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佛的信受與恭敬

第094集
由 正益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要講的子題是〈對佛的信受與恭敬〉。

由於時至末法,大家對於 如來就已經離 佛漸遠,對於佛世的種種,都只能透過經論這樣來閱讀、思惟,難免就有所偏差。譬如說,許多人對於佛號的功德並不是非常清楚,如來實際上是有自說十號的功德;十號的功德,不論是南傳的阿含、北傳的阿含,都是同樣的敘述。

那我們可以來看一下南傳阿含《增支部經典》:【此處如來出現於世,謂應供、正等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增支部經典》卷8)這就告訴我們說,跟北傳阿含所說的法是一樣的;世尊是正遍知覺,正遍知是無上正等正覺,是一切諸法都究竟了知的,沒有誰可以出過其上,沒有任何一個有情可以出過如來之上。因此,一切的人,尤其是出家人更應當來信受這樣的法,佛法所說就是究竟的,不會佛法有缺陷讓你找到毛病;就如同我們從二乘法來看到「名色」之外確實是有個「識」;既然如來說得出來,如來有說就代表這個法是必定存在的,所以如來對一切諸法,祂是完全瞭解。

包括如來有說涅槃,既然有說就代表有這個法,如來對這個是完全理解的。所謂完全理解—正遍知—就是親證這個法,如來不會去作世間的哲學家作想像,然後不親證這個法,那只有世間的哲學思想的範疇,但是佛法是親證的;所以我們可以知道說,不論是涅槃以及名色之外的第八識——就是入胎這個識,以及伴隨住胎、成長這個心識,祂是一直存在的,每個人都可以去親證祂。所謂親證,已經超過了二乘法的範疇,所以稱為這樣的親證,就是往佛菩提道路的重要一步,因為證得祂、轉依祂就可以生起般若的智慧:所以,應當這樣來相信:自己未來也可以成為佛世尊,也可以成為正遍知、無上正等正覺、無上士,絕對有因緣可以成就佛果。

而且在經典還這樣勸勉大家,《長阿含經》:【復有五法,謂滅盡枝:一者比丘信佛、如來、至真、等正覺,十號具足。】(《長阿含經》卷8)這代表說,既然出家了,就應當相信佛號的功德。佛的十號功德,不應當以為說世間的人不太容易理解,那我也不太相信,然後就勸人說「這個十號,您只要記住是佛陀就好了」;這樣完全違背自己出家應作的行誼,不應當如是,應當來念佛。什麼叫作念佛呢?《別譯雜阿含經》:【汝當念佛諸功德,憶佛十號,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是名念佛。】(《別譯雜阿含經》卷9)所以,我們可以知道:實際上佛號代表無比莊嚴的修行境界。這佛果的顯現,代表說學佛人應當信受,尤其出家人,身為比丘,卻對於這樣的法而不相信,一直質疑佛對這個法應當是不瞭解的;這樣的行為實際上是讓自己的清淨心蒙羞,應當想:自己是出家人,就應當依照經典的教誨、如來的教誨,不應當隨便去相信世間的一些思想家或是學術的研究者,對於二乘的阿含也都不信受。既然不相信大乘法,也不相信二乘法,對於佛的功德也不相信,那你也就是等於沒有在念佛,那你到底是在念什麼呢?難道你念自己,然後在我見中不斷地增長自心嗎?要把握自我讓自己繼續輪墮生死嗎?所以這樣的想法是不如理的。

而且應當知道:像阿羅漢,阿羅漢他雖然也是應供,如果阿羅漢的修學乃至辟支佛的修學是如理的,既然在佛世裡面,聲聞、緣覺的法都已經有教導,那阿羅漢、大阿羅漢,乃至於三明六通的大阿羅漢,他一切的法都已經修學了,四禪八定乃至於滅盡定也都成就了;這樣,我們就來看說,那他為什麼還不是佛?如來說下一尊佛是 彌勒佛,不是任何一位阿羅漢。如果阿羅漢也是佛,那就變成有許許多多的佛出現在這世間,可是這不是阿含聖教所允許的,一個世界不會有兩尊佛,那既然這樣就可以知道:二乘法的極致沒有辦法帶領阿羅漢成佛。請問畢竟菩薩成佛,悉達多太子成佛,過去有許許多多的佛,乃至不論北傳阿含、南傳阿含都說有佛,不是只有 釋迦牟尼佛,那祂們到底是學什麼樣的法而成就無上正等正覺?難道是沒有法而可以成就,無中生有、無因生有嗎?當然不是!一定是有個法,這個法就是出世間法,一定是超過二乘的阿羅漢之法,不然阿羅漢已經修學,已經都不知道還能夠修學什麼了;因為二乘法已經到了它的極限了,他還是沒有辦法成佛,就代表有他不知道的法,有他沒有辦法實證的法,有他沒有辦法實證而菩薩可以實證的法。因為佛是由菩薩作的,這個在《阿含經》或是本緣部的法都有揭露,不是由一位阿羅漢可以成佛,因為阿羅漢會入滅,就代表說顯然「佛」雖然可以客氣稱為佛——也是阿羅漢,因為有阿羅漢的修證,可是絕對沒有辦法反向說阿羅漢成佛,不然就是指責如來是妄語。

世間有人把二乘道與大乘道混在一起,卻對於這樣的根本現實——根本事實故意予以漠視,這樣的想法是不對的。既然有成佛的法是存在的,成佛的法應該做什麼?應當怎樣才能夠前進呢?我們如果從阿含來看,你證得初果,你就只能夠往前走,然後你七次往返人天—天上、人間—你就必定會出離了,乃至於說二果是一來往,乃至於三果是不再來到人間了——他就到天上,乃至於在中有的時候就已經般涅槃了;四果更不用說,他一定是必入涅槃。請問到底有哪一位會成佛?如果照否定大乘法的人來講,成佛本身不就是變成有問題了嗎?一尊佛所教導的弟子沒有一位可以成佛,應該佛會越來越少才對吧!因為沒有人在教成佛之法,然後照這樣說法,是過去佛也沒教,然後現在佛也沒教,未來佛也不會教。

可是為什麼你要說佛教中有佛?甚至有的人還依佛出家,那你到底在否定大乘法作什麼呢?你對佛的十號功德也不信受,對二乘法也不清楚;所以你不應當隨著這些學術界的人這樣走,因為他們只是哲學思想的範疇。當然一定有一個法可以走向成佛的大道,彌勒佛就是即將成佛的佛,祂現在是一生補處的菩薩,在阿含裡面也說他是存在的,而且他一定會下生到人間,在五億七千六百萬年之後;也就是說,連阿含都承認有這樣事情,就代表說當 彌勒比丘,我們說他是比丘好了,如果依大家所說,因為他在佛世的時候現比丘相,可是他會來請示啊!請示如何成佛的法,或是還有一些法如果不瞭解還是可以問佛啊!那佛如果說了,這就是大乘法。怎麼會說沒有大乘法呢?而且佛都說一定要以前在兩大阿僧祇劫被授記,得證無生法忍授記以後,這樣才知道未來的佛土是什麼、是怎樣的境界、那有多少弟子、兩位左右脅侍等等。既然是這樣,那一定有授記這個事情啊!既然有授記,難道 釋迦牟尼佛遇到有想要學佛成佛的弟子,然後根器也足夠了,不會給他授記嗎?所以當有這樣的弟子出現,根器成熟以後,當然要講大乘法啦!不然怎麼會有未來的佛呢?

所以再怎麼說,佛是正遍知,當然可以知道哪些弟子有這樣根器,他們絕對不是阿羅漢的根器,所以可以教導他們,可以繼續在長劫中努力;乃至於根器好的菩薩,可以予以授記,讓他知道說他入地,將來一直走可以直至成佛。所以世界這麼大,難道一位想要成佛的有情、學佛人都沒有嗎?不是啊!其實現在就有很多人也想要成佛,而且發下四宏誓願。既然是這樣,所有人的根器都不行嗎?一位都沒有嗎?好!就算都沒有,至少說依大乘法要再給予教導啊!教導的話,也是要傳遞、傳播、開示大乘法。所以不論從授記的角度來說,或是要教導來說,都一定有大乘法,好讓他們未來一世又一世地努力可以成就啊!而且我們在這裡不客氣地說:彌勒菩薩的根器當然遠遠勝過所有的阿羅漢,因為一千個、一萬個阿羅漢比不上一尊佛啊!所以祂根器是在所有阿羅漢之上。以這樣的根器,當然是過去生的根器就是如此,那既然是這樣,他應該早就證得初果;那如果只有二乘法的話,那應該現在就已經入滅成就阿羅漢。因為照二乘法,你只能夠初果、二果、三果、四果,不管你是用跳躍式的,還是怎麼樣方式,最後四果以後就入滅了。既然 彌勒菩薩的根器遠遠勝過這些阿羅漢,而這麼久的時間他都不會入滅,當然是有不入滅的法。所以不是說必然一定會只有解脫道的成立,當然就是還有成佛的佛菩提道啊!這樣明顯的法當然是存在的啊!

所以,如來有拈花微笑、有教導禪宗的法,然後依次一直傳承到中國,中國本來就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可以負擔起復興如來家業。因為我們看到最後在印度整個正法都不見了,然後真正起來的是印度密教,已經沒有真實實證第八識的菩薩了;只有在中國,由於 玄奘菩薩把教理帶回來,然後可以闡揚、支持南方的禪宗立於不敗之地。因為本來禪宗就是要親證第八識,有了《成唯識論》,以及 玄奘菩薩貫通了這整個佛法,所以大家就可以知道這個法絕對沒有錯。所以六祖慧能大師才要等到整個法這樣有了一個支撐以後才會廣傳,之所以禪宗能夠廣傳於天下,就是因為有 玄奘大師在教理上的闡明與支持。所以我們今天看到,不論從教理及實證來看,第八識的親證都是中國佛教要走的路,尤其有人想要作種種的切割,想要把第二轉法輪和第三轉法輪然後作種種不如理之想,他們就覺得說中觀和唯識是不一樣的;可是,我們從《般若經》已經知道了這個真如祂是可以出生萬法,所以才會說「真如雖生萬法而真如不生」,就代表說:祂是出生萬法的心,而祂本自無生無滅。請問這不是第八識,那又是什麼心識?難道還有個第九識嗎?所以這樣對於這真實心有種種想像是不如理的。

我們再來看一下達摩祖師當時候傳的法,後來變成了也有《金剛經》,這是因為六祖慧能他不識字,然後《楞伽經》真的是比較艱深,六祖慧能他在證悟以後,實際上是五祖跟他點撥了以後他才瞭解。那他怎麼說了一段話:【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六祖大師法寶壇經》)所以祂本來就是一個自性清淨心,這個就是告訴我們:這個心體就是第八識,不論從《金剛經》的闡述於如何,然後它也證明這就是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的心體。可以看下一段話是說「不生滅」,不生滅就代表說祂就是一個涅槃性,所以是「涅」不生、「槃」不滅。然後下一段話「本自具足」,也就是說這個心體具足一切諸法,所以祂具足諸法,為諸法的根本——所以是諸法的根本因,不論是有為法、無為法都是如此啊!祂可以出生諸有為法,可以顯示無為法。再來是祂「本無動搖」,代表說祂有如如不動的體性啊!所以這就是真如。最後一個所以祂「能生萬法」,從《金剛經》證悟得到了啟發,都證明這個心體本來就是如來藏,本來就是第八識。

既然《金剛經》是第二轉法輪的經典,它也這樣往前回溯,然後可以和第三轉法輪的這個如來藏第八識來結合,如何說祂不是呢?然後,再看到說真正的開悟,實際上在之前只有廣欽老和尚,那時候有人去參訪廣欽老和尚,然後他就冷不防問了一個問題,就說如果廣欽老和尚走了以後,到底誰會來帶領大家呢?廣欽老和尚就宛若預知未來事:會有一位個頭矮矮的會來帶領大家。請問這到底是誰呢?實際上不問自明,真正的善知識一定能夠自參自悟,而且甚至可以將佛法的種種現觀明確地說出來。從第一大阿僧祇劫的現觀、第二大阿僧祇劫的這種果位現觀,三賢位乃至於七地住位都可以說明,乃至可以將佛菩提道的次第這樣以概要的方式來顯示。所以我們今天看到許多自稱他認為中觀師、唯識師,然後如何如何,然後來破如來藏或是破第一義,或是怎麼樣、或是破什麼法;我們不管他,他所說的應該他們主要都是想要對佛法第一義諦有爭議,實際上他都沒有親證。所以,我們這樣來看密教所說的一切諸法,我們應當都回到這個佛法真實親證:到底有沒有找到這個第八識真實心體;這樣才是走向成佛之道。

好!今天就講到這裡。阿彌陀佛!


點擊數: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