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須大拏本生(三)

第111集
由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各位現在所收看的節目,是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所準備的《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我們將一些簡單的佛典故事介紹給大家,讓大家能夠從此之中,知道佛法的要義以及世尊過去世無量的菩薩大行。

上一次我們說到太子須大拏因為布施的原因,父親把他流放到檀特山中;而有一位大醜人婆羅門,竟然趁機想要太子的一對兒女作為奴婢。婆羅門來到了國王的面前,問國王太子的去向,國王就氣著說:「就好像火燒起來了,還把木柴加進去一樣;叫他進來吧!」

籌秋婆羅門就對國王說:「聽說太子布施之名遍傳十方,上至天上、下到黃泉;而且呢,太子布施不逆人意,所以我從遠方來,要向太子要求布施。」國王說:「現在太子居住在深山,甚為大貧窮,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給你了。」籌秋說:「雖然太子沒有東西了,可是我還是想要見他。」國王沒辦法,就派人指點他路徑。

籌秋婆羅門走到了檀特山邊,遇到了大河過不去,於是他心中就憶念著太子,結果瞬時河水內又升起了山脈,讓他能夠走過去。入山之後,他遇到一位獵人,就問:「您常常在山中,請問你知不知道須大拏太子現在在哪兒呢?」獵人知道太子就是因為布施給這些貪得無厭的婆羅門,才會被流放到此處,所以獵人一聽之下,就把籌秋抓起來綁在樹上,狠狠地打一頓;打到傷痕累累,生氣地說:「我要用箭射穿你的肚子,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還敢來問太子住在哪邊?你還有什麼可說的呢?」這時候,籌秋挨了一頓打,只好說謊:「是國王太想念太子了,所以要我來找太子回宮。」獵人一聽,趕快放了他,並且抱歉地說:「啊!我不知道原來是這樣子的,真是抱歉了!」於是就指點了方向,籌秋就找到了太子。

太子遠遠地看到婆羅門來了,甚為歡喜地迎接禮敬,客氣地問候他:「先生,您從哪兒來呢?這一路辛苦了,疲累嗎?你為什麼要找我呢?」籌秋說:「我從很遙遠的地方來,現在全身又是痠痛,又是飢渴。」於是太子趕快請婆羅門入屋內坐,拿出了瓜果、淨水招待他。籌秋吃飽後就說:「我是鳩留國的人,久聞太子布施的美名,而我是一個大大貧窮的人,現在想向您乞討東西啊!」太子回答:「您想要的東西,我沒有辦法給,因為我所有一切的財產都給人了,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給您了。」籌秋說:「如果你沒有東西,那就把你一雙兒女給我,侍奉我、讓我養老。」籌秋三次提出要太子的兒女。

太子說:「您從遠方來向我索討我的兒女,我怎麼能不答應你呢?」這個時候,兩個小孩正在遊玩,太子把他們叫過來說:「這位是婆羅門,他是從遠方而來的,要來索求你們;我已經答應他了,你們就隨他去吧!」孩子們看到籌秋的長相,非常的害怕、恐怖,一起鑽到父親的腋下,流淚地說:「爸爸!我們看過很多婆羅門,沒有這樣長相醜陋的;他不是婆羅門,是鬼呀!媽媽出去採野菜還沒有回來,爸爸把我們送給鬼吃,我們一定會死的;待會媽媽回來了,如果看不見我們,一定會像母牛找不到小牛那樣,難過地啼哭號叫的。」太子說:「我已經答應人家了,不能後悔。他是婆羅門,不是鬼,不會吃你們的,你們就跟著他走吧!」這時籌秋說:「我想帶他們走,雖然你好意布施給我,但是如果待會兒,他們的媽媽回來了,恐怕他媽媽不願意,你們又要後悔了。」太子回答:「我從出生以來所行的布施,從來沒有後悔過。」太子就依著禮俗,為婆羅門行洗手禮,親自牽著一雙兒女交給婆羅門。

此時,大地為之震動,兩個孩子不肯離去,跪在太子的面前說:「爸爸!我們宿命有何罪過因緣,今天要承受這樣的苦痛。身為王族血脈,卻要去作人家的奴婢,現在我們向爸爸懺悔過失;以懺悔的緣故,能夠滅罪而生福,生生世世,不再遭遇這樣的境界啊!」太子對兒女說:「天下的恩愛,終有別離的一天,三界世間一切都是無常的,一切都保不住啊!等我證得無上正等正覺的時候,自然會來度化你們,離開三界之苦。」兩個孩子說:「爸爸!請為我們向母親辭行,此後永遠相隔,再也無法相見了!我們過去造了宿業,今天要承受這樣子的苦果;母親失去了我們,一定會甚為憂愁苦惱啊!」

此時籌秋說:「我年紀大了又瘦弱,恐怕待會兒兩個小孩就會棄我逃跑去找媽媽了,到時候我一個老人,又該怎麼辦呢?不如這樣子吧!你把他們綁起來,綁好以後再交給我。」太子就抓著孩子的手,讓籌秋拿繩子綁住兩個孩子;繩頭抓在籌秋的手上,孩子們不肯跟婆羅門走,籌秋就用拳捶打,用鞭子抽打,直到孩子的血流出來,一直流到地上。太子看見了,流下了眼淚,淚水滴了下來,大地因此沸騰了起來。太子與山上的野獸們陪著、走著,送兩個孩子離開直到再也看不見;野獸們跟著太子走回去,走到平時孩子嬉戲的地方,野獸們終於哭嚎呼叫而倒在地上無法起身。

此時,籌秋拉著繩頭帶著孩子離去;中途,小孩用身上的繩子纏繞著樹,不肯離開要等媽媽來,籌秋便鞭打他們,鞭打到全身膿爛。孩子說:「不要再打了!我自己會走。」兩個小孩抬頭仰天大聲地呼喊:「山神啊!樹神啊!您可憐可憐我們吧!我們要遠去做人家的奴婢了,可是我們還沒有向媽媽告別,請你們告訴媽媽,讓媽媽不要採果實,趕快來和我們相見吧!」這個時候,曼坻忽然左腳發癢,右眼皮跳動,兩乳間流出乳汁。她想,我從來沒有這樣子,還是趕快回去看兒子、女兒吧!可別發生了什麼事故。

於是,她停止了採水果,急急忙忙地跑回去。當時忉利天的第二位帝釋天主,知道太子將兒女布施出去的大行,擔心曼坻會阻止了太子的菩薩行,所以天主便化現為一隻獅子當在路中間,擋住曼坻。曼坻對獅子說:「你是萬獸之王,我是人間國王之女,我們住在同一個山中,希望您能稍稍地避讓,讓我過去;我有兩個孩子年紀都還小,從今天早上開始,他們都還沒有吃飯,在等我回家帶食物餵他們。」獅子就等到籌秋婆羅門已經離開了,才起來讓道讓曼坻過去。

曼坻回家後,只看見太子獨自一人坐著,沒看見兒女;走到其他的草屋中,也看不到;再走到孩子平時遊戲的水池邊,還是沒看到,只見到那一些平常和孩子玩耍的飛禽、走獸、獅子、獼猴,都在曼坻的面前嚎叫亂撞;平日孩子遊玩的池子,竟然乾枯沒水了。曼坻趕快回到太子面前,問太子:「兩個孩子在哪邊呢?」太子不說話,曼坻又問:「平常兒女看到我拿水果回來,都會向我跑過來,他們會在地上不停地跳躍,喊著:『媽媽回來了!』他們會坐在我的腿上,看到身上有塵土會幫我拂去。怎麼今天沒有看到孩子,看不見孩子向我跑過來,你是把孩子給了誰了嗎?看不見孩子,我的心肝好似破碎了,請你趕快告訴我吧!不要讓我瘋狂了。」就像這樣子,曼坻再三、再四地懇求太子。

太子只好說:「鳩留國有一個婆羅門來了,他向我乞討兒子、女兒,所以我就把孩子給他了。」曼坻聽到太子這樣子說,心中大大地激動,如同泰山崩塌,忍不住大聲啼哭不止。太子說:「不要再哭了!妳聽我說:『妳還記得過去世在提和竭羅佛時代的往事嗎?當時我是一位婆羅門的兒子,叫作鞞多衛;而你是另一位婆羅門的女兒,叫作須陀羅。有一次,妳拿了七枝蓮花要賣,我要買下來供佛,結果妳賣給我五枝,剩下的兩枝,妳託我代為拿去供佛,並且發願說:願生生世世做我的妻子,不論順境、逆境都不相離。當時我就很慎重地告訴你:如果你要做我的妻子,那就要依隨著我的意願去行布施;除了不拿自己的父母去布施,一切皆不逆對方的意思而行布施。不管要布施什麼,都要隨著我的意願,當時妳也答應了說好,現在我把兒女布施出去,妳怎麼亂我布施的道心呢?』」此時曼坻忽然憶念起過去世的種種,心開意解,於是隨順了太子的意願。

此時,帝釋天主看到了太子如此的布施,就決定要下降人間試試太子,想知道太子的心意。天主化現為另一個婆羅門,也像籌秋一樣有十二種的醜態,此時到了太子的面前說:「我常常聽聞太子您喜好布施,隨著人家的要求,不違逆人意,因此我來到這邊,希望能向太子乞求您布施出您的妻子給我。」太子回答:「善哉!你可以得到我的妻子。」曼坻馬上就對太子說:「您將我給了別人,以後誰來服侍太子您呢!」太子回答:「如果我現在不將妳布施出去,如何能夠成就圓滿的布施波羅蜜呢?」於是,太子一樣用淨水清洗婆羅門的手,然後牽著曼坻的手,把曼坻交給婆羅門了。

所以,帝釋天知道了太子的心,是真正行大布施者,並沒有生起一絲絲後悔的心;此時諸天忍不住讚歎、歌頌太子的大行,天地為之大震動。這個時候,婆羅門就帶著曼坻離開向前走了七步,轉身又將曼坻交回給太子,並且交代說:「不要再給別人哦!」太子問:「您為何不要她呢?難道她有什麼不好嗎?在所有的婦人之中,這位曼坻是最好的,她的出身是現在國王的女兒;而且那一位國王,只有她一個女兒。曼坻她之前選擇了我作配偶,這就好像飛蛾撲火一樣的,雖然在這邊飲食非常的粗惡,但是她總是不嫌棄,她的所作勤勞、精實;她的面容端正、美麗。您今天帶她走,我的心是生起歡喜的。」此時,婆羅門說:「我不是婆羅門,我是帝釋天子,特別來此處測試您。您到底有什麼願望呢?我可以去完成。」此時,婆羅門就回復了端正殊勝美妙的帝釋天身。

曼坻看見了就立即頂禮,向帝釋天許了三個願望:第一、希望籌秋婆羅門能將我的兒女賣回到我的國家,第二、願我的兒女們不受飢餓、口渴之苦,

第三、願我與太子能早日返回自己的國家。帝釋天答應她說:「如您所願!」太子則發願:「願一切眾生皆能得到解脫,不再受生老病死之苦。」天王回答:「您的無上大願真是了不起啊!如果今天您要的是上生天界作日月之王,或者是在世間能當帝王,或者是要延續壽命,我都能滿您的願;可是您所發的願,是三界之中最尊貴的願,這不是我的力量所能及。」於是太子說:「那麼就讓我祈願:讓我能得到大財富又能夠繼續地布施勝過從前;還要發願:父王與諸大臣們都想著要見到我。」天王回答:「那就必定滿你的願!」一瞬間天王就消失不見了。

籌秋婆羅門得到了一雙男女孩童回家,家中的妻子又怎麼說呢?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下一次再為各位繼續地報告。

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點擊數: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