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因緣之名色緣識(一)

第64集
由 正祺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的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兼論唯識學的最早根據」單元。在上一集的親教師已經說明因緣法的十二因緣觀,從十二因緣當中,可以理解名色與識陰的關係,但是卻不能讓我們理解名色與如來藏的關係,因為 如來詳細說明名色與如來藏的關係是在十因緣觀之中。

因緣法之中有十因緣觀與十二因緣觀,在過去幾乎佛教界所有的說法,都是認為十因緣觀與十二因緣觀,只是說法詳細或是簡略的不同而已。例如某位佛教界的法師,在他著作的《唯識學探源》中說:「十支與十二支,也不過三世兩重因果,與二世一重因果的差別。」~《唯識學探源》,正聞出版社,頁24。這種說法是不瞭解佛法真實義的講法,是學術研究者認定佛法是思想的演化,而不是實證佛法的修行人正確的認知。因為,如果是這樣,為何百年來一直沒有人因為修學因緣法而證得辟支佛果,乃至證得初果?十二因緣法的內容似乎也就是如此,似乎並不困難,並不深奧,為什麼無法在觀行以後見道?真正想要修學佛法的人,真正想要實證的人,應該要深入思惟這個關鍵的問題。

修學十二因緣必須先經由十因緣的觀行才能夠實證,這是必然的道理。因為修學因緣觀的人,當他認知到世間的一切法都是因緣和合因此生起時,內心之中會有恐懼產生,他會思考說難道修行到最後是一切都空無所得嗎?那麼修行的意義又在哪裡呢?因此內心會有恐懼疑惑,內心有恐懼疑惑,我見就無法斷除,當然就無法實證因緣觀而獲得斷除我執的解脫功德。真正有智慧的人,想要修習因緣觀,必須先聽聞熏習並思惟十因緣法,而且是正確地聽聞善知識解說十因緣正確的法義以後,才能理解名色與本識如來藏的關係,才有可能斷除我見,斷除我見以後繼續深入觀察,才能斷除我執。

在這一集,我們將說明 平實導師在《阿含正義》當中,以《長阿含》的《大緣方便經》的內文,說明十二因緣必須先經由十因緣的觀行才能實證的道理;並且依據阿含佛法因緣觀的教證中,證實如來在初轉法輪時,就已經提出真的有第八識如來藏,這第八識如來藏不是主張大乘非佛說的佛教學術研究者所認為:是後期的大乘學者所思想的演化;而是,在阿含期中 如來已經提出有這個第八識如來藏。

《大緣方便經》中說明十因緣與十二因緣關係的經文較長,這邊大部分的經文將直接以白話跟各位菩薩說明。以下是《大緣方便經》的記載:「一時如來在拘流沙國劫摩沙住處,與大比丘眾一千兩百五十人同在一起,這時阿難尊者在閑靜處思惟十二因緣觀以後,心中覺得十二因緣真的太奇妙了,真的是太特別了,世尊曾經說過十二因緣法的光明太深妙、太難理解了。可是依照我阿難的意思來看,十二因緣法就好像是在眼前一樣的分明,佛陀又為什麼緣故說十二因緣法很深呢?因此阿難尊者便前往請問世尊說:『十二因緣法就好像是在眼前一樣的分明,佛陀您又為什麼緣故說十二因緣法很深呢?』這時,世尊告訴阿難說:『停止!停止!不要說這種話!十二因緣法的智慧光明確實非常的深妙,是很難理解的。天人、天魔、初禪天主、出家修行的沙門眾、在家修行的婆羅門眾,凡是還沒有看見緣起的人,如果想要思量、觀察、分別十二因緣的道理,就都會如同迷途荒野的人一般,沒有辦法看得見十二因緣法的光明。』」

這邊所謂看見緣起,是指親見萬法的緣起,親自看見萬法從哪裡而生起。就像《中阿含經》卷7所說的:【若見緣起,便見法;若見法,便見緣起。】經中的意思是說,如果確實看見了五陰是如何和合眾緣而生起的,就看見了法性;如果看見了法性,就看見了緣起法的真義。但是,所謂的法性,卻是有不同的解釋。聲聞人會解釋成世俗諦的緣起法,因為聲聞人還沒親證法性,但是菩薩們則一定會將這個法性解釋為勝義諦的如來藏。因為菩薩們如實現觀一切法都是由本識如來藏直接或間接輾轉出生;因此,萬法的根源就是如來藏,如來藏就是緣起。

所謂緣起,在許多法師認為是:「緣起是眾緣和合而生起,眾緣離散而還滅。」而那位著作《唯識學探源》的法師在書中說:「佛法雖以『因緣生』總攝一切,說明一切,但主要的是生命緣起。假使離此業果緣起,泛談因緣所生,還是不能理解佛教真相的。整個佛法,可以分為流轉、還滅兩門;還滅、流轉,都建立在業果緣起的基礎上。『此有則彼有』,開示了生死相續的因果法則,不息的在三界五趣裏輪轉,這就是雜染的流轉。『此無則彼無』,是說截斷了生死相續的連繫,不再在三界中受生,這就是清淨的還滅。不但『阿含』以緣起為中心,就是後代龍樹、無著諸大論師的教學,也不外此事,無非解釋發揮這緣起流轉,和怎樣證得這緣起的還滅。」~《唯識學探源》,正聞出版社,頁5。

這位法師認為整個佛法就是流轉、還滅兩門,他這種說法將佛法侷限在緣起性空,而且是以「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來說生死相續的因果法則,以及截斷生死相續的連繫,不再在三界中受生,這就是清淨的還滅。但是這種說法,完全是在三界世間法的表象上面來談。因為,譬如無明緣行,是說緣於無明這個法,所以眾生會造作種種身口意行的法,也就是此有故彼有;當然若是沒有無明,也就不會有身口意的種種行,所以說此無故彼無。但是這種說法並不究竟,因為並不是無明這個法是身口意行的根本因,無明本身只是我們凡夫眾生的如來藏中所含藏的煩惱的功能;這些煩惱的功能,並不會自己出生身口意的種種行,而是如來藏中若是有無明這個緣,如來藏就會產生身口意的種種行。

在上一個單元,親教師有說過十二因緣法的十二有支是假號法,是假借名稱而說的因緣法,不是真實法。如《增壹阿含經》卷30中 如來開示說:【彼假號法者:此起則起,此滅則滅。】假號法的意思也就是,這個法生起時那個法就跟著生起,這個法消滅時那個法就跟著消滅。因此,那位法師所說「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就是流轉門與還滅門,就是整個佛法;這種說法,如來說是假號法,假號法當然不是真正的佛法。會導致我們生死流轉的種種身口意行,還是得如來藏藉無明的功能才會出現,所以十二因緣中的每一支、每一法,出生的根本因應該還是如來藏。因此,不可以像那位法師所說:「佛法雖以『因緣生』總攝一切,說明一切,但主要的是生命緣起。」佛法所說的是「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也就是說,眼識等八個識是三界萬法之王,三界萬法皆因八識心王而輾轉生起,一切佛法全部含攝在其中。

萬法出生的根源,才是萬法出生的根本因;但是如果只有根本因,也就是只有入胎識,可是沒有其他的助緣,如所緣因及所依緣,萬法也是沒有辦法具足出生的。譬如說,我們身口意三行的出生,必須以無明為緣,無明就是緣因;同時也必須有助緣、所依緣,如山河大地、父母、有情本身、物資等等,作為助緣跟所依緣,才可能有我們的身口意三行的出現;但是若是缺少了真實因,也就是萬法的第一因、根本因的入胎識進入母胎中製造了色身,當然就不可能有這輩子的胎身,更何況有這輩子的識陰六識等等?更何況能有這輩子的離念靈知心?更何況能有這輩子的身口意三行的存在與運作?因此說,因緣並不是真實因,只是助緣,所以稱為緣因,或稱為因緣,也就是後法所緣的因。只有能使眾生出生的法,只有能藉眾緣而出生離念靈知心、出生識陰六識的心,才能說是萬法的因。如來在這一段開示中一開始就先說明,因緣法的修行是不能離開緣起而存在的,這個緣起並不是假號法,而是萬法生起的根本因如來藏。

接著,如來開示十二因緣法,經文中 如來告訴阿難說:「老死是有所緣的,如果有人問說:『什麼是老死所緣的法?』應該這樣答覆他說:『出生是老死所緣的法。』如果有人問說:『什麼是出生的所緣?』應該這樣答覆他說:『三界有就是出生所緣的法。』如果有人問說:『什麼是有的所緣?』應該這樣子答覆他說:『四種取就是有的所緣的法。』如果有人問說:『什麼是四種取的所緣?』應該這樣答覆他說:『對三界的貪愛就是四種取的所緣。』如果有人問說:『什麼是貪愛的所緣?』應該這樣答覆他說:『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就是愛的所緣。』如果有人問說:『什麼是受的所緣?』應該這樣答覆他說:『觸就是受的所緣。』如果有人再問說:『什麼是觸的所緣?』應該這樣答覆他說:『六入就是觸的所緣。』如果有人再問說:『什麼是六入的所緣?』應該這樣答覆他說:『名色就是六入的所緣。』如果有人再問說:『什麼是名色的所緣?』應該這樣答覆他說:『六識就是名色的所緣。』如果有人再問說:『什麼是六識的所緣?』應該這樣答覆他說:『行就是六識的所緣。』如果有人再問說:『什麼是行的所緣?』應該這樣答覆他說:『無明就是行的所緣。』」

如來告訴阿難說:「就像這樣子,緣於無明,所以有六識及身口意的種種行;緣於六識及身口意的種種行,所以有了來世的六識種子;緣於六識的種子,就會有來世的識、受、想、行四陰與色陰——也就是名色;緣於來世的識、受、想、行四陰以及色陰,就會有六種入;緣於六入,就會有六塵境界的接觸;緣於六塵境界的接觸,就會有苦受、樂受以及不苦不樂的捨受;緣於苦、樂、捨受,就會對六塵、六識、六根生起貪愛;緣於對五陰、十八界、六入的貪愛,就會取受後有的種子,取是對六塵境界相有所執著,取有四種:就是欲取、見取、戒禁取、我語取。所謂欲取,就是對色聲香味觸五塵的貪欲取著;見取,就是依於我見,然後虛妄錯誤地執著五蘊的某一個法是為真實;戒禁取是指執取執行沒有道理、錯誤的禁戒;我語取是取著發自我見、我慢等的說法,對於自己說過的錯誤語言,不允許他人與自己有不同的說法,然後加以取著的意思。緣於四種取受後有種子,就會再有未來世的三界有出生;緣於出生,就會有老死憂悲苦惱等重大災患所聚集的五陰,這就是大苦陰的緣起。在這一段《大緣方便經》的敘述中,如來老婆心切地告訴阿難尊者說:十二因緣是很深妙的,很難清楚地看見,凡是還沒有看見緣起的人,都會像迷途於荒野的人一般。如來接著將十二因緣,從老死往前逆推到身口意行的所緣是無明,再從無明順推到因為有生,所以有老死憂悲苦惱。經文中點出了要先看見緣起,才能瞭解十二因緣法的光明。

所謂的緣起在《大寶積經》卷36中 如來開示說:【舍利子!行者如是為諸善友宣說是法示教讚喜已,覺知堪任大法器者,即為開示甚深微妙空相應法,所謂空法、無相法、無願法、無行法、無生法、無起法、無我法、無數取法、無壽命法、無眾生法。復為開示甚深緣起,所謂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在這段經文中,可以知道 如來說確定一個堪任大法器的菩薩時,應該先為他開示微妙空相應法:這個沒有十八界一切相貌的空法,本身沒有任何的願求,也沒有三界的一切行相,從無始以來就沒有生起,也沒有壞滅,祂本身是無我性,祂也沒有生死輪迴眾生的一切法相,祂本身從來不生,也永遠不滅,所以顯然這個法就是空性如來藏。開示完這個甚深微妙空相應法以後,才接著為他說明甚深的緣起——因為有如來藏,所以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

因此,從 如來在《大寶積經》的開示,是符合《中阿含經》卷7所說的:【若見緣起,便見法;若見法,便見緣起。】也同時可以確定甚深的緣起,是必須依於如來藏來說的,也是必須先確定有這個根本識如來藏的存在,甚至是實證這個如來藏。若是否定有如來藏,卻是想要思量、觀察、分別十二因緣的道理,如來說就都會如同迷途荒野的人一般,沒有辦法看見十二因緣法的光明。這也就是為什麼看似簡單的十二因緣觀,卻是沒有什麼修行人因此證得解脫的原因。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在下一集將繼續說明《大緣方便經》中 如來所說的十因緣法。謝謝您的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1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