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自性、真如、第八识(三)

第011集
由 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识蕴真义——兼论八、九识并存之过失”“。

前面两个单元,我们已经简单地依于《瑜伽师地论》、《大般涅槃经》、《解深密经》当中所谈到了算数行相、称量行相,而依于尽所有性而来实证说蕴处界三科生灭法之外,必定有一个具足真实功能体性的不生不灭法真实存在;而这一个不生不灭法,祂必定不落于次第、数目,这样的文身、名身、时间、方位、空间当中,祂一定不是五位百法当中的“心不相应行法”所能够去含括、去局限祂。

那因为如此,不落于次第、不落于数目,那我们如果是讲“你有你的如来藏,我有我的如来藏,一切众生都有他自己的第八识阿赖耶识”,大家请记得,不要因为这样子的诠说,而认为说:那如来藏应该有好多个,那一个阿赖耶识应该有好多个。虽然就凡夫的层次来讲勉强可以这样子说,因为你造作了善恶业,是你的如来藏储存,我造作的善恶业,是我的如来藏、我的阿赖耶识储存;所以如来藏出生你的五蕴、你的七转识,你造作了善恶业,也是未来祂所出生的。同一个如来藏所出生的五蕴、七转识,应该要去受这样子的果报,所以你造的善因,该有的善报是您来受;我造的恶因,该有的恶报是我来受。

依于这样现象界生灭五蕴、七转识的道理,而好像是说“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所以你一个、我一个”,可是要请记得,这只是落于语言文字方便诠释而来权宜而说,千万不要因此而把这一个本来不在时间、空间当中的法,不落于次第、数目当中的不生不灭法,妄自加以想象,而以为祂可以有第七、可以有第八、第九、第十,乃至说同时在凡夫存在的这一个真如心,这个因地真如心阿赖耶识之外,还有一个佛地的真如心、无垢识同时存在,而来出生你、我现下的这个第八识,这样的知见是完全错误的。

好!上面的两个单元重点结束以后,已经证成了不生不灭法必定真实存在,又证成了不生不灭法不可以数目、次第、时间、空间而来局限祂。所以不管是讲阿赖耶识、阿陀那识,这个异熟识、这个无垢识、这个所知依,种种只要来指称这一个不在蕴处界当中,却是具足祂真实体性的这个法,那这个法名称再多,都同样只能是指向这一个不生不灭法。虽然你有你的、我有我的,可是别忘了这个“你的、我的”是依于五蕴而说,五蕴是如来藏所出生之法,怎么可以依于祂所出生之法而要来含摄、而要来局限,甚至于毁谤说:“这一个不生不灭法有一个、两个、三个。”严格来讲,您的如来藏跟我的如来藏一样是不一不异,乃至一切众生有情,不管您是十法界当中哪一界的有情众生,一切众生的不生不灭法第八识,不管用任何现象界当中被文身、名身、句身被名言所限的这些名相而来把祂贴上标签,请记得都不要因为这样的标签,而错误地以为不生不灭的心体有一个、乃至两个、乃至有多个,乃至可以让你去编排说有第九、有第八,第八之上有第九,第九之上还有第十,请菩萨们要注意这一点。

好!到这里的话,那我们就要进到另外一个主题、一个脉络。换句话说就是所谓的因地真如心,还有佛地真如心,为什么不可以谤为两个?这个部分虽然有连接上面所说,可是这里主要就要回到《成唯识论》里面对于“真如”这两个字的定义,再依这个真如,有另外一个名相跟真如满相称的就是“无为”,我们先来解释“真如、无为”这两个名相之后,再依这样子名相的解释、定义而来演说为什么不可以毁谤因地真如、佛地真如是同时存在。这当然主要是针对于《识蕴真义》这一本书当中,有一些菩萨因为自己错误的邪见而产生这样子的争端。

好!那关于真如的定义,我们先来根据《成唯识论》当中所说,我们简单念一下《成唯识论》对于真如的定义,它说:【真谓真实,显非虚妄;如谓如常,表无变易。】(《成唯识论》卷9)换句话说,“真如”这两个字如果就祂字面上的意思,就是“真实而也要如常”。那很简单的,蕴处界三科法都是生灭、都是依他而起,大致上我们都可以现前观察它的剎那生灭、不住,它不可以说是真实之法;严格讲都是流转、都是生灭之法。所以当然就不符合真如里面的“真”。那如呢?所谓的“如谓如常,表无变易”。

因为众生错误的知见,因为他本身的智慧所限,众生经常会把色蕴、识蕴(这个五蕴当中)这两蕴建立为常住法。很简单,譬如说一个人,您看看我现在坐在这里,这影像当中的这一个老师,五分钟后、十分钟后都是同一个啊!如常啊!所以色蕴可能是一个常住法。那当然大部分的众生,其实他只是依于意识而执著这个五根身为常,严格讲还不至于愚痴到认为我这个色身都不会改变,因为最简单的,你的体重会改变啊,你的身高会长高啊,也会因为年老而变弯啦,所谓的驼背啦、减低啦。可是不管是在色蕴上面错误的建立,祂好像至少有五分钟、十分钟常住不变,或是说在识蕴上面建立我这个意识心从我出生到现在都常住不变,这当然都是ㄧ种错误的认知。这样子的认知,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就跟您现在在这个电视画面上所看到这个影像,它实际上过了一分钟、过了两分钟,同一个影像都已经不是同一个影像了,而是如同电影的胶卷、如同我们有一些幻象这样子的一个把戏,如同旋火轮它已经是变化了不知道几遍了。所以这样的五蕴法,特别是当中的色身,特别是五蕴当中的识蕴,识蕴当中的五俱意识,乃至定中的独头意识,都不可以说为是不变异之法。

好!那简单来说,“真如”这两个字的定义,要符合祂的必定不是蕴处界,所谓的尽所有性当中、五蕴当中、十二处当中、十八界当中的这些生灭法所能够冠上去;反过来讲,我们又有说到了,生灭法之外,既然这个功德性的具足,必定是只能摄属于这一个不生不灭法。这个不生不灭法的名称有种种:阿赖耶识、阿陀那识、如来藏、所知依、取阴俱识、入胎识,依这样子的虽然是同一心体,同一无漏无为性、无漏有为性,可是依于祂在这一个不同的阶段,祂的相、祂的用有所不同,而依于生灭现象界当中的人为施设建立的文身、名身、句身,而我们施设了这种种不同的名称。可是别忘了,这同样都指向一个不生不灭法,而这个不生不灭法祂既然不是蕴处界法,祂当然就是真实之法,也是如常之法。只是要请菩萨们记得,这个“如常”千万不要以蕴处界当中任何一蕴,或是十八界当中任何一界的功能,而来想象祂的如同不变。最简单当中不可以色蕴当中的色边色-所谓的虚空-而建立这样的虚空无为就是这一个不生不灭法,有祂具足这样的体性,那就变成一个错误的凡夫的臆想了。

好!那回来我们刚刚已经依于《成唯识论》简单地说到了真如的定义,就是要真实、要如常,而三科蕴处界法都必定不真、也不如,不是真实,也必定是有所变异。这个也是符合于 龙树菩萨八不中道里面所说的“不一不异、不常不断、不生不灭、不来不去”。换句话说,有来去、有常断、有生灭的,可以分为“一、异”。这里的“一、异”,当然一定是依于数目之法、次第之法、时间、空间而去讲一、讲异,譬如说识蕴有六个——一、二、三、四、五、六个,可是如来藏不能讲一、二、三、四、五、六个。这个色身有来有去,今天在台北,明天在高雄,有来有去;这样子的受蕴相应的苦受、乐受,有来有去,一下苦、一下乐、一下忧、一下喜,一下子又断灭掉,这样子的有常、有灭、有生;有灭、有常、有断之法都不可以说是真如法,而真如法当然是只有不生不灭法。

那《成唯识论》的“真如”这两个字的定义,要注意的是:如果以《成唯识论》为一个范围,《成唯识论》里面讲的“真如”,它很明显地把祂界定叫作“唯识实性”。换句话说,是第八识如来藏,乃至祂所出生的万法在运作当中、在生灭当中,背后所显示出来的有一个真如心,祂如如不动,祂具足空性、有性,真实存在。可是《成唯识论》里面的“真如”,祂所说的其实只是相对于《百法明门论》里面所说的最后的“四所显示故”。菩萨们如果没有忘记的话,我们曾经有一个手势,让菩萨们能够有一个体会。我们说《百法明门论》里面的五位百法是【一切最胜故,与此相应故,二所现影故,三位差别故】,这个“三位差别故”所显示出来的六种无为法,以《百法明门论》为一个范畴,这里面的真如无为、虚空无为、想受灭无为、不动无为、择灭无为、非择灭无为,严格来讲,都是依于这个如来藏祂的真如性,是具足空性、有性,而不是单纯的无漏无为,而来说能够在前面的心王的运作当中,心所有法的运作当中,乃至心王、心所有法运作而显现的影像——色、色法,依于这前面的三位而来说;再加上后面的“心不相应行”这样的时间、空间、语言、文字、声音、次第、数目、有得失之法,然后再来“四所显示故”,说有这样的真如无为,有这样子的虚空无为,这样的种种无为。当你放开前面的这个四法的时候,五位百法的前面四法的时候,你很清楚地知道,这个无为法纯粹只是“所显示之法”,就如同刀子的锐利,如同一朵花的美丽,如同我们说一个金刚钻的坚固,这样的坚固、美丽、锐利,离开这个名义自性当中这一法的义,这个体性相用当中的体、性,特别是体来讲,那绝对是不可能存在的。

所以《成唯识论》里面对于“真如”的定义,所谓的唯识实性,所谓的“真谓真实,显非虚妄;如谓如常,表无变易”,这样的真如、这样的唯识性,祂是无为之法,祂是无用之法;祂跟《百法明门论》四所显示故当中的这六种无为一样,祂都只是所显性;祂跟我们之前引用《瑜伽师地论》所说的【法有二种:谓有、非有。有为无为,名之为有;我及我所,名为非有。】(《瑜伽师地论》卷45),这一段论文当中的“无为”并不相同。换句话说,这一个《成唯识论》里面的“真如”或是说“无为”,祂纯粹只是跟百法明门一样,祂是所显法。是所谓的锐利、所谓的坚固,所谓的美丽,依于花的本体、依于刀的体、依金刚石的本体,都没有这样的所显示法可说;而这个刀可以来切,这个花可以来欣赏,或是说能够烹调、煮食的功能,或是说这个金刚石有一个磨钻的功能,都不是依于所显示的这样子的真如无为性而说祂具足这样的功能。

我们以前曾经半开玩笑地说过了,如果这一个所显性-这一个六种无为当中的真如无为-是真实具足功用之法,那么您应该可以到卖刀的这刀具店里面跟老板说:“老板!你这支刀很锐利,我很喜欢,我想要买回家来切菜之用,可是你这一把刀要一千块,我这里只有五百块,那我能不能只买它这一支刀子的锐利回去,您就五百块来卖我。”老板如果是心怀不轨,他当然是可以骗说:“哎呀!你这个傻子。好!你既然要买锐利,那我就把锐利卖给你。”当然了,你不可以说我花五百块,那你要把这一千块的刀这个本体带回去。因为真正具足能够切削功能的是这个刀的本体,名、义、自性、差别当中的这个义,而且不是依于语言文字所说的义,是真实的离开语言文字的。就物质色法来讲,这一个物质本体不带语言文字的这个色蕴之法,依于这样的理解,那我们要把它跟其他禅宗祖师公案里头有时候会以“真如”这两个字来直接就指向于这个第八识如来藏,来等同这一个如来藏、第八识,要了知的是禅宗祖师的“真如”,跟《成唯识论》所说的“真如”并不完全相同。

禅宗祖师所说的“真如”,比较贴近于我们刚刚所念的《瑜伽师地论》里面说的法有二种,当中的“有法”,而有法就是指真实有之法。真实有之法包括三自性:圆成实性、依他起性、遍计执性。这三性法当中的前面两者,就是圆成实性心,还有这圆成实性心具足一切功能、一切功德,能够出生的蕴处界,乃至其他的法;这样子的功能性、依他起性,这样子的圆成实性心,不生不灭心体,合这两者是所谓的有——真实有的法。圆成实性心是真实有,是不生不灭有,是恒常都有,无始劫来本来就存在,无始劫后永远也不可能消灭。而这样的这个生灭法,以功能性来讲、以所谓的清净分来讲,撇除掉依他起当中有时候会用另外的说法,说依他起当中、生灭法当中有生灭相,而说祂也是因缘和合依他而起之法,可是祂是染分之法;我们不撇开这个染污分的依他起法,所谓的遍计执性法,而来纯粹说这个依他起法。这个依他起蕴处界法,它既是如来藏的功能,所以它只是一个局部之法,它是生灭之法,我们说它常,是因为它生灭而常、生生灭灭,可是因为它是圆成实性心的功能,圆成实性心心体永远不灭,祂能够出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功能,当然也就永远不灭。依于圆成实性心的恒常而说祂出生的这些功能,或有出现,或没有而暂时消失;可是依功能来讲,它是生灭法,它是依他而起之法,可是毕竟还可以说它是常。简单来讲,成佛之后报身佛一样是生灭法,唯有三身佛当中的法身佛自始至终,从凡夫位到成佛,都还可以叫作是常住之法、自在之法、恒为真如之法。

好!我们再引用《解深密经》的经文来解说真如,《解深密经》卷3:

如所有性者,谓即一切染净法中所有真如,是名此中如所有性。此復七种:一者流转真如,谓一切行无先后性;二者相真如,谓一切法补特伽羅无我性及法无我性;三者了别真如,谓一切行唯是識性;四者安立真如,谓我所說诸苦圣谛;五者邪行真如,谓我所說诸集圣谛;六者清净真如,谓我所說诸灭圣谛;七者正行真如,谓我所說诸道圣谛。当知此中,由流转真如、安立真如、邪行真如故,一切有情平等平等;由相真如、了别真如故,一切诸法平等平等;由清净真如故,一切声闻菩提、独觉菩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平等平等;由正行真如故,听闻正法缘总境界胜奢摩他、毘钵舍那所摄受慧平等平等。

在这里《解深密经》把这个真如,所谓的“如所有性”而来告诉我们,在一切的染净法,这里的染净法严格讲的,还是要以蕴处界流转法、生灭法而来说祂的范畴。佛说在这个蕴处界法的运作当中,在生灭法这样子的造作有为,有所造作当中,我们可以依于实证如来藏阿赖耶识,而了知祂的犹如虚空,可是却真实存在。所谓的无漏无为性、无漏有为性这样的具足之后,我们可以在众生的流转当中,蕴处界的流转或说众生在显现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和合运作而产生的人、我、众生、寿者相,而产生的四趣、六生、三界六道不同的相貌,乃至在这样子建立的正报身,建立的这样的器世间,这样的依报之后,而种种不同之间的互动,这样所谓的生灭相,不管是这样子的生灭法的运作流转,或是在流转之上又产生的生灭相,这些种种的显现,我们都可以看到如来藏祂的真实如如性,祂真实存在、祂永无变异。

可是这一个不生不灭、这个不垢不净的如来藏,祂不管是众生流转于三界六道当中的三恶道,或是说依于这样子的有漏福德而出生于三白道,如来藏、阿赖耶识祂都一样不垢不净、都一样不增不减,不落数目、次第之法当中。祂不会因为众生在三界六道,在恶趣流转,而这一个不生不灭法如来藏,这个真如心就因为这样子而染污;也不会因为您造作了相应于布施、持戒,慈济世间贫苦这样的工作,祂含藏进去这样的种子而能够让祂清净,所谓的不净不垢。当然更也不会因为您是在凡夫位,您如来藏就缺少一分,或是说您成就佛道之后,您的如来藏或是您的第八识就多增加一分,成为一个、两个,落入于数目之法的有增有减。

那要了解《解深密经》里面的七真如,依我们刚刚所说的,很清楚的,所谓的因地真如,还有佛地真如的建立,而把因地真如称为一切凡夫未成佛之前的第八识,而说成佛之后才应该具足的这样子的无垢识,是所谓佛地的真如心,而愚痴地说这两个心是同时存在,而且由佛地的这个真如心—这个无垢识—来出生我们现下能够出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能够受熏持种的第八识阿赖耶识,而说这个佛地真如是在因地真如这个阿赖耶识之上,祂是第九识;而这第九识的佛地真如能够出生第八识阿赖耶识,所以正觉同修会所说的阿赖耶识,是禅宗证真如的一个目标、指向。这样的说法是错误的,而来毁谤 平实导师所教导的大乘三转法轮的殊胜妙道是错误的,那这样子的一个指责,当然是本身自己的过失。

好!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先演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