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觀理須雙修

第19集
由 正圜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二),這個單元主要是在辨正藏密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廣論》中之外道邪見;值此末法之際,各種邪說傾巢而出,正覺教團為了救護深陷藏密邪法中的學人回歸正教,也為了正法久住、續佛慧命,開演這一次的主題,對《廣論》之內容作詳實之辨正,祈願您能因此而轉易錯誤知見,趣入佛陀正法,邁向浩瀚深廣之佛菩提大道。

在上一集中,我們說宗喀巴誤會經論中佛菩薩所開示的「空性、無分別定、妙三摩地」的意思,他把覺知心不作分別,叫作證得無分別定,而他所謂的「證空性」 ,則是雙身修法達到男女雙方都忘我的「無我」境界時,能夠保持此樂受境界不失,並且要觀察淫樂之觸無形無色,也要觀察受樂時的覺知心無形無色,就是證得空性。宗喀巴如此說空性的主要目的,無非是想要讓雙身法合理化,讓眾生繼續在三界中沉淪生死啊!真正的證空性是證得第八阿賴耶識,而阿賴耶識的無分別定本然存在,只是未證之前不知、也不能覺察這個事實而已,唯有在證得空性心--阿賴耶識以後,才能如實了知。然而不論有無證得空性心,阿賴耶識從來都不領受身觸的喜樂,祂固然能出生喜樂觸塵的相分,但領受喜樂觸塵的分別心,永遠都是意識,因為只有意識的分別性,才會有苦樂的領受;但宗喀巴從來都不知道,色身與樂觸的觸塵都是由第八阿賴耶識所出生,他誤以為樂觸的觸塵是由意識與色身和合之後就會出生,完全不知道有第八阿賴耶識的存在,因此說他是完全不懂般若實相的凡夫啊!

接下來,我們繼續來探討宗喀巴的錯誤說法:【為觀甚深義故,亦須定解真義無倒妙慧,及心於所緣,如欲安住而無擾動,乃能明見真實。若僅具有心不散亂無分別定,然無通達實性妙慧,是離能見實性之眼;於三摩地任何薰修,然終不能證真實性。若雖有見能悟無我真實性義,然無正定,令心專一堅固安住,則無自在,為分別風之所動搖,亦定不能明見實義,是故雙須止觀二品。】(~《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4)宗喀巴在這一段文字中所顯示的意思是:一定要止觀雙修才能證得空性的真實義;而他所謂的空性是指覺知心空及樂觸空等二空的「空性」。然而這種世間淫樂技巧的止觀修法,是絕對不可能證得空性發起般若智慧的,因為這根本不是佛法中所說的空性;即使是正修世間禪定的止觀,就算是已經伏除了欲界貪,最多也只是修證三界中的四禪八定而已,無論如何精勤雙修止觀二法,乃至到達非想非非想定,仍然是無法證得空性的。何況宗喀巴所說的止觀,是淫樂技巧的樂空雙運,不離男女淫欲,又如何能證得初禪乃至四空定,更何況是要證得空性心如來藏呢?所謂的真實義無倒妙慧,乃是菩薩證得空性心如來藏,而證知如來藏的根本無分別慧,才是真實義的無倒妙慧。而宗喀巴否定有第八識如來藏,又把世尊三轉法輪所開演的唯識方廣諸經判為不了義,乃至連他自己所援引的《解深密經》,也在否定之列;宗喀巴也不知道要證二轉法輪,般若諸經所說的真實空性心,更不知道這個空性心就是《解深密經》等第三轉法輪諸經,所說的第八識如來藏。又如何能瞭解什麼是真實義的無倒妙慧呢?

然而證空性並不是像宗喀巴所說的:要先通達實性妙慧,也不須證得他所謂的「無分別定」。因為通達實性妙慧及證得無分別定,都是實證空性如來藏以後的事,為什麼呢?因為菩薩證得空性心如來藏以後,自然會出生根本無分別慧,也就因此而生起無分別定,然後轉依於無分別的空性心如來藏之體性,依於空性慧來修止、修觀,則道業必能迅速增長,得以早日圓成佛道的修證。但是宗喀巴所說的止觀雙修,乃是以欲界粗重貪愛雙身法的樂觸空、覺知心空作為所證的空性,所以必須先通達雙身法中的實性妙慧,也就是如何住於空的作意,又能運用性交技巧而保持樂受不會退失,要這樣專心受樂一念不生,去證得雙身法中的「無分別定」;這種以樂觸技巧不退失的了知作為西藏密宗空性的實證,不僅與真實佛法完全不相關,而且是顛倒至極啊!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廣論》之所以不斷引用大乘經典,目的只是想要使外道雙身法「樂空不二」之理論合理化;如是把佛法名相隨意剪裁,嫁接到外道法上,使他所說的佛法內容雜亂不堪,完全曲解大乘經典的真實義。

接下來宗喀巴又引《大般涅槃經》來說明止觀雙修的理由。《廣論》第341頁又說:【《大般涅槃經》云:「聲聞不見如來種性,以定力強故,慧力劣故。菩薩雖見而不明顯,慧力強故,定力劣故。唯有如來遍見一切,止觀等故。由止力故如無風燭,諸分別風不動心故;由觀力故,永斷一切諸惡見網,不為他破。」】(~《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4)宗喀巴未證空性心如來藏,嚴重錯解《大般涅槃經》的經意,他更篡改經文成就謗法重罪。《大般涅槃經》卷30的原文其實是這樣的:【善男子!十住菩薩智慧力多,三昧力少,是故不得明見佛性;聲聞緣覺三昧力多,智慧力少,以是因緣不見佛性;諸佛世尊定慧等故,明見佛性了了無礙,如觀掌中菴摩勒果。】各位菩薩,我們將宗喀巴所舉的《大般涅槃經》內容與經典原文兩相對照以後,就知道宗喀巴是把佛性當成如來種性,根本不懂經文的真實義,胡亂解說佛法,還僭稱為「大師、至尊」來籠罩大眾,真是末法時代學密眾生的悲哀啊!佛法中所說的種性有三:一者、心性只偏好修習聲聞法的四聖諦,厭離世間而愛樂修學苦、空、無常、無我等法,只求解脫生死者稱為聲聞種性;二者、只偏好修習緣起性空、十二因緣法等因緣觀者 ,名為緣覺種性;三者、若聽聞甚深微妙第一義諦法,無所畏懼、勇往直前,一心求證實相,並且發起大悲心,不畏三界生死苦,願意世世留在人間度化眾生,這類有情稱為大乘種性;大乘種性者,未來必能成為證悟的菩薩,乃至將來可以成佛,所以又稱為菩薩種性或如來種性。而宗喀巴說聲聞不見如來種性之語,既是誤解、曲解經文,也是外道妄說佛法啊!三乘種性並非由父母所生肉眼,而說為可見或不可見,況且《大般涅槃經》這段經文所說的是指眼見佛性而言,而不是在說能不能成佛之體性,是否為如來種性,與此處所說三乘人能否眼見佛性完全無關,宗喀巴是完全誤解經文的意思了。

假使《廣論》的信徒辯駁說:宗喀巴說的如來種性就是指佛性。這樣的說法仍然是不對的,為什麼呢?因為聲聞不能眼見佛性,是因為慧力不夠,不是因為定力太強的緣故,因此不應該說以定力強故,慧力劣故;應該依據佛陀聖教而說:聲聞、緣覺雖然三昧力多,但智慧力不足,所以不能眼見佛性。因此宗喀巴錯解佛性的道理,廣論團體的徒眾們永遠沒有為他辯駁的餘地啊!《大般涅槃經》所說的佛性不是在說如來種性,佛性乃是空性心如來藏的本覺功能性,是如來藏心體的作用之性,一切有情皆悉有之卻不能見,只有佛菩薩以肉眼、慧眼,乃至法眼、佛眼可見,七住菩薩明心證真之後,獲得根本無分別智,悟後起修別相智,發起後得無分別智,漸次轉入十住位中,智慧深妙,故能以肉眼於諸境界上,親見自己或他人之佛性;但如果定力不夠,見性即不明顯乃至不能眼見,是故 佛說:「十住菩薩智慧力多,三昧力少,是故不能了了分明而見佛性。」若十住菩薩定力退失則無法眼見,須待後時定力恢復方能再眼見;但十住菩薩眼見佛性的智慧力卻一直都在,並未消失,只是與諸佛相較之下,所見不能了了無礙而已。而聲聞、緣覺不知不證空性心如來藏,尚未證得根本無分別智,更別說後得無分別智了,是故慧力少,不能眼見佛性,只能靠定力伏斷煩惱而證解脫果,是故 佛說:「聲聞、緣覺三昧力多、智慧力少,以是因緣不見佛性。」而諸佛世尊定慧具足圓滿,眼見佛性了了分明無有障礙,如觀掌中菴摩勒果。以上《大般涅槃經》經文所說都是眼見佛性的事,不是在說成佛種性的事,宗喀巴由於堅持邪見在先,否定如來藏在後,又因文字障故不解經文,於是篡改經文又加以曲解,今時不免為正覺教團諸親教師之所破斥。

宗喀巴《廣論》第342頁又說:【又於未成奢摩他前,雖以觀慧觀無我義,心極動搖如風中燭,無我影像且不明顯;若成止後而善觀察,則已滅除極動過失,方能明了無我影像。故毘缽舍那不散動心,是從無分別奢摩他生。】(~《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4)這一段論文中,宗喀巴所說「成奢摩他」,是指意識一念不生而自稱為無分別境界;但若有意識存在,則必定會有分別,除非意識已安住在非想非非想定中,成愚癡狀態才能方便說為不起分別,但若探究其本質,其實還是在分別定境法塵,只是不反觀自己罷了,或是在意識初起的第一、第二剎那間,尚無前後三剎那的狀況來作較量分別,方便說為無分別,也只是無法分別,而非沒有分別作用在運行,然而宗喀巴顯然是不懂得這些淺顯的道理啊!若以《解深密經》之義理來說,「成奢摩他」則是指身心輕安,也就是必須由於意識的分別,才會有身心輕安的覺受出現。因此《廣論》把「成奢摩他」說為「無分別奢摩他」,也是一種錯誤的說法;因為意識,在宗喀巴所說的所有狀態中都是有分別的,只是他不知道其中的分別性,而強說為無分別罷了。只有證得如來藏的菩薩才能現前觀察真如,轉依如來藏的無分別性之後,為人解說的無分別奢摩他,才是真正的無分別奢摩他,而不是以意識心一念不生,而可以自稱是證得無分別奢摩他的。

除此之外,宗喀巴說:「未成奢摩他,則心極動搖,以慧觀影像不明顯。」這也是不正確的說法。譬如我們正覺同修會教導學人,利用無相念佛、拜佛、憶佛方法,鍛鍊動中功夫,以無相淨念相續功夫修得的定力,雖然未得初禪身心輕安、未得真正的奢摩他,但卻能以意識五別境的慧心所,離開語言而觀察種種六塵影像,也能觀察五蘊、十八界的運作,也可以反觀覺知心是我或非我等法,都是極為明顯的,怎能說是不明顯呢?因為在心一境性中,仍然是有分別的,否則西藏密宗行者修雙身法時,就絕無可能達到宗喀巴所說無上瑜伽的第四喜境界;因為必須依靠意識離語言相的分別心,來覺察當時是否正在第四喜中,來觀察當時是否樂空不二、是否樂空雙運;這些都是專心受樂而離語言妄想時,即能明顯分別出來的,怎能說是不明顯而無分別呢?

各位菩薩,以上為您說明的是宗喀巴對止與觀的錯誤認知和說法。總合來說,西藏密宗是以男女雙身淫合之法作為佛法之正修,與菩薩所修證之四禪八定相違,也與佛所說之解脫道相違,更與佛所說之佛菩提道完全牴觸,背道而馳;如是印度性力派外道所說世間淫樂之法,密教竟然高推為超越於佛教之勝法,實在是令人無法置信。如此外道邪法,依之而修者必將導致後世之長劫輪迴三途而無法出離,受苦無量,怎能說之為佛法之正修行呢?末學衷心期望:已經修學《菩提道次第廣論》前半部而尚未修學後二波羅蜜多之學人,或者已經閱讀而不能瞭解之學員,乃至誤解而不知其錯謬處之學者專家們,在聽完我們如理如法的演述之後,能了知真正佛法與《廣論》外道邪說差異之所在,能及時改弦易轍,臨崖勒馬,以免臘月到來後悔莫及,是所至禱。因為時間的關係,這個單元就為您說到這裡。非常謝謝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