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乘百法明門論談八九識並存之過失(上)

第058集
由 正祺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單元,今天這一集我們將「從《大乘百法明門論》來談談八九識並存的過失」。

《百法明門論》是 世親菩薩所造,唐朝 玄奘菩薩在貞觀22年,也就是西元648年,在長安北闕弘法院所翻譯出來。這《百法明門論》是根據《瑜伽師地論》〈本地分〉當中六百六十法,提綱挈領,將佛法作一個梗概的說明;利用一百個法,將佛法中重要的名相與次第關係,作一個簡略的鋪陳,讓學佛人領悟佛法的概要。玄奘菩薩將這一部論的名稱稱為「明門」,明門其中的「明」是無有愚癡闇鈍,也就是智慧通達;「門」是可以進入法相義理的方法。顯然《大乘百法明門論》是藉由這一百個法的理解,可以在大乘法的義理當中得到智慧,通達真實的道理。

《百法明門論》的主旨在說明「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也就是說,三界中一切有漏法以及一切的無漏有為法,都是因為八識心王而有的;甚至於無漏無為法,也是因為八識心王而顯現;如果離開了八識心王,是無有一切法可得的,就這樣子說「萬法唯識」。十方三世一切的有漏無漏法,既然是因為八識心王而存在而顯現,這個八識心王又是依第八識阿賴耶識以及無明而出現在三界當中,無明業種以及上煩惱隨眠又是由各自第八識所執持,然後藉緣變現色身以及世界山河器世間,因此說「三界唯心」。三界萬法就是依著第八識心而有,依著第八識心而變現,以第八識作為根本。《百法明門論》是在簡單地說明「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宗旨,我們如果能夠明白這個宗旨,修學三乘佛法的時候,就能夠具備正見,不會墮於我見、邊見等錯誤的見解當中。

《百法明門論》當中說,一切法概略說來有五種,也就是:一是心法,二是心所有法,三是色法,四是心不相應行法,五是無為法。這五個法的次第關係則是:【一切最勝故,與此相應故,二所現影故,三位差別故,四所顯示故。】(《大乘百法明門論》)其中,所謂「一切最勝故」,是說八識心王乃是三界一切法的根本;如果沒有八識心王,就沒有十方三世的三界萬法。這八識心王就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以及阿賴耶識。眾生就是只有這八個識,這是《百法明門論》所確定的。如果說還有一個心能夠出生這八個識,不管這個心叫作第九識或是真如等等,都是違背《百法明門論》八識心王是一切最勝的主張。因為,如果說阿賴耶識是依他起性的有為法,還有個真如是圓成實性,顯然這個真如可以出生阿賴耶識,這個真如就應該是第九識,如此應該說九識心王是一切最勝故。

眾生有幾個識,在佛法傳入中土後的幾個世紀,在當時有不同的說法。在梁武帝時候的真諦三藏,他著作的《決定藏論》建立了九識論的說法。真諦三藏以阿賴耶識是無常、是有漏、是煩惱的根本;他認為另外有一個阿摩羅識,也就是無垢識,是常、是無漏,因此要斷阿賴耶識,然後證得真如的境界,稱為證阿摩羅識。《決定藏論》是《瑜伽師地論》五識身相應地中意地的不同譯本,可是真諦三藏自行建立了九識論的說法。真諦三藏同時依《唯識三十頌》,把它改譯成為《轉識論》;同樣的,他在八個識以外,又增加了真如阿摩羅識,他認為這個真如阿摩羅識是一切法的所依,而這真如阿摩羅識是無為性。

現代的學者也考證 玄奘菩薩所翻譯的《唯識三十頌》,才是忠於 世親菩薩的原來著作。真諦三藏的說法衍生到了後來,就有人依經論的文字敘述,將 玄奘菩薩以前真諦三藏所翻譯的唯識,以及說明如來藏的經典,歸類成為唯識古學;玄奘菩薩所翻譯以及主張的八識論,被稱為唯識今學。唯識古學以無為性的真如以及如來藏作為依止的根本識,然後有阿賴耶識的種子產生;也就是真如或如來藏為體,阿賴耶識為用,就這樣子變現出了世間。或者有人認為阿賴耶識是依他起性,是生滅變異的有為法,而真如則是圓成實性,是無為法。或者有人主張第八識等於如來藏加上藏識,也就是不生不滅的如來藏加上生滅的客塵煩惱阿賴耶識。上述的種種說法,以及真諦三藏的《決定藏論》、《轉識論》都是九識論的主張,都落入八、九識並存的過失之中。

《百法明門論》接著說「與此相應故」:是說有五十一種心所有法與這八識心王相應,因此建立這五十一個法。八識心王與心所有法相應的這五十一個心所法是:五遍行——也就是觸、作意、受、想、思;五別境法——也就是欲、勝解、念、定、慧;還有十一個善法,六個根本煩惱,二十個隨煩惱以及四個不定法。所謂心所法,在《成唯識論》卷5當中說:【恒依心起,與心相應,繫屬於心,故名心所。如屬我物,立我所名,心於所緣,唯取總相。心所於彼,亦取別相,助成心事,得心所名。】玄奘菩薩說:心所法是依著八識心王生起的,與八識心王相應的,繫屬於八識心王;八識心王對於所緣的對象,只取總相,心所法則是可以同時取所緣的別相,可以幫助八識心王完成了別,所以稱為心所法。

《百法明門論》接著說「二所現影故」:是說有十一個色法——也就是五根、五塵以及法處所攝色。這十一種色法,是八識心王及祂們相應的五十一個心所法共生而顯示的影像;色法的出現以及消滅就如同幻影一樣,所以稱為現影。眼等五色根,是由阿賴耶識藉意根、無明以及父母、四大作為緣而變生出來,這五色根是阿賴耶識所緣的境界,阿賴耶識也依五色根來緣外五塵境,然後變現內相分五塵;意根接觸這內相分五塵以及五塵上的法塵,因為意根的了別慧粗糙,為了清楚地覺知的緣故,所以現起了意識以及前五識。這六個識現行以後,便有了色塵、聲塵等等六塵相出現在有情的心中;乃至於法處所攝色,例如觀想所見的色以及意識所見的無表色等等也因此現起,就這樣子具足十一種色法。

這十一種色法,必須依八識心王以及五十一個心所法和合運作才能夠現起;如果離開心王以及心所法,就沒有十一種色法可以現前。這十一種色法,就在三界中現前,可是色法並沒有真實不壞的自性,它是念念變易,最後終歸壞滅的;就像是影子似乎是有,卻是無有實質,因此說「八識心王及五十一心所法之所現影」。其實若是離開心王以及心所法,尚且無有一法可得,何況是十一個色法?這也是萬法唯識的意思。

《百法明門論》接著說「三位差別故」:這是說有二十四個「心不相應行」法——也就是得、命根、眾同分、異生性、無想定、滅盡定、無想報、名身、句身、文身、生、住、老、無常、流轉、定異、相應、勢速、次第、方、時、數、和合性、不和合性。這二十四個「心不相應行」法,是因為八識心王、五十一個心所法、十一種色法變化的時候,時分地位而安立的,就這樣子有二十四種心不相應行法。

譬如「得」這個法,是因為依著第七識意根與第八識,以及所變生的色身,然後才說有得這個法。其實「得」這個法並非真實,是因為心王與色法這兩個法而產生;我們的色身——也就是五色根變生以來,一直到還沒壞滅之前,就假名說為「得」。「得」這個法並不跟八識心王相應,唯有五色根與八識心王相應,因此稱為心不相應行法。

或者譬如「命根」這個心不相應行法,是依於往世的業因以及無明種子,所生起第八識上面異熟果的功能不斷地執持色身以及七識,就這樣子讓名色不會敗壞,就這樣子假立「命根」這一個法;也就是命根是依第八識自己以及第八識流注出來異熟果的功能所建立的法。還有像是「異生性」這個法,異生性也就是凡夫性,眾生會在六道當中輪迴生死,是因為依著第八識所不斷相續執持的凡夫異生的種子現行而建立的。這些「法」不跟前七識心相應,只是假名建立,因此稱為心不相應行法。

心不相應行法,是依著八識心王、心所有法以及色法上面,或者有時候是一位就能夠顯現,或者二位、三位共同和合顯現,因此整個就稱為三位差別法。這二十四個法全部都是落在行陰,如果沒有行陰,就沒有這二十四個法,因此說是行法。

《百法明門論》中最後說「四所顯示故」,也就是有六種無為法,這六種無為法是——虛空無為、擇滅無為、非擇滅無為、不動無為、想受滅無為、真如無為。這六無為法全部是依前面四個法所顯示出來的,也就是前面所敘述的八識心王、五十一心相應法以及十一個色法,以及二十四個心不相應行法,由這四類法和合,才能夠顯示出六種無為法,這四種法是缺一不可的。

所謂「虛空無為」,是說因地的真如第八識心體,不管有修學或者是沒有修學佛法,這個眾生的阿賴耶識的心體始終離開各種的障礙,祂不受六塵萬法的拘束,祂自身的體性就像是虛空,就從這個譬喻來建立名稱,所以稱為虛空無為,其實也就是本來自性清淨涅槃。「虛空」是個施設的名相,是我們人為施設的,它沒有一個真實的法;就像牛群中沒有馬,施設「無馬」這個名詞,並不是真的有一個真實的「無馬」這個法;也像是人群中沒有牛,就這樣子施設「無牛」這個名詞,並不是真的有一個真實的「無牛」這個法。「虛空」也是一樣,因為沒有任何的物質,虛空能夠容受物質,就這樣子施設虛空這個名詞;就因為「無」,所以稱為空;因為沒有一個真實法,所以稱為空。因為虛空這個名詞是假法、是假有,不是真實有,不是六處中之法處所含攝;法處所含攝的是虛空無為,是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的因地真如。

這個第八識心體,本來就是已經存在,不是從其他任何的因緣所生,也不是自然地就出生出來;祂具有能夠輾轉出生三界萬法的有性,也具有猶如虛空的空性,所以稱為「自性」。祂無量劫以來隨著業以及無明種輪轉生死,祂在七轉識貪愛或者厭惡萬法的時候,這個藏識——也就是第八識心體——卻是不貪不厭三界萬法,因此稱為「清淨」。祂在無量劫的生死輪轉中,生生世世十八界中呈現有生死,可是這個第八識心體自心始終安住在如如的本性中——祂不生不死、不斷不常、不增不減、不來不去、不一不異——祂離開一切法的兩邊,因此稱為「涅槃」。所以說,這個自心藏識「本來、自性、清淨、涅槃」,也因此稱為虛空無為——祂的體性猶如虛空,永遠地安住在無為性當中。這是指凡夫眾生的第八識心體所處的境界,這個時候的境界,也是《解深密經》所說的邪行真如、流轉真如,也就是因地真如。

這虛空無為,如果離開了八識心王的和合運作,是不能夠顯示出來的。譬如進入無餘涅槃位,根本無法現觀這第八識,更何況能夠看見祂的無為性?這虛空無為,如果離開了五十一個心相應法,也不能夠顯示出來;以我們人間來說,必須要八個識以及五十一個心相應法,或多或少在這中間現行運作,才能夠顯示出來。如果離開了五十一個心所法,是不能夠顯示虛空無為的。這虛空無為,如果離開了色法的五根、五塵以及法處所攝色這十一個法,一切的禪宗祖師就完全無法悟入自心,因為根本沒有個入處。這個虛空無為,如果離開二十四個心不相應行法,也是不能夠顯示的;因為沒有色身,命根就不存在,也就沒有人同分,也沒有名、句、文身,也沒有出生、安住、衰老、流轉、無常,也沒有相應的勢速等等的法;這樣子如何能夠顯示出虛空無為呢?一切證悟的人都是多分、少分知道這個道理,除非是未悟或是錯悟的人。就因為多分或是少分的心不相應行法的緣故,學佛人可以在這當中尋覓得到所顯示的虛空無為。

然而虛空無為這個法,是由心不相應行法等四位所顯,因此稱為四所顯示;心不相應行法由色等三位所顯,因此稱為三位差別;色法由心及心所有法等二位所現,因此稱為二所現影;心所有法由八識心王所有,是八識心王的體性,因此稱為與此相應;由八識心王以及輾轉所生的各種法,這樣子才能夠顯示虛空無為等等的五位百法,因此稱為一切最勝。五位百法的生起,就這樣子輾轉的因果關係,因此說「如是次第」。

今天這個單元就先為各位菩薩說明到這裡,歡迎您繼續收看「從《大乘百法明門論》來談談八九識並存的過失」。

阿彌陀佛!


點擊數: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