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陰的定義

第80集
由 正珍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正覺教團所推出的電視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兼論唯識學的最早根據》。接下來四集,我們繼續來學習《阿含正義》第五章第五節──識陰是修道的關鍵相關內容;這集所要略談的題目是「識陰的定義」。

在三乘菩提修行過程中,如來藏是證悟、轉依、開發的標的,意根是修除雜染不平等的目標,而意識則為能否成就這兩種修行成果的關鍵。若我們誤以識陰是常住且真實不滅的法,則一定無法取證解脫果,更無法成就大乘佛菩提道的修學;因此對識陰如實了知,並確認識陰的虛妄無常性,對修學解脫道及大乘菩提道的人而言,就變得很重要了。

如何是對識陰的如實了知?除了對識陰的內涵確實了知以外,也應對識陰在五位中必定會暫斷的事實要加以了知,並且對識陰的出生與運作時所依諸緣加以了知;再從正教上的聞知與信受,建立正知見,如實思惟後,再於現實境界中來作現觀,才能確認識陰─特別是意識離念靈知心的狀態─是虛妄性的。現觀意識自己是依三緣和合才能出生的生滅法,對於「我自己」是常住不壞法的惡見就能斷除了,初果人所斷的三縛結自然隨著滅除。

在阿含聖教中是如何說識陰呢?《增壹阿含經》卷28言:【彼云何名為識陰?所謂眼耳鼻口身意,此名識陰。】這是說:眼識、耳識乃至意識等六個心,都是識陰所攝。意根並不攝在識陰中,因為意根是根,是意識或識陰六識出生所依的依根;所以意根是意識出生及運作的必要條件,是由意根與法塵為緣,意識方能從名色所緣的第八識中出生,而且必須靠意根共同運作而為助緣,意識才能繼續存在及運作。

《雜阿含經》卷2說道:【名色因、名色緣,是故名為識陰。所以者何?若所有識,彼一切名、色緣故。】這裡明確定義,識陰等六識都是名色所緣,依眼根與色塵而生的識,是出生後專門了別色塵的心,就依眼根而稱為眼識;依意根與法塵而生的識,專門了別法塵,也能了別其餘五塵,依所緣的意根就被稱為意識。離念靈知也是必須有正常的根與塵才能出生、才能成就,也正是意識心的作用。確實了知這個道理,就不會堅決主張意識是常住不滅的法,而且知道意識是相對待的法。意識既是因緣所生法,不是原本就自己存在,不是單獨存在,而必須依靠所依緣才能存在,當然是生滅心,所以把意識視為真心,正是落在我見之中。

《雜阿含經》卷5言:【云何見識即是我?謂六識身:眼識,耳、鼻、舌、身、意識身。於此六識身一一見是我,是名識即是我。】這是說:什麼是我見,也就是把識陰中一一識,認為是能主宰一切法,是常法,就是依識陰而起的我見。識陰是說六識身,是眼識身,耳、鼻、舌、身、意識身;對於這六識的功能性與真實性有所執著,把每一識都錯認是真實我,就是「識即是我」的我見。因此有眾生可現見色身是會毀壞朽爛,不可常住,為別於無常會壞的色身我,會把識陰六識當作是真實而常住不壞的自內我;或恐怕落入斷滅境界中,不希望自己滅失而不再存在了,所以把識陰當作是常住不會毀壞的精神體。

如此堅持識陰六識心可以去到未來世的,也就是認為識陰六識是從前世入胎而來的。那如果識陰是常,是真實我,有智慧的您應該要想到一個問題:此世意識既是常,就是前世意識往生過來的同一個意識,應該會像今天的意識,可以記得昨天的事情,那為什麼卻記不得前世的種種事情呢?由此可知:識陰六識心是依世世不同的五色根為緣而出生的,所以世世的識陰六識心都是不同的。

另外若主張離念靈知是真心,主張識陰六識心離開了語言妄想就是真心,那麼這個真心應該是不生滅的,祂一定是從往世來到這一世的真心;那麼也一定是業果種子的執藏者,一切人修行到心中都無一念語言文字生起時,應該可以接觸到心中收藏的一切業種啊,就可以了知往世一切事行與過程啊;那麼必然就會如同這一世的覺知心,今晚眠熟之後,明天醒來仍會記得昨天、前天,乃至幼兒時的種種事情。但是事實並不是如此,在沒有證得深厚禪定時,就必須靠宿命通,才能了知往事的極小部分事情;或者沒有宿命通時,要得進入禪定中,才能稍微了知往世的某些事情,但那都是有經過甚深禪定的修學,才有可能達到。

可見識陰六識自身及祂所擁有的覺知心,不是從前世轉生過來的,而是在人間擁有世世互異的五色根為緣才能出生的。前世意識所依的五色根不曾來到這一世,當然這一世的意識絕對不是從前世入胎來到此世的,是故意識不是從前世轉生過來的。所以識陰正是修行的關鍵,離開識陰-特別是意識覺知心-根本就不可能有所修行。我見、我執的斷或不斷,關鍵也是意識,但是修行之後,卻不是要把意識覺知心常住而保留,在無餘涅槃境界中繼續存在;反而是要把覺知心、作主心的這一個自己給滅掉,因為意識覺知心永遠是導致眾生三界不斷輪轉的主因。

但是意識心同時有串習正法的能力,有智慧能作正確的思惟,有自證分及證自證分,能證實自己的虛妄,也有能力保有出世間的智慧。遇到正確的正法時,也有智慧能認知涅槃的正理,也能有智慧確認自己的虛妄,而願意滅除自己,使未來不再有自己繼續流轉生死,由此而滅除了生死眾苦,不再輪迴。若能接受這一個觀念,您對於解脫道的實修,一定會有成績,此世必定證果;假使不能接受這個正確的觀念,卻仍然不願脫離佛法,那麼勸您只擔任佛教外護的工作就好了,此世單修人天善法就夠了。因為若不能接受正確的道理,不接受解脫的真相,而想要修證阿含道,將來一定會唐捐其功而痛苦不堪的;最可怕的是可能會因此而毀謗正法,造下謗法的大惡業,未來無量世中受苦無量。聰明而想實證解脫的您,絕對會一一比對阿含經教,然後詳細思惟與現觀,從深心中接受這個事實與真理;然後滅掉我見、三縛結,發起見地而取證初果,以解脫智而自娛樂。

但是,現成有學人主張意識是不滅的,說意識能轉變為第七識,能轉變為第八識,能轉變為第九意識,或者是能轉變為佛性。如台灣花蓮某法師她說:【其實生是死的開頭,死是生的起點,對佛家來說,軀體雖然終歸敗壞,意識(靈魂)卻是不滅的,我們實在不必害怕死亡。】(《生死皆自在》慈濟人文出版社,頁111。)然而經典都說「意識五位會斷的」,這是聖言量所言;而且當中如睡眠無夢時、打下麻藥時,都是現可驗證的啊!

覺知心現行時,必定是意識種子流注不斷,才能使意識功能維持;當意識種子的流注已經中斷時,意識隨即斷滅而不存在,同時就沒有能夠覺知自己、覺知諸法的人了。所以五位會斷-就是指眠熟位、悶絕位、正死位、無想定及滅盡定中-都沒有意識的存在,都無覺無知。這已證明意識的種子中斷時,意識必定中斷而不能存在,因此不能說意識存在時,又五陰各有自己的種子流注,不是意識或識陰種子流注中斷時,就可以稱為不生不死的境界。

譬如眠熟位時,意識雖然中斷了,但是還有色陰的種子依舊流注相續,仍然不曾中斷,必須直到捨壽時才會中斷,依舊不是不生不死的涅槃。又如修行禪定到滅盡定時,這個定必須滅了六識才能進入,如果只有六個識,沒有第七識、沒有第八識,這個時候就應該捨報了,因為入了滅盡定息脈皆斷,既然六識已滅,那應該死了;然而事實不是,第二天、第三天或第五天又出定了。所以可以證明前六識是會斷滅的,而是在這些五位時,是另有其他的識是可以住持身體,而其他的那一些識是不能稱為意識。

又如這位法師她又說:【人要勇於改變習氣,何謂「習氣」?醫學上分析人的意識,只說到第六意識;佛法則解說到第九意識。外境之相放在心裏,不斷思想,經過第六意識之「想識」與第七意識之「思識」後,就成為染著的第八意識。佛法中的第八意識又名「業識」,業識不斷薰習而成習氣;累世積累的習氣,使得人心呈現善惡雜揉。「佛教有所謂的『善惡無記』,善惡是不定的,可隨後天影響而改變;亦即,習氣是可改變的,修行是在修這個習氣。將受到污染的第八意識予以淨化,回歸第九意識,這第九意識就是清淨的本性,也就是佛性。】(《慈濟》月刊448期,【靜思小語】,頁131~132。)

聽完她的這一段開示,您會不會發現,與阿含聖教的聖言量是完全不同的。阿含聖教明言:意、法因緣生的有生之法是意識,祂既是識蘊所攝的虛妄法,是根、塵相觸而生的生滅法;既是根、塵、觸三法和合而生的法,是所生的法就不具常住不變的自性,相對而生的法不會變為絕待法。如同糞穢,或多或變極少,絕對不可能成為清香潔淨之物。

《長阿含經》卷7有個譬喻可拿來引用:「久遠之時,有一個國土鬧饑荒,有一個喜歡養豬的人,到一個空村看見有乾大便,就念想:『這乾糞非常豐厚,我家的大小豬都飢餓了,應當取草裹著乾糞帶回去餵牠們。』而把這個草裹著糞戴在頭上帶回去,於是就找了草,裹著乾糞而頂在頭上走回去了。路途中遇到下大雨,糞汁潮濕流下,一直從頭上流到腳跟,眾人看了就說:『哎呀!你這個愚癡人啊!這個糞便那麼臭,縱然是天晴的時候,都不應該把它戴在頭上,而且現在更是下大雨,你怎麼把它頂在頭上呢?』這個養豬人反而回罵:『你們才是白癡呢!不知我家的豬啊,牠們都餓了。你若知道牠們餓了,就不會說我是白癡。』」

這個譬喻就如這位花蓮的法師,妄言把第六意識的「想識」與第七意識的「思識」變成第八意識,然後又把這個染污的第八意識回歸成第九意識,而說這個第九意識就是清淨的本性,也就是佛性。這樣執著意識是會轉成清淨的根本識,就如同養豬人以糞頂在頭上,永遠不離臭穢之氣。因為意識再怎麼修行,不會變為第七意識、第八意識、第九意識,乃至佛性;因此意識再怎麼細分,再怎麼修行清淨,不離其因緣所生、五位會斷的本質。意識既是所生法,一定不能出生萬法,當然也不可能出生任何一個識,所以說祂不是實相法;既不是實相法,又不是出生七、八識的法,那麼怎麼能夠轉變為第七意識、第八意識?她這樣對大家說,意識會轉為第八意識、第九意識,那都是虛妄想,知見是嚴重的錯誤。

正知見當中,佛陀以及諸大德的聖言量,都說意識是以第七識意根,以及第八識所流注出的法塵,以及意識種子作為根本因及憑藉才能出生;所以意識存在的時候,必須要有意根與法塵作為俱有依的藉緣,才能從第八識中流注出意識種子來,才會有意識的存在。因此所生的法,怎麼能轉變為能生的法呢?如同母與子的關係,孩子再怎麼長大,也不能與生母作身分的轉變、對調。說到這裡,您可以自己先觀察清楚,確定意識覺知心與處處作主、處處作決定的意根,都是不可能出生五陰的,意識是從第八識出生的。當您經由實地觀察而確定了這個前提,當然不能把意識說成能夠細分出第七意識,細分出第八意識的心。

聖教中已經很清楚地說明:入胎識如來藏出生了名、色,「名」中的識陰,就是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識。已經明說意識是識陰所含攝,而識陰是名所含攝的,名則是被第八識入胎識所出生的,那當然就不能夠說第八識入胎識是從意識細分出來的。也因此當我們修學解脫道的時候,對意識是否能夠正確了知,首先已經要能夠確定意識是意、法為緣生,確定意識是五位會斷,確定意識祂所了別的都是屬於如來藏所對現出來的內相分境等等;那麼你就不會再執著意識是常住不變的法,你就不會再被意識虛妄分別的種種法相所繫縛。

今天就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1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