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佛教是不是佛教(一)

第075集
由 正祺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兼論唯識學的最早根據」單元。今天我們要來探討「人間佛教是不是佛教?」這個議題。如果任何的宗教團體宣說他們的教主是佛,那麼他們是不是就是佛教?答案當然不是!我們是不是應該以教法的內容來判斷是不是符合佛教的本質,然後才能接受他們是不是佛教?那麼什麼是佛的教法?佛以解脫道及佛菩提道來教導我們。也就是說佛教導我們,斷除煩惱及實證諸法實相,佛的教法不能夠離開解脫道及佛菩提道。

解脫道是佛陀初轉法輪所說的法,是說世間一切法是因緣所生,是無常、是苦、是空、是無我。證得解脫道的究竟果位,就是阿羅漢;而阿羅漢滅盡蘊處界一切法之後的無餘涅槃,是如來藏獨存的境界。解脫道就是聲聞與緣覺二乘。

佛菩提道呢?是佛二轉、三轉法輪所說的法。二轉法輪時,佛教導菩薩們實證般若──證得如來藏,然後依著如來藏開始修學別相智;在三轉法輪的時候,佛教導菩薩們實證如來藏所含藏的一切種子,修學道種智,並且逐步汰換如來藏中,所執持的染汙種子,最後證得一切種智,然後成就佛道。佛菩提道是大乘法門,敘述佛菩提道的各種經典是菩薩們修行的依據。

這三轉法輪的佛法是一致的,互相之間沒有任何的矛盾,是可以實證、實修的;然而,因為有許多佛學研究者受到日本「大乘非佛說」主張的影響,認為三轉法輪之間互相矛盾,認為佛只宣講無常、苦、空、無我,以及因緣法的解脫道,認為這原始佛法才是真正而且純正的佛法;他們認為大乘佛法不是佛親口所說,他們認為大乘佛法是思想的演變,而它發展的動力則是佛弟子們對如來永恆的懷念所產生。

這種主張將可實證的成佛之道貶低成為一種思想的演變,他們自行將如來的教法刪減與修改,捨棄了以如來藏為重點的大乘教法,不談佛法的真實義理,否定了可以實證的佛教,只談佛學思想的演變。因為不相信佛的大乘教法,又不懂得阿含諸經的真實道理,只相信自己的經驗,超出自己經驗的部分就一概否認,因此只承認有六個識,因為每個人的六個識只有這一輩子的時間,所以佛法就侷限在人間,為了因應六個識的主張,就這樣提出人間佛教來滿足六識論的主張。

然而因為「人間佛教」的簡單性,成為目前臺灣佛教的主流思想;許多臺灣的佛教道場,受到這一個思想的激勵而產生表面的蓬勃發展。可是「人間佛教」的思想淺化了佛法的修證內涵,讓佛教與一般宗教甚至是行善團體沒有什麼差別。

「人間佛教」的思想,根本上否定了可以實證的般若與唯識學,因為沒有了可以實證的般若與唯識種智,修學佛法的內容,就只能侷促在修十善業而已。這種主張不僅無法實證解脫道,更不可能邁向成佛之道,因此「人間佛教」的思想必須在探討唯識學的最早根據時提出來作辨正。

那麼什麼是「人間佛教」?人間佛教的倡導者在他〈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一文中,簡單地歸納出「人間佛教」所應有的幾個涵義。其中「人間佛教」的「論題核心」以及「理論原則」這兩點是值得來探討的,接下來幾個單元我們就以人間佛教的「論題核心」以及「理論原則」來討論:首先討論「人間佛教」的「論題核心」是什麼?在〈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文中,「人間佛教」的「論題核心」是「人,菩薩,佛—從人而發心修菩薩行,由學菩薩行圓滿而成佛」。(《華雨集》(四),正聞出版社,頁48。)也就是說,「人間佛教」的第一個要件是從「人」(而不是鬼怪或天神)為出發點,然後向著菩薩、佛陀的境界前進。

什麼是所謂的「從人而發心修菩薩行,由菩薩行圓滿而成佛」呢?這位倡導者解釋說:「佛不是天神、天使 ,是在人間修行成佛的;也只有生在人間,才能受持佛法,體悟真理而得正覺的自在解脫,所以說『人身難得』。『佛出人間』,佛的教化,是現實人間,自覺覺他的大道,所以佛法是『人間佛教』,而不應該鬼化、神化的。」(《華雨集》(四),正聞出版社,頁33。)他這一句話表示修學佛法的主體是人,修學的對象 佛陀也是人,修學的過程都是在人間,離開人間就不能夠受持佛法,他主張人間的佛教,而不是鬼化、神化的佛教。

另外有位人間佛教的追隨者,也是實踐者,在她的叮嚀語中就特別強調說:「學佛者切莫以為脫離人間才有佛法,其實離開人間就無佛法可聞可修。無始以來一切的佛菩薩都是在人間成就道業。」(《慈濟叮嚀語》(二),慈濟文化出版社,頁33。)她這句話表面上表示以人為根本,離開人間沒有佛法,其實是與她的師父的話互相呼應。他們背後的根本想法中,否定了大乘佛教的許多教法,認為大乘佛法只是神話,修行只要在人間行十善業道就好了。所以他們的團體互相問候的時候,都說感恩,而不是一般佛教徒說—阿彌陀佛!

首先我們來探討天界真的沒有佛法,只有在人間才能受持佛法嗎?平實導師在《阿含正義》中舉出長阿含部《佛般泥洹經》的經文,經文中如來說祂化身到四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去,以天人的穿著與語言,問天人說:「你們都是修學、受持什麼樣的經法?」天人們回答說:「我們不知道經法。」如來便為他們演說經法。

接著如來上升到第四天兜率陀天,問天人們說:「修學什麼經法呢?」那些天人回答說:「彌勒菩薩為我們演說經法。」如來便重新為他們演說經法。然後如來繼續上升到化樂天以及他化自在天,一樣為天人們演說經法。

接著,如來繼續上升到初禪天、二禪天、三禪天以及四禪天,為色界天人們演說經法。如來一樣問色界天人們說:「你們以前都聽聞過經法沒有?」經中說,有的天人知道經法,也有回答說不知道經法的。如來也都為他們說明生死之道,說明斷除生死根本之道。再上去無色界的天人,因為他們都沒有色身 ,都不能言語,他們對如來的開示無法應答,所以如來就無法為他們演說佛法。

從《佛般泥洹經》的經文可以證實天界其實常常有應身佛上去說法,除了無色界天人沒有色身,否則就會有應身佛前去說法。說法以後,當然就會有天人修學佛法,那佛法就存在天界了。

還有,《佛般泥洹經》也顯示當來下生 彌勒尊佛現在欲界兜率陀天的彌勒內院說法,也有很多的菩薩跟隨修學。彌勒尊佛將來會下生人間示現成佛,這表示天界隨時有佛上升說法,而且菩薩也能在天界跟隨等覺菩薩修學佛道。

另外在忉利天上,釋提桓因──也就是玉皇大帝,他有一個善法堂,這個善法堂是三十三天王集會的場所。這個善法堂在阿含部的《起世經》卷6中,如來開示說:【諸比丘!以何因緣此善法堂諸天會處,名為善法?諸比丘!其善法堂諸天會處,三十三天王集會坐時,於中唯論微妙細密善語深義,審諦思惟,稱量觀察,皆是世間諸勝要法,真實正理。是以諸天稱此會處,為善法堂。】在這善法堂諸天王,雖然沒有辦法討論世出世間的深奧佛法,但是對於世間各種殊勝的重要的法,也就是真實的正理,卻是常常在討論的,那當然也會包含基本的佛法知見。例如在本緣部的《雜寶藏經》卷5中,聖教記載:

【爾時釋提桓因,從佛聞法,得須陀洹,即還天上,集諸天眾,讚佛法僧。時有天女,頭戴華鬘,華鬘光明,甚大晃曜,共諸天眾,來集善法堂上。】在當時玉皇大帝從佛聞法以後,然後證得初果須陀洹,馬上回到天上,就在善法堂召集天眾,稱讚佛法僧三寶。玉皇大帝本身都是至少證得初果,難道他不會開示佛法嗎?所以若是說只有在人間才能受持佛法,或是離開人間就沒有佛法可聞、可修,這是違背佛陀的教誨。

至於這位提倡者為什麼要特別主張「人間」的佛教,而不是鬼化、神化的佛教?為什麼要談到鬼化、神化的佛教?我們本身是人類,如來也是在人間示現成佛,我們就是在人間修學佛法,為什麼要特別強調人,特別談到鬼化、神化的佛教呢?

這位倡導者在〈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文中特別提到,佛教梵化,也就是鬼神化的現象應該要謹慎,他說:「什麼是(梵化之機應慎)?梵化,應改為天化,也就是低級天的鬼神化。西元前五○年 到西元二○○年,『佛法』發展而進入『初期大乘』時代。由於『佛弟子對佛的永恆懷念』,理想化的、信仰的成分加深,與印度神教,自然的多了一分共同性。一、文殊是舍利弗與梵天的合化,普賢是目犍連與帝釋的合化,成為如來(新)的二大脇侍。取象溼婆天(在色究竟天),有圓滿的毘盧遮那佛。魔王,龍王,夜叉王,緊那羅王等低級天神,都以大菩薩的姿態,出現在大乘經中,雖然所說的,都是發菩提心,悲智相應的菩薩行,卻凌駕人間的聖者,大有人間修行,不如鬼神──天的意趣。無數神天,成為華嚴法會的大菩薩,而夜叉菩薩──執金剛神,地位比十地菩薩還高。這表示了重天神而輕人間的心聲,是值得人間佛弟子注意的!……「念佛」(「念菩薩」)、「念法」法門,或是往生他方淨土,或是能得現生利益──消災,治病,延壽等。求得現生利益,與低級的神教、巫術相近。「大乘佛法」普及了,而信行卻更低級了」(《華雨集》(四),正聞出版社,頁41-42。)

這位人間佛教的提倡者是出家法師,可是從他以上的說明我們知道,他認為如來生前沒有講大乘教法的。他認為大乘佛教這個思想發展的動力是因為「佛弟子對佛的永恆懷念」,還因為理想化,所以信仰的成分加深了,然後大乘佛教與印度神教共同化,因此他認為有三點使得大乘佛法普及化,可是信行卻是低級了。

首先,他認為大乘菩薩的出現是偽造的,他認為文殊菩薩是舍利弗與梵天的結合,普賢菩薩是目犍連與帝釋天的結合,然後變成大乘佛教中如來新的二大脇侍。也就是說,他根本不相信有文殊與普賢兩位菩薩的存在。在大乘佛教中,說如來常住,現在是圓滿報身毘盧遮那佛在色究竟天說法,這位法師則認為那不過是印度教的主神象溼婆天的象徵,也就是他認為如來已經灰飛煙滅了!

大乘經典中,尤其是《華嚴經》中魔王、龍王、夜叉王,緊那羅王等許多低級天神,都變成大菩薩的姿態,而且這些鬼神的修證,卻超過人間的聖者,甚至一些夜叉菩薩──執金剛神,地位還比十地菩薩還高。對於這些記載,這位法師認為人間的修行人,不如鬼神以及天人,他很不能接受。他認為這表示了重天神而輕人間的心聲,是值得人間佛弟子注意的!

還有他認為「念佛」,如念阿彌陀佛、念觀世音菩薩等,求生他方淨土,或是能得現生利益,如消災、治病、延壽等,都是與低級的神教、巫術相近,他基本上是否定淨土法門的。

因為他認為真正的佛教,是世尊所宣講的教法,稱為原始佛教。原始佛教的中心思想就是四聖諦、八正道、十二因緣,而大乘佛法是跟印度神教結合後所產生的思想而已。基於上面幾個原因,這位法師才會提倡人間佛教,要矯正大乘佛法信行的低級化,所以他才說:「『佛出人間』,佛的教化,是現實人間,自覺覺他的大道,所以佛法是『人間佛教』,而不應該鬼化、神化的。」(《華雨集》(四),正聞出版社,頁33。)

對於這位法師的主張,可以很明顯地看出來,他認為大乘佛教是跟印度神教結合後的產物。他不承認有文殊菩薩、普賢菩薩,他認為如來已經灰飛煙滅了,沒有色究竟天宮正在說法的圓滿報身佛。他認為大乘經典記載的大菩薩們都是鬼怪或天神。如此他當然不會相信大乘經典所記載的如來藏以及唯識種智的佛法,因此他認為大乘佛法只是思想的演變,行菩薩道就好好行善就好了,所以他才會主張而且推行人間佛教。「人間佛教」的「論題核心」,所謂從「人」(而不是鬼怪或天神)為出發點,向著菩薩、佛陀的境界浩浩前進,看似正當,但是背後真正的用心則是在否定大乘佛教,是在否定三乘菩提。基於這一點,我們說「人間佛教」不是佛教。

今天這個單元,就為各位說明到這邊,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