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戒是正解脱戒,声闻戒是别解脱戒

第045集
由 正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法与次法”。在这个单元,我们要讲的是修学佛法的重要课题:法与次法——有关于戒论的部分。

在这一集我们要来讲“菩萨戒是正解脱戒,声闻戒是别解脱戒”。佛教界这数百年来,对于菩萨戒以及声闻戒的定义,一直是言人人殊,莫衷一是,于是有主张“菩萨戒是别解脱戒,声闻戒是正解脱戒”的说法。当然这是因为对于正解脱戒以及别解脱戒的意涵没有彻底的了解,并且也没有对于菩萨戒以及声闻戒建立的前提有所了解,所以才会误会菩萨戒以及声闻戒的定位。

我们先从二乘解脱戒来说,如果是出家的佛弟子(女众),必须要先受式叉摩那戒一年,假使满一年圆顶受沙弥尼戒;或者是男众出家受学戒,先以八戒持守,满一年圆顶受沙弥戒;之后再受比丘戒两百五十六条,比丘尼戒三百四十八条,这是声闻法中的解脱戒。当然受声闻出家戒的目的,主要是要求出三界。

其次,我们再来说梵文所称的“波罗提木叉”,在意译上翻译成汉文就称作为“别别解脱戒”。别别解脱的意思是说,有种种别别的解脱,而且解脱的境界各有差异不同,也因此就有各种与别别解脱境界相应的戒法。举例来说,如果是在家以及出家的佛弟子具有菩萨根性,他们并不是想要独善其身而取涅槃的话,佛就为这样的菩萨建立了菩萨戒,他能够发起菩萨的清净大愿,愿意尽未来际都要在世间自度度他,利乐无量的众生,乃至于成佛也不舍弃这个大愿。菩萨戒是以成就佛菩提果为目的,以成佛为目的。

菩萨戒是尽未来际受持的戒法,可以照顾菩萨到三大阿僧祇劫的修学。然而声闻戒却只是一世受的戒,它的戒体就只有一世;也就是说,当这一世舍寿之后戒体就不存在了。而且声闻戒就只有人类才能够受,并且是要诸根具足的人类才能够受声闻戒;可是菩萨戒就与声闻戒不同了,也就是说,虽然是诸根不具足的人,或者是二根、黄门、能够理解人语的畜生,以及天神、鬼神等等,即便是种种不同类别的众生,也都可以受菩萨戒。所以菩萨戒又称为别别解脱戒,有的时候也简称为别解脱戒。

但是,像《菩萨优婆塞戒经》所说的菩萨戒,则是不同于《梵网经》《菩萨地持经》《瑜伽师地论》以及《菩萨璎珞本业经》所记载的能够尽未来际受持的成佛之道的菩萨戒。因为在《菩萨优婆塞戒经》中所说的这个菩萨戒,那是为了未来要出家所作的准备,所以是属于声闻性质的在家戒,它的戒体就只有一世,而不能够尽未来际受持,因此不同于正统的声闻出家戒,而是摄属于别解脱戒,所以也称为波罗提木叉戒。

除此之外,有的时候五戒也可以归属于波罗提木叉,因为五戒可以多分受、少分受、满分受或者是一分受,所以这也称作别别解脱。意思是说,可以单独于杀业得解脱,能够在未来世得长寿,所以单受一个不杀戒,就于杀业得解脱;或者是单受一个不大妄语的戒,也可以使来世免入地狱而保住人身;还有具受五戒、十善的人,来世得生到欲界天、色界天,而能够解脱于人间的生死,或者是解脱于欲界天生死,那么这也称作别别解脱。所以,虽然说是有种种别别的解脱戒,而且各自解脱的境界也有不同的差异,但是都可以称为波罗提木叉。而因为受持菩萨戒是可以成就佛菩提果,以成佛为目的的,所以菩萨戒就只有大乘的佛弟子能够受持。因此,若是大乘的比丘或者是比丘尼受了声闻戒之后,又再受菩萨戒,那就称为出家菩萨;出家菩萨是以菩萨戒为正持(以菩萨戒为正解脱戒),而以声闻戒为副持(以声闻戒为别、为副而持守),所以说声闻戒是出家菩萨副持的别解脱戒。

又譬如说,有的菩萨行者,他发了大心要自度度他,他不但要证得四果阿罗汉位,还要能够究竟成佛;因此他所修学的核心,是大乘的佛菩提道,也就是菩萨道。而实际上,佛菩提道的本身就函盖了大乘的佛菩提道以及二乘的解脱道。所以,有些菩萨他发心要住持佛的声闻表相,因此他持守五戒,持守声闻出家戒,并且他也持受菩萨戒;虽然说他显现的是声闻相,但是他所持守的比丘戒、比丘尼戒并不是他的根本依持,那些都只是在帮助他能够尽快地完成解脱道的修行。对于这样的菩萨行者而言,比丘戒、比丘尼戒是副持的别解脱戒,而菩萨戒才是他正持的正解脱戒,菩萨戒才是他的根本依持。

那么我们再来回顾看,在 佛陀时代的出家人,其实本来就包含了现声闻相以及现在家相的两类僧众。像是 弥勒菩萨,他在僧团中现的就是声闻相的出家菩萨;但是像 文殊师利菩萨、普贤菩萨以及 观世音菩萨,他们都是不受沙弥戒、不受比丘戒,不剃头、也不穿袈裟,现的是在家相,因为他们是依止菩萨戒的出家人,因此他们住在僧团里面,也直接依止在 佛的座下。所以,出家僧人本来就包含了现声闻相与现在家相的两类。

接着,我们从佛法的整体来看,佛法是以大乘法为核心而函盖了大乘的佛菩提以及二乘解脱之法的“唯一佛乘”。在经典中就有记载,譬如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4开示说:【三乘亦非乘,如来不磨灭,一切佛所记,说离诸过恶。】这是说 佛陀所宣说的三乘菩提,事实上并不是三乘,而是唯一佛乘的法,也就是能够令众生成就佛道的唯一佛乘的法。然而,成佛之道真的是甚深难解,并且极为的难修、难证,成佛的路途,时劫又非常的长远,而众生从无始劫以来,就被无明邪见所笼罩着,再加上众生本身的心性又大多是低下的,因此对于佛法很难有信心,也就没有办法发起菩提心。

然而,佛为了接引众生能够进入到这样子甚深难解、难修、难证的佛菩提道当中,因此就不得不施设一些方便,把本来唯一成佛之道、唯一佛乘的法,把它的内涵依浅深、粗细、广狭以及修学的次第,方便施设分为三乘而来教导众生。因为必须要先让众生由粗浅的解脱道的实证而能够发起信心,然后再引导众生渐渐地进入到深细广博的唯一佛乘的成佛之道的法当中来。佛经上说,诸佛如来事实上都是常住在世间的,而且永远都不会磨灭,并不是像一般人所讲的“佛入灭了,已经灰飞烟灭了”。况且,十方诸佛所授记的成佛之道,所说的法理都一样,是在讲自心如来藏;由之中所含藏的七识心远离种种的过失与恶见,也远离烦恼障的习气,远离所知障的无明习气,因此而使得自心如来藏不再含藏七识心无量有漏法的习气,并且以此而作为成佛的法道。

另外,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4当中,佛也开示说:【如医疗众病,无有若干论,以病差别故,为设种种治;我为彼众生,破坏诸烦恼,知其根优劣,为彼说度门。非烦恼根异,而有种种法,唯说一乘法,是则为大乘。】这一段经文所举的譬喻说,当医师在为众生医疗种种的疾病之苦的时候,其实都不外于同一个核心——就是“治病”(要把病治好);可是病苦是有许多种的差别,那么当然就得要施设种种不同的治疗的方法来治病。那么同样的道理,佛为了要使众生破坏掉种种的烦恼,因此佛依众生的根器的种种优劣差别,而为众生分别宣说种种不同的得度的法门,佛并且以三乘法教的方便施设来教导众生。所以,并不是因为众生的烦恼和根性的不同,而会有种种不同的“法的核心”,事实上,佛在三乘的经典当中,所说的都是以如来藏为一切法界的本体,并且是以这个本体作为核心而宣说唯一佛乘的大乘之理。

同时,佛在《妙法莲华经》卷1也说:【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但以假名字,引导于众生;说佛智慧故,诸佛出于世。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终不以小乘,济度于众生。佛自住大乘,如其所得法,定慧力庄严,以此度众生。自证无上道,大乘平等法;若以小乘化,乃至于一人,我则堕悭贪,此事为不可。】在这里就已经很明白地说明了,十方诸佛剎土的本质都是“唯一佛乘”,也就是“唯一大乘”。如果所修学的是佛法,就表示说它是可以使人成佛的法,也表示说那是诸佛所证的法;所以,佛乘不可能是声闻乘,也不可能是缘觉乘,当然更不可能是只是能够成就阿罗汉果或者是缘觉果的法。如果他所修学的只是能够成就声闻或者是缘觉智慧的果位,那就不能够称为佛法,而只能称作声闻法或者是缘觉法,因为它不能够使人成佛。

所以,二乘法如果要称为佛法的时候,就必须是要附属于佛菩提法之中;也就是说,必须是附属于佛菩提之内而成为佛菩提道当中的一部分,才能够被称为佛法。如果把它单独独立出来,而外于佛菩提道独立弘传,那就不能够称为佛法,就只能称作罗汉法或者是缘觉法。所以,十方诸佛剎土之中,同样都只有一乘法,都没有所谓的二乘与三乘,除非是诸佛以方便善巧而施设的;而所谓的二乘法或者是三乘法,也都只是以种种假名施设的文字,来引导各种不同根性的众生。

换句话说,十方诸佛都是为了要解说“诸佛所证智慧”的缘故,因此才会有十方诸佛出现在世间。而事实上,也确实是只有“大乘佛法”这一件事情是真实的,而其他所谓的声闻菩提、缘觉菩提等等的二乘法,都不是真实的佛法;因为诸佛终究不会以小乘法来救济度化众生的。那么在经文中也有讲到,诸佛自己是安住在大乘的智慧果德之中,就如同诸佛自己所证得的无上大道,都是大乘的平等法,是以禅定、智慧以及十力来作为庄严的,并且绝对是用这样的佛智慧来度化众生的。因此反过来看,如果还是以小乘法来度众生,哪怕是仅只对一位众生用小乘法来度化,而不肯以大乘法来度化他的话,那么就如同 佛所说,我释迦牟尼佛就已经堕入到“法的悭贪”之中了,这是绝对不应该的!所以,在这一段经文里面,就已经明白地揭示了十方诸佛剎土的本质都是“唯一大乘”——都是为了使众生成佛的“唯一佛乘”。

就如同前面所说的,既然佛法的核心是唯一佛乘的大乘法,而不是以声闻乘、缘觉乘的二乘法作为核心,那么佛法的整体,当然也就是要以菩萨戒作为核心,而绝对不是以声闻戒作为核心。因此,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知道,“菩萨戒”才是正持的“正解脱戒”,“声闻戒”当然就是副持的“别解脱戒”,这样子才是以佛法整体考量,来清楚地界定“菩萨戒”与“声闻戒”的真正定位。所以,假使有人说菩萨戒是别解脱戒,声闻戒是正解脱戒,那就表示说,讲这一句话的人是声闻僧,或者是具有声闻心态的人;因为,他们不是以追求佛菩提道为目标,甚至于并不信受大乘的法教,所以才会以追求解脱于三界跟入无余涅槃作为目标。又,如果是披着大乘僧服,并且是以弘扬大乘法为目标的人,而他却说菩萨戒是别解脱戒,声闻戒是正解脱戒,那他就是在颠倒说法、妄说戒律。

最后,总结地来看,因为十方诸佛剎土的本质都是“唯一佛乘”,也就是以“唯一大乘”来成就佛果为目标,那当然“菩萨戒就是正解脱戒,而声闻戒就只是别解脱戒”;那么再更进一步地来说,一切诸佛如来在因地的时候,都是以受持菩萨戒作为根本依止,所以当然更能够确定“菩萨戒是正解脱戒,而声闻戒是别解脱戒”。

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个单元就为您讲到这里。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