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摧邪难以显正

第032集
由 正益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若不摧邪,难以显正〉。因为世间对于佛法正理真的很难了解,有时候你不用反面的教材,然后将邪谬的道理一起来比对彰显,他根本不清楚你所说的正法到底是什么?因此这句名言就是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所说的,而且在《成唯识论》里面关于大乘法到底是怎么样出现?到底是 佛所说?还是非佛所说?有作了阐释。

当然大乘法是 佛说的,所以我们对于真正法在传扬,就要像 玄奘菩萨所说的“务存正理,靡护人情。”(《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7),不能因为人情世故而将正理抹煞了。本来就是 佛说的事情,为什么要把它歪曲成是后人所创造的呢?可是有人还是不相信,他不相信大乘法的核心就是第八识,所以他就把大乘法推翻了。他认为二乘法没有讲这第八识,可是实际上二乘法并不是他所想的这样,然后他又说:你们所举的例子都是讲北传阿含,你说名色之外有一个识。好啦!那就照你们说的。因为他知道名色之外还有个识,这个识铁定不是在名色之内;他知道了以后就产生了一个困惑,但他就决定来创造一个意识细心。可是他这样说完以后,他又发现又有举证说如来已经说了“意识不论粗细都还是意识”,他这下就傻眼。

那为了让这些人能够知道这道理,我们就在此引用了南传阿含来讲到底有没有名色之外的识?《长部经典》:

“阿难!识不入母胎时,尚且名色能结成于母胎耶?”“世尊!实不然。”(《长部经典》卷15)

也就是说,有一个识祂可以入母胎的,而且这个识可以让名色可以成就,所以祂真正是一个结生的识。可是这个识不是意识,因为入胎的时候呢,胎儿还没有意识,所以当然不会是第六识啊!那既然这个识入胎,祂又是在六识之外,那你说会不会是大乘法所说的第七识?可是在阿含不会这样来讲意根是第七识,为什么呢?因为意根在《阿含经》里面只说叫作“意”,就是意识的意;既然是这样,那一定是还有一个心识,所以不是意根,也不是前六识,那祂当然是第八。不然按照顺序算下来,祂应当是多少呢?所以当然就是第八识。

那你说经文还有没有对此有更多的叙说呢?有。

“阿难!识若入母胎后而消灭,名色尚能出现于〔名色之〕相耶?”“世尊!实不然。”(《长部经典》卷15)

也就是这段是说,如果这个识入胎以后就跑掉了,或不见了、或消灭了,那名色还能够增长吗?名色还能够在这个胎儿之中能够顺利怎么样吗?不行!世尊说“不可以”,而且这是南传阿含所说的。那还有没有呢?

我们看看经文:

“阿难!识于幼者,即在男童或女童被切断时,名色尚且能增大、成长、发达耶?”“世尊!实不然。””(《长部经典》卷15)

也就是说,这个识如果当祂已经出胎,变成小朋友以后就离开了,那这小朋友、这名色就不得增长,也没办法顺利成长变成成人。因此就可以知道,这个名色之外确实有个识,然后和这个名色一起存在,而且当六识不存在的时候,祂还是存在。所以这样不可思议的识到底是什么呢?这已经是《阿含经》所说的,可能有的人他对于真正佛法还不太清楚,他就说:不会吧!反正不管,反正我就是有一个意识可以去未来世。可是这个说法已经被南传(注意喔!是南传,并不是北传)的阿含给破斥的,并不是只有北传的阿含,而是南北传阿含都予以破斥了。

这是有一位比丘,他叫嗏帝比丘,他产生了恶见,那我们看南传的二乘经典怎么说?《南传中部经典》:

尔时有本为渔夫子名嗏帝比丘者,生如是恶见,谓“我从世尊说法.得知如是,即此识虽流转轮回,然常保持自己同一性。”(《南传中部经典》卷1)

也就是说,就是讲意识心不断地可以流转到后世,因此这就是世间人所建立的意识心,以为永远常住不坏。在这情况下,世尊就把他叫过来,然后跟他讲:“你说的识是哪一识?”那我们看经文嗏帝比丘怎么回答:

世尊,说此爱者,于此处彼处,受善恶业果报。(《南传中部经典》卷1)

结果 世尊马上就说:“愚痴人!因为你整个受果报,然后在作种种的这些了别、觉知种种,这是你目前这个心识;就是能够接触到六尘万法,六尘万法接触着,然后产生种种的智慧心行。”全然不是如来在大乘法所说的第八识的心行,所以当然不会是阿含圣教所要说的可以入胎的识。因此 如来就不断地说他是愚痴人,给他破斥到可以说是体无完肤。

那我们再看到说,名色和识的关系到底是什么?经文怎么说呢?《中阿含经》:“识、名色共俱。”(《中阿含经》卷24)所以北传阿含来讲,这个识和名色是在一起的,俱就是聚在一起,然后同时在一起。那南传的怎么说呢?《长部经典》:“此名色即与识俱”(《长部经典》卷15)这名色它是怎样都不会脱离这个识,这两者是在一起的。我们正确说法应该是名、色、识,所以大乘法又说:就像是三堆芦草,你把它竖起来以后,要它们互相来支撑。因为第八识在十因缘法里面我们可以看到,本来一直往上推,推到这个识,就“齐识而还,不能过彼”。为什么过不去了呢?因为没有法是祂前面的源头。

既然我们如果说是上一世的识,那就一定是在继续讲六识,所以就有三世的十二因缘法。可是今天我们来说这个“识”,是直接在这一辈子里面来看,那祂跟名色是在一起的,既然在一起,那祂有没有源头呢?这时候“识”就不能当作是过去世的识,然后拿这个心识来解释。可是这心识没有源头,这个名色之外的识,不像是意识心会每一世断灭,不会从过去世来,也不会去到未来世,大家都是这样的心识,那在这种情况下,这个识当然就是第八识。第八识所以没有源头的意思是说,祂就是无生法,没有一个法可以出生祂。如果祂有一个源头,祂必然一定有一个法可以出生祂,出生祂以后,我们当然就可以继续往前找。可是和名色一起的这个识,祂没有源头,而且不论是北传阿含、南传阿含都已经说这样的法,祂是一定要存在。不然你不论从入胎、住胎、出胎、长大种种,祂如果不存在就没有了,所以不能够入胎就没有轮回了,然后也没有生死啊!因为不再入胎了。

可是这些法都是这个识所出生的,所以我们就知道说,这个识祂很特别,所以不论北传阿含或南传阿含都说祂是根本,所以才会说叫根本识。然后因为翻译上的话我们可以说是,有时候叫本,有时候叫因,有时候称祂是缘,有时候称祂是因缘,然后这样来说明。然后有时候说祂是习、习气,北传阿含讲是习气的习,习就是代表说这一世的名色出生,当然跟过去生有关,所以说就有过去生的业的种种习气,然后心性种种习气,所以才能够出生。所以我们这样看过来,你不能说第八识在《阿含经》里面是没有出现的,只是没有写明叫第八识,可是实际法是存在的。

实际上我们从真正的这样法来说,本来就没有一个叫作第几可以称呼,第几是人类方便或是诸佛方便所说的一些种种的名词,你也可以从法界的观点来说,然后把次序颠倒或怎么样,只是说这样的众生讲第八,众生比较理解。所以这里要申述的是说,既然现实有这个入胎识,祂不是没有,而且必须要这样才能三界继续流转。众生在这痛苦的轮回,不断地头升头没,这个第八识祂就是有这样的作用,能够出生种种的法,所以才会让大家沦落生死,不断地在善趣、恶趣中,乃至于地狱中受苦。

所以我们再来说,这一个和名色一起在的识,祂本来就存在,既然是存在为什么要否定祂呢?然后来说大乘法没说这个识。可是这样说法是不对的啊!因为真正的法一定是如来都有亲证,所以如来叫作“正遍知觉”,就是一切诸法如来完全了知,没有一法是遗漏的,包括如来说涅槃,如来当然是亲证涅槃啊!那有人因为涉猎这个《阿含经》比较多,他慢慢懂得阿罗汉实际上灭尽是灭尽一切诸法,灭尽一切诸法以后包括意识心也灭掉了,这样你就没有办法去觉知这个涅槃境界,因为意识心没有办法进入涅槃界;这个意识心是生灭的法,涅槃是不生不灭的法,如何可以凑和在一起呢?因此从这样来看,他又干脆主张涅槃是不可了知的,可是这样说法,事实上是不对的。然后有些众生就认为阿罗汉灭尽就什么都没有,这样说法也是不对的。我们现在解说焰摩迦(是佛世的一位比丘)他当时这样主张:阿罗汉灭尽就什么都没有了,因为你已经没有你的五阴我。那到底什么是什么?所以他干脆就主张什么都没有了。可是这样说法经过舍利弗尊者给他开晓,后来他就能够理解自己的想法是错的,焰摩迦就得到了心善解脱、心解脱等等。

那我们来看,如果说涅槃祂是存在的,当然这样我们可以知道说涅槃一定存在,因为阿含已经说这个证明焰摩迦的说法是错的,也就是说阿罗汉灭后以后还是有涅槃;那当然这个涅槃就必然为如来所了知,所以如来才能够演说有这个涅槃。因为所有的阿罗汉都没有去过这个涅槃,而且他们要去也只能够灭掉自己,可是灭掉自己实际上也没办法去,为什么呢?因为灭掉自己以后,没有一个法可以入涅槃,没有一个最终的法可以安住于涅槃之中。所以我们透过这样可以知道说,阿罗汉所说的涅槃,实际上是本来自住涅槃,不是因为阿罗汉他的修证的关系然后有这个涅槃;是这涅槃本来就安住了,不论阿罗汉有没有灭自己,然后有没有能力怎么样,这涅槃法本来就在。所以本来就在的法,到底是什么法呢?不会因为他修到阿罗汉,这时候涅槃才出生出来。如果这样的话,这个涅槃就是有生之法,那当然就会有灭;可是涅槃既然是无生之法——不生不灭,就代表说它一定本来就在,不然如何说叫作没有生灭、不生不灭之法。

而在佛法中不生不灭之法,在阿含里面虽然没有阐释非常多,但实际上说得很清楚,不生不灭就是如来藏妙法,就是这个第八识。第八识祂有很多名字,祂可以称为阿赖耶识,也称为异熟识,也可以称无垢识——无垢识就是成佛时候的心识。我们透过这样来说明,实际上大乘法就是 佛说,如果大乘法是后世的人所造作的,那后世的法是怎么产生?难道有个家族他不断写这样深妙法,可以超越诸佛吗?难道诸佛对于深妙法都不知道而自己称为自己正遍知吗?实际上这样说法是对如来的毁谤,因为如来是没有一个法不清楚、不知道的。而且也不会有这样的家族有这么样聪明的智慧,在跨过几百年中不断地写作经典,而冒充是佛说,这样他要自己冒着下地狱的痛楚,他何必这样来妄语呢?而且透过这样的法他如何能够演说?他一定要亲证这个法,既然是亲证,才能够将这个法的细微处讲得很清楚啊!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世间所认为的种种是不如理的。

达赖喇嘛在《觉灯日光》来阐述《菩提道次第广论》,来推广这个论,可是它跟中国的佛菩提道毕竟是相悖的。因为中国佛菩提道我们就是要亲证这第八识如来藏,而且一切的禅宗公案都是指向这一个第八识,从真如佛性乃至有禅门三关,这就是中国传承下来的真正的佛菩提道。而密宗道却说那我们如何去找这开悟呢?如何去实证这个真实的法呢?他们也说开悟,我们来看看宗喀巴他怎么说。《密宗道次第广论》:“法身喜徧空,死、闷绝、睡眠、呵欠及喷嚏,剎那能觉知。”(《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4)因此这样的说法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为什么?因为他们专心在无念之间,以为无念就可以开悟,可是人死了接下来有一段时间是没有觉知的,请问既然没有觉知你如何开悟?至少你要知道自己开的悟是什么?明的是什么心吧!然后闷绝也没有意识心了,你如何开悟?可是密教却叫人从这地方去发现,因为他觉得没有念头就是;他想真心应该没有念头,却不知道真心从来无念。但是你要觉察到真心,却要留这个假的心这第六识去找祂啊!因为真心是从来一切真,祂本来就不会有念,所以不是死或活,而是要真正地去参究。

所以古时候才有那么多的禅子他们不断地行脚,在世间不断地找禅师,然后来参访,最后好不容易经过很久、很久以后,终于有个入处而开悟,这还算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大多数的禅子都没有办法,完全不像是说走错路的,在定学中或是以禅定为悟,或是以念跟念之间的空隙来作为大圆满或是种种,这样的说法是不对的。

好!那我们再看到日本人,有一位他在十八世纪,他写了叫《出定后语》,他叫富永仲基。为什么这里要提到他呢?因为他被目前的《中华电子佛典》把他写的这部论或书把它放进来了,可是实际上他是一个研究儒学的人,只是说他刚好涉猎佛法,他反对大乘法。我们看他怎么说,他在八识的说法说到:“六根六识、是其本说、胜鬘经犹说六识……。”(《出定后语》卷1)好!这位儒家的信仰者他说:“《阿含经》里面说的只有六根、六识,所以没有你们说的第八识。”可是我们刚也举证了,名色之外事实上有个识,如果你不喜欢祂叫第八,那随你称呼吧!可是绝对不是只有六识而已,不然不会北传阿含觉得很重要,南传阿含也觉得很重要。透过嗏帝比丘的说法,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个法是一定存在的,所以当然不只六识。

然后《胜鬘经》所说的法就是说如来藏,如来藏实际上是一个心识啊!不然祂怎么能出生万法,你出生万法当然要缘许许多多的法,然后不会随便生,不会没有目的这样一切乱生,所以祂会任运,根据这个缘而开显这样种种的法;因此这样的法,当然也是要如来藏,称为第八识。所以我们看到日本这样的说法是不对的,我们不应该继续来反对这“大乘法是佛说的”,这样的真实道理应当继续传承下去。

好!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