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會不會駡人(二)

第084集
由 正元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這一個單元我們跟大家探討:佛會不會罵人?佛會不會為自己作辯解?佛會不會破斥說法錯誤、誤導眾生的人?

上一集我們談到《長阿含》〈散陀那經〉中的記載,有一次 佛陀住在王舍城的時候,有一位居士叫散陀那(也就是和合長者),他是 世尊的在家弟子。有一次,他去拜訪尼俱陀梵志和五百名梵志的弟子,當時那些梵志都聚在一起高談闊論,說一些沒有意義、沒有法益的閒話:有的談論國事、戰鬥兵杖的事,或國家大臣跟庶民的事,或車馬遊戲園林的事;有的談論坐席、衣服、飲食、婦女等等俗事。那些梵志都是以這些談論在過日子。

當散陀那居士走到梵志的處所,就向他們問訊,然後在旁邊坐下來。他對梵志說:「我的師父世尊,乃常樂於閑靜、不愛憒鬧,不像你跟弟子們這樣,聚在一起高談闊論,都說一些沒有意義、沒有法益的閒話。」這時候,尼俱陀梵志就向散陀那居士說:「沙門瞿曇有在跟人家談論世俗的言論嗎?如果沒有,大家怎麼能夠知道沙門有大智慧呢?你的師父喜歡獨處在寂靜空無的邊地,就好像眼睛快瞎掉的牛在吃草一樣,只能夠吃牠眼前所看到的草。你的師父也是像這個樣子,偏好獨見,樂於住在沒有人的地方。你的師父如果來到這裡,我們就會叫他是瞎牛。他常自己宣說他自己有大智慧,可是我只要用一句話,就可以使他沒辦法回應,能夠使他默然無語,就像烏龜為了躲避各種災患,把自己的頭尾四肢都縮到龜殼內一樣。我也可以一箭射中他,讓他沒有逃竄的地方。」

這時候,世尊在靜室用天耳聽到了梵志和居士的對話,就準備去拜訪尼俱陀梵志。尼俱陀梵志遠遠看見 佛陀往這邊走來,就命令弟子說:「你們要安靜!因為瞿曇沙門快到這裡了。你們千萬不要起立迎接,也不要恭敬禮拜,也不可以請他坐下;就空一個座位,讓他自己去坐。他如果坐下來以後,你們就應該問他:沙門瞿曇!你到底是用什麼方法教導你的弟子,讓他們得到安隱,讓他們淨修梵行的呢?」那個時候,世尊已經漸漸走到這個園林,可是尼俱陀梵志因為 佛的威神力,使他不善的心念無法生起,就不知不覺地自己站起來去迎接 世尊,並請 世尊入座。

這時候,散陀那居士禮拜 世尊的雙足,然後坐在旁邊。尼俱陀梵志向 佛問訊後,也坐在一邊,他向 佛問說:「沙門瞿曇!你是用什麼方法去教導你的弟子,讓他們獲得安隱,淨修梵行的?」世尊告訴他:「暫停!梵志!我的法很深廣,能教導弟子獲得安隱,淨修梵行,這不是你能知道的。」又告訴梵志說:「就是你的師父以及你的弟子所修行的道法,有清淨的,也有不清淨的,我統統都能解說。」這時候,五百位梵志的弟子,都發出驚訝的聲音,相互說:「瞿曇沙門有大的威勢,有大的神通,別人問他自己的教義,而他卻以別人的教義來作為論議。」這時候,尼俱陀梵志說:「瞿曇!請你開示。」接著,佛陀就一一說出尼俱陀外道,他們在飲食、衣服、臥具跟身體上,各種千奇百怪的苦行方法;佛說這些苦行都是卑陋的法,像是裸體或者吃牛糞,吃樹根、枝葉,吃自落的果實,或者穿樹皮衣,或者倒臥在荊棘中、倒臥在牛糞上等等苦行。佛問尼俱陀:「像這樣的修行方法,可以叫作清淨法嗎?」尼俱陀回答說:「這樣的法就是清淨法。」

接著,佛告訴尼俱陀:「你所說的苦行清淨法中,卻是有垢穢不淨的事。」佛陀說:「那些苦行的人,都經常計念著:我行這些苦行,可以得到世人的恭敬供養,這些是垢穢不淨的事。那些苦行的人,得到人們的供養以後,貪愛堅固,愛染不捨,不知道要遠離貪愛,不明白出離生死的要道,這就是垢穢不淨。那些苦行的人,見到有人來的時候,就會一同坐禪;假如沒有外人的時候,就隨意坐臥,這就是垢穢不淨。那些苦行的人,聽到他人所說的正確法義,卻都不肯認同,這就是他們的垢穢。那些苦行的人,當別人有如理提問時,卻吝法不答,這就是垢穢。那些苦行的人,如果看見有人供養沙門、婆羅門,就會訶責喝止,這就是垢穢。那些苦行的人,不見自己的過錯,不知出離生死的要道,這就是垢穢。那些苦行的人,都自稱自己是對的,而誹謗他人,這就是垢穢。」

「那些苦行的人,有時仍會造作殺生、偷盜、邪淫、兩舌、惡口、妄語、綺語的惡業,或生起貪愛、嫉妒、邪見的顛倒法,這就是垢穢。那些苦行的人,也會懈怠懶惰,忘失憶念,不修習禪定,沒有智慧,像禽獸那樣的愚癡,這就是垢穢。那些苦行的人,也會生起貢高、憍慢,自己認為超勝於他人,也有未得謂得、未證謂證的增上慢,這就是垢穢。那些苦行的人,沒有信義,也沒有悔過的心,不修持淨戒,不能精勤而接受別人的教導,常和一些惡人作伴,也不斷地造作惡事,這就是垢穢。那些苦行的人,大多懷有瞋恨心,喜好奸詐虛偽,自恃己見,愛求別人的長短,常懷邪見,不信因果,執著常見、斷見,這就是垢穢。尼俱陀!像這樣的行為,可以說是清淨法嗎?」尼俱陀回答說:「是不清淨的。」

佛陀破斥外道所認為的苦行清淨法以後,接著說什麼是苦行垢穢法中的清淨法。佛陀說:「那些苦行的人,自己不計念說:我的修行會得到他人的恭敬供養,這就是苦行的無垢法。那些苦行的人,若得到他人的供養以後,心不貪著,能夠遠離,明白出離生死要道的方法,這就是苦行的無垢法。那些苦行的人,常行坐禪法,不管是有人或者是沒有人的地方,這就是苦行的無垢法。那些苦行的人,聽到他人所說的正確法義,就能歡喜加以認可,這就是苦行的無垢法。那些苦行的人,當別人如理提問時,能歡喜為人解說,這就是苦行的離垢法。那些苦行的人,如果看見有人供養沙門、婆羅門的話,就會隨喜而不會訶責喝止,這就是苦行的離垢法。那些苦行的人,都能反見自己的過失,能夠知道出離生死的方法,這就是苦行的離垢法。那些苦行的人,不自己稱讚,也不誹謗他人,這就是苦行的離垢法。」

「那些苦行的人,能夠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兩舌、不惡口、不妄語、不綺語、不貪愛、不嫉妒、不邪見,這就是苦行的離垢法。那些苦行的人,能精勤不忘失正念,常修習坐禪,修習智慧,不會像禽獸一般愚癡,這就是苦行的離垢法。那些苦行的人,不起貢高、不憍慢、不自大,這就是苦行的離垢法。那些苦行的人,能常懷信義,能常修習懺悔法,能持守淨戒,勤受人家的教導,常和善人作伴,能不斷地修善,這就是苦行的離垢法。那些苦行的人,能夠不懷瞋恨,不奸詐虛偽,不自恃己見,不求他人的長短,不懷邪見,也沒有邊見,這就是苦行的離垢法。尼俱陀!像這樣的行為,可以說是清淨離垢的法嗎?」尼俱陀回答說:「這實在是清淨離垢的法。」

尼俱陀梵志又問 世尊說:「這些苦行,能不能叫作第一、真實的修行?」佛陀說:「還不是,只是剛起步,像樹的外皮而已。」尼俱陀梵志希望 世尊能解說什麼是樹節。佛陀說:「那些苦行的人,自己不殺生,也不教人去殺生;自己不偷盜,也不教人去偷盜;自己不邪淫,也不教人去邪淫;自己不妄語,也不教人去妄語;他能以慈心遍滿一方,也同樣地能以慈心來遍滿其他各方。他的慈心廣大沒有限量,因此對於世間都能因慈心的散發,常行忍辱而不會結怨;對於悲喜捨的善法,也同樣地修學,令心廣大無量。能這樣地行苦行就叫樹節。」

尼俱陀梵志又問 佛陀:「什麼是第一?」佛陀說:「那些苦行的人,自己不殺生,也能教人不殺生;自己不偷盜,也能教人不偷盜;自己不邪淫,也能教人不邪淫;自己不妄語,也能教人不妄語;他也能以慈心遍滿一方,也同樣地能以慈心來遍滿其他各方。他的慈心廣大沒有限量,因此對於世間都能因慈心的散發,常行忍辱而不會結恨;對於悲喜捨的善法,也同樣地修學,令心廣大無量。那些苦行的人,自己能知道過去無數劫前的事情,過去一生、二生,乃至於無量生,其中國土的成敗、劫數的始終,都能盡見盡知。同時又能自己看見:我曾經出生為哪些種姓,叫什麼名字,吃什麼樣的飲食,有多少壽命,所受苦樂為何,從什麼地方轉生到這裡,從這裡又會轉生到何處,像這些無量劫的事情,都能盡見盡知。」

「他還能以天眼觀見眾生的生死輪迴,能知道眾生由此處而轉生於彼處,他身形顏色的好醜,以及由善業所招感的地方,或惡業所下墮的處所,都能盡見盡知。又能知道眾生如果身口意起種種不善行,誹謗賢聖,信受顛倒邪見,眾生身壞命終以後,會下墮三惡道等等事情。或者有眾生,他的身口意能起種種善行,都不誹謗賢聖,有正知正見,能起正信,他身壞命終以後,會往生到天、人善道中的事情。那些苦行者都能以清淨天眼看到,乃至眾生的各種行為,會招感的事情,都沒有不見不知的,這就是苦行者的第一法。」

佛陀又告訴尼俱陀梵志說:「在這些法當中,又有優勝的。我都常說這些法去度化各類的聲聞,他們也都以這些法來淨修梵行!」這時候,五百名尼俱陀梵志的弟子,都發出高大的聲音相互說:「現在觀察世尊,發現世尊是最尊、最上的,我們的師父實在比不上世尊。」這時,那位散陀那居士對尼俱陀梵志說:「你剛才自己說:『瞿曇如果到這裡來的話,我們應該叫他瞎牛。』世尊現在來到這裡,你還要稱世尊為瞎牛嗎?還有,你剛才又說:『只要用一句話,就可以把瞿曇困住,讓他說不出話來,好像烏龜縮藏頭尾四肢那樣。你又說可以用一支箭射去,讓瞿曇沒有逃避的地方。』你現在為什麼不用你的一句話,去困住如來呢?」

佛陀就問尼俱陀梵志說:「你能記得剛才曾經說過這種話嗎?」尼俱陀梵志回答:「我實在有說過。」佛陀告訴尼俱陀梵志說:「你難道不曾從前輩梵志那裡,聽過諸佛如來都常獨處山林,樂於住在閑靜的地方,就像我現在樂於閒居;不像你們的法那樣整天樂於憒鬧,喜歡戲說無益於修行的事情?」尼俱陀梵志回答:「我曾經聽到過去諸佛都樂於閑靜,喜歡獨處山林,如同今天的世尊那樣;不像我們的法,整天樂於憒鬧,喜歡戲說無益於修行的事情。」

佛陀又告訴尼俱陀梵志說:「你心中難道沒有想說:瞿曇沙門能說菩提道,自己能調伏自己,也能調伏他人;自己得止息,也能使人得止息;自己能度到彼岸,也能度人到彼岸;自得解脫,也能解脫他人;自己得滅度,也能滅度他人的事情嗎?」這時,尼俱陀梵志就從他的座位站起來,走到 佛前,向 佛禮拜,雙手捫摩佛足,自稱己名而說:「我是尼俱陀梵志!我是尼俱陀梵志!現在要自歸依,禮拜在世尊的雙足下。」佛陀告訴尼俱陀梵志說:「停下來!暫停!我要使你的心能知、能解以後,那時候就可以來禮敬。」

這時,尼俱陀梵志就重新禮拜 佛,然後退坐在一邊。佛陀告訴尼俱陀梵志說:「你是否認為佛陀是為了利養才為人說法的嗎?千萬不可起這樣的心念!如果有利養的話,我就全部布施給你。我所說的法,都是微妙第一的,也都是為了滅除眾生的惡法,增益眾生的善法!」又告訴梵志說:「你是否認為佛陀是為了名聞、為了被人尊重、為了當導首、為了眷屬、為了獲得大眾的讚仰,才為人說法的嗎?千萬不要生起這種心!現在你的眷屬都歸屬於你。我所說的法,都是為了滅除眾生的惡法,增益眾生的善法。」

又告訴梵志說:「你是否認為佛陀把你放在不善、黑暗法中嗎?千萬不要生起這種心!你只要自己捨棄各種黑暗、不善法,我自然會為你說各種善淨的法。」又告訴梵志說:「你是否認為佛陀屏除你在善法、清白法中嗎?千萬不要起這種心!」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這個單元就先介紹到這裡。

祝福各位菩薩:身心康泰、學法無礙!

阿彌陀佛!


點擊數: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