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赖耶识有有漏性吗?(下)

第066集
由 正德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识蕴真义”今天这个单元,我们要继续来探讨“阿赖耶识有有漏性”吗?

第八识称为阿赖耶识的阶段,如果有人主张“阿赖耶识是有漏性的,应当灭掉”,就等同于主张第八识是可以灭的。如果辩解说这样的主张并没有要灭第八识啊!因为阿赖耶识是第八识真如体的性用,只是把属于有漏性的阿赖耶识灭了,没有灭第八识真如体。可是这样的主张呢,就是认为阿赖耶识没有真如性,仅是第八识中的有漏染污法性而已,也就是把阿赖耶识当作仅仅是第八识的有漏染污法性而已。现在需要厘清的是,要成为第八识心的性用,必须要有法与法之间的关联性存在、以及它们有一个运作轨则,并且要能够验证,不能仅是推测而有着说不清楚的地方,也不能说有矛盾的地方,否则就不能成为法界唯一的实相。

阿赖耶识如果是第八识真如体的性用,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阿赖耶识是第八识真如体所出生的,第二种的可能是什么呢?阿赖耶识是第八识的心所法,除了这两种以外别无可能了。那我们就要来检验一下这两种是否能够成立。第一种,如果阿赖耶识是真如所出生的,那么阿赖耶识应当不能出生任何一法,因为被出生的法它就是依他起性的法,是不自在的,不自在的法没有能力去出生五蕴诸法;在这个前提下,七转识也应当是由真如所生才合理。但是经论中都说阿赖耶识出生转识,例如大论中 弥勒菩萨就说到了:

云何建立阿赖耶识杂染还灭相?谓略说阿赖耶识是一切杂染根本。所以者何?由此识是有情世间生起根本,能生诸根、根所依处及转识等故。(《瑜伽师地论》卷51)

弥勒菩萨说:为何要建立阿赖耶识的杂染相与还灭相呢?从略说的角度来说,阿赖耶识是一切杂染法生起的根本;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阿赖耶识是有情五蕴世间生起的根本,能生诸根以及根的所依处、以及转识等五蕴法。阿赖耶识出生有情的五蕴世间,包括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五个识以及意识,所以很明显的,五蕴中的六个识并不是由真如所生,而是由阿赖耶识出生的。

阿赖耶识除了能生有情五蕴世间以外,还能贯穿三世,弥勒菩萨又说到了:

又即此阿赖耶识,能持一切法种子故,于现在世是苦谛体,亦是未来苦谛生因,又是现在集谛生因。如是能生有情世间故,能生器世间故,是苦谛体故,能生未来苦谛故,能生现在集谛故,当知阿赖耶识是一切杂染根本。(《瑜伽师地论》卷51)

这个阿赖耶识能受熏执持一切法的种子,以现在世来说祂就是五蕴生老病死等苦的果报体,也是出生未来世五蕴果报的因,未来世的五蕴同样要承受生老病死等苦,所以说是未来苦谛的生因啊!阿赖耶识也是现在世集谛的生因,为什么呢?因为阿赖耶识的功德法会让众生爱乐欣喜,导致七转识现行的时候,对五蕴我与我所产生我见与我执的贪爱烦恼,那就是集谛的生因,成为后有苦谛聚集的因。就是这样,阿赖耶识能生有情世间的缘故,能与共业有情的阿赖耶识变生器世间的缘故,是苦谛的本体;能生未来世的苦谛,能生现在世的集谛,应当知道阿赖耶识是一切杂染法生起的根本。

我们从这一段 弥勒菩萨的开示中可以知道:阿赖耶识能出生有情的五蕴与七转识,所以阿赖耶识不是由真如所出生的;阿赖耶识虽然是一切杂染法出生的根本,但是杂染法它是可以还灭的,漏尽阿罗汉就是把含藏在阿赖耶识中的杂染有漏法都还灭了,然后把第八识阿赖耶识的阿赖耶性灭除了,再也不会生起集谛,也不会有未来世的苦谛,但是第八识仍然是第八识啊!祂的涅槃性、真如佛性仍然没有改易。为了显示这个时候第八识已经没有含藏有漏有为法的染污种子了,第八识就不再称为阿赖耶识,称为异熟识了。当阿罗汉舍报入无余涅槃,就是什么呢?就是第八识异熟识独存所显示出来的。

而第八识称为阿赖耶识的阶段,祂的心体就已经具有真如性了,经中 佛陀说:

众生心所起,能取及所取;所见皆无相,愚夫妄分别。显示阿赖耶,殊胜之藏识;离于能所取,我说为真如。(《大乘入楞伽经》卷6)

众生心随着烦恼与境界所现起的能取六尘的六识觉知心,以及所取的六尘境界,所见闻觉知的,都是在内六处所现的相分境而已,而愚痴的凡夫却虚妄地分别六识心能取外六尘境界。这已经显示了什么呢?显示了出生五蕴的阿赖耶识,就是具有殊胜中道法性的如来藏,藉六根触六尘的缘,生起六识觉知心,以及变现六尘内相分,而阿赖耶识自体没有六识的见闻觉知性,所以不在六尘中见闻觉知;这种离于能取与所取的法性就是真如法性。

佛陀告诉我们,阿赖耶识就是殊胜的如来藏,阿赖耶识具有离于能取与所取的真如法性。这个意思在表示着一个重大的意涵:真如是阿赖耶识离于能取、所取显示出来的法性,阿赖耶识就是真如心体,真如是因为阿赖耶识而有,所以不可能说真如可以反过来出生阿赖耶识。阿赖耶识既然就是如来藏,那么众生从因地一直到成佛为止,阿赖耶识的心体不可能有被灭的时候。如果可能被灭,就不可能称为如来藏,也就没有不生不灭的体性啊!既然如来藏具有不生不灭的体性,就表示阿赖耶识心体必定是不生不灭的,不是被出生的。所以主张阿赖耶识是第八识真如体所出生的,那面对了经论中佛菩萨的开示,对比出的过失与矛盾都无法回避掉了。而且阿赖耶识既然具有真如法性,阿赖耶识就是第八识,那么第八识真如体指的当然就是阿赖耶识心体,主张第八识真如体出生阿赖耶识,很明显地透露出,提出这种主张的人是没有开悟的,也不懂佛法。

我们应当要知道:被出生的法是不可能再出生任何一法的,而且被出生的法,是不可能具有真如法性的,因为被出生的法是要依他起的、一向不自在的,有生又有灭,所以没有能生他法的本质,已经不真实了,又怎么能够如如呢?所以想象着阿赖耶识是第八识真如体的性用,第一种的情况是不可能成立的。那第二种情况,如果说阿赖耶识是第八识的心所法,是不是就能够支持阿赖耶识就是第八识真如体的性用这样的主张呢?所谓的心所法,就是归属于心所拥有的一分功能作用。

例如,百法明门中所说的五遍行心所法,八个识现行的时候,都会有触、作意、受、想、思这五个心所法,对于所缘的法去进行分别的功能。就好像“作意”这个心所法,它的功能就是针对识在总相分别以外的进一步的了别,“想”就是取相了别,各自都是在佐助识的分别功能。而心所法没有自体,是依附于心识现起以后才有那个功能;例如我们人被蚊子咬到很痒,痒就是身识的心所法“触”的分别功能,对于痒感到难受,那就是身识的心所法“受”的分别功能。从痒的触觉与难受可以知道,必定是经由身根触“触尘”生起了身识的缘,才有这些分别功能,所以身识的现行是可以验证的。同样道理,如果说阿赖耶识是第八识的心所法,不能外于百法中所说的,那这个心所法必定是可以让我们感知到,而且也必须同时验证到第八识真如体的存在啊!但是提出这个主张的人却含糊笼统说不清楚,只是凭着想象与创造,没有办法从实证的现量与圣教量去辨正论述,仅能面对无量的过失与矛盾了。

我们接着说它逻辑不通的地方在哪里。如果阿赖耶识是第八识的心所法,心所法是不能自在的;不能自在的法,又如何能够含藏种子出生五阴十八界呢?又如何能够有受熏的坚住性呢?还有五位百法告诉我们:八识心王是三界一切法中最殊胜的,只有心识才与心所法相应,其中五遍行、五别境、善十一等心所法,都不能再称为识;如果阿赖耶识属于第八识真如体的性用,应该就不能再称为识了。但是经论中,佛菩萨就说阿赖耶识就是心,就是如来藏,就是一切种子识,因此阿赖耶识不可能属于第八识的心所法。

从以上针对第一种与第二种可能性的探讨,都存在着过失与矛盾,不可能支持说阿赖耶识属于第八识真如体的性用这样的主张。反而我们从经论中,处处可以看到“阿赖耶识具有真如法性”这样的开示;具有真如法性的法必定是什么呢?不生不灭的,必定是一切众生平等的,必定是能生蕴处界诸法的,也必定是自在的能够受熏的法,永远能够相续不断,这样的第八识阿赖耶识心体不可能是有漏性,不可能是可以被灭的。可以灭的是什么呢?含藏在阿赖耶识中,与意根相应的我痴、我见、我慢、我爱这四种俱生我见、我执烦恼,那这四种烦恼灭了,也仅是将阿赖耶性灭了而已,而不是将阿赖耶识心体灭了,因为阿赖耶识心体是无漏性的,是不与烦恼相应的。

例如大论中 弥勒菩萨告诉我们:

复次,阿赖耶识无有烦恼而共相应,末那恒与四种任运烦恼相应,于一切时俱起不绝,谓我我所行萨迦耶见、我慢、我爱、不共无明。(《瑜伽师地论》卷63)

弥勒菩萨告诉我们,阿赖耶识不与任何烦恼相应,也就是没有烦恼与祂在运行诸法的时候,会相应而产生作用。但是意根末那识呢?恒常不断地与四种直接由种子起现行的烦恼相应,在一切时刻四种烦恼都一起现行没有断绝过;这四种烦恼就是:遍执阿赖耶识为我与我所的我见、我慢、我爱,以及无始劫以来从不间断对于什么是我与无我的愚痴执迷。而意根末那识恒常时都与这四种任运而起的烦恼相应,要断除这四种烦恼,仅有佛法中的出世间圣道可以对治断除;出世间圣道就是解脱道的断我见、断我执,或者佛菩提道的断我见、开悟证般若。开悟就是觉知心找到第八识阿赖耶识,现观阿赖耶识心体本来就在,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来不去、不增不减;与五蕴不一不异,不与六尘见闻觉知相应,不分别自我、不反观自我的存在,真实而如如自性清净。因此觉知心弃舍五蕴的分别我见,发起了般若中观的解脱智慧,转依阿赖耶识心体真如法性,入内门行菩萨道修六度波罗蜜,对治意根对阿赖耶识的四种遍计执烦恼。

如果说阿赖耶识是有漏性的,应当不需要开悟就能够找到阿赖耶识,因为有漏性的法是与烦恼相应产生作用的,所以应当循着烦恼的现起就可以找到阿赖耶识。但是二乘圣者已经断除我见了,循着烦恼的现起而将我执烦恼断尽证阿罗汉果了,却都还不能找到阿赖耶识证般若,所以阿赖耶识绝对不是与烦恼相应的有漏法。如果阿赖耶识是有漏法,也应当在开悟找到祂以后,循着阿赖耶识的心行发现与祂相应的烦恼;结果所有真正开悟的菩萨,发现开悟找到的阿赖耶识,都如同 弥勒菩萨所说的,没有烦恼与祂相应而产生任何可以发现的作用。

烦恼生起的根本,来自于我见与我执,也就是一念无明中的见一处住地。将无常生灭有为的五蕴法执取为真实我,这就是见一处住地的我见烦恼,有了我见烦恼才会引生三界爱的贪、瞋、慢、疑等烦恼。但是阿赖耶识从不分别有我,从不分别自我,从不分别所生的五蕴法为我所,祂的真如法性就是本来解脱的人无我、法无我,也就是阿赖耶识心体本来就是人我空、法我空,而祂的这种清净自性是本来就如此,不是后来才出现的。无性菩萨在《摄大乘论释》中就说到了:

自性清净者,谓此自性异生位中亦是清净,谓真如者性无变故,是一切法平等共相,即由此故,圣教中说一切有情有如来藏。空者,谓于依他起上遍计所执,永无所显真实理性。(《摄大乘论释》卷5)

自性清净的法,是说这样的自性在凡夫异生的阶段也同样的清净,指的就是真实如如的法性是不变易的,真如是一切法平等的共相,也只有本来自性清净、不变易,才能说在一切法中显示出共相,由于这个缘故,圣教中说一切有情有如来藏,因为真如是如来藏永远不变的清净自性。

而所谓的“空”说的是什么?指的是在依他缘生现起的五蕴法上,去普遍地计着执取为真实我;这样遍计所执取的,永远没有所显的真如真实理的法性;因为虚妄遍计执取的结果,一定是落在有取有舍的法相中,当然不属于真如法性啊!无性菩萨告诉我们,在异生位阶段的凡夫有情,包括三恶道的有情在内,他们各自都有自性清净的如来藏;因为自性清净的意思,指的就是普遍的、没有条件的,能够从一切有情、一切法中显示出来,那就是如来藏恒不变易的真如法性。真实不虚妄而什么呢?“人无我、法无我”,如如随缘任运;一切有情、一切法中显示出来的真如法性都是这样没有差别,所以说这是平等共相。

这样的平等共相,在五蕴法中完全不存在啊!我们举一个例子来说,从五蕴的色相来看,世间人就有怎样的差别呢?有男女老少啊!黑白红黄啊!高矮胖瘦啊!这些差别相存在。那世间看得到的畜生,有着种种类别,例如说生活在海中、陆地、空中,有着牠两脚、四脚、多脚、没有脚的这些不同的差别相。在这个觉知心方面呢,都有各种差别的领受了知、分别造作这不同的心行;有差别就存在着不平等,所以有着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的认知。就算有人精进修学禅定,到达了二禅以上等至位对五尘无觉无观的地步,到达那个地步,那个在定境中的觉知心,虽然对五尘可以不分别,但是仍然没有真如性。因为没有本来性、没有真实性,在不修禅定的人里面,以及畜生道有情之中,甚至于鬼道、地狱道有情之中,没有平等性可说。

我们假如把那样的定境当作真实,就是意根在依他起的这个觉知心上遍计执取的行相。这样的遍计执都是有漏性的,都是可以灭除的;意识与意根断除了我见、我执这些遍计执烦恼,成为无漏心,但是却不是自性清净心,因为是经过修道转变而成的。而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阿赖耶识具有真实不虚,“人无我、法无我”的真如法性,这就是自性清净心;所以阿赖耶识不与烦恼相应,不是可以灭的有漏法。

平实导师在1997年出版的《真实如来藏》,2004年出版的《真假开悟》,2005年出版的《识蕴真义》,2018年出版的《涅槃》,以及二十年来讲经所出版的上百本的著作,都是在述说这个真实道理。说第八识阿赖耶识有真如法性,祂就是真如心体,虽然在属于阿赖耶识阶段有染污的这个执著,但是这个只是属于意根的执著部分,而不是属于阿赖耶识本身的执著;所以把阿赖耶识含藏的这些执著灭除了,第八识阿赖耶识祂的清净性仍然一点都没有增减。

那我们今天这个单元就说到这里了。阿弥陀佛!


点击数: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