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賴耶識無「法執」(上)

第069集
由 正昌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的電視弘法節目,在此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道業精進否?目前正在演述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

接下來將繼續為大家解說,古天竺的小乘行者安慧論師,故意示現為大乘行者的樣貌,造論妄言阿賴耶識有法執,這個除了是嚴重的謗法惡行之外,也顯現出安慧論師自己未破無始無明,沒有能夠親證自己的自心第八阿賴耶識;所以,才會對於第八阿賴耶識「本來就對一切法不起見聞覺知,因此不可能有法執」這一個法界真實道理沒有辦法現觀。安慧論師依自己的虛妄想像,妄說阿賴耶識有法執,而造下了破法的大惡行,並將這個破法的邪見造論流傳於今時,是故將就阿賴耶識本來就沒有法執,也不可能會有法執略作辨正。

首先,我們先來探討到底什麼是法執?《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41:【舍利子言:「彼於何法執著有性?」佛言:「舍利子!彼於色執著有性,於受、想、行、識執著有性。舍利子!彼於眼處執著有性,於耳、鼻、舌、身、意處執著有性;於色處執著有性,於聲、香、味、觸、法處執著有性。……舍利子!彼於無明執著有性,於行、識、名色、六處、觸、受、愛、取、有、生、老死愁歎苦憂惱執著有性。舍利子!彼於貪瞋癡執著有性,於諸見趣執著有性。舍利子!彼於四靜慮執著有性,於四無量、四無色定執著有性。舍利子!彼於四念住執著有性,於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執著有性。舍利子!彼於布施波羅蜜多執著有性,於淨戒、安忍、精進、靜慮、般若波羅蜜多執著有性。舍利子!彼於五眼執著有性,於六神通執著有性。舍利子!彼於佛十力執著有性,於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執著有性。舍利子!愚夫異生以於諸法執著有性,於諸法空不能信受;由不信故,不能成辦聲聞、獨覺、菩薩、如來所有聖法,故於聖法不能安住。是故舍利子!諸菩薩摩訶薩欲學般若波羅蜜多,欲成辦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當以無所得為方便,如應而學。」】

上述經中 佛開示說:不論是執著聲聞菩提所觀的五蘊十八界,或者是緣覺菩提應觀的無明等十二有支,或是菩薩法中的六度、十度波羅蜜等法,乃至佛地的大慈、大悲、十力、十八不共法,以及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等諸所有法,只要錯認其中有一法或是多法是真實有而生起了執著,這就是一切的愚夫異生所錯認諸法實有而生起執著的「諸法有性」,這個就是法執啊!這樣的愚夫異生,由於不信受第八識空性心以外,並沒有真實常住的法可得,所以就會誤計第八識空性心外是有法、是真實而執著不捨,成為了執著「諸法有性」的心外求法者。由於他們不信的緣故,所以就不可能親證聲聞、緣覺、菩薩、如來所實證的三乘菩提所有聖法,對於所熏聞的三乘菩提聖法的正知見,也不可能接受而安住下來。而諸菩薩摩訶薩想要修學般若波羅蜜多,想要成辦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應當要轉依於第八識空性心於一切法無所得,作為修學的方便,如是相應於第八識空性心本來無所得而修學,斷除了對於「諸法有性」的法執。從經中 佛的開示中,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誤計第八識空性心外有法是真實,並執著這樣的「諸法有性」,就是於「諸法執著有性」的法執。

聖 平實導師對於法執,也有這樣如下的開示,《識蘊真義》中 平實導師說:【法執者,謂於諸法中確認有一實法或多實法常住不壞,或者確認外法實有,或者確認「實有外法能被覺知心意識、思量心末那識所觸受」,是故執著種種心外法及心所生法而不能捨,是名法執。】(《識蘊真義》,佛教正覺同修會,頁217。)依著 佛及聖 平實導師的聖教開示可以知道,第八識空性心也就是阿賴耶識是不可能有法執的。因為第八阿賴耶識是無所得的真實心,菩薩還要轉依祂的本來無所得的清淨自性,才能夠斷盡「於諸法執著有性」的法執,所以怎麼可能如同安慧論師所妄說的一樣,阿賴耶識是有法執的呢?

此外,法執既然是誤計執著第八阿賴耶識心外有法是真實,那麼會與法執相應的心,就一定是能夠覺知分別諸法的七轉識心,才能夠分別所觸受的諸法是不是真實有,而起了錯誤的計著,使得法執無法斷除;所以怎麼可能是出生了六塵諸法,卻對自己所生的六塵諸法不起見聞覺知分別的第八阿賴耶識心呢?所以,安慧論師妄說阿賴耶識有法執,這是因為他並不相信第八阿賴耶識心對於所生的六塵諸法,是不起見聞覺知的八識論正見;並且錯誤計著能夠了了常知六塵諸法的意識見聞覺知心就是真心,所以生起了「於諸法執著有性」的法執,因此他才會妄說他所不信的第八阿賴耶識心有法執。所以安慧論師妄說阿賴耶識有法執,只是因為他一直錯誤計著著:會跟六塵萬法相應的意識覺知心就是真心,有了「於諸法執著有性」的法執;同時,他也不肯接受 佛說有個第八識阿賴耶識心體,這個他自己所不信不證的第八識心,祂才是真實心的八識論正見。另外,從安慧論師不肯信受這個本來無所得的清淨第八阿賴耶識心,才是真實法的八識論正見,也印證了 佛所開示:像安慧論師這樣的六識論者,由於不肯信受八識論正義的關係,所以他們都會有「於諸法執著有性」的法執,對於三乘菩提的聖法也不能夠信受,所以是不能夠實證三乘菩提聖法的愚夫異生!

接下來,我們從安慧論師所修學的二乘菩提聖法來說,二乘菩提的實證,唯在現觀五蘊十八界我皆悉虛妄上面用心,因此能夠斷盡我見、我執與我所執;所以二乘菩提的實證,並不涉及諸法實相——第八阿賴耶識心體的親證及現觀,所以連阿羅漢、緣覺等二乘聖者,他們都只是相信並接受有一個真實的心體是常住不滅的,是一切緣起性空的蘊處界諸法的所依,但是他們對於這個諸法實相——第八阿賴耶識心體,卻都沒有找到祂而能夠現前觀察。因此,連阿羅漢與緣覺這樣的二乘聖者,都不能現觀自心第八阿賴耶識;那麼,還執著六識論邪見而不肯棄捨,連我見都無法斷除,連二乘初果都沒有親證的安慧論師,又怎麼能夠現觀第八阿賴耶識心有沒有法執呢?但他卻敢妄說連二乘聖者都沒有親證的第八阿賴耶識心是有法執的,有智慧的人當然都不會相信安慧論師這樣的邪說!

此外,修學二乘菩提的人,因為沒有親證實相心——第八阿賴耶識的緣故,所以無法斷除「執實有心外之法」的法執,平實導師在《識蘊真義》中開示如下:【二乘菩提唯在現觀五蘊我、十二處我、十八界我悉皆虛妄上面用心,由是而斷我見與我執;而不能現觀諸法之實相,不能現觀實無外法:不能現觀外法從來不曾被自己的覺知心所觸、所知,不能現觀萬法皆是自心如來所生所顯的現量,不能現觀萬法皆是從自心阿賴耶識中直接、間接、輾轉出生;由是執著心外一(《識蘊真義》,佛教正覺同修會,頁217。)切法為實有,或執著「實有心外之六塵法為七轉識所觸受」,故成法執。】

由此可知,二乘菩提的實證,由於沒有親證第八阿賴耶識心體的所在,找到這個出生萬法的實相心,所以就算實證了二乘菩提成為了阿羅漢,也無法現觀萬法,都只是在阿賴耶識心體中生生滅滅,七轉識心所觸知的六塵萬法,也都是從阿賴耶識的心體中出生的,並沒有真實的萬法可得啊!所以二乘菩提的實證者,還是會誤計「實有心外的六塵萬法為七轉識心所觸受」的法執不斷。這是因為法執之所以產生,必定是因為對於諸法有著分別性,因此產生了對於諸法實有的誤計執著,才會有法執的出生。

而二乘菩提的修學,唯在現觀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我皆悉虛妄上面用心,由是而斷我見與我執;所以二乘定性聲聞在滅盡自己的五陰十八界入無餘涅槃前,他的七轉識心對於六塵還是有分別覺知的,只是不在所接觸的六塵上面生起貪愛的染汙心想,所以不會被六塵萬法的貪愛所繫縛而能夠得到解脫。但二乘阿羅漢對於誤計「實有心外之六塵萬法為七轉識心所觸受」的法執,由於沒有親證實相心——第八阿賴耶識心的緣故,所以並不能夠現觀器世間的六塵萬法,從來不曾被自己的覺知心所觸、所知,七轉識所接觸的都只是自心第八阿賴耶識藉緣所變現的內六塵相分啊!也不能現觀萬法皆是自心第八阿賴耶識所生、所顯的現量,更不能現觀萬法皆是從第八阿賴耶識心體中直接、間接、輾轉出生的道理;因此,錯誤計著自心第八阿賴耶識外有法是真實可得,所以執著實有心外之六塵萬法為七轉識心所接觸領受,由是執著心外一切法為實有的緣故,法執就出生了而無法斷除。所以修學二乘菩提的人,因為沒有親證實相心—第八阿賴耶識心體—的緣故,不能夠現觀萬法皆是從自心阿賴耶識中直接、間接、輾轉的出生,所以不能現觀實無外法;因此當七轉識分別了知六塵萬法時,就會誤計「實有心外的六塵萬法為七轉識心的自己所觸受」,因此產生了對於六塵萬法實有的執著,所以二乘人並沒有斷除「執實有心外之法」的法執。所以法執的生起,是因為七轉識心能夠分別觸知諸法,因此誤計執著諸法中有法是真實,因此生起了「執實有心外之法」的法執。

由上述的略說可知,能夠觸知分別諸法的七轉識心,才是會與法執相應的心。然而第八阿賴耶識心,對於六塵中的一切法,從來都是離開見聞覺知的分別性,從來都是不領納六塵中的苦樂捨受,也從來不會於六塵法上起種種的分別,乃至於思、受等種種心所法,這個從來都不於六塵諸法上生起覺知分別的心,怎麼可能會有法執呢?這與意識覺知心對於六塵諸法有所觸知覺受,而生起了領納性與思量性,才會對於所觸受的六塵諸法,生起了是真實有的錯誤計著,而有了「執實有心外之法」的法執,並與法執相應!兩者可以說是完全不同的,怎麼可以混為一談呢?

所以,第八阿賴耶識心本來就不會有法執,也不可能與法執相應,因此安慧論師所說阿賴耶識有法執的說法,是極為荒謬的說法。所以安慧論師先不肯捨離六識論的邪見,也不知道這就是「於諸法執著有性」的法執,他在有六識論邪見不斷的法執下來修學二乘法,當然連我見都斷不了,更不要說成為阿羅漢;但就算是成為了阿羅漢,因為沒有親證自心第八阿賴耶識心體的緣故,都還會「執實有心外之法」的法執存在,這樣的法執也只有親證自心第八阿賴耶識心體存在的菩薩能知、能斷,也只有佛地才能究竟斷除一切的法執。

但是不論菩薩或佛地所斷的法執,都是與七轉識心相應的,而自心第八阿賴耶識本來就沒有法執,也不可能與法執相應。因此當菩薩找到自心第八阿賴耶識以後,才能夠轉依於祂本來無所得的清淨體性,漸漸了知並斷除了「於諸法執著有性」的法執,這讓菩薩悟後的七轉識心能夠逐漸轉變清淨,而漸次邁向佛地的究竟清淨;所以,法執的斷除與否,從來都是七轉識心自己的事情,從來都跟第八阿賴耶識心體無關。因此安慧論師造論妄說阿賴耶識心有法執,只是他在執著六識論邪見所產生的法執下,而所作的錯誤計著的思惟想像邪說而已!

此外,修學小乘法的安慧論師,造論妄說第八阿賴耶識心有法執,這也是因為他連解脫道上斷我見的初果人,應該有的如實現觀的證量都沒有,所以才會在他自己執著六識論邪見所生的法執影響下,生起了錯誤計著的思惟想像而作如是比量的邪說。一個斷我見而實證解脫道的初果人,我們從《阿含經》中可以看到,都是信受有一個第八識阿賴耶識心體,祂是常住不滅而作為無餘涅槃中的本際,所以第八阿賴耶識心不是生滅法;他們也都會信受阿賴耶識心所出生的意識覺知心,是生滅性的識蘊所攝,是入無餘涅槃應該滅除的十八界法所攝。

所以凡是實證解脫道的初果人,都能夠如實現觀知道,滅除五陰十八界所攝的一切法,才是寂滅、清涼的解脫境界;但是斷盡了五陰十八界的無餘涅槃並不是斷滅空,是有涅槃本際常住的。如同《雜阿含經》卷5:【「焰摩迦!若復問:『比丘!如先惡邪見所說,今何所知見,一切悉得遠離?』汝當云何答?」焰摩迦答言:「尊者舍利弗!若有來問者,我當如是答:『漏盡阿羅漢色無常,無常者是苦,苦者寂靜、清涼、永沒;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有來問者,作如是答。」】上述經中,舍利弗尊者問焰摩迦說:「焰摩迦!假使有人來問你:『你就如同先前的惡見、邪見所說,阿羅漢入無餘涅槃後是無所有。那你今天到底是看見了什麼?又知道了什麼?而能夠遠離這一切的惡見與邪見呢?』當有人這樣來問你焰摩迦,你要怎麼回答?」焰摩迦就答覆說:「尊者舍利弗啊!如果有人來這樣問,我將會這樣回答他:『漏盡阿羅漢的色身是無常,無常所以是苦;既然是苦,就把它滅掉,就是寂靜、清涼,永遠消滅了;對色法如是,對於受想行識也是這樣觀察的。』如果有人來問,我就這樣回答。」

由上述經中所述可知,解脫道上的初果人,他們依著自己如實現觀的證量,都說滅除識陰等五陰十八界一切法,才是真正寂滅、清涼的解脫境界,但卻不是斷滅空!由此可證,初果人雖然沒有親證自心第八阿賴耶識,卻因為信受佛語有一個真實心——第八阿賴耶識心體是涅槃的本際,由於信受這樣的八識論正見的關係,所以能夠斷除執著識陰等五陰為我的我見。這就是說,連解脫道上的初果人,他們從自己如實正觀的現量中,都清楚地知道:應該滅除的識陰中並不包括第八阿賴耶識心;而且第八阿賴耶識心是常住不滅的真實心,是無餘涅槃的本際。由初果人的現觀證量來說,安慧論師妄將出生識蘊的第八阿賴耶識心,歸類在阿賴耶識自己所出生的識蘊中,而謗為生滅法;這樣的說法,除了不符合八識論的正理、正觀外,也顯示出他連二乘法斷我見的初果證量都沒有,所以才會說出這種明顯不符合初果人應有的現觀證量的邪說。因此,安慧論師妄說第八阿賴耶識心有法執,並不是依如實現觀的證量而所作的正說,只是在他的六識論邪見所生的法執影響下,自己所生起的錯誤思惟想像而作的比量邪說而已!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