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識並存的過失

第080集
由 正彝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觀眾朋友以及菩薩們:阿彌陀佛!

今天我們要探討的主題是《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

在上一集中,我們列舉了兩段二乘法中的論文,從論文中我們瞭解到二乘人所說的識蘊以及意根,乃是將六識歸類合一為識蘊,又將六識全部解釋為「意處」。同時也舉出了大乘法中《瑜伽師地論》的論文,依據論文的開示,我們瞭解到,識蘊一法,通常是指前六識的總說,不會函蓋第七識意根,因為第七識意根是識蘊的所依根。因此,絕無將意根歸類在識蘊之中的道理,同時也更加不可能將所依而能生的主識阿賴耶識,歸類在所生而能依的識蘊之中。只有在一個情況之下,才會方便將意根歸類在識蘊之中。這是說,有時為了讓眾生瞭解「意根也是可以滅除的,滅了意根才能出離三界生死」,為了方便引導眾生出離生死的緣故,才會方便將意根歸類在識蘊之中。因此,不論是在二乘菩提或是大乘菩提之中,識蘊的正說都是「識蘊為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識」,所以識蘊的內涵不出六識身,而以六識作為識蘊。

這一集,我們將以前面幾集的內容作為基礎,為了能夠讓大家更加地瞭解意根是識蘊的所依根,而意根以及六識識蘊是從第八識阿賴耶識當中所出生。為了讓大家能夠瞭解這樣子的一個正確道理,所以我們這一集特別為大家來說明八、九識並存的過失。我們是依據 平實導師所寫的〈略說第九識與第八識並存等之過失〉的這篇文章來為大家說明,今天我們就從其中的第一百七十二種過失來談起。

有些人如此主張:「真如為體,阿賴耶識為真如之性用,同是第八識。」先前已經為大家說過,經論中都說「一切有漏、無漏法種,皆是阿賴耶識所含藏,並非由因地中之佛地真如所含藏」;也說「佛地真如是由阿賴耶淨除煩惱障及所知障隨眠後轉名而來,並非是因地時即有佛地真如心存在;未來佛地之真如心,就是今時阿賴耶識淨除煩惱障及所知障後的同一第八識心體」,因此可知,同是第八識之說不得成立,其所主張之真如仍應立為第九識;若因地真如本體及種子完全清淨,則應不能出生雙具有漏、無漏性之第八識阿賴耶,完全清淨之真如不應能生具足有漏法種之阿賴耶識故。若不能出生具足有漏法種之阿賴耶識,則真如「體」顯然與法界根源實相無關,則顯然與眾生法界之一切修行者無關,純是眾生心外之法,則這些人所說的真如,僅是表義名言而已,非有實體。

僅有名而無體之法相,就如同虛空是依於物之邊際而有,依於物之邊際而施設虛空一法之名言,本質仍是色邊色,也就是依物之空處而立名為虛空;同樣的道理,這些人所說「真如」一法,乃是以意識之心想而虛妄建立之唯名法相,依意識心之想像而有,名為法界實相之妄想,因此即成虛妄說法,不應說為法界之實相真如。這就是第九識與第八識並存之過失中的第一百七十二種過失。

經過我們舉出前面所提到的這種過失之後,執持這等錯誤說法的人若改說為:「因地已存在之真如心是阿賴耶識之本體,亦能含藏一切世間流轉法之有漏法種,亦含藏出世間清淨無漏法種。」這樣的說法同樣是有過失的,並且進退失據。這就是說,如果真的如他們所說,則應該要有兩個法界實相心。經論中都說阿賴耶識含藏世間、出世間一切有漏、無漏法種而無遺餘;從實證者的現觀來看,證悟之所見也與諸經所說相同,證實阿賴耶識含藏無漏法種,故名圓成實性。現在這些妄說法的人所說的「真如」,既非依經論所說由阿賴耶識含藏染汙種子轉為清淨而成就,而是與阿賴耶識同時並存,復又具足阿賴耶所執藏一切有漏及無漏法種者,那麼這應也是實相心,那麼眾生就應該要有兩個實相心,也就是成佛的時候也應該要有兩個真如心。那這樣子的話就成為九識之說,這不止違背經教,更是悖離真實理!這就是於第八識以外再施設第九識的第一百七十三種過失。

當我們將以上他們妄說法的過失列舉出來以後,他們若是因為我們以真實理提出的質難,因而退一步改說為:「因地中已存在之真如不含藏有漏法種。」這樣子就成為他們自說內容互相違背。前面我們已經為大家破除了這樣的錯誤說法,我們已經知道,不應該主張因地中已有佛地之究竟清淨真如!因此他們退也不成,進亦失據。因此,若他們這樣主張:「因地已存在之真如心是阿賴耶識之體,亦能含藏一切世間流轉法之有漏法種,亦含藏出世間清淨無漏法種。」如此錯誤的說法就成了進退兩難之局。這個就是八、九識並存的第一百七十四種過失。

再者,如果這些人如此錯誤且違背經論的說法可以成立,那麼經論之中所說的熏習之理也應該全面改寫,因為經論所言之理,皆與這些人的錯誤說法完全不同的緣故。這就是說,諸經所言熏習之理,皆說能熏之識為七轉識,皆說所熏之識為阿賴耶識,而非別有賴耶之體「真如」可熏;若賴耶真的如他們所說只是真如之性用者,則應該賴耶實以真如為體,則應所熏之心為真如,而不應是賴耶。他們說「賴耶只是真如之性用」,既是性用,即不得成為所熏之體,這是因為性用唯是心所法的緣故,當然不得受熏。若他們如此錯誤的說法可以成立,那麼應該一切經論所說的熏習持種之理都應該全面改寫,則 世尊也應該重新降生人間,重說熏習之理。這就是八、九識並存的第一百七十五種過失。

執持八、九識並存說法的人,可能因為我們依理提出的辨正,因而改說:「所熏之體應為真如,而非賴耶。」然而,這樣的說法是大有問題的,因為若能生有雜染性阿賴耶識之真如心體,在因地中仍有雜染種子,則此真如心體即不應說為果地真如,則應說為因地真如,這是因為仍含藏雜染性之阿賴耶識不淨種子的緣故;則此「真如」亦應修除所含藏之雜染種子以後,方得成為佛地真如。如是則違自說,亦違經論法教之正理,經論法教皆說所熏、持種的是阿賴耶識;若阿賴耶識實由真如所生者,則執藏雜染種子之所熏習心體應是真如,而非阿賴耶識,則他們所說:「真如絕對清淨、沒有任何雜染種子,方是圓成實性。」即成妄說。所以這些建立八、九識並存妄見的人所說的這些內容,便成了進退失據,成兩難之局。

他們若改說為:「第八識有真如,有阿賴耶識,真如為體,阿賴耶為性用。」這樣說則有大過失,這就成了頭上安頭,先前也已經破斥如此的說法。這便是八、九識並存之見的第一百七十六種過失。

因為如上的辨正,他們若改說:「別有一心為賴耶之體,能生賴耶之染淨種子,故自體亦有染淨種子;淨除自體染汙種子後,即成佛地真如。」如此說法則仍然有過失:一者違背他們自己先前所說「因地即有究竟清淨之果地真如」;二者經教既說有阿賴耶識,亦說阿賴耶識淨除染汙種子後,改名佛地真如,則不須他們另行發明賴耶之體——果地真如心,他們所說的內容,已成為了頭上安頭之邪見。因為這樣的緣故,他們於現在或將來,若說已經親證第八識阿賴耶之體——真如,則他們所證的真如心,必定成為第九識,不得說是第八識心,如此就成就了違教悖理等眾多過失。

他們若因此而改說:「其體同是我們所親證的第八識阿賴耶者。」則與我們所證無異,同是第八識阿賴耶。那麼就不必頭上安頭,故意建立「阿賴耶識以真如為體,真如是阿賴耶識之體;你們所證阿賴耶識為真如之性用,我們所證為阿賴耶識之體真如」如此的說法,來籠罩於人,因為實際上彼此所證並無不同。

然而藉由現觀,實證者所證之阿賴耶識心體,已經時時而無間斷地顯示其真如性、圓成實性,根本不須另外發明真如體性來增上阿賴耶識心體;事實上,十方法界之中,除阿賴耶識心體之真如性以外,亦無餘法能有真如性可以尋覓。因此,這些妄說法的人乃是妄想者,乃是虛妄創立佛法之人!

反之,若現在或將來,他們所證之真如體,同於 佛說第八識阿賴耶者,或其所說真如體已含藏阿賴耶識種種性用者,則諸經中所說及實證者所證之阿賴耶識,本已函蓋他們所說的真如性、圓成實性,即已完全契符,同此一證,則不必他們另外建立「阿賴耶之體為真如」之異說。他們如此的妄說乃是頭上安頭,多此一舉。因此,他們所建立阿賴耶識之體——真如,乃是妄說,違教悖理,進退失據。這就是八、九識並存妄見的第一百七十七種過失。

今天我們為大家介紹了「執持八、九識並存」這類錯誤見解的六種過失。經由對這六種過失的辨正,我們可以瞭解到,從經教上來看,經教既然說有阿賴耶識,也說阿賴耶識淨除染汙種子後改名佛地真如,那麼則不需要另外發明與建立阿賴耶之體的果地真如心;從實證者的現觀來看,實證者所證之阿賴耶識心體,已經時時而無間斷地顯示其真如性、圓成實性,根本不須再另外發明有一個真如體性,這種另外再發明建立一個真如體性的見解,就變成頭上安頭,多此一舉了。

再者,諸經所言熏習的正理,都說能熏之識為七轉識,都說所熏之識為阿賴耶識,而非別有賴耶之體真如可熏。因此,依據經教的正理,實在是不需要也不能再建立另一個阿賴耶之體——真如。如此的正理,同時也與實證者對於真實理的現觀所得完全符合。

經過今天的說明,希望大家能夠瞭解到,經教既說有阿賴耶識,亦說阿賴耶識淨除染汙種子後改名佛地真如,則不須另行發明賴耶之體——果地真如心,如此的說法已成頭上安頭的邪見。執持這種妄見的人,他們於現在或將來,若說已經親證第八識阿賴耶之體——真如,則他所證之真如必成為第九識,不得說是第八識心;如此在第八識之外再建立第九識,不僅違背經教,同時也悖離真實理,因而成就無量過失。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為大家介紹到這裡。謝謝大家!

也祝福大家煩惱遠離、安樂自在!

阿彌陀佛!


點擊數: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