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悟法身(三)

第055集
由 正墩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已经明白阿赖耶识是法身,并且经典中又都说“法身常住”,如《华严经》中说:“法身常住,未曾增减,影现一切世界。”(《大方广佛华严经》卷34) 法身是永不断灭的常住法,也从来没有增减,并且会出生显现一切法。而法身其实就是第八识心体的有学位一切有情的阿赖耶识,也就是阿罗汉果位有情的异熟识、佛地的无垢识,也就是如来藏。这在《阿含经》中也有直接的说明,《央掘魔罗经》就以不可思议、不变易的第一义常住身来说如来藏:“若实若谛者,所谓如来藏,第一义常身,佛不思议身,第一不变易。”(《央掘魔罗经》卷2) 而 世亲菩萨更直接地说法身不但就是如来藏,而且是实相:“实相者,谓如来藏法身之体不变故。”(《妙法莲华经论优波提舍》)这样我们当然就知道,阿赖耶识心体是不会生灭的,是不生灭的法!

从上面所举的经论内容也明明白白地指出,法身是不生灭的常住法,是不变异的法。由这样法身常住的认知,一切人终究必须承认“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心体是不生灭法”。《楞伽经》中说:【大慧!如来藏识不在阿梨耶识中,是故七种识有生有灭,如来藏识不生不灭。】(《入楞伽经》卷7) 如来藏不含藏在阿赖耶识中,所以不应在阿赖耶识心体中另外再找一个如来藏,因为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心体自身,所以阿赖耶识即是如来藏。若有人坚持否定阿赖耶识是真实法,认为阿赖耶识是生灭法,认为在阿赖耶识以外仍有如来藏心,所以要外于阿赖耶识、或者在阿赖耶识之中去寻觅如来藏,那便是无视于如来圣教的愚痴之人。

《楞伽经》又说:“七种识有生有灭,如来藏识不生不灭。”这里清清楚楚地说了几个重要的事实:有情确实有八识心王,非只有眼耳鼻舌身意六识而已,所以坚持有情只有六识的六识论者,是违反了事实,也违反了如来的开示;八识中的前七识是属于妄识,是有生有灭的;相对于生灭的前七识,第八识如来藏是不生不灭的。从如来藏的不生不灭,即可证实阿赖耶识心体是常住不灭之法,绝非有生可灭之法。

这个道理 马鸣菩萨把八识心王分成心生灭门及心真如门,而这一切都要归于如来藏心体,生灭的七转识心是依于不生灭的如来藏心才能够出生、存在以及运转。有情的不生灭如来藏心与生灭的七转识心和合一起在有情身上,一个是生灭法,而另外一个是非生灭法,法性完全不同,不能说是同一法;然而七转识由如来藏出生,不能说七转识和如来藏完全不同,这两者毫不相同、没有关联性。所以七转识与第八识之间的关系,是属于非一非异的。所以说有这样的一心二门:

心生灭门者,谓依如来藏有生灭心转,不生灭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名阿赖耶识。此识有二种义,谓能摄一切法、能生一切法。(《大乘起信论》卷1)

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有两种的义理,这是说阿赖耶识能含摄一切诸法、能出生一切诸法。

既然如来藏阿赖耶识不生不灭,而如来藏又即是阿赖耶识心体,则知道阿赖耶识正是常住不坏之众生因地法身。这个不生不灭之法,在佛法的修证意义上,具有决定性的重要意涵,在法界中一切生命的流转,以及因修证佛法果证得以还灭,乃至在菩萨道上地地增上而最后究竟圆满的真实过程,这不生不灭的法身,便是一切不同层次的有情众生的所依之法。试想,若无此不生不灭的法身,每一期的分段生死,有情一切世间法的五阴色、心皆灭去不再留存,如何能相续于前后的生命?若无这个不生不灭的法身,那岂不成了断灭外道见?更重要的,没有了这个不生不灭的法,所有修证的智慧、福德的功德,如何透过这个法身熏习的种子,让菩萨的法身慧命不断地增长?

所谓的“法身在众生身中名为如来藏”的道理,如来也在《佛说不增不减经》中说:

甚深义者即是第一义谛,第一义谛者即是众生界,众生界者即是如来藏,如来藏者即是法身。(《佛说不增不减经》)

法身在众生身中名为众生,依真如法身在因地、凡夫地、异生地中名为流转真如、安立真如、邪行真如;而在七地及三果以下,名为正行真如;学习唯识经典而仍未开悟之菩萨,名为相真如;学习唯识经典之已悟菩萨,名为了别真如;在八地以上及阿罗汉、辟支佛,名为清净真如。

《佛说不增不减经》说:

即此法身,过于恒沙无边烦恼所缠,从无始世来随顺世间波浪漂流,往来生死,名为众生。(《佛说不增不减经》)

在菩萨身中修行十波罗蜜等即名为菩萨:

即此法身,厌离世间生死苦恼,弃舍一切诸有欲求,行十波罗蜜,摄八万四千法门修菩提行,名为菩萨。(《佛说不增不减经》)

法身究竟断尽二障:烦恼障、所知障。断尽一念无明、无始无明时,在佛身中名为佛世尊:

即此法身,离一切世间烦恼使缠,过一切苦,离一切烦恼垢,得净得清净,住于彼岸清净法中,到一切众生所愿之地。于一切境界中究竟通达更无胜者,离一切障、离一切碍,于一切法中得自在力,名为如来、应、正遍知。(《佛说不增不减经》)

这一切有情身中人人皆具有的第八识如来藏,虽然在不同分位中而因此有三个名称来指称祂,但都是指同一个法身。如来藏法身从凡夫地修行到佛地之过程有许多名称,而归纳有三个阶段:一、七地菩萨及三果以下说祂是阿赖耶识。二、八地以上的菩萨及阿罗汉、辟支佛的因地解脱位的法身是异熟识,又名庵摩罗识。这是说阿赖耶识心体种子变异较清净,断除了执藏分段生死的种子之后,改名异熟识,成为无学圣人的法身,但仍然是因地的阿赖耶识心体。三、究竟地名为无垢识、真如。

此法身如来藏,本来具足、无始即有、永不坏灭,非是修行造作而得,本性清净而有染污种子。此法身远离能、所分别,在未究竟圆满之前,却含藏有染污种子;这染污的种子藉灵知心而起现行,因而有种种烦恼,乃至造作不善的业行;须经闻法修行转化清净而生智慧,净除染污的种子才能成佛。

由此可知阿赖耶识是常住法,非断灭法,法身在一切有情众生的身中。如来在《佛说不增不减经》中说:

不离众生界有法身,不离法身有众生界;众生界即法身,法身即众生界。(《佛说不增不减经》)

《胜鬘经》也这样开示:

如是如来法身不离烦恼藏,名如来藏。(《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

既然诸经中处处都说法身是如来藏,又处处说如来藏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而法身就是如来藏,如此一来,任何人对第八阿赖耶识,就不应当毁谤说是生灭法才对。

法身既然是如来藏,如来藏既然是阿赖耶、异熟、无垢识,我们就可以知道因地凡夫的法身也就是阿赖耶识;而法身既然也是佛地的无垢识,而无垢识又是由阿赖耶识心体转净二障种子而来,当然因地的阿赖耶识也就是凡夫众生的法身,就是因地众生的法身。所以应当要知道,阿赖耶识心体是常住法,常住法的阿赖耶识心体,当然绝对不会是生灭法。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对大多数人最难理解的、也最难相信的是,这清净无为、不生不灭的如来藏法身,却含藏了有生有灭染污的烦恼种子等。所以《胜鬘经》说:

若于无量烦恼藏所缠如来藏不疑惑者,于出无量烦恼藏法身亦无疑惑。(《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

如果有人对于无量烦恼藏所缠缚的如来藏,因此不生起疑惑,那他对于出离无量烦恼藏的法身也就没有疑惑了。

《入楞伽经》说:

若如来藏阿梨耶识名为无者,离阿梨耶识无生无灭,一切凡夫及诸圣人依彼阿梨耶识故有生有灭。以依阿梨耶识故,诸修行者入自内身圣行所证,现法乐行而不休息。大慧!此如来心阿梨耶识如来藏诸境界,一切声闻辟支佛诸外道等不能分别。何以故?以如来藏是清净相,客尘烦恼垢染不淨。(《入楞伽经》卷7)

假如如来藏阿梨耶识名为空无而不是真实存在的心识的话,那么这样一来,由于没有阿梨耶识的存在,因此就不会有五蕴万法的出生,也就不会有五蕴万法的灭坏,当然也不可能有这些法相的生与灭的现象;然而一切凡夫与诸圣人,都是因为真实证得阿梨耶识心体而转依之,所以才能住于无生无灭的境界当中。但是一切凡夫及诸圣人,也都依于阿梨耶识心体而出生了五蕴万法,所以在人间示现了五蕴万法生灭的现象;但是,因为依于阿梨耶识如来藏的缘故,诸多佛教中的修行者才能够进入自内身修学圣人之法所证得的般若现法乐行,因此而不休息不断地向佛地迈进。在这段经文中明说:彼阿梨耶识心体的无生无灭,所以“一切凡夫与圣人才能够依彼阿梨耶识故而有五蕴的生与灭”,这不是已经明说阿梨耶识、阿赖耶识是不生不灭了吗?

如来开示说,阿赖耶识是一切染污法以及一切清净法的所依止根本,这意思是说明,凡夫要依阿赖耶识才能存在,圣人同样得依阿赖耶识心体才能存在,所以当佛弟子证得阿赖耶识后,依所证而安住的智慧三昧境界,就是“现法圣人乐住的三昧境界”;凡夫不知不证阿赖耶识,也未断我见、我执烦恼,未证解脱果,所以名为凡夫;而二乘解脱四果的圣人虽然证解解脱果,但是也不能够证知阿赖耶识的所在,所以无法发起般若实相智慧,虽名为圣,在大乘别教中却称他为愚人。虽然二乘圣人不必证得阿赖耶识,但是二乘菩提仍然还是依第八识而建立,必须依这个第八识、阿赖耶识才有二乘菩提可证,才有无余涅槃可说,所以刚刚说的“圣人现法乐住的三昧境界”,也是常与诸乘而作为种性。又因一切万法都是以这个第八识为依,所以说“人天等趣以及诸佛国净土,也都是以这个第八识为根本因”。因此诸佛国土尚且以阿赖耶识为因,如何可以谤第八识阿赖耶识是生灭法?

因此,当菩萨经过外门六度万行庄严菩提资粮的修行后,亲证了阿赖耶识,是佛菩提的见道,在菩萨多劫修行的过程中,陆续发起了般若总相智乃至于别相智、道种智,这样就叫作阿赖耶三昧;这个阿赖耶三昧是圣人在现法上所乐住的智慧境界,菩萨修到八地、九地以及十地时,仍然还是在这个阿赖耶三昧中修习佛法。因为这个阿赖耶心体的真如法性是确实可证的法性法相,而不是想象虚构的法,不是依于另一个法而施设出来的法,也不是在心中观想的法,所以祂叫作“现法”乐住。当证得这个阿赖耶识后,就可以自己现观第八识心体这个真实存在的法所显示出来的真如性相,有智慧的人可以转依第八识心体的真如性相,了知法界的实相,而般若智慧就开始次第地生起;这样对于《般若经》中 如来所开演的法义,以及禅宗祖师明心开悟的公案,便不再丈二金刚摸不着头了。由于能够确实现观经中所说,心中法乐不已,因此“现法”的确不是想象的法。因为佛法是实证的,所以能够现法“乐住”:当亲证了第八识心体,而现观祂所恒常显示出来的真如性相,就可以渐次通达般若系的诸经,就得到了现法乐住三昧了。

并且这个实证的真如心,也是一切诸趣——也就是包括了人、一切天界、三恶道众生、阿修罗——统统是以阿赖耶识心体为根本因;而无情的器世间的诸佛国净土,也仍然得要以阿赖耶识为因。因此,若离开了阿赖耶识心体,就没有众生可言,也没有三乘种性的圣凡佛子,更没有诸佛国净土、一切世界。所以说,这个阿赖耶识给与凡夫众生以及三乘圣人而作种性。如果有人能够了知这个阿赖耶识的种种一切,而能在一切染净法当中去现观祂,详细地了知祂,如果有菩萨能够这样,将来就可以成就佛道。

成就佛道既然是从亲证阿赖耶识为因,诸佛国土也是以阿赖耶识为因,所以亲证了这个阿赖耶识、了知阿赖耶识心体的人,就能够依这个所证的阿赖耶识而发起般若智慧而渐渐成就佛道。由此可知,阿赖耶识心体必定是常住法,才能够持一切染净法,才能够让佛道修行能成就。相反地,如果阿赖耶识心体是可灭的法、生灭的法或者是虚妄的法,那么我们不禁要问:“那是应当是在成就解脱果的时候灭掉祂呢?或者应当在成佛的时候灭掉祂呢?”如果真的是应当要灭掉的法,也应当是真的有方法可以灭掉祂才对,因为如来的开示,一切有为法都是如《阿含经》中所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世间灭。”这样才可以说祂是生灭法!并且那还得说得出一番道理,是能够灭掉第八识心体的方法,才可以说阿赖耶识心体是可灭法;但是毕竟没有人、任何的人可以提出灭掉第八识心体的方法,将来也永远没有人可以提出任何方法来,因为无论是在教证上或者是理证上,都永远无法提出灭掉阿赖耶识心体的方法;即便有人能够合聚十方诸佛的威神力,以这样的威神力,也仍然无法灭掉任何一只小蚂蚁的阿赖耶识心体!何况根本没有具备任何神力的世间凡人,如何能够有方法灭掉自己或者他人的阿赖耶识心体呢?所以若是这样主张:“阿赖耶识心体是生灭法,是从真如中出生的法,所以是有生之法。”根本上,那是没有经过亲自求证的理论假说,没有经过教证的检验,也是任意、完全不负责任的说法,是根本不成熟的幼稚言论,绝无正理可言!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如果阿赖耶识心体真的是可以灭掉的话,那么所有的人“灭阿赖耶识”而成为阿罗汉以后;或者证得阿赖耶识心体而成佛以后,就都要变成断灭法了。但是终究成为阿罗汉及成佛以后,真的有可能变成断灭法吗?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人会说涅槃是断灭法,也没有人会否定法身常住、佛身常住的圣教与事实,而佛地的法身正是第八识无垢识——无垢识以五法为性故名为法身,无垢识也正是原来因地时的阿赖耶识心体。真如只是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心体所显的法性,并不是可以外于第八识心体而单独存在的,当阿赖耶识灭掉了以后,没有异熟识、无垢识,真如法性还能够在这个识上显示吗?那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任何人都不应当否定阿赖耶识,不可以毁谤说“阿赖耶识心是生灭的法”。由此证明,阿赖耶识心体是常住法,而阿赖耶识的识性是可灭,但是祂的心体常住不灭。

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说明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