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悟法身(二)

第054集
由 正墩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在佛法的修证当中,我们要对于真实法与虚妄法的不同,有正确的认识,因为这是相关于迷与悟的差别,在佛法中的意思是说所谓凡夫与开悟的差别。开悟的目标,必定是与成佛的觉悟是不相违背,否则开悟的智慧如何能支持悟后菩萨道修行直至成佛。而真实法必定是常住法,虚妄法又必定是生灭法。

而第八识阿赖耶识为什么是常住法?为什么不是生灭法?首先我们要问,如果没有第八识阿赖耶识,会有什么样的问题?如果没有这个根本识阿赖耶识,一切清净法、染污法都不能成就,因为没有成就染污法、清净法的因,也就是没有阿赖耶识来摄持染净法的种子,作为出生烦恼的因,那么一切的法都不应当出生。所以在《成唯识论》当中这么说:

若无此识持烦恼种,界地往还,无染心后,诸烦恼起,皆应无因,余法不能持彼种故。(《成唯识论》卷4)

如果没有第八识执持烦恼的种子,而因此让有情烦恼不断现行流注,在三界中不断流转生死,从此处到彼处,从彼处到此处,依此造作的善恶业差别,受生投胎居处于不同的依报器世间——有时天上,有时人间,有时下堕为三恶道有情;也同时因此出现了不同正报的五阴身心,包括了寿命、气力、色貌等。这样的有情众生的生死流转以及不同的异熟果报,若无如来藏,岂不是也都成为没有因而随机出生的结果?

另一方面,无学果的阿罗汉是因为断除了分段生死,断了烦恼障的现行,也就是将来会现行出生于世间的一切三界爱烦恼都已灭除,因此不会于未来世再度受生于世间。假设没有种子,在阿罗汉果之前的一切凡夫位、有学位的烦恼,究竟是如何生起?难道是无因而起?而阿罗汉所灭的后有的烦恼,是依什么来说已断除?如果说,一切的烦恼都是无因便能生起,那么便没有真的三乘学、无学果可说;因为所有已断的烦恼,还会再度生起才对,这样成为无染心的阿罗汉,还会因无因再度被烦恼所染,变成有染的凡夫。

这里还有第二层次的道理,那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能成就一切染净法的因,还必须是因为第八识是常住法而非生灭法的缘故。也就是因果所依必定是真实,而永远都不会变异坏灭的常住法。否则有情造作的业的业种,熏习的染、净、无记法的种子,都会因种子所寄存的所在不是常住,因此会断灭消失,因此便不能保证因果酬偿都不会有错乱缺漏的过失。因此,摄藏一切种子的第八阿赖耶识,又名种子识,是常住不坏的识;而法界之中,常住法必定是真实法,所以说阿赖耶识是真实法。相对于其他的世间一切法而言,包括五根及六尘都是属于色法,不能够执持种子,必须是心法才有摄持种子的功能。但前七识虽然是心法,却是属于依他而起、有生灭的现象的法,因此本质也不是恒常的真实法,当然在道理上也都不能执持收藏种子,不能说是一切染净法的因。也就是说,除了根本识如来藏外,其余一切法都不能含摄出生一切法的功能差别,也就是六根、六识以及心所有法等,本身是被出生的法,被出生的法是生灭的法,既然是生必然有灭的时候,不是常住法,就不能含藏一切法的种子。这样便很清楚地知道:只有如来藏才能说是出生一切法的根本因。这和《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中说:“如来之藏,是善不善因,能遍兴造一切趣生,譬如伎儿变现诸趣。”(《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4)如来藏是出生一切善法以及不善法的因,所说的道理是相同的。

在经论上,我们可以从佛菩萨的开示中,找到直接的证据说明第八识是常住法;更不用说在更多的经论当中,都说明了法界当中,必定真实存在第八识的不可改变的道理。如在《楞伽经》中说“藏识海常住”(《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1);而且说藏识就是指如来藏、阿赖耶识:“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入楞伽经》卷7)是明说“藏识就是如来藏,而藏识就是阿赖耶识”。另外,在《成唯识论》当中也明说,第一能变的第八识阿赖耶识,具有能藏、所藏、我爱执藏的体性,合此三个体性称作阿赖耶性;而八地以前菩萨、二乘有学、一切异生,这都是属于尚未断尽分段生死烦恼、证成阿罗汉果之前的有情,这类的有情的第八识都称为阿赖耶识;因为具有阿赖耶性的缘故,由于藏识的体性偏重,所以称作阿赖耶识,又称作藏识。相较于阿罗汉或者八地以上的菩萨,第八识的体性已经没有了阿赖耶性,所以这时第八识便称作异熟识。而成佛后,因已断尽两种生死——分段生死、变易生死,不但烦恼障现行与习气种子都不存在,而且所知障的习气随眠也都没有了,因而发起了四智圆明,这时候佛地的第八识便改名称作无垢识。所以,阿赖耶识、藏识、异熟识,乃至于无垢识也好,所指的都是第八识的心体。

从这样能遍于一切有情的道理来看,无论是凡夫异生位乃至成佛,一切的有情都有的第八识心体都不曾消失过,一直都是存在的,所以说第八识阿赖耶识是不折不扣的常住法。而以第八识的作用来说,第八识能执持一切法的种子;若没有第八识,一切法的种子将不能存在,那么如何可能有任何有情在没有诸法种子的情况下而能出生于世间?若没有一切法的功能差别,世间一切法又如何能在世间运作?因此,以这样一切所生法的因缘来说,含藏一切种子的第八识种子识,当然也是不生不灭的常住法。

而以圣教量来看,如来确实也说第八识阿赖耶识的心体就是常住的,《入楞伽经》说:“藏识海常住,境界风所动,种种诸识浪,腾跃而转生。”(《大乘入楞伽经》卷2)这里将如来藏“藏识”譬喻作大海,大海的本身是常住不变的,相对于因为六尘的境界风所吹动而生起的前七妄识,则如大海上面的波浪一般,不停地翻腾跃动——前浪卷起即灭,后浪又起,如此生灭不已,依于海水而现起的波浪,不能离开海水而有浪;生灭不已的七转识也是同样的道理,都是由如来藏出生,未曾离开如来藏。更直接明白表示藏识阿赖耶识心体是常住法,因此任何人都不该毁谤说“阿赖耶识是生灭法”!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

如来之藏,是善不善因,能遍兴造一切趣生,譬如伎儿变现诸趣,离我我所;不觉彼故,三缘和合方便而生;外道不觉,计著作者。为无始虚伪恶习所熏,名为识藏,生无明住地,与七识俱,如海浪身,常生不断;离无常过,离于我论,自性无垢,毕竟清净。其诸余识,有生有灭,意、意识等,念念有七。(《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4)

所以从《楞伽经》这段经文来看,阿赖耶识心体确实是常住法。第八识由于含藏了一切染净法的种子,这些染净法的种子是一切诸法出生的因缘,所以以第八识能普遍兴造一切五趣的有情众生,这种现象就如同魔术师变现种种事物一样。在这经文的意涵,应当可以触动你探讨什么才是生命的真相,什么才是生命的本源;也就是在寻找生命的实相时,不是色身,也不是能知能觉的当下一念心,也不是离念的觉知心,也不是能作主的心。因为在这现前能被我们所有的人可以观察在生命身上的表征,都是生灭无常的法,都不能代表真正的我。而能出生这些所谓的五阴身心的有情一切的法,其实是第八识如来藏,因为第八识才是造作你这五阴的根本,五阴身心是如来藏依着过去自己所造的业,以及无始劫来所熏习的烦恼习气,藉着这一世父母的缘来出生、来造作这一世新的一期生死的五阴身心。

但当如来藏变现五趣众生、在出生有情身心时,第八识本身却是远离我与我所的。这也就是第八识没有前七识一般的体性,前七识能了别六尘境界,因为有了别,对于依着这个分别性所相应的、所分别六尘境界以及能分别境界的六识自我,生起了我与我所的执著。这种对于我与我所的虚妄执著,是因为有情的无明,对法界真相的无知,对于蕴、处、界虚妄性的无知。无明众生所执著的我,是将意识觉知心及意根思量作主的心,执著是真实的我;而众生执著的我所,是这意识与意根这两个心的心所有法,也就是见闻觉知性、作主性以及这两个心的所缘境界当作是真实我的所有。但究其根本,我与我所都是世间十八界所摄,是无常变异的有为法。觉知心是意识界所摄,而能处处作主思量的心是第七识意根界所摄;由这两个心,所以才引生见闻嗅尝触觉等性,这五个能分别的法性,是属于眼耳鼻舌身前五识界所含摄的;五识与第六意识及第七识意根合称七转识,就是众生所执著的我。这样的过失,就是常见外道所主张在五阴十八界的世间法当中,有一个“常不坏我”,而将这个本质是无常的法当作是真实法,这个就是我见。但第八识却不这样,第八识不对六尘起分别,也不与虚妄计着的无明烦恼相应,第八识本身不对六尘起分别,也不作主思量,当然也没有将我与我所的错误计着;所以,藏识第八识是离我与我所的。

而 马鸣菩萨说如来藏是:“虽复遍生一切境界而无变易。”(《大乘起信论》卷1)会有变易生灭的心,在佛法中称作转识。有了知即是有分别,并非没有分别,因为分别的作用是由于知的作用一直持续不断而来的。以能知的觉知心绵延不断有了别的功能与过程,就显示了这具有能了别作用的意识,祂的种子是前后不断流注转易、相续不断;因此有意识功能的现行,不断地出生作用。这样的生灭现象的了别作用,若没有背后的第八识,如何能让生灭的意识作用可以接续不断?意识如此,前五识也是如此。而第七识意根也不是真的恒常不变的法,在睡着无梦时虽然不会断灭,但也仍然是念念生灭的。生灭性的七转识,才能有六尘当中的种种作用。七转识了别的见分与被了别六尘境界的相分,这两者其实都是由如来藏所出生;一切万法皆由第八识如来藏显现之能取见分,取第八识如来藏所变现的内相分境,说穿了都是自心取自心。经由见分取相分的过程中,而成就了熏习。因此有这样的有情熏习不断的作用,也确切可以知道第八识如来藏是成就熏习作用的真理。这道理,马鸣菩萨也这样说:“云何熏习染法不断?所谓依真如故而起无明为诸染因,然此无明即熏真如。”(《大乘起信论》卷1)

一切众生各自有如来藏,含藏着别别有情各自在过去所造作的善恶业种及熏习的法,众生在后世时便依所造业而受报,成为人、天、畜生、饿鬼、地狱身等不同境界的有情身分。这如同魔术师的如来藏,在变现出有情各自的异熟果报的有情世间五阴身心时,虽然能缘第八识所含藏一切的善、染、无记种子,依着有情自己所造的种种不同的业来实现种种果报,但第八识本身却必须是离见闻觉知,离一切思量性、作主性,也就是没有五阴我、十八界我的我性。这是相关于因果律实现的道理,第八识是必须存在的。在一切善、染法的熏习过程中,必定有一个离善、染的,纯客观而中性的清净法“心真如”的存在。心真如第八识,不了别由第八识自己所变现出来的六尘中种种世间我、我所的法,由于不了别自己所出生的六尘境界,也不觉知自我存在,也不反观自己存在或不存在。如来藏本身不去执著自我与我的一切所有,恒时住于远离我与我所的境界当中,这种永不变易而清净的体性,从不曾有所变异。

永不变易的第八识如来藏,对一切六尘境界不作分别,却能够变生一切有情的五阴身心十八界法。然而被如来藏所变生的五阴十八界等一切法,体性却都是生灭无常的法;这个第八识真实心虽然与祂所变生的五阴十八界和合运作,但祂的心体却是不曾变易,而且是离见闻觉知的,也就是不去分别一切三界六尘法当中的任何境界。虽然第八识不分别六尘万法,祂却能够了别六识心,也就是说有情众生在想什么,有情自己的如来藏都知道。正因为如来藏也有了别性,所以也称祂是“识”,和祂所出生能了别六尘的七转识,即是一切有情皆有的八识心王。这八识心王虽同具有心识皆有的了别功能,但第八识的了别性,与一切凡夫众生仅能认识的六识心所能了别的范畴不同。并且一个是能生一切万法,包括出生六根、六识、六尘的能生之法,属于“心真如门”;而另一种是属于“心生灭门”的七转识,则是被如来藏所出生的所生之法。真实如如的心真如第八识,不管众生出生到任何的佛土世界,成为三界六道、四圣六凡的任何种类有情,如来藏心体始终是清净无染、恒常不断。所以才说藏识是“离无常过,离于我论,自性无垢,毕竟清净”,是真实而必定存在的心;而相较于七转识妄心而言,意根、意识与前五识都是念念生灭的“其诸余识,有生有灭,意、意识等念念有七”。

从另一方面来看,能生之法的第八识阿赖耶识,与被出生的七转识必同在一起;由此也可知,第八识阿赖耶识定是真实不灭常住法。在《入楞伽经》中说:

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断绝,身俱生故;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余七识者,心、意、意识等念念不住,是生灭法。(《入楞伽经》卷7)

如来在此处明说:意根与意识等七识皆是念念生灭、有生有灭,却同时单独指出如来藏藏识是离无常之过失。而同一经文中又说“此如来藏,名阿梨耶识”。无常就是有生灭的意思,阿赖耶识既然是离开无常的过失,这不正也明文开示了阿赖耶识心体不生不灭了。意思是说,生灭性的七转识心体,与永远不生灭的阿赖耶识心体和合运作无间,说似一心,而非一非异。

所以,古时流传的一个通俗偈子说道:“八个兄弟共一胎,一个伶俐一个呆,五个门前作买卖,一个在家把帐开。”所著墨要表达的主要意思,就是在说明一心八识,八识并行同在有情根身和合运作的道理。但可千万不要误会这个“共一胎”的说法,而自行延伸以为还有另一个出生这个八识的另外一个法存在;或者将“八识共一胎”解释成八识皆是同属于识蕴,这样的说法都是错误的理解八识的道理。这个能生之法——第八识如来藏,代表了法界实相;既然不生不灭,千万不可毁谤说阿赖耶识心是非常住法。

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说明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