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好在那裡(下)

第2集
由 正子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所要演述的是「常見外道法——廣論(二)」單元。今天要繼續為大家說明「忍辱波羅蜜多」與「精進波羅蜜多」。

上一集我們談到宗喀巴說:「圓滿忍辱波羅蜜多者,唯由自心滅除忿等修習圓滿。」(《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1)宗喀巴的意思是說,只要修除內心的忿恨等煩惱,就可以圓滿忍辱波羅蜜多了。接著,有一位日常法師在講述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對治忍辱竟然說要以「不能忍」;還提出密教喇嘛的圖當中,有大瞋相的圖來證明,說密教是用大瞋心提起凡夫的勇猛、精進之心來修行。接著,再過兩段文字,日常法師又說:【那麼這個論上面,菩薩又特別地告訴我們:這個看看喏!這個瞋這樣東西的可惡、可怕,以及它的惡劣的嚴重性。那麼怎麼辦呢?只有忍耐去對治。】(《菩提道次第廣論》講稿 日常法師)現在法師說「只有忍耐去對治」,究竟是要忍耐、還是不能忍呢?請問有誰懂得法師的真正意思啊?說法之所以會產生如此顛三倒四的誤會,是由於藏密喇嘛們從祖師宗喀巴開始,就完全不懂得「忍辱波羅蜜多」的真實意涵。他們把「世間忍」誤以為就是「忍辱波羅蜜多」,如此曲解佛法,真是無可奈何!

怎麼說呢?我們一起來看看 世尊的開示,在菩薩《優婆塞戒經》卷7 世尊云:【善男子!忍有二種:一者世忍,二者出世忍。能忍飢渴寒熱苦樂,是名世忍。能忍信戒施聞智慧,正見無謬,忍佛法僧、罵詈撾打惡口惡事,貪瞋癡等悉能忍之;能忍「難忍、難施、難作」,名出世忍。】這段經文的意思是說,忍有兩種:一種是世間法上的忍,另一種是出世間法上的忍。第一種是說面對世間五塵境界,也就是能忍於身心之苦與樂等,這是一般人在世間生存所必須具備的世間忍;第二種是出世間法上的忍,是指能安忍於對三寶的正信,安忍於戒法、布施,還要多聞、熏習智慧,並且具備正知見,而不是錯誤的佛法觀念。

請大家注意喔!這些都是前提,要有正確而沒有錯謬的佛法知見為前提。接著,要能夠安忍於世間人、事的逆境,對於會造成貪瞋癡過失的行為也能安忍不犯,很難作的布施也能夠去作,這些都叫作出世間忍。還有,「忍辱波羅蜜多」除了必須具備世間忍之外,還要有足夠的福德資糧,能夠聽聞、信受如來藏正法,深信眾生皆有第八識如來藏的理體為最基礎;能信受佛、法、僧三寶真實清淨功德存在,願意承事供養而從之受學;繼而體驗佛法是次第聞熏、思惟、修證,而能心得決定、受持不疑。由於第一義諦甚深難解,一般大眾難以信受,不容易安忍,因此要先建立正確的佛法知見,繼而精進修行,才能有真正到彼岸的功德。

如前面所說,能忍的人不一定能到彼岸,為什麼呢?我們來看 世尊的開示,菩薩《優婆塞戒經》卷7 世尊云:【善男子!有是忍辱非波羅蜜,有波羅蜜非是忍辱,有是忍辱是波羅蜜,有非忍辱非波羅蜜。是忍辱非波羅蜜者,所謂世忍。】這段經文 佛陀開示四句分別,依忍辱與是否能到達解脫彼岸而言,分為四種:第一種,有忍辱但是不能到彼岸;第二種,有到彼岸卻不是忍辱;第三種,有既是忍辱也能到彼岸;第四種,有既不是忍辱也不能到彼岸。

意思是說,第一種屬於「是忍辱非波羅蜜者」,就是指一般人為了達到目標,而能忍受世間各種苦惱,所以稱為世間忍;這只是世間法的層次,與解脫無關,這是有忍辱但是不能到彼岸,就是佛 所說的「是忍辱非波羅蜜者」。

第二種,「有波羅蜜非是忍辱」,這是指聲聞、緣覺所行的忍辱。聲聞、緣覺能安忍於所修禪觀、出世間法的結果,忍於自己完全是虛妄的;他們證得波羅蜜多,但是沒有對眾生的忍辱功德。

第三種,「有是忍辱是波羅蜜」,這屬於大乘菩薩道行者,具備正確無謬的佛法知見,對於眾生的需求,能夠如法應時而作布施,這都是因為已經轉依阿賴耶識真如性的緣故。這樣的大乘菩薩,既是忍辱也能到彼岸,就是 佛所說的「是忍辱亦是波羅蜜者」。

再如《菩提道次第廣論》的作者宗喀巴,不懂萬法的根本因—如來藏—是佛法的主軸,當然不能實證第八識;也更不知轉依阿賴耶識而修忍辱,自然也沒有波羅蜜法門,所有教導僅僅是在文字、意識的理論層面,還曲解佛法!甚至還有法師教人提起大瞋心,誤認為是勇猛、精進的動力。帶著如此錯謬的見解,如果遇到善知識依照正理而辨正時,他們的瞋恚心念會即刻生起,這就是佛所說的「非忍辱亦非波羅蜜者」。

各位菩薩!針對「非忍辱亦非波羅蜜者」,讓我們再舉現成的國外案例供參考。藏密喇嘛索甲仁波切,以他具名為作者的《西藏生死書》,二十幾年前風行全球。今年(2016)春天,索甲在法國的Rigpa禪修中心負責人Olivier Hoogish退出Rigpa組織,Olivier擔任索甲在法國的翻譯28年之久,他接受法國周刊雜誌Marianne的訪問,摘要如下:

【問:「作為他最親近的追隨者,您曾經為他的言行感到震驚嗎?」

答:「最令我震驚的是他說一套做一套的言行矛盾。……一直有傳聞他侵犯年輕女性,他是藉由重大的精神壓力來迫使她們屈服,而不是直接使用暴力。這樣的行為,堂而皇之解讀為『狂智』的概念,認為大師們可以任意造作種種行為,不是凡夫俗子們所能理解。這種理念通用於所有人——『如果上師羞辱你,是讓弟子藉此可以解脫自我,而淨化弟子們』,『沒有任何行為會比上師的欲求更偉大』。」

問:「索甲仁波切為何不擔心?達賴喇嘛為何從不反應?」

答:「有;這期間連續發生過許多危機事件。1993年,索甲在美國有一場性騷擾官司。接下來,一些離去的舊學員也投訴了他們的遭遇,許多人也因此離開Rigpa。2011年,Marianne雜誌有一篇報導披露之後,索甲決定不再參加新學員在本静修中心的閉關課程。當時以及後來又有許多人陸續離開Rigpa。面對這些情況,Rigpa花了大筆經費在巴黎聘請危機應變處理機構來因應,並針對Rigpa訓練了幾個對外發言人,包括我自己在內,回應外界指控我們性騷擾以及財政弊端的醜聞。我們被指示不要回答任何問題,只需要不斷地重複幾句同樣的關鍵詞,還要盡可能的引述達賴喇嘛,作為精神支援。……針對達賴的反應,我的推測是,他不能夠公開質疑索甲,因為那樣會削弱藏傳佛教的地位。」

問:「您什麼時候開始起疑的?」

答:「……2014年,在一次舊學員的聚會當中,我決定離開了;因為我清楚地看透了索甲,看穿他的虛假謊言。在800位學員面前,他當場要求豐厚的捐款,還指定要現金。……」】(Sogyal Rinpoche & Rigpa – An interview with the former divector of Rigpa France Olivier Raurich,翻譯自法國雜誌“Marianne”,March 2016)

以上Olivier所說,他們被指示回應外界指控性騷擾醜聞時,不要回答任何問題,只需要不斷地重複相同的關鍵詞。確實,每一次遠東地區爆發喇嘛性醜聞案件的時候,回應新聞採訪的藏密機構也都維持相同的答覆:「那是個假喇嘛!」前面所舉Rigpa組織法國主管的親身經歷,他們跟隨藏密喇嘛,自認是在修學佛法,長期也都隱忍索甲喇嘛的言行不一、貪財,所有周邊同事們正都「是忍辱非波羅蜜者」。再說,索甲喇嘛不懂真實佛法如來藏,若有人膽敢舉發他的過失,他可就瞋惱現行,正是標準的「非忍辱亦非波羅蜜者」。以這個現成的案例,眼見這麼多無辜者,跟隨喇嘛上師多年被誤導的遭遇,這豈是當初每一位學佛者的意願呢?真是不可不慎啊!

各位菩薩!以上所說「忍辱波羅蜜多」,必須依大乘佛菩提的真實心如來藏的正法,信受實證佛法,隨學於真善知識;若身處的道場,所說、所行全都落入世間法的營謀利養,或是侷限於六識論的偏邪知見,將會荒廢時光,戕害我們的法身慧命。如果《廣論》的隨行者,能聽進我們以上所說的道理,信受萬法的根本因—如來藏—從來不生也不滅,而能依此無生無滅的道理對境修除煩惱,一定會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喔!「忍辱波羅蜜多」我們就先說明到此,接下來我們要分享的精進波羅蜜多也是同樣的道理,必須依大乘佛菩提第八識如來藏的般若智慧而修學精進,才能說是「精進波羅蜜多」。

各位菩薩!一般人在世間法中精勤努力奮鬥一輩子,只能說為世間精進喔!佛法中如何解釋精進呢?精進是「以心勇悍為體,以成滿善品為業」,也就是說,精進的本質是要有勇猛進取之心,而能以成就佛法中界定的善品目標;精進是用來對治放逸、懈怠,而且必須按部就班而修。比方說,修行人已經如法進修了布施、持戒、忍辱,具有大福德,心中安隱快樂,如今想再增上獲得勝妙禪定及智慧,就得加行精進了。我們來看《大智度論》卷15的開示:【譬如穿井已見濕泥,轉加增進必望得水;又如鑽火,已得見煙,倍復力勵,必望得火。】意思是說,當我們挖土鑿井已經深入泥土看得見潮濕度,表示很快就能挖到水源了;又好比鑽木取火,木塊開始冒煙,我們會更努力加功,火苗就出現了。這加把勁兒就是精進!

而「精進波羅蜜多」在佛法中,則是指於三乘菩提修學過程,要符合如 佛陀在《優婆塞戒經》卷7的開示:【善生言:「世尊!菩薩摩訶薩能修六波羅蜜,誰為正因?」「善男子!若善男子善女人,已生惡法為欲壞之,未生惡法為遮不起,未生善法為令速生,已生善法為令增廣,勤修精進,是名精進。如是精進即是修行六波羅蜜之正因也。」】就是說精勤修行正法的四種方法。修善斷惡,以善、惡為標竿,惡法尚未生起時就應當要遮止,已產生的惡法要趕緊滅除;善法未生時要趕快發起,已生的善法要讓它增長廣大。這就是佛法的四正勤,又稱作四意端。這樣精進修行,就是六度波羅蜜之正因,而能持續修除染汙、轉得清淨,邁向解脫與成佛的道路。

各位菩薩!有沒有發現在說明的過程,我們不斷地重複地說「正確的」,像四正勤、正法、正因?因為必須是正精進才是修習波羅蜜多的正因,這是 世尊強調過的喔!請看 佛陀在菩薩《優婆塞戒經》卷7的開示:【精進二種:一正、二邪。菩薩遠離邪精進已,修正精進;修信、施、戒、聞、慧、慈悲,名正精進。……善男子!有勤精進非波羅蜜,有波羅蜜非勤精進,有亦精進亦波羅蜜,有非精進非波羅蜜。精進非波羅蜜者:如邪精進、善事精進、聲聞緣覺所有精進。】意思是說,精進是有正精進、邪精進之分;要具備波羅蜜多的前提,是必須先遠離邪精進作為基礎,才能修行正精進。佛子得要有正信、深信因果,及信受真實心如來藏確實可以親證的理念,安忍於戒法、布施,還要多聞熏習般若智慧,這才能定義為正精進。

佛再作四句分別說,第一種「精進非波羅蜜者」,是說精進而不能到彼岸,可分為三類,譬如邪精進、善事精進,聲聞、緣覺所有精進。第一類「邪精進」,就是說用功的方法錯了;譬如說從台中要到陽明山,那是要往北走,可是一個人如果弄錯了方向,他往南走,那走得越快,其實是離目標越遠。同樣的道理,想要成就佛菩提,就應該要親證如來藏,依此而悟後內門起修,現觀如來藏的真實與如如的法性,進修一切種智;但是某些學人卻跟著他們上師,被誤導進入男女雙修法,還說可以即身成佛,很精進地配合上師勤修雙身法,卻是永遠都不可能到達彼岸的。

今天我們說明到此,謝謝您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薩:福慧增長!

阿彌陀佛!


點擊數: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