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空有之諍

第045集
由 正倖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您現在正在收看的節目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今天的主題是「空有之諍」。

網路上的琅琊閣說:【《玄奘文化千年路》第四集與第三集一樣,有大量錯解中觀法義的內容,其中最重要的議題是中觀與唯識之間的「空有之諍」。正覺同修會蕭平實居士錯解中觀的核心要義,用第八識、如來藏解讀「空性」和「中道」,因此正覺論述的中觀法義高度錯亂。至於唯識系,蕭居士將唯識學裏面,屬於依他起性的第八識,錯誤歸類為圓成實性,然後將第八識等同真如和如來藏,作爲一切法的「第一因」。錯解中觀與唯識的結果是,正覺將辯論「真如是否真實有」的「空有之諍」誤解為是在辯論有關第八識有沒有真實自性。】(〈正覺法義辨正:玄奘文化千年路(第四集)辨正綱要〉,琅琊閣。)

現在解析如下:空、有二宗立名之錯謬。安立「空、有」而起紛爭者,始自部派教聲聞僧清辨(約西元490到西元570年),他對佛法義理不能通透,不信受大乘實相,並將同一第八識而有種種別說的「空、無相、真如、實際、法性、法身、涅槃、離言自性、無自性、不生不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如來藏」等,當作歧異而分成許多個不同的法,不知道指的都是同一個第八識心而產生誤解。清辨欲與護法菩薩(約530年到561年)諍論,護法見其慢心甚重,於是婉拒,清辨方有絕食三載而得 觀自在菩薩現身指示之事。最後清辨入阿修羅宮,以待 彌勒菩薩成佛之時,以決其疑。

然此中有可議之處:彌勒菩薩為一生補處菩薩,即將成佛,為何清辨不肯依 觀自在菩薩之指示而往生兜率陀天請益解惑?又 觀自在菩薩現身時,亦可啟請開示,何苦捨近求遠?以此可知:清辨自認見解無誤,直追佛地,而 彌勒菩薩主張之阿賴耶識不同於己,不願採信,故不接受妙覺菩薩開示,一心唯信佛地的諸佛可證其言,所以必待 彌勒菩薩成佛而後請益,不肯請益現前的 彌勒菩薩。偏執至此,足可浩嘆!

審閱清辨所造的論,證明其未斷我見、亦未證真如,仍是凡夫,猶在三賢五住之外。然護法菩薩、無著菩薩、提婆菩薩、龍樹菩薩、世親菩薩皆是開悟賢聖,實證之後本就無有諍論,因為法同一味。如《勝鬘經》示現初地證量的勝鬘夫人,即能顯說「空如來藏」和「不空如來藏」之正義;所以「空」與「不空」二處本來無諍,唯有凡夫未證實相而妄議,以致分割聖言成為二邊,致令空、有相諍。

佛講了般若以後,有許多人因不瞭解而產生諍論,就有空有之諍,但空有之諍只存在於佛門內的凡夫之中。阿羅漢不會跟人家作空有之諍,因為阿羅漢證得涅槃以後,他有一天起了一個念:「那我入了涅槃以後,十八界統統滅盡了,是不是變成斷滅?」他就去問 佛,佛說:「無餘涅槃中有一個『本際』,也就是『識緣名色』的『識』,就是『名色緣識』的『識』,也就是入胎識,不是斷滅空。」阿羅漢聽到 佛的開示以後就心安了,他想:「我捨身的時候,可以安心地入涅槃,因為五陰的我是虛妄的,我滅了以後,我的『本際』不滅,所以涅槃不是斷滅空。」這才是二乘菩提的正義。

琅琊閣說:【正覺同修會蕭平實居士錯解中觀的核心要義,用第八識、如來藏解讀「空性」和「中道」,因此正覺論述的中觀法義高度錯亂。】只有凡夫不如實知涅槃——不知無餘涅槃之中有本際不滅,不如實知般若——不知般若是在講第八識非心心的體性,他們才會有空有之諍,就寫論出來跟菩薩諍。都因為佛世的這些凡夫們有空有之諍,所以 佛又來了一次第三轉法輪——講唯識經典。唯識的經典最有名的是《楞伽經》、《解深密經》、《楞嚴經》,以及《如來藏經》、《大乘同性經》、《無上依經》、《勝鬘經》等等都是,乃至聲聞部的《阿含經》都已曾略說唯識之理。

關於第三轉法輪之唯識正理,分為兩門來說:在虛妄唯識門裡面顯說「無我」,在真實唯識門,則顯說無我性的「真我」。顯說「無我」,告訴我們:眾生依他起性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要以如來藏為因,以過去世意識、意根所造作染淨諸行所成的業種為緣,加上父母為緣、四大為緣,所以生起我們的色身與內六塵,然後才能生出受想行識,才有眾生的五陰我,才有見聞覺知的「我」。有了色身五根及內六塵以後,才有我們見聞覺知的心;因為六識是心,心不觸物,不能接觸外六塵,這就已經告訴我們:我們人以為真實不壞的「我」,這五陰其實是假我,十八界全部都是由第八識變生的,《成唯識論》已經明明白白地告訴我們了。所以五陰是以藏識因及種種緣而假合形成的虛妄法。所以虛妄唯識門告訴我們: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所假合而成的「我」是虛妄的,不是真實不壞的,所以虛妄唯識門宣說一切法無我——當然包括眾緣所假合而成的離念靈知心——都是不具有真實不壞性的假我,不是常住不壞的真我。

真實唯識門則告訴我們:阿賴耶識是一切有情的根源,但仍然不是真實「我」,因為阿賴耶識中含藏了許多導致有情生死輪迴的種子,使得有情落入分段生死和變易生死之中。由於阿賴耶識含藏了無明種、業力、煩惱種,令有情輪迴生死,所以說阿賴耶識不是真實的「我」,說阿賴耶識非真;然而阿賴耶識心體是永遠常住不滅的,所以名為金剛心,《金剛經》就是講這個道理。然後在這真實唯識門中,又宣說阿賴耶識中本來具足了能令有情解脫分段生死的體性——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由於阿賴耶識心體本有的這個涅槃性,所以佛門中人可以依此涅槃而修斷煩惱,成就有餘依涅槃、無餘依涅槃、無住處涅槃;由此本來自性清淨涅槃之體性,能令佛門中人斷除無始無明中的一切所知障隨眠而成究竟佛道。阿賴耶識心體本身具足了如此的特性,所以證得阿賴耶識的人,可以依憑對於阿賴耶識心體的證驗,以及深入了知祂的體性,現觀祂本來就有的能生萬法的自性,以及祂本來就無分別的清淨自性,以及本來就涅槃的不生不死自性,而能具足解脫慧與般若慧;具足了這二種慧,就斷盡了分段生死與變易生死,這時的阿賴耶識便改名為無垢識,也就是佛地的第八識——真如——真正的真如,究竟位的真如。

所以真實唯識門所說的阿賴耶識,既能出生蘊、處、界、入等萬法,便雙具有性與空性,雙具生死輪迴性與涅槃解脫性,雙具染汙性與清淨性;若不入佛門修證解脫道,則阿賴耶識成為眾生輪迴之因;若入佛門修學解脫道,則阿賴耶識即成解脫輪迴之因。若不入佛門修證佛菩提道,則阿賴耶識永遠不能轉變成佛地真如,則是虛妄識;若能進入佛門修證佛菩提道,則阿賴耶識其實正是未來佛地真如之體,則是真相識,是真正之「我」;所以因地的祂是虛妄性又非虛妄,如此非虛妄非不虛妄而成就中道。唯識種智中,虛妄唯識門所說的五蘊無我、十二處無我、十八界無我,輾轉所生的一切法也都無我,說蘊處界及一切法都是緣起性空,講的都是蘊處界入等現象界的諸法。於唯識種智中,真實唯識門所顯說的「我」,則有業感緣起、賴耶緣起、真如緣起以及真常唯心。

如來究竟為常?為無常?而作種種辨正,即是古今皆有之「空有之諍」。譬如印順、昭慧法師等人,認同印順之邪見而說:釋迦佛滅度後實無報身佛在色究竟天宮中宣說種智妙法。認為 釋迦佛入無餘涅槃滅度後,沒有本際或實際之第八識真如存在,猶如灰飛煙滅,並無一法存在。由於這樣的邪見,不認為 釋迦佛應化身滅度後,留有圓滿報身之解脫色繼續度化眾生。他們都墮於世俗法而不能證得二乘菩提中的世俗諦,仍然執著意識細心為常住不壞法;墮入常見外道法中,皆不能跳脫於三界有法,皆依誤會之世俗諦而演說「佛法」——依三界有法之緣起性空而說佛法,又否定第八識的存在,令本來中道性之三乘佛法成為斷滅之一切法空說,使得非斷非常之「如來」成為死後斷滅之空無。

琅琊閣跟隨釋印順的錯誤腳步,將唯識學裡面屬於圓成實性的第八識真實法,錯誤歸類為依他起性之虛妄法,質疑第八識不是一切法的「第一因」。這證明他並沒有證得第八識,早就把所證忘光光了。如來藏系諸經之修證者,為破斷滅見者而宣示:如來滅度後絕非斷滅,尚有三大無數劫所修集而得之解脫身、自性法身,住持於色究竟天宣說一切種智妙法,利益往生色究竟天之地上菩薩。西藏密宗應成派中觀見之印順、昭慧法師等人,聽聞後不能瞭解其義理,便說如來藏系經典之修證者所說法義皆「墮於三界有之中」,將證悟聖者之法義辨正作了錯誤的定位,便說諸地菩薩主張阿羅漢入滅後尚有自心如來藏不滅之說,乃是主張滅後尚有三界有者,完全不知阿羅漢滅後尚餘之第八識獨存之無餘涅槃體性;這其實是指責說第八識同於外道常見之有、同於三界之有。然而如來藏是出生三界有的心,也是阿羅漢入無餘涅槃後的唯一心,不可能是三界有。部派佛教清辨等人及現代的釋印順、琅琊閣等人因此誤會,便說墮於斷滅空者與證悟聖者之法義辨正等事相為「空有之諍」,完全不解「空與有」的正確義理。

「空」有空相與空性二法,空相謂世俗諦所言之陰界入萬法緣起性空,空性謂勝義諦所言能出生陰界入萬法之實相心。「有」者則是意識心及意根心,皆是三界中之「有」法;如來藏則非三界有,是第八識心,是出三界之無餘涅槃之實際故,也是出生「三界有」的實相心,不得誣說為三界中的「有」。若人了知空與有之定義,則無空有之諍可說,只是未悟空性的人,不服證悟者親證般若之後所說如來藏正法,出而誣衊為墮於有之中的人。暫且不說諸佛於人間滅度之後,轉入色究竟天的圓滿莊嚴報身與自性法身等事,單說決定性之不迴心聲聞阿羅漢入無餘涅槃一事,則知印順等人所謂之「空有之諍」者,乃是他們錯會證悟聖者之意思,進而妄解說「證悟如來藏者墮於有中」。何以故?例如決定性之阿羅漢滅度之後,仍有第八識實際不滅,所以無餘涅槃不是斷滅空;當他們所謂的空宗否定了第八識以後,無餘涅槃就變成斷滅空了,他們其實是斷見論者。第八識不可以指稱為「有」,因為不是三界有之法,不在三界有之中,更不是五陰十八界所攝之世間有,而是五陰十八界等法出生之根源,是阿羅漢滅盡「十八界有、三界有」而入無餘涅槃後之實際。

這樣的第八識,於四阿含諸經中 佛已經處處隱覆密意而說,聲聞人聞之不解,也不能親證;諸不迴心大乘之阿羅漢,雖然曾經從 佛聞知,知道有這個第八識心,然而未能實證,所以對於般若正理不能了知其意趣;然而他們都不會墮於印順、昭慧、琅琊閣等人所墮的斷滅空中,信受佛語而知道必有此實際第八識故,由聞佛語而知入無餘涅槃後非是斷滅空故。菩薩就不是這樣,聽聞佛語之後能親自覓求此第八識如來藏,有智慧能證得第八識自心如來的所在,證知自心如來之運作粗相乃至細相、極細相等,故能發起般若之總相智、別相智,乃至次第進修而得佛地之一切種智,因此成佛。

由這個緣故,阿羅漢聞佛語而信受故,知道無餘涅槃非是斷滅空,稱為「於外無恐怖、於內無恐怖」;這樣的事實仍載於《阿含經》中,印順、昭慧、琅琊閣等人渾然無知,不曉此理,墮於否定第八識後的一切法空之斷滅見中。由如是誤會之故,更來否定大乘賢聖證悟後所言之無餘涅槃實際為三界有之法。然而這個涅槃實際,乃是滅除一切三界有之後所餘不住三界之法,超脫於三界有之外的心,怎麼能說祂為三界有之法?既不是三界有之法,便不應該說菩薩是執著三界有者,則不應說之為墮於有者。

既然大乘賢聖所證的自心如來不是三界有之法,印順、昭慧、琅琊閣等人則不應說這類證悟者所說「自心如來之正法」為三界有之法,則不應贓誣這類賢聖為護持真正佛法教義所作之辨正為「有宗與空宗之諍」。親證如來藏者不墮於有宗之中,所證不是三界中有;也不墮於空無之中,因為第八識即是真如而不是斷滅空故。所以空有之諍,應該說為弘傳正法者所作、對錯悟者之法義辨正,絕對不是與印順、昭慧、琅琊閣墮於斷滅空者互相間之諍論。菩薩所說的本質是宣說了義正法,不是宣說三界有之法,也不是宣說斷滅空的緣故;所以菩薩說法的本質,絕對不是與印順、昭慧、琅琊閣等墮於斷滅空及常見有之人論諍,而是指正印順、昭慧、琅琊閣等人所墮之斷滅外道見故。

真悟者所說法義辨正的言語,既合乎佛旨,就是弘傳正法,即是指正下地凡夫眾生之正語或開示,不可以指稱為諍論;印順、昭慧、琅琊閣等人錯會法義而墮於斷滅空,對於第八識正義全然無知,又對宣示正法者所說的言論不能信受,不肯重檢諸經佛語而虛心探究,起來作各種爭執,誣說為有宗對空宗之諍論;這樣的言語才是諍論。所以研究佛教史的印順、昭慧等學者,以及現代的琅琊閣,他們所謂的「空有之諍」,只是他們依於凡夫知見所作的言語戲論,只會墮入佛教法義弘傳事相之表相中而說「空有之諍」,都沒有涉入佛教法義之中。

佛教真實法義的弘傳史上,其實從來沒有他們所謂的「空有之諍」,都只是證悟者對他們墮於斷滅空者的指正罷了,都只是他們墮入斷滅空的錯會者,不服真悟者所說的言語而作的諍論。只有那些未悟或錯悟而不服證悟者所說法義時,所作之言語狡辯,才可以說是「空有之諍」;由此緣故,空有之諍,只存在於那些諸墮於斷滅空者之間,不存在於真悟如來藏者之間;真悟者所說的諸法永遠不墮於斷滅空無,也絕對不會墮入三界有中。

錯會者所說的法義,卻是墮於三界有及斷滅空而不自知,他們全都依於三界有而說一切法空;所說的緣起性空等理,其實不是真正的緣起性空的正理,因為它們都不能外於三界有法而獨存的緣故。大慧菩薩有鑑於此,知道未來世必定會有這類墮於一切法空之斷滅見者破壞佛教正法;為了令正法久住,所以在 佛前而為眾生請益,當時及未來世眾生得以聆聽佛意;今日 平實導師方得據此寶經真理而宣示大乘佛法正義,滅除印順、昭慧、琅琊閣等人所弘傳之斷滅空法,滅除彼等所弘傳之藏密應成派中觀邪見,以利今時及後世一切學人。

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