依歸。依照佛法第一義諦,真正持戒,是要依於能出生萬法的如來藏,依於祂的如如之性,也是依於實相而住,不依生滅、變異的覺知心。而如來藏從來離一切法性,不攝在一切法中,祂根本就不造惡業,所以實相中沒有罪性可得,轉依實相而住,這就是等覺大士 維摩詰居士所教導的實相懺,將原來的戒罪消滅了。

我們說明到此。

各位菩薩!福慧增長!阿彌陀佛!


點擊數: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