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阿含九部經中不說有佛性、如來藏?

第063集
由 正元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這個單元我們繼續跟大家辨正《琅琊快報》中錯誤說法的地方。

在《大般涅槃經》中迦葉菩薩又對 佛說:「世尊!如同上面所說的一切眾生都有佛性,九部經中都不曾聽聞。如果真說有佛性,為何聲聞他們不犯波羅夷罪?」佛說:「善男子!如同你所說的,聲聞他們沒有毀犯波羅夷罪。善男子!如同有人說大海中只有七寶,沒有八種,此人也沒有過錯。所以如果有人說九部經中沒有講佛性,那這樣的說法也沒有罪過。因為我在大乘智海中說有佛性,二乘的人是不能知、不能見的,所以二乘人說無佛性是沒有罪過的。這個佛性境界只有諸佛菩薩能知,不是聲聞緣覺所能知的。」

「善男子!如果人們沒有聽聞過善知識開示的如來甚深祕密藏,如何能夠知道有佛性?所謂祕密藏就是《方等大乘經》所講的佛性、如來藏、法性、法身、真心、真如、第八識、中道、實相等等。善男子!各種外道,有的說我常,有的說我斷。如來不是那樣的也說有我、也說無我,說這樣叫作中道。佛所說的中道,是指一切眾生都有佛性,佛性離斷、常兩邊,因此名為中道。佛性只是被煩惱遮住,所以眾生不知不見,因此要勤修方便斷除煩惱才能見到佛性。如果有人能這樣說,此人不犯四重戒。若不能這樣說,則犯波羅夷重罪。如果有人說:『我已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何緣故?因為有佛性。有佛性就一定能夠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因為這個緣故,所以我已得成就菩提。』那麼這樣說的人,就犯了波羅夷重罪。因為眾生雖然有佛性,卻還沒有修習各種善巧方便,所以還無法親見佛性。因為眾生不見佛性,就不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因此說佛法是甚深不可思議的,絕不可因為四阿含沒有講到佛性,就斷然否定眾生有第八識、佛性、如來藏,這樣未來會障礙眾生證悟的因緣,請琅琊閣以及追隨者要注意。

佛又告訴迦葉:「所言苦者,不名苦聖諦。是何緣故?如果說苦就是苦聖諦,那麼一切牛羊驢馬以及地獄眾生應該有聖諦。善男子!如果有人不知道如來有甚深境界、常住不變的微密法身,也就是第八識如來藏,而說如來就只是這個需要飲食的肉身,沒有法身如來藏常住;或是不知道如來的功德威神力,這才叫作苦。為什麼?因為無知的緣故,將真實法看成虛妄法,將虛妄法看成真實法,可以預見此人將來一定會增長各種煩惱,墮落三惡道、輪轉生死、領受眾多苦惱。如果能夠知道如來常住、沒有變易,或者聽聞常住二字的音聲,一經耳根以各種善緣而生天上。後來解脫時才能證知如來常住、無有變易。證知以後便說:『我以前曾經聽聞這個道理,現在得到解脫終於能夠證知如來常住、沒有變易。我最初因為無知不明白這個道理,所以輪轉生死、無窮無盡,直到今日才得到真實的智慧。』如果能這樣的認知,所謂的苦,便是不知如來藏常住的道理,那這樣的人就是知苦;知苦才能真正的修行苦聖諦,因此能獲得大利益。如果不能知苦,就算勤修苦行也沒有利益。要這樣了知才能叫作知苦,才能叫作苦聖諦。如果不能依如來藏常住的道理來修行,那只能叫作苦,不是苦聖諦。」

「所謂苦集諦,就是在真法如來藏中沒辦法生起真實智慧,接受不淨物,比如奴婢等。又把虛妄法說成真實法,破壞正法,不讓正法久住。因此緣故不能了知法性如來藏,所以輪轉生死、多受苦惱,不能生天享樂,也不能得到解脫。如果有深妙智慧的人,他不會毀謗,也不會否定有如來常住、有永不變易的法性如來藏,因此他不會破壞正法;因為信受法性如來藏的緣故,他可以生到天上,也能獲得正解脫。如果有人不能了知苦集諦的道理,而說正法是沒有常住的法(也就是沒有法性如來藏、沒有佛性、沒有第八識等),一切法都只是緣起性空、一切法都只是無我無自性,正法所說的就是滅法。因此緣故,他將在無量劫中流轉生死,受盡苦惱。如果有人能了知正法常住不變,能信受眾生皆有永不變易的佛性如來藏,這就是了知『集』,這就是集聖諦。如果不能依常住如來藏修學,那只是『集』——只會聚集苦因的緣故,不是集聖諦。」

「所謂苦滅諦,如果有人認為苦滅諦就是修學一切法空,那這樣是不對的。為什麼?因為一切法空,會斷滅一切法的緣故,這樣會破壞如來真法藏,會破壞常住法、佛性如來藏,這樣修學名為修空。修苦滅諦的人跟一切外道是不同的,如果說修一切法空是滅諦的話,那麼一切外道也修空法,也應該有滅諦。如果有人說如來藏雖然不能見,但是只要滅除一切煩惱就能證入;有人如果能這樣發心,哪怕只有一念,未來就有因緣能在諸法中得到自在。如果有人修學如來密藏,而認為祂就是一切法無我、一切法空寂的修學;那這樣跟修一切法空的外道是沒有不同的,那這個人將在無量世中生死流轉、受盡苦惱。如果有人不這樣修學,而能信受眾生皆有常住不變易的佛性如來藏,雖然他有煩惱,未來也能迅速除滅;因為他知道如來密藏的緣故,這才叫作苦滅聖諦。如果能這樣修學滅諦,就是我釋迦牟尼佛的弟子;如果不能這樣,就是修空的外道而不是滅聖諦。」

「所謂道聖諦,就是佛、法、僧三寶以及正解脫。如果有人心生顛倒而說沒有佛、法、僧和正解脫,說有情生死流轉好像夢幻一般;因為熏習這種邪見,他將會在三界中輪轉不停,領受眾多痛苦。如果能發心知見佛、法、僧三寶以及解脫也是常住不變的;因為這一個正知正見的緣故,能在無量世中隨意得到自在的果報。這是為什麼?我在往昔因為於佛法僧及解脫產生顛倒的原因,不知道有如來藏而認為三寶和解脫都是無常的,把滅法、空法這種虛妄法看作是真實法,因此而領受無量惡業的果報;我現在已經滅除了這些邪知邪見而成就佛的正覺,這就叫作道聖諦。如果有人因為不知道如來藏常住而說三寶是無常的,修學這樣的知見就是虛妄的修行,那不是道聖諦。如果反過來能信受如來藏常住,則能修學常住三寶,如此就是我釋迦牟尼佛的弟子。能以真實知見如來藏、佛性常住的正見而修學四聖諦法,這才叫作四聖諦。」

此時迦葉菩薩對 佛說:「世尊!我現在終於知道要如何才能夠修學甚深的四聖諦法。」佛告訴迦葉:「善男子!所謂四倒,就是於非苦中生於苦想,叫作顛倒。非苦者,名為如來。生苦想者,就是認為如來是無常、變易。如果說如來是無常,這會有大的罪苦;如果說如來捨棄這個苦肉身入於涅槃,就像火柴燒滅,空無所有;這樣叫作非苦而生苦想,是名顛倒。」

「另外有人認為:『我如果說如來是常,這樣就是我見。因為我見,所以有無量罪過;因此應說如來是無常,如此說的話可以得到安樂。』這樣也是顛倒,因為說如來無常就已經會有大的罪苦。如果是大的罪苦,如何得到安樂?這就是苦生樂想,所以名為顛倒。另外,樂生苦想也叫作顛倒。樂者即是如來;苦者即是如來無常。如果說如來是無常,是名樂生苦想,因此名為顛倒。如來常住,名為樂。『如果說如來是常,為何又入於涅槃?如果說如來不是苦,為何捨身而取滅度?』這樣的說法也叫作樂生苦想,因此名為顛倒。」上面所說的情況都屬於第一顛倒。

世尊又說:「將無常認為是常,將常認為是無常,也是顛倒。無常叫作不修空,不修空所以壽命短;如果說不修空認為能得長壽,就是顛倒,此名為第二顛倒。另外,將無我認為是我,將我認為是無我,也是顛倒。世間人說有我,而佛法中也說有我,世間人雖說有我,而這個我卻沒有佛性,因此叫作將無我認為是我,所以名為顛倒。而佛法中說有我、有佛性,世間人不知道有佛性,說佛法必定無我,這就是將我認為是無我,因此名為顛倒。如果說佛法必定是無我,所以如來告誡弟子要修學無我;這樣的顛倒,名為第三顛倒。」

因此,琅琊閣主張說四阿含破斥「我」,不承認有佛性、如來藏,主張一切法無我,其實就是 世尊這裡所說的顛倒。因為世俗人認為眾生之所以有見聞覺知、會喜怒哀樂、會生死輪迴,就是有一個「我」常住不滅;而這個我並不是如來所說的佛性、如來藏,而是指有一個常、獨一、主宰的真神或是靈魂,祂是真實的存在,祂跟眾生的五蘊是不即不離的和合在一起;這是一種典型的我見,也是外道所說的神我、梵我。所有具備正見的佛弟子都應該要分辨清楚,世尊在四阿含不明說有佛性、如來藏,是因為世俗人的我見眾多也非常雜亂;因為那時候印度六師外道很多,除了外道所主張眾生身中有一個常住、獨一、主宰的真我、神我、梵我之外,世俗人也主張眾生身中有各種常住的我,這個我有各種各樣的名稱,包括有情、意生、摩納縛迦、養育者、數取趣、命者、生者、士夫、作者、受者、知者、見者等等。

世尊為了斷除世俗人及外道各種雜亂的我見,所以在九部經、四阿含中破斥了一切非離蘊我、非即蘊我,隱密佛性、如來藏而說世間一切法無我,為的就是不增加眾生我見的糾纏,讓眾生能夠快速出離世俗雜亂的我見深坑。目的就是為了不讓眾生誤解佛性、如來藏也是如同外道的神我、梵我,讓眾生能夠早日斷我見,證得解脫果。因此,琅琊閣不可以主張說四阿含破斥我,就不承認眾生有佛性、如來藏的真我;也不可以主張「佛說過一切法無我」,就不承認 世尊在了義經典的聖教中所說:眾生都有第八識、佛性、如來藏的真我;否則就會落入 世尊這裡所說的第三顛倒。

另外,世尊又說:「將淨認為不淨想,不淨認為淨想,叫作顛倒。淨就是指如來常住,不是雜食色身、不是煩惱身、不是肉身、不是筋骨組成的身體。如果說如來無常,是雜食的色身、乃至是筋骨組成的身體,佛、法、僧三寶及解脫都是可滅盡的;這就是將淨認為不淨想的顛倒。所謂將不淨認為淨想,也名為顛倒。就是如果有人說:『我的佛性如來身中沒有一法是不清淨的,既然沒有不清淨,所以不需要修行就一定能夠獲得清淨解脫,所以如來所說的修不淨觀是虛妄的說法。』這就是將不淨認為淨想的顛倒,這是第四顛倒。」

迦葉菩薩對 佛說:「世尊!我今日聽聞後才得到正見。世尊!在這以前我們都是邪見的人。」迦葉菩薩又問 佛說:「世尊!二十五有中有『我』嗎?」佛說:「善男子!我就是如來藏。一切眾生都有佛性、如來藏,這就是我的道理。這個如來藏真我,從無始以來常常被無量的煩惱所覆蓋,所以眾生不能知見身中的如來藏。善男子!好比貧窮女人的房子裡面有很多真金寶藏,家裡的人無論大人小孩都不知道在哪裡。這時有個神異的人,有善巧方便,就告訴貧窮的女人說:『我想雇請妳幫我除草。』貧女回答:『我不願意,你如果能告訴我金子藏在何處,我就幫你除草。』這個神異的人又說:『我有方便能為妳指示。』女人回答:『我家中大小都不知,你如何能知?』這個異人又說:『我真的能知。』女人回答:『我想看到,請為我指示。』這個異人就在女人家中掘出真金寶藏。女人看到非常歡喜,認為奇特,就景仰信受這個神異的人。善男子!眾生的佛性、如來藏也是如此,一切眾生不能得見,就像那有寶藏的貧女一樣,自己無法知道。善男子!我現在普告一切眾生都有佛性,只是被煩惱所遮蔽而不能見;如同那貧窮的人雖有真金寶藏卻不能見到一樣。如來今日廣大周遍地顯示眾生的如來寶藏,即是佛性;當眾生知見此如來藏,心生歡喜,歸仰如來。善知方便的異人就是如來,貧女就是一切無量眾生,真金寶藏就是佛性、如來藏。」

「另外,善男子!比如女人有一個孩子生病,非常憂惱,尋求良醫;良醫來到配了三種藥:酥、乳、石蜜,給孩子服用,並告訴女人:『孩子服藥後,先不可以給他餵奶,要等到藥力消散後才能餵奶。』於是女人就用有苦味的東西塗抹在她的乳房。母親就告訴孩子說:『我的奶有毒不能吃。』孩子饑渴想吃母奶,可是一聞到乳房的苦毒氣味,就捨棄遠離。等到藥力消散後,母親用水洗乾淨乳房,叫喚孩子說要跟他餵奶,此時小孩雖然饑渴,卻因先前聞到乳房的苦毒氣味而不肯過來。母親又說:『因為先前你生病吃藥的緣故,不能吃奶,所以用毒塗抹,現在你的藥力消散,我也已經把乳房毒味洗乾淨了,你可以過來吃奶,也不會苦了。』孩子聽後於是開始吃奶。」

「善男子!如來也是這樣,為度一切煩惱,教導眾生修無我法;眾生修學無我後,永斷我執而入涅槃。為了除去世間各種妄見,示現了超越世間的法;又為了顯示世間所計執的我相是虛妄不實的,教導眾生修學無我法,令眾生清淨解脫。如同母親在孩子服藥治病時,用苦味塗抹乳房;如來也是這樣,為了讓眾生能順利修空而說諸法無我。當孩子病好後如同這位母親洗淨乳房,呼喚孩子過來吃奶;我也是這樣先說無我,當眾生斷了我見獲得解脫,而後說眾生有如來藏、佛性的真我。所以比丘不應該害怕,如同母乳一般的如來藏、佛性,先前佛說一切法無我,只是為了方便治療世間眾生的我執病苦,當病苦去除後應該繼續依止常住、不變易的如來藏、佛性來修學佛菩提道,就如同那小孩聽到母親的叫喚,還過來繼續吃奶。比丘也是如此,自己要能夠分辨清楚,自身的如來祕藏還沒有證得,不是沒有。」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這個單元就先介紹到這裡。

祝福各位菩薩:身心康泰、學法無礙!

阿彌陀佛!


點擊數: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