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自性、真如、第八识(四)

第012集
由 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识蕴真义——兼论八、九识并存之过失”。

在节目这个单元开始,我们先简单地为菩萨们复习,这一次整个单元大纲分为四点:第一、依于《瑜伽师地论》、《大般涅槃经》、《解深密经》里面所说到的关于蕴处界的善巧,所谓的正思惟正法的道理,所谓的算数行相、尽所有性,我们要确定不生不灭法必定存在。第二、若是不生不灭法,它必定不落于数目、次第、时间、空间、方位,所谓的文身、名身、句身种种的心不相应行中。第三、若是不生不灭法,那么我们所建立的种种的名称,譬如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阿陀那识、如来藏,既然都是直指蕴处界三科生灭法之外的不生不灭心,又依于第二点,祂必定不落于数目、次第当中,就应该要了解这一些名相,不同的名相其实都是体一名异,唯一如如。不生不灭心不可以说祂是一、是二,更不可以依之而建立有第八识、第九识、第十识而同时共存。

好!依于前面三点,我们再回到第四个单元最主要的重点,我们要来演说:因地真如、佛地真如本来是同一个不生灭法,非一非异,然而必定不同时存在。当然其实这第四点,在前面当中也已经概括了,只是因为我们现在所演说的是《识蕴真义》,还有 平实导师附录于《学佛之心态》这一本书后面的“兼论八、九识并存的过失”。而这一次我们要演说的,又是相应于第三十一则到四十五则,那我们就根据这一个重点,而来特别把它标明为第四点而来演说。

为什么不可以如同《识蕴真义》当中,这些邪见外道所坚持、所建立的这样邪见:所谓的因地真如是阿赖耶识,阿赖耶识是有漏法、是生灭法,而同时还有一个佛地真如,所谓的无垢识存在;而由这一个佛地真如心,来出生这一个阿赖耶识因地真如心。所以 平实导师所说的禅宗证悟,是以证阿赖耶识为目标,是以这一个阿赖耶识为清净,为众生成佛之所依,大乘见道之入门。这样的见解是错误的。好!首先我们来复诵一下上个单元最后《解深密经》的经文。《解深密经》卷3:

如所有性者,谓即一切染净法中所有真如,是名此中如所有性。此復七种:一者流转真如,谓一切行无先后性;二者相真如,谓一切法补特伽羅无我性及法无我性;三者了别真如,谓一切行唯是識性;

好!依前面这三点,后面的经文又有提到了:

当知此中,由流转真如、安立真如、邪行真如故,一切有情平等平等;

很简单来说,《解深密经》卷3这里的经文,就已经破斥了《识蕴真义》里面 平实导师所要来诃责那些邪见外道所抱持的邪见。换句话说,在五蕴的流转当中而建立了这样子的苦圣谛,世俗之人也可以了知的这样的无常、苦、空、无我,是真实的世间法。世俗谛当中的真实,都可以告诉我们,阿赖耶识这一个真如心,祂虽然还含藏众生烦恼障、所知障相应的有垢、有漏的种子,可是祂本身既然不摄属于蕴处界当中,您当然不可以说祂是净还是垢,您当然不可以说这些种子真实还有增或有减,因为这种增减或是净垢,都是蕴处界法,特别是依于遍计执相而来说这些生灭相、法有这样子的性质。

举例来讲,您杀人放火,如来藏阿赖耶识当中储存的种子-这样的种子-不可以叫作清净,也不可以叫作污垢。《成唯识论》里面清楚地讲到了这样子的善性、恶性的种子,储存在如来藏当中或是第八识当中,还随眠于其中,还没有现行的时候,我们都说它的体性应该同于第八识心体一样,它都是无记性。只有它现行之后,发为生灭现象界当中,为众生所察知或所领受,这样子的现行法,我们才依于世间的语言、文字,声音、影像,依这样的五蕴、这样的受蕴,而来说它是善、它是恶,乃至说造就以后会导致后来生的苦果,或是说善果。

然而这些种子储存于如来藏,您也不可以如同一些邪师一样,认为说如来藏当中好像一个硬盘,而这某一个种子储存于某处,那一个种子又储存于某处;我造作了这个善恶业,因为有这样的善恶行,这样子的现行熏回种子而被如来藏所执持,因为祂受熏之后,如来藏应该有增加,应该祂多了一分数据,如同现象界当中你看到的这一个电脑一样,这个见解当然也是完全错误。请记得,在如来藏所独存的这个涅槃境界,并没有所谓的时间、空间相可言,而我们的语言、文字、声音、影像,我们所听闻、所思惟乃至所议论的法义,全部都不离于这个增上建立的这些这个表义名言;而即使是显境名言,一样是没有办法脱离这一个表义名言。就世俗人来说,这两种名言境界根本都是同时现起,也同时都让众生所执著。而依于众生这样的邪见解而来毁谤说:这阿赖耶识是因地的真如心,而另外有一个第九识佛地真如无垢识来出生祂,所以阿赖耶识可灭,所以经论里面,包括《瑜伽师地论》也说阿赖耶识可灭。却不了知说这个阿赖耶识的可灭,是指这个第八识里面含藏的“我爱执藏性”能够让众生不断地流转于三界六道,分段生死未断,依这样子的我爱执藏性的种子而来说阿赖耶识出生众生的一世一世不同的五蕴,依五蕴的整体有生有灭。而能够出生五蕴的,必定不是蕴处界当中的任何一法,而只能摄属于这个蕴处界之外出生蕴处界的如来藏阿赖耶识的功能。依每一世的五蕴的不同,而五蕴如同整体海面的波浪,是依这个大海而说、而生,因此说,这个藏识大海虽然祂是常住法,可是祂依于七转识而造作的业种,乃至相应的这些无明烦恼种子而为这个意根现识的功能,会让如来藏这个被动的藏识大海不断地有风浪而兴起,而有这世间种种不同的境界产生。

要了知阿赖耶识如果说祂是生灭法,而说这个是《百法明门论》当中第一个八识心王当中的第八识是有为法,务必请记得,就偏部分来说,虽然勉强在某一部分可以说它成立,可是这绝对只是依于这个如来藏阿赖耶识祂出生众生的五蕴,这五蕴整体生生灭灭;可是五蕴的出生,五蕴的不断地兴起,都是依于这个如来藏而说,只能摄属于如来藏而不可以摄属于蕴处界任何一法的功能,依之而说祂为这一个现行的第八识,依祂而说之为现行的藏识。可是在这个现行的藏识运作当中,同时又有一个真实如如在这个蕴处界之外的所谓的涅槃境界的这一个第八识、这一个阿赖耶识,祂这个心体能够储存众生受熏、持种产生的这一些种子,依于这样子,有些经论会把这个部分割开来,而把这一个纯粹的无漏无为,还有无漏有为性的部分,换句话说,强分开来而说这个不生不灭的部分叫作如来藏。这个完全无漏的部分叫作如来藏,而把这个现行的阿赖耶识的部分,相应这每一世、每一世的生灭五蕴都必须由祂出生的部分,而说这个部分是现行的阿赖耶识,现行的第八识。

可是千万不要把这第八识只局限在于祂现行五蕴这一个功能,而毁谤祂是有漏有为法,要不然就犯了过失了,因为经论里面也清楚告诉我们,这个阿赖耶识本来就自在、常存,祂是不生不灭法,祂是藏识大海常住。而《六祖坛经》也清楚地告诉我们,他所悟这个自性就是能含藏万法的含藏识,祂本自清净,祂本不生灭,祂本无动摇,祂本自具足,祂能生万法。所以任何人毁谤:“这一个因地真如是阿赖耶识,而同时有一个佛地真如无垢识存在,由无垢识来出生阿赖耶识。”所以任何人若说:“你们正觉同修会以这一个阿赖耶识为证悟的勘验目标,那是错误的!”这样的知见不仅违背了大乘经论,连《六祖坛经》─严格讲这一部不能称为佛经的经─六祖所说的论文,《坛经》里面的论文,都没有办法能够禁得起它的勘验。

好!《解深密经》卷3的经文之外,我们已经说到了,由于这上面的如所有性当中的七种真如,我们就已经可以知道了:流转真如、安立真如、邪行真如,是一切有情平等平等,不用等到佛地才有显现的真如。当然这里的真如-《解深密经》的真如-所说的毕竟还只是所显性,而不是像《瑜伽师地论》里面所说的法有二种,里面所说的那一个有为无为,而称之为真实法。这里的无为法是指无为心,这里的无为心不同于《百法明门论》里面的真如无为所显性,这里的无为心是指祂“非他法、非他因和合造作”,有作有为才能够出生的法,祂是自在无为法,这一个自在无为法,祂是真实心;这一个无为心,祂具足无漏无为性跟具足无漏有为性。就中的无漏无为性,无妨就称为唯识性,这样子的空性,这是要注意区分到的。再依据《解深密经》的经文,我们也可以了知,不用等到成佛,我们就可以在众生有情身上,依于他的阿赖耶识而来证实说:祂有这个唯识实性,祂有真如性。

我们再回到《解深密经》卷3剩下的经文:

四者安立真如,谓我所說诸苦圣谛;五者邪行真如,谓我所說诸集圣谛;六者清净真如,谓我所說诸灭圣谛;七者正行真如,谓我所說诸道圣谛。当知此中,由流转真如、安立真如、邪行真如故,一切有情平等平等;由相真如、了别真如故,一切诸法平等平等;由清净真如故,一切声闻菩提、独觉菩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平等平等;由正行真如故,听闻正法缘总境界胜奢摩他、毘钵舍那所摄受慧平等平等。

很清楚的,依据《解深密经》底下四、五、六、七的经文,所谓的安立、邪行、清净、正行真如,这分明都含摄了二乘菩提当中这些无学乃至有学圣人所证。既然如此,祂跟佛地的真如显然没有关系,所以不仅是这个凡夫本来依于他阿赖耶识所显现的,就可以说他具足真如性。而这个阿赖耶识既然也不在蕴处界当中,祂一定是不生不灭心的,不可以再妄自有增有减,而欲要强加地把这个不生不灭心,把祂含摄于数目之法、次第之法、时间空间之法当中。

好!那这一个《识蕴真义》的部分之外,我们还要引用《学佛的之态》这一本书后面附录的“第八、九识并存之过失”。我们这一次的范围是在三十一则到第四十五则,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只简单地选择几则比较相关的,或是说比较特别的部分,来作为我们这一次单元最后面来探讨的这一个文本。

好!第三十四则我们先念一下:

若前举第31中《成论》真如一名,即是指称佛地之真如心,而言确有第九识佛地真如同时同处者,则《解深密经》中所言“流转真如、邪行真如、……”等七真如之说,应说为“实有七个真如心在因地与阿赖耶识并存”,则违唯识诸经意旨,亦违《成论》真义。由此可证唯有八识心王,实无第九识心,因地中实无佛地真如心与阿赖耶并存。(《学佛之心态》,佛教正觉同修会,页172。)

在“第八、九识并存之过失”的第三十四则,其实已经把我们前面三个单元作了一个总结,详细的部分,应该不需要再花时间来解说它,我们直接地就进到三十五则:

佛地真如既与二十一心所法相应,则具五别境心所之势用;今言第九识佛地真如与因地第八识心同时同处,则应因地时之第九识真如有大性用,能广益众生,亦应能广益自己之道业;亦应一切有情不须待 佛示现人间,方有佛法可闻熏修,佛地真如必具大圆镜智故,依自己之第九识佛地真如心,即可自成佛道故;佛地真如存在之时必具大圆镜智故。然而现见非是如此,由此可证唯有八识心王,实无第九识真如心,因地中实无佛地真如心与阿赖耶并存。(《学佛之心态》,佛教正觉同修会,页172-173。)

依于这三十五则,这样子的第八、九识并存之过失,这里提到的佛地的真如心──所谓的无垢识,祂既然必定与二十一心所有法相应,那根据《成唯识论》、根据《佛地经论》,我们就会知道,这所谓佛地无垢识相应的二十一心所有法,是五遍行、五别境,还有善十一心所有法。好!问题来了,我们撇开五遍行还有善十一不提,我们单单就跟六尘境界相应的五别境心所有法,我们无妨就据实来探讨这一个佛地无垢识与阿赖耶识同时并存,因地真如心、果地真如心两个同时存在的过失。

如果现下我们还是没有成佛,还在凡夫位当中,无垢识真如心(这个佛地的真如心)就已经存在,祂不仅出生了阿赖耶识,祂可能还要说出生了意识,这里还有一个过失:抱着这样见解的人到底要说这一个如来藏、阿赖耶识出生意识呢?还是无垢识出生意识?还是同时有两个不生不灭心出生两个意识呢?现前可见的绝对不是有两个意识。那么姑且就假设无垢识出生阿赖耶识而同时存在,再由阿赖耶识出生意识。好!就依这样的前提,我们来探讨一下:为什么绝对不可以毁谤说,有第八识因地真如心阿赖耶识还有第九识佛地真如心无垢识同时存在?

好!回到刚刚所说的,五别境里面有念心所有法,有胜解心所有法,有别境心所有法,我们以现前您所在观看的,或是说在听闻的这一个电视弘法节目来作为一个例子。您依于眼识能够了别色尘,依于这个耳识能够了别声尘,依于这样子的五俱意识,依前五识的功能,而能够再加上之前曾经经历的语言、文字、声音、影像,依于五别境而产生了能够理解的功能,您能够了知现在这个屏幕影像当中这一个说法者他的形像,它这一个显现在屏幕当中的这些经文,乃至他的声音所代表的意义。可是别忘了,既然第九识、第八识同时存在,还出生了第八识阿赖耶识,而这一个佛地真如心现下就已经存在,祂还具备二十一心所有法;二十一心所有法当中的五别境跟意识是完全相同的,那就应该要有两个心来了知前五识的内容。因为意识是能够了知的,这一个无垢识佛地真如心也能够了知啊!可是这样子的说法合理吗?

如果合理的话,菩萨们现前就可以去检验一下,当您如果说您突然打瞌睡了,您睡着了;您睡着了之后,算是进入睡眠当中,可是您无梦了,您不是说睡着了、打瞌睡了而作起梦来。这样的所谓的无心五位当中的深睡──熟眠而无梦,请问您待会突然打个盹,当中的时候意识断灭了,您又起来的时候,请问您还记不记得您在打盹当中,在睡着了而无梦,意识不现起的时候,刚刚这一个说法者他所演说的法义是什么?是不是有什么经文、什么文字显现于上?他所说的法义内容,您有任何的记忆吗?很显然的,依现前这样子简单的检验,您就可以知道:明明您在睡着无梦,所谓的五俱意识断灭的时候,您对于这一个弘法节目的影像跟声尘,您是完全无所了知的。可是这样子的话,岂不就是反过来证明了,绝对没有一个能够出生阿赖耶识,跟同时存在的佛地真如心、无垢识存在。因为祂如果存在的话,祂应该要对于这一个五别境相应的这样的六尘境界法,应该也要有所胜解,甚至能够有记忆啊,有所谓的念心所;因为念心所的定义,就是对于曾经经过的五尘境界,或是说包括法尘境界,您能够回想起来,祂也应该具足这样子的胜解。

对于这一个刚刚所说的内容,您甚至还能够具知而加以复述之外,依于念心所而复述之外,您还能够依于您所了知的三乘菩提的知见,您还更能够由浅而深、由少而多,依自己的所证而不断地开演而来阐说。可是现前所见,您都很清楚,只要您这个能知、能觉,知道痛、知道苦,能够感觉忧、悲、苦、恼的,能够感觉快乐,能够感觉惆怅的这个意识心,能够了别眼识所了别的色尘是什么,能够了知耳识所听闻的声尘是什么,这一个意识心一旦断灭,您对于六尘境界法是完全无所了知了。因为这时候意识心既然断灭了,相应于意识的五遍行必然也断灭,相应于意识的五别境心所有法,也必定断灭。依于这个意识心王不起,相应的五遍行、五别境不起,您自然在您意识断灭的时候,对于刚刚演说的内容,当然是无所了知。

从这样简单的现实当中的例子,我们就可以反证,必定阿赖耶识不是由同时存在的佛地真如心无垢识所出生;因为这一个无垢识,必定是要具足五别境、五遍行,还有善十一心所有法。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演说到这里。

祝愿各位菩萨:吉祥自在、一切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