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諸祖之見道即是阿賴耶識

第100集
由 正超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節目,本節目是依據 平實導師所著作的《識蘊真義》這部書的導讀與解說。在前次的節目中,我們將阿賴耶識是萬法之本源作一說明,這一集將說明「禪宗見道即是阿賴耶識」的部分。

各位菩薩可曾看過一些禪門寺院在進入山門前的山門牌匾上,有時候會有斗大的三個字「不二門」,或者是四個字「入不二門」。各位菩薩可曾想過這個「不二門」到底是什麼門呢?並且應該要如何入呢?入了這個「不二門」與修學佛法有何關係呢?要瞭解這個問題,我們就需要先來談一下何謂禪宗?禪宗又叫作佛心宗,這個佛心指的是哪一個心呢?這個佛心指的就是第八識如來藏心,歷代祖師所悟的,都是同樣的這一個第八識如來藏心。因為禪宗的「禪」,就是思惟觀的意思,也就是說透過參禪、思惟觀來證悟這一個佛心;而「宗」就是心宗,就是佛心的意思。也就是說,透過參禪、思惟觀而悟入了這一個眾生皆有的這個本來的佛心,也就是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的這個自心如來藏,所以禪宗才會又叫作佛心宗。

那一切宗派種種法門的修行,如果能夠悟得自心如來藏,這個法門就是禪宗之法,所以禪宗在佛法中的地位非常的重要。因為有禪宗的證悟,才會有入道的開始,所以禪宗是入道的關鍵,因此修學大乘應入此不二門。也就是說,如果有心修學大乘的菩薩,應該要立志入此不二門;這個不二門指的就是我們的第八識如來藏心。為什麼叫作不二門呢?因為所有一切法,全部都是匯歸到此心,只有此門才能夠進入成佛之道,所以這個門是成佛之道的門。所有一切修行,雖然有很多的方便法門,但是終究是匯歸到成佛之道,也就是如來藏心——禪宗所悟的這個心,別教各宗各派所悟的還是這個心。如果要修學大乘而不入此如來藏阿賴耶識門的話,就沒有辦法真正地進入內門修學菩薩的六度萬行,乃至於不入此門則無法逐漸地慢慢成就佛果。因此,佛子如果要修學佛法的話,應該要立志入此不二門。

所以證悟此心,其實是內門與外門之間的分水嶺。證悟此心,其實只是證悟了菩薩七住的果位,也就是佛菩提道進入了內門的六度萬行,所以這個心又叫作不二門。也就是入了此門以後,才能夠真正地進入佛菩提道修行。那在證悟如來藏心之前的所有修行及福德資糧的收集,都只是叫作外門修六度萬行。這個能夠讓我們證悟如來藏直指心性的教門,就是 世尊特別為了具緣的弟子所教導的教外別傳——禪宗法門。這是 世尊專門針對各方面條件都已經具足,已經進入了菩薩六住位所傳下的一個特別的禪宗法門,可以指示六住位的菩薩,親證如來藏而進入七住位的善巧法門。世尊因應不同眾生的根性,傳授了八萬四千法門;但是每一個法門都是指向如來藏這個雄偉殿堂,各種法門都是要進入殿堂的方法,法門雖然不同,但是殿堂卻是唯一如來藏,所以門門都可以親證如來藏阿賴耶識。

大乘的入道見道就是親證如來藏阿賴耶識,而成佛也就是依止著阿賴耶識。我們必須瞭解 世尊所說的佛法,從解脫道到佛菩提道,從頭到尾就是以真如如來藏來貫穿整個三乘佛法。二乘解脫道所入的涅槃,就是滅盡五陰十八界,滅盡妄心七轉識,而只剩下如來藏獨存的境界;說是境界,實在是無所境界,這就是入涅槃。但是,阿羅漢只是斷盡了一念無明的見惑與思惑,至於無始無明上煩惱的部分則是不知也不證;所以解脫道在整個佛菩提道當中,只是一個很小的部分,只是一個方便道。真正的成佛之道,是要成就圓滿佛果,必須滅盡一念無明,也滅盡無始無明。在整個佛菩提道中,最重要的就是唯一佛乘的中心宗旨,也就是要證悟真如如來藏,然後轉依真如清淨的體性,一一親證真如如來藏的總相智、別相智、道種智;由真見道轉入相見道中,再進入修道位中圓滿一切種智,也就是親證、轉依如來藏的一切種子;這就是成佛之道,就是唯一佛乘之道,可以說這就完全在如來藏的體性上面用功。

在《宗鏡錄》卷42中,永明延壽禪師在這裡面說:【祖師頓悟直入名禪宗,諸佛果德根本名佛性,菩薩萬行原穴名心地,眾生輪迴起處名識藏,萬法所依名法性,能生般若名智海。】(《宗鏡錄》卷42)這裡就講得非常清楚了,也就是說,歷代各祖師頓悟直入的這個心,就叫作禪宗;因為透過參禪而悟入了這個心,所以它叫作禪宗。那禪宗這個本來自性清淨心,也就是說這個如來藏心,是諸佛果德的根本,所以叫作佛性。因為能夠依著自心如來藏而修行至佛地、完成佛果,再來因為自心如來藏裡面所含藏的諸種功德,所以能夠完成佛性的功德,所以又叫作佛性。菩薩萬行的原穴名心地,指的就是說菩薩六度萬行。也就是說,菩薩從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乃至十地、等覺、妙覺,一直到成佛的修行;從外門六度萬行一直到內門六度萬行,乃至於到菩薩的十度波羅蜜修行的過程,這個根源都是來自於這個自心如來藏,所以叫作萬行原穴,這個萬行原穴就是如來藏心,就是心地。而這個如來藏心也是眾生輪迴根本的地方,這個因為眾生所含藏了分段生死的業種,也就是含藏了這些輪迴的染汙業種,所以此心是眾生輪迴的起處,又叫作識藏。這個心也是萬法所依,也稱祂叫作法性,因為三界六塵萬法都是從這個心所出生、所顯現。這個心也能生出般若,因為悟了如來藏心,就入了般若中道觀,就能夠出生菩薩的般若智慧,所以叫作菩薩的智海,因為能生般若故名智海。

自古以來的祖師,藉教悟宗的人雖然不乏其人,但是比之於禪宗的教外別傳而開悟的數量是非常懸殊的;所以想要證悟中道般若的菩薩,法門雖然有八萬四千,但是還是以禪宗的參禪法門,最為直接、最迅速的法門。有一天如果證悟自心藏識,般若慧就會依著自心藏識源源而生,自己就能夠會通《般若經》、能夠證知《般若經》的内涵,也將逐步會通大乘方廣經典;乃至漸漸證入初地的道種智,也能漸漸地了知佛菩提道的修學次第,這都是依於證悟自心如來藏所發起的般若智慧才有辦法達成的。

而證悟自心的無量法門當中,則以禪宗的教外別傳的法最為殊勝、最為迅捷。因為證悟了如來藏以後,一念相應便證中觀,便入中觀見,便入中觀的佛法見地裡面出生了般若的總相智。所以,禪宗在佛法中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是入道的關鍵。所以,所有一切佛法的修行,也就是說別教大乘佛菩提道的修行,它最主要的一個門檻,就是禪宗開悟明心—證悟如來藏—這個不二門,它是最主要的一個入道的關鍵。所以一切宗派種種法門的修行,如果能夠悟得自心如來藏,那這個法門就是禪宗的法門,並沒有什麼不一樣。

如果沒有這個頓悟自心的歷程,不知道自心是什麼,就不能會通般若中觀;不能夠通般若中觀的人,就沒辦法證入初地的無生法忍,那成就佛果更不用說了。因為,般若中觀其實就是依著自心如來藏、依著自心真如,才有辦法開顯般若中觀、般若實相,乃至於般若別相都必須依止著般若中觀,才有辦法在後面所修學的佛菩提道的諸種法相能夠產生;如果沒有這樣子的話,就不會有般若的智慧能夠產生。因此,禪宗在佛法中的地位,正是因為它是入道的關鍵。

所以就是說,我們修學的佛法都必須依止著禪宗開悟自心如來藏這個不二門為入道的關鍵,以這個入道關鍵為分水嶺,在這個之前所修學的,就叫作菩薩外門六度萬行,悟了以後所修行,就叫作菩薩內門修六度萬行;因為這樣子的開展,才有辦法進入佛菩提道真正修學。要進入佛菩提道的修學,也就是說進入菩薩的十住、十行、十迴向位的相見道,乃至於十地的道種智的修證,最後圓滿一切種智的修證,一直到佛地究竟圓滿,這個都必須要依止禪宗開悟明心為最初的階梯作為入門的一個開始。所以,我們修學佛法入道的一個最主要的關鍵,就是禪門教外別傳之法——不聞而聞、不說而說。

平實導師開示說:大乘佛法的見道通宗有兩個法門——教外別傳以及言教開示這兩種。教外別傳是說,不依經教義理而開示學人,在經教之外不依著言說講經,而是禪師在日常生活當中使用機鋒引導學人,讓學人能夠進入大乘宗門的正旨;因為有了通達宗義的原因,所以接下來能夠漸漸通達佛經裡面的各種教義的旨趣,乃至於能夠通達在開悟以後所應要瞭解的種種修學,能夠讓我們漸漸修到佛地的一切修道的次第。

見道通宗的第二種方法就是言教開示,則是善知識用 佛及諸大菩薩所說經中的第一義諦,對弟子開示自心真如祂的體性;佛弟子藉由聽聞熏習,所以能夠建立了正知正見,而在因緣成熟的時候,有朝一日忽然觸到了自心真如,便得入大乘見道。他的所悟與禪宗開悟者所悟都是自心如來藏,用這樣子聞說而進入大乘見道,所以表面上不同於禪宗的法門。然而,這只是於表相上,因為藉著言教開示而證悟的人,實際上悟入的時候,仍然是在一念相應之中而開悟的,仍然是不聞而聞、不說而說;證悟的那一剎那以及第二剎那起領受體驗真如的體性,在這個過程當中都是離語言文字,心中沒有語言文字的生起。

這個不說而說的法門是禪宗門庭的引導方法,與其他宗派差異非常的大;學人在進入禪宗叢林以後,都不叫他們聽經聞法、理解經典,只叫他們去日常作務、灑掃庭除,農耕種田到護持常住,每天就這樣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叫作「普請之法」。而住持和尚則在大眾一切的工作運作當中,去觀察每個人的因緣,觀察每一個弟子的根機,然後給他們一個適合的言教;有的時候用言語的來提示,有的時候略施機鋒,有的時候嚴正地令弟子專心、向上全提、一心參究;學人如果是因緣已經具足的人,往往會忽然就一念相應,從此打破了無始無明,此後便可以時時現前地觀察自己的真如阿賴耶識的運作。用這樣子的方法,使得弟子能夠觸證而領受自心真如的體性,因此弟子就得以進入佛門真正的中道觀,發起了般若的智慧,於是漸漸地就可以通教門,也就是通達了佛菩薩所說的諸經裡面的這一些真實的意旨。

然而,宗門行者對於宗門意旨的悟入,並不是經由聽聞說法而悟入;住持和尚開示自心真如的時候,也是不說而說地解釋,並非用語言文字而明說。學人如果希望能夠在禪宗真善知識底下所開示的這一些不說而說的機鋒,從當中而證悟的話,就不可以用語言文字,不可以用耳根來聽聞,應當要用眼睛來聽聞;除非是晚上,大和尚開示參禪的正知正見,那個時候才用耳朵去聽聞。在日常生活的各種運作中,住持和尚雖然也會用般若的言教開示,但是其中真正的義理,它不在言語當中,所以和尚的言說還是不說而說。在禪宗的各種公案中,皆是呈現出禪宗宗門的意旨,它不在大和尚的言語當中;所以,如果住在言語之中而去情解臆想的話,那就得不到住持和尚的意旨了。

而住持和尚的開示,主要是在宣說自心真如的體性,說如來藏離見聞覺知,隨緣應物,但自己不作主,本性恆處於涅槃中道,不曾有所變異等等。有時宣說參究自心如來藏的方法方向,有時從旁引證經文以解釋如來藏的體性,有時候舉出諸方錯悟的善知識來說法一一剖析之,令諸學人不會墮入邪見之中;有時手拈提示證悟祖師的公案,令學人能夠知道個入處等等。這種種種的言教開示,令諸學人得以悟入,這也算是藉教悟宗,這正是禪宗特有的不二法門——教外別傳之法,也是進入大乘佛菩提道關鍵的內門之法。因此,禪宗即是居於佛道超凡入聖的關鍵,所以進入此門以後,才能夠進入佛菩提道的修學,所以禪宗的重要性不可言喻。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只能說到這裡。

最後祝願所有的菩薩們:色身康泰、學法無礙、福慧增長、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