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所依是不求依

第051集
由 正昌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在此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道业精进否?目前正在演述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

上集我们为大家说到,阿罗汉是不证涅槃本际——第八识如来藏的,但是由于阿罗汉依止于佛、信受佛语的缘故,相信佛说无余涅槃里有一个涅槃本际可以独自存在,所以不是断灭空;由于阿罗汉们接受了佛说“涅槃本际不是断灭空”的正知见,才能够于舍寿时灭尽自己的蕴处界,入于只有如来藏单独存在的无余涅槃,但是由于阿罗汉并未证得涅槃本际第八识如来藏的缘故,所以阿罗汉对于所证的涅槃是不是断灭空,心中其实还是会有一点担心的,所以说阿罗汉对于涅槃是没有究竟乐的。阿罗汉因为完全依止佛的缘故,而对于所证的涅槃没有究竟乐,那么到底如何证涅槃而有究竟乐呢?

接下来,我们继续看《胜鬘经》中,圣胜鬘夫人为我们的开示。《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卷1:

何以故?世尊!依、不求依;如众生无依,彼彼恐怖,以恐怖故则求归依;如阿罗汉有怖畏,以怖畏故,依于如来。

圣胜鬘夫人说:“为何说阿罗汉对于所证涅槃没有究竟乐呢?世尊!那是因为阿罗汉是依止于佛而证涅槃,而不是依于无所依的心——自心如来藏,成为自归依而证涅槃的不求依缘故啊!犹如每一个众生都有恐怖,因为有恐怖的缘故,所以就求归依;阿罗汉就犹如众生有恐怖一样,对于无余涅槃是灭尽五阴无余,只有自心如来藏单独存在,阿罗汉并没有亲证,所以就有了怖畏;因为有怖畏的缘故,所以依止于如来、相信如来所开示的:无余涅槃中有涅槃本际存在,并不是断灭空,才能够证得有余、无余涅槃,所以阿罗汉是有怖畏的;有怖畏的缘故,所以依于如来。”

从圣胜鬘夫人在《胜鬘经》中说:“如阿罗汉有怖畏,以怖畏故,依于如来。”指出阿罗汉并没有亲证涅槃本际——第八识如来藏,所以对于无余涅槃中是不是断灭空,心中是有怖畏的。但是依止于如来以后,就能够离开无余涅槃中是断灭空的怖畏了,亲证了二乘解脱而成为了阿罗汉。而从上述圣胜鬘夫人所说“阿罗汉以怖畏故,依于如来”这一句话,来看专学二乘解脱道的南传佛法,是不是值得羡慕呢?显然不是,因为阿罗汉还是得要依止于佛,才能够离开怖畏而证解脱入涅槃的;但真实的所依却是不求依的,所以只有真正依于无所依的心—自心如来藏—成为自归依以后,才是真实而最究竟的依止。

所以,当菩萨们已经亲证并转依自心如来藏以后,就不需要如同二乘阿罗汉一样,依止佛说涅槃是真实、清凉、究竟、常住不灭,来证解脱却没有究竟乐啊!菩萨自归于这个本来无所依的自心如来藏,发现自己本来就在涅槃中,发现这个自心如来藏本来就是真实常住不灭,本来就是离于三界万法热恼的清凉,是一切有情的究竟归依处。所以菩萨虽然也像二乘人一样,断除对于五阴的贪爱执著而证解脱,同时也因为现见灭尽五阴自己以后,无余涅槃中确实还有自心如来藏独自存在,所以对无余涅槃,菩萨就不会像阿罗汉一样生起了是不是断灭空的怖畏。所以菩萨自归于这个本来无所依的自心如来藏,才是真实而且最究竟的依止,才是能够不求依而证四种涅槃,所以菩萨对于所证涅槃是有究竟乐的!因此凡是求依的人,禅宗祖师就要骂他是“依草附木精灵”。真正的究竟法,真实的解脱是无所依的;无所依才是究竟法,才是不变异法。

而二乘解脱道的实证,根本与证如来藏无关,取证解脱果也并不需要证得如来藏,所以阿罗汉不知道无余涅槃里面是什么,因此阿罗汉一定要依止于佛,信受佛说无余涅槃有自心如来藏独自存在,才能够离开对于无余涅槃是断灭空的怖畏,而取证解脱入于涅槃的。因此,圣胜鬘夫人所说阿罗汉“以怖畏故,依于如来”,这是专门修学二乘解脱道的南传佛法人,不可避免要面对的状况。

但话说回头,如果想要取证二乘解脱果,就应该如同阿罗汉一样,看待五阴如同持剑想要害我们的仇人一样,要能够灭尽对于五阴特别是意识觉知心的贪爱执著;还要如同阿罗汉一样完全信受佛语:相信无余涅槃中有一个第八识如来藏独自存在,并不是一切都无的断灭空。先接受了这样的八识正论的正知正见后,才能够在善知识的如实教导下,以自己应该具备的定力、性障消除等因缘具足下,才能够如同焰摩迦比丘在尊者舍利弗的教导下,断除了我见乃至实证阿罗汉果。只是就算成为了阿罗汉这样的二乘圣者,仍然无法离开圣胜鬘夫人所说:阿罗汉是没有究竟乐。所以,是否应该只求二乘解脱果,而灭尽五阴入无余涅槃却没有究竟乐呢?还是应该进求大乘佛菩提,成就佛地的常乐我净的究竟乐呢?这是专门修学二乘解脱道的学人应该深思的啊!

又圣胜鬘夫人说:真实的所依是不求依的;菩萨就是自归于这个不求依的自心如来藏,才能够成就常乐我净的佛地究竟乐,所以“依不求依”才是真实而最究竟的依止。所以凡是求依的人,才会被禅宗祖师骂他是“依草附木精灵”。这是因为真正的究竟法是无所依的,真实的解脱也是无所依的,无所依才是究竟法,才是不变异法。

所以,若是所证的心必须依止于别的法才能够存在,就不是不求依的真心;真心就像《六祖坛经》讲的“如日处虚空”,就好像太阳独自处在虚空中,根本就不需要依止什么,真心就像太阳那样无所依的存在,而这个可以独自存在、无所依的如来藏心,才是众生的本来面目、本地风光。像这样的如日处虚空的如来藏心,才是不求依的心、才是真心,真悟的菩萨都是依于这个不求依的如来藏心。

假使有人证得阿赖耶识以后,还想要求得另外有一个如来藏,不知道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那就是于本来无所依的第八识如来藏心外,另外寻求一个无所依的第九识,就会有同样是无所依的八、九识并存的过失啊!那他就是无法忍于本来无所依的第八识如来藏真心的依草附木精灵;至于八、九识并存的无量过失,大众有兴趣可以请阅正觉同修会出版的《识蕴真义》。如果有人在悟得如来藏以后,还想要再寻求如来藏背后有另一个所依,就不免返堕意识境界而自以为增上,这就表示他是新学菩萨,对于佛法的理解与实证仍然还是很粗浅,所以才会把退转误以为是增上。如果有人证得离见闻觉知的阿赖耶识以后,还想要再寻找另外一个能够有觉有知的如来藏,作为阿赖耶识的所依,这表示他的“我见”是还没有断除的。因为真实依是不求依的,有智慧的人应该如同圣胜鬘夫人所说“依不求依”:依止于这个从来不求依的如来藏真心啊!

所以,当菩萨自归于不求依的如来藏真心以后,就能够取证真实不变异的解脱,这样的“依不求依”才是究竟法。如果是有所依的意识离念灵知心,那永远是依草附木精灵,不是大法王如来藏;这个意识离念灵知心只是小鬼神,就好像是小昆虫依着牠的昆虫五阴身,安住着一株草为家,小昆虫的离念灵知心才能够存在运作;或是像色界天人具有广大天身,安住于广大的色界天宫中,色界天人的离念灵知心才能够安住于禅定中;乃至无色界天,虽然连色身都没有了,意识觉知心所缘唯是自心内境的定境法尘,所缘的法尘境也非常广大,但仍是要依于四空定的定境法尘,无色界天人的意识觉知心才能存在。所以意识离念灵知心,不论所缘有多么广大,都是要依于六根、六尘相触,才能够在三界中生起运作,所以意识离念灵知心是有所依的。因此凡是所说的真心是必须有所依的心,如同意识离念灵知心,这都是错悟的假名大师啊!

意识离念灵知心既然有所依,当然只是小鬼神而不能称为“真人”。“真人”是不求依的如来藏心,只有祂不依任何法就能如日处虚空独自存在,二乘人就取的无余涅槃本际是祂,大乘菩萨所依的不求依心也是祂,乃至佛地的无住处涅槃还是祂,所以说不求依的如来藏心才是“真人”。而依这个不求依的如来藏心,才能够藉六根、六尘为缘而生起运作的离念灵知心,只是个有所依的小鬼神啊!不是学佛人可以依止的“真人”;只有不求依的如来藏心,才是学佛人可以依止的“真人”。可是这个不求依的如来藏心,虽然是真正学佛人应该依止的地方,但众生都作不到,不能到无所依之地。所以当众生都不知道这个无所依的境界,心中都没有所依时,心里就会觉得很恐怖;因为心中有恐怖的缘故,所以就只好求归依。

因此未悟实相的学佛人,也就是还没有亲证这个不求依的如来藏心以前,在佛门中一定要作三归依;为什么要作三归依呢?因为三乘菩提的实证没有把握啊,所以心有恐怖!因为心有恐怖就会想:“我对于解脱道没有把握,我对于佛菩提道也没有把握,那该怎么办呢?所以我应该去归依三宝,由佛法僧三宝来帮助我啊!”所以学佛人应当归依三宝。

学佛人由于真实归依三宝的缘故,对于佛菩萨以及真实证悟三乘菩提的僧宝就会生起信心,对于有三乘菩提可以实证,也会生起信心,所以对于佛门中真实证悟的善知识所说,也才会生起信心,而愿意信受善知识依经教所说的八识论正理;并且在听闻后能够如理思惟、如法奉行,而逐渐发起应该有的清净功德,因此就能够生起对于自己能够实证三乘菩提的信心啊!才能够如同前述的焰摩迦比丘一样,因为信受奉行舍利弗尊者对于他的教导,不仅离开原本的恶邪见,还相信无余涅槃中有第八识如来藏独自存在,所以并不是断灭空,这个有涅槃本际的八识论正见;因此焰摩迦比丘才能够真的断我见,进而取证阿罗汉果;这都是因为焰摩迦比丘能够真心实意地归依三宝,对于有真实的三宝存在不疑的先因,才有后来他愿意接受尊者舍利弗的教导,亲证阿罗汉果的这个结果啊!

所以,如果是如同某位六识论的导师,对于三宝是有选择性的接受,那三乘菩提的实证就俱无其分了。例如他主张大乘非佛说,只是因为自己不能够亲证大乘法的核心——这个不求依的如来藏真心,所以对于大乘经典中所说的法义,根本没有一点点实证的能力。因此为了否定他所不能证的大乘法,就对《阿含经》中白纸黑字的三乘名相视而不见,妄说《阿含经》中 佛没有说过有三乘法,来成就他所主张的大乘经典并不是佛说,而是后代弟子对于 佛陀的永恒怀念所创造出来的邪说!还有对于自己毕生翻阅到起毛边的阿含经典,竟然还会主张说:要听闻佛亲自所说才是原始《阿含经》,显示出这位六识论的导师对于自己已经阅读过无数遍的阿含经典,其中所说的二乘解脱道法义都无能亲证,因此根本连我见都没有断,更谈不上有丝毫的二乘菩提的解脱功德;由此可知,这位六识论的导师,其实对于佛法中说有三乘菩提可以实证,心中根本是怀疑不信的。

他这种不信及否定有大乘佛菩提可以实证,从他所提出的大乘非佛说的邪见主张,就已经很清楚明白地显示出来了;只是当他提出大乘非佛说的邪见时,这位六识论导师所没想到是,他不仅仅是公开向大众说:我并没有实证大乘法;同时也误导并让他的门下弟子相信:应该怀疑、否定经论中说有第八识存在的说法;因为经论中说有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我自己找不到祂!都不曾反省检讨自己,这个是菩萨才能证的第八识如来藏心,自己是否已经像菩萨一样,信受并护持弘扬八识正论来利乐众生,具足了证悟前应该有的福德、定力、慧力的条件?反而颠倒地认为以自己的世智聪明就应该能够亲证!这就导致这位六识论的导师他的弟子主张说:完全信受奉行佛菩萨依八识论所说的经论,如实修行而实证三乘菩提的人是持教徒观点,是迷信佛法八识正论的人!而以学术的名义来坚持六识论邪见不肯弃舍,据以怀疑、否定经论中的八识正论,这才是学佛人应该有的学术观点。但是有智慧的人听到这样的说法,心中不免想说:这样不就是把箭射出去了,再来就箭射中的地方画靶,说自己正中红心,这样的自欺欺人之谈吗!

如同上述的六识论导师及其弟子,坚持自己的六识论邪见不肯弃舍,所以借用取材错误的学术考证名义,来否定自己所不知、不证的八识正论,说依八识正论而说的大乘经论不是佛说,说这样的大乘非佛说是符合真正的学术观点。这样的说法,有智慧的人当然不肯相信!因为有智慧的人都会明白,真正的学术观点从来就是探求真理、真相的,并不会因为自己不懂八识论,就想方设法去否定八识论,以遮掩自己不懂、不证的事实;反而应该是先承认自己对于八识正论的无知,以一种探求真理、真相的开阔学术心态,来深入理解三乘经论中所说的八识正论是否正确?当了解佛法中所说的八识正论是正确的以后,对于自己尚未能够亲证的第八识如来藏心,应当对于三宝生起信心而愿意归依于三宝,寻求三宝来帮忙自己亲证;这样才能够在实证的善知识帮助下,如理地思惟、如法地修行来亲证三乘菩提啊。如同焰摩迦比丘先是在尊者舍利弗的帮助下,舍离自己的恶邪见,理解并接受了涅槃有本际存在的八识正论以后,对于舍利弗尊者的教导,就能够如理思惟并如法修行,最后终于成了阿罗汉,实证了二乘声闻菩提啊!

从上述《阿含经》中,焰摩迦比丘先是舍离自己的恶邪见,最终终于证得二乘菩提的例子,可以看到如果愿意先理解并接受八识正论,并舍离自己原本错误的观念或想法,这样才是真正符合求真、求实的学术观点!也才能真心实意地归依三宝,并且在三宝的帮助下来实证三乘菩提。这相较于六识论的导师及其弟子,不愿意放弃自己所原本坚持的错误六识论,所以面对自己所不知、不证的八识正论,生起了不信与怀疑,因此才会藉由错误的学术考证,或是说他人是教徒观点等种种方式,想要来进一步否定八识正论,藉以支持自己所信受的六识论邪见,如是坚持己见不舍的狭隘学术研究方式,又怎么可能追求得到真理和真相呢?

所以,这位六识论导师及其弟子,在未舍弃所坚持的六识论邪见,转而信受八识论正见之前,三乘菩提都俱无其分的,所以他们都会有种种的恐怖。真实证悟的菩萨自归依于不求依的如来藏心,而能够次第地迈向佛地的常乐我净,成为了真实的离布畏者;而不是像阿罗汉一样,对于自己所证、所知、所能够入的无余涅槃中,心中却是没有究竟乐啊!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