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色以第八識為根本(二)

第85集
由 正元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這個單元繼續跟大家介紹〈名色以第八識為根本〉。

上一集,我們講到識陰,我們現前的識陰是由第八識如來藏藉由種種顛倒妄想所變生,這就是第三轉法輪無上、無容,無法諍論,無遮掩明說第八識如來藏的了義教法,《楞嚴經》世尊所開示五陰名色的道理。說五陰本是如來藏妙真如的法性,五陰名色是第八識如來藏藉由五種妄想所變生。又說眾生對名色五陰有五種妄想,對色陰有堅固妄想,對受陰有虛明妄想,對想陰有融通妄想,對行陰有幽隱妄想,對識陰有顛倒妄想。五種妄想正是遮蔽如來藏妙真如的法性,是眾生不能成佛的障礙,也是眾生第八識如來藏為何會有阿賴耶性、異熟性的根本原因。這也是初轉法輪四阿含所說「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道理。

至於第二轉法輪《般若經》的五陰名色教法,如同《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所言:【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這是 世尊二轉法輪所說第二時的空教法,佛為由二乘轉向大乘之人,說一切法空的道理,為了除掉眾生法有的執著。是以隱密相來轉正法輪,沒有明說萬法根本心第八識如來藏,而說五陰名色都是空,又說此空是中道空,不是斷常、生滅、有無之空。密意言說五陰名色一切法皆「空」,即是五陰名色一切法本來都是「中道空性的如來藏」所變生,五陰名色一切法皆無自性;密意言說「空」即是五陰名色一切法。依此中道空性的如來藏,說五陰名色乃至一切法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令眾生遠離五陰萬法真實有的妄想執著。因為以隱密相「空」說此「空性心第八識如來藏」,故屬有上、有容,有諍論的教法;這也是二轉法輪《般若經》所說「五陰名色即是空,空即是五陰名色」,不違背初轉法輪四阿含所說「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道理。

初轉法輪第一時的有教,我空法有的教法以四阿含為主,四阿含中所說的五陰名色也不離第八識如來藏,但也是以隱密相來轉正法輪。如《雜阿含》298經說:【云何為識?謂六識身:眼識身、耳識身、鼻識身、舌識身、身識身、意識身。緣識名色者,云何名?謂四無色陰:受陰、想陰、行陰、識陰。云何色?謂四大、四大所造色,是名為色。此色及前所說名,是為名色。】(《雜阿含經》卷12)經中說識陰是指六識身;五陰名色之名是受陰、想陰、行陰、識陰等四個陰,色是色陰四大及四大所造色。

在《長阿含》13經〈大緣方便經〉又說:【「阿難!緣識有名色,此為何義?若識不入母胎者,有名色不?」答曰:「無也。」「若識入胎不出者,有名色不?」答曰:「無也。」「若識出胎,嬰孩壞敗,名色得增長不?」答曰:「無也。」「阿難!若無識者,有名色不?」答曰:「無也。」「阿難!我以是緣,知名色由識、緣識有名色。我所說者義在於此。阿難!緣名色有識,此為何義?若識不住名色,則識無住處;若無住處,寧有生老病死憂悲苦惱不?」答曰:「無也。」「阿難!若無名色,寧有識不?」答曰:「無也。」「阿難!我以此緣,知識由名色,緣名色有識。我所說者義在於此。」】(《長阿含經》卷10)

這就是四阿含所說「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教法。四阿含中說有入胎識,因為有這個入胎識,才能出生五陰名色;有入胎識住於五陰名色,才有眾生三界六道之生死輪迴。雖然沒有明說五陰名色的根本心第八識——如來藏,但五陰名色中已有六識與意根等七個識,所以入胎識便是第八識如來藏,這也是以隱密相說第八識如來藏,也是有上、有容,有諍論的教法。

在《雜阿含》288經曾用束蘆的比喻,來說明識與名色的相互依存的關係:【譬如三蘆立於空地,展轉相依而得豎立;若去其一,二亦不立;若去其二,一亦不立;展轉相依而得豎立。識緣名色亦復如是,展轉相依而得生長。】(《雜阿含經》卷12)第八識與名、色也是一樣,得要三法互相依靠,才能在三界中存在及運作,所以第八識與名、色要在人間存在及運作,必須是三個法互相依靠配合,才能存在於人間及正常運作。由於這些道理,說名色的根本就是第八識如來藏,這在初轉法輪中,佛陀已經有所開演,因此主張阿含解脫道只有六個識,是錯誤的說法,佛弟子若依此修學,將無法證得真解脫。這是為什麼呢?這是因為涅槃的實際、本際即是第八識如來藏,若不信眾生都有此常住不壞的真實法,則心中必將有疑,意識、意根不敢將自己滅盡,取證無我、無五陰、無十二入、無十八界的真解脫。

再舉其他的阿含部經典作為證明,在《長阿含》卷20〈世記經忉利天品〉說:【若有眾生身行惡、口言惡、意念惡,身壞命終,此後識滅,泥梨初識生:因識有名色,因名色有六入。或有眾生身行惡、口言惡、意念惡,身壞命終,墮畜生中,此後識滅,畜生初識生:因識有名色,因名色有六入。或有眾生身行惡、口言惡、意念惡,身壞命終,墮餓鬼中,此後識滅,餓鬼初識生:因識有名色,因名色有六入。或有眾生身行善、口言善、意念善,身壞命終,得生人中,此後識滅,人中初識生:因識有名色,因名色有六入。或有眾生身行善、口言善、意念善,身壞命終,生四天王,此後識滅,四天王識初生:因識有名色,因名色有六入。……若有眾生身行善、口言善、意念善,身壞命終,生忉利天,此後識滅,彼初識生:因識有名色,因名色有六入。】(《長阿含經》卷20)

眾生造惡業以後,或造善業以後,身壞命終時,識陰六識中,最後滅的心是意識,名為此世最後識,這時的意根與如來藏是繼續存在不滅的;往生欲界天中或三惡道中時,識陰中最初生的識是意識,不是前五識;也不是意根與如來藏識,因為意根與如來藏識是由前世轉生過來的,是無始以來都不曾斷滅過的識,不是這一世初生的。但是意根與意識都不能出生前五識,前世意識入胎後已經永滅了,永滅而無法,當然沒有能力出生後世的意識自己。自己當然不可能出生自己,沒有自己存在時更不可能有自己來出生自己,否則的話,將會無因無緣而有種種法亂生亂滅,就違背了 佛陀所說「有因、有緣世間集」的道理了。所以,後識滅,講的當然是意識心;初識生,講的當然也是意識心;但是,佛卻又說「因識有名色」,名既已函蓋意根與識陰六識,即已函蓋每一世最初識與最後識的意識心,當然「最後意識滅後而有下一世的初識出生」,接著講的「因識有名色」的識,很顯然是指意根與意識之上的第八識如來藏了。這句話的意思,如同 佛所說的「名色由識、緣識有名色」的開示道理相同。

在《中阿含經》卷7,佛也開示說:「若見緣起便見法,若見法便見緣起。」法就是無餘涅槃中的實際,又名本際、如、真如,即是第八識入胎識,此非阿羅漢所能證。凡夫由於不知的緣故,就誤以為 佛說的「法」,就是生滅性的緣起假號法的十二有支(假號法就是不知道有萬法的根本因第八識如來藏而說因緣所生的一切法,凡是離開如來藏所說的法便是假號法);阿羅漢們未證本識、真識,不能具足了知 佛陀所說的意涵,所以只能夠把大乘經如此結集為阿含解脫道的小乘經典。但是,如果知道「法」就是本識,也親證了本識,就不會誤解 佛在經中所說的大乘法,就會知道為什麼本識如來藏就是緣起,就是法,因為十二支緣起的法,都是從真識如來藏中出生的,緣起法並不是無因而有,不能外於眾生的「本識因」而有,這才是真正的懂得緣起的人;以這種正確的緣起法來說緣起的人,才是真實緣起,否則即是演說假號緣起,不是真實緣起,有違 佛陀所說涅槃的真實義。

不證如來藏的人,讀了這一段 佛的開示,總會誤以為緣起就是假號法的十二有支,就無法真實知道十二有支是從哪裡來的,誤以為十二有支是自然而有的。若不知十二有支的無明是從哪裡來的,怎會是真正知道緣起法真相的聖人呢?所以,尚未證得如來藏,或是不信有本識而否定如來藏的人,都無法觀行因緣法的實際,就是不知緣起法性的人;不知緣起法性的人,當然也是不知緣起法的人。所以 佛說:「若見緣起便見法,若見法便見緣起。」因為十二因緣法的一一支,都是從如來藏本識中出生的,所以才會有無明緣行,行緣識……,乃至生緣老死憂悲苦惱等大苦聚集,才會有十二支因緣法的流轉不絕,而使得眾生輪轉於三界六道中永無出期。不但是流轉門如此,還滅門的十二支因緣法,也是要依靠十因緣法中所說的本識如來藏,才能成就現觀的;假使沒有如來藏,就無法如 佛所說的「齊識而還,不能過彼」,如此一來,就會產生無窮無盡的緣起,因緣觀將無法探得根源,觀行將永無止盡而無法成就,則將永遠都無法取證阿含的解脫果。

所以,必須是依名色的根本—本識如來藏—為中心,來觀行因緣法,才能獲得真實的緣起,才是真正了知緣起的人;只有正確實證「本識法」的人,才能確實懂得緣起,才不會墮於一切法空的斷滅見中,才不會有十二因緣法「無因唯緣」而起的過失,才不會有「無明是無因而有」的無因論過失,落在假號緣起中,是無法真知緣起的。由此可知,如來藏本識正是真實緣起法的根本;凡是否定如來藏真相識,不信本識如來藏而說有緣起法可以觀行的人,都只是假號法;只有觀行假號法的緣起法,絕對不可能獲得因緣法的現觀,當然一生觀行的結果,只能獲得因緣法的部分知見,終究無法發起正見而取證阿含的解脫果。

真常唯心的如來藏,究竟是實相?或只是思想?大乘法的如來藏妙義,是不是跟外道的神我、梵我合流?有一位法師在《印度之佛教》自序說:【「真常唯心論」,即佛教之梵化,設以此為究竟,正不知以何為釋尊之特見也!】(《印度之佛教》自序,正聞出版社,頁6。)但這位法師誤解佛法,大乘的真常唯心論,是以第八識為中心而開演的,阿含道也是依第八識真實永存不可壞滅而建立涅槃的修證;而第八識本識的常住法、真實法,是可以被親證的,是可以被現觀的,即使是末法時代的今天,也有很多善根福德具足之佛弟子親證如來藏。至於外道的梵我、神我,都是第六意識心體;而第六意識不論粗心或細心,都是依法塵及六根為緣,才能從本識如來藏中生起而在人間現行及存在的;這二者,其一是第六意識,其一是出生意識的如來藏,怎會是二法合流而與外道合一或梵化、神化呢?如今我們從四阿含原始教典的教證,證實初轉法輪的聖教中已經處處密意隱說本識的存在了,怎麼會是「後來大乘從意識細分發展出來的」?更何況 世尊在四阿含中多處說名色都是由本識出生的,又說所有意識都是意法為緣生;藉緣出生的意識,怎能細分出能生意識的本識來?因此說,這位法師的說法是錯誤的知見。

如來藏即是阿賴耶識心體,即是四阿含諸經中 佛所說的本識、入胎識;如來藏的體性大異於意識心,而意識又是由意根與法塵為緣,才能從如來藏中生起的,意根與法塵也都是從如來藏中出生的法,而如來藏是出生意根、法塵及意識的常住心,這位法師怎麼能將出生意識心、出生意根與法塵的如來藏攝歸於意識心中?而說如來藏妙義是梵化、神化的新創之說?事實上,反而應該說:「以意識為中心的應成派中觀思想才是佛教的梵化。」因為外道的梵我、神我,以及應成派中觀的思想,都同樣是以意識為中心而演繹出種種想像法的,所以外道的梵我、神我,其本質是與密宗應成派中觀的思想是相同的;他們自己正是梵化的假佛法,這位法師卻反過來說「如來藏是梵化的產物」,而他自己主張意識細心常住卻不是梵化,這是沒有道理的。所以,這位法師將常住的第八識如來藏攝在意識心中,另行創立他自己新建立的本體論,說為意識所攝的細心,再把佛說的本識歸類為外道的梵我,乃是顛倒的妄想:他將第八識與外道梵我的第六意識視為同一心,又將應成派中觀同於外道梵我的第六意識說為不同梵我的心。

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這個單元先跟大家介紹到這裡。謝謝各位菩薩的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