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持種者方能生六轉識之明心與唯識

第040集
由 正珍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正覺教團所推出電視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第40集〈能持種者方能生六轉識之明心與唯識〉。

對於前面三集的說明,如果您覺得太過深奧難懂的話,不必因此而生起煩惱;只要持之以恆,努力研習大乘了義經典,經過思惟,久了以後自然能懂,只是不能現觀而已。如果您希望能夠現觀,則必須要找到真的明心見道的善知識來指導;如果是打聽密意而來,那般若智慧就無法真正的發起。同時,佛陀在經典當中,也明確地說明不可以明說密意。如果阿賴耶識心體的密意被洩漏出來,那麼這些聽到密意,沒有經過實修實證的人就會心生懷疑,或公開、或私下加以毀謗,在不知不覺中,他們就成為了謗法一闡提的重罪;這樣不論洩漏密意的人,或者是在不知不覺當中毀謗第八識如來藏的人,捨壽以後,都會得到不可愛的異熟果報。所以為了避免害人的緣故,不能明說密意。

經教中既然都已經說明一切法的種子都是由第八識阿賴耶識所執持;而且一切證悟的菩薩,也都能夠去了知一切法的種子無法外於阿賴耶識由他法所執持;都說六識心不是由五根或者是說由意根所執持。安慧與以後的學人,怎麼可以依《大乘廣五蘊論》那樣的邪說來弘傳呢?這些是不合於 世尊聖教,而且也是背離了安慧師父 世親菩薩的邪見。因此,如果安慧與繼續弘揚安慧法的學人,對於安慧的創見無法了知,在不知不覺的狀況下,反而成為謗菩薩藏的重罪。

我們可以了知安慧造論的目的,是想要證明他的主張:意根和阿賴耶識都是假名施設的。在法界當中,意根與阿賴耶識都是從意識中細分而有;想要藉此成立大乘法不是真正佛法的謬論,主張只有二乘所說的六識、十七界的法才是正確的佛法。弘傳這種安慧邪法的人,當他們口中說出「阿賴耶識是生滅法」的時候,只要把這一句對懂得佛法的人說上了一遍,就成了破法、毀謗正法的大罪了。如果更大膽地出書否定阿賴耶識,那就更是嚴重的地獄果報。所以,如果沒有智慧判斷而去支持或贊助那些弘揚邪論的人,或是自己親身一起去否定阿賴耶識,就是共造破法惡業的愚癡人,這樣的愚癡人是沒有人能夠救得了他。

因為眼根乃至意根都是從阿賴耶識心體所出生的法,所緣的相分也是第八識藉緣所顯現的內相分。六識了別後回熏的種子,絕對不會含藏在剎那變異、夜夜斷滅的六識自體;因為只有具有真如性的阿賴耶識心體,才能執持一切種子的功能,意根與眼等五根都沒有執持任何種子的功能!而且六根與六識都是由第八識如來藏含藏的種子所顯現,也不可以把六根取來當六識的種子。

還沒有證悟的人可以反覆閱讀 平實導師的《識蘊真義》這本書的法義辨正,可以從這本書中所列舉的 玄奘大師、窺基大師指出安慧、清辨等人破法行為的法義辨正,您就可以知道《大藏經》中有一些經論是錯誤的。如果您無法知道而加以弘傳的話,想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都不可能;因為淨土三經已經說過了:「毀謗大乘方廣諸經的人,是最慈悲的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也不肯加以攝受。」將這些毀謗大乘經論的人,排除在極樂世界以外。所以《觀經》中明確地說明,即使五逆十惡的大惡人,都可以下品往生極樂世界,唯獨將毀謗方廣經典的人排除在外,不攝受這種謗法的人。

因為方廣諸經講的都是第八阿賴耶識的法義,所說的真如或者如來藏、阿賴耶識、異熟識、無垢識等,以第八識為體而宣說一切種智;而 阿彌陀佛攝受的極樂世界,也一樣都是依於無生法忍來說,這無生法忍也是以第八識為中心而說出的一切種智。如果否定了第八識如來藏,那麼他在極樂世界又如何依止 阿彌陀佛所說的法呢?所以,如果否定了阿賴耶識—否定了第八識—等於也否定了極樂世界所開示無生法忍的一切種智的法。由此,想要往生淨土的行人,應該要加以思惟特別小心,不要人云亦云,不小心就謗了方廣經典,最後連念佛想要求生極樂,都成為不可能的事了。

接下來我們講第九點:明心見道與唯識正理的關係。

在《玄奘評傳》這本書,作者傅新毅說:「玄奘畢生所弘傳的學術思想,他為中國佛教『截偽續真』所作出的貢獻……在其死後不久,就被淡忘、被冷落,乃至幾息。」這段評價,是從法相唯識學沒落的表相而說,但是他沒有了知實質的影響。實際 玄奘對中國傳統佛教的影響非常的深遠。

宗派可以分成兩類:一重教理,二重實修。中國佛教是重實修的宗派,以禪宗為代表,禪宗的特徵是「直指人心」,所以特別注重開悟的傳承。禪宗主要是總相智,也就是見道位的第一步—破無始無明—真見道的開始。法相唯識學則是屬於悟後進修的教理,是屬於相見道乃至通達位以後法相修學的基礎;即使實修的傳承已經斷絕,只要典籍和著作存在,就會發揮影響力。

禪宗是中國佛教的核心支柱,有學人說它是格義佛教,不是真正的佛教。例如日本學者伊藤隆壽說:「中國佛教,從最初傳來至禪宗確立時止,均屬格義佛教。」臺灣一位已過世的張姓學僧說:「會昌以下的中國禪宗,是達摩禪的中國化,主要是老莊化,玄學化。」對於他們的說法,我們一定要注意,不能以他們是學術界的教授,或宗教界的老人,就認為他們一定是對的,要依法、依義、依了義、依智來判斷,不能依人、依語,那就成了盲目崇拜與迷信,違反學佛開智慧的宗旨。

我們就禪宗史和禪宗所宗奉的經典《楞伽經》兩方面來看,我們可以發現:中國禪宗的開悟其實就是《成唯識論》所說「證解阿賴耶識」。《成唯識論》中 玄奘大師說:【已入見道諸菩薩眾,得真現觀名為勝者;彼能證解阿賴耶識,故我世尊正為開示。或諸菩薩皆名勝者,雖見道前未能證解阿賴耶識,而能信解求彼轉依,故亦為說。】(《成唯識論》卷3)這個部分,就是玄奘大師在說明:如果能夠證解阿賴耶識,那就是得到真現觀,是勝者。或者有一些菩薩,他雖然在見道前還沒有證解阿賴耶識,但是他能夠信解阿賴耶識,而且在知見上不斷地熏習,也希望自己能夠轉依阿賴耶識的真實與如如性,來為一切大眾無私無我地付出;所以縱然沒有明心見道,玄奘大師也說他們是屬於勝者。因此「勝者」這兩個字,不單純只是指開悟的人,這是 玄奘大師對於一切信受第八識如來藏正法的學人所給與的加持。

而在《楞伽經》當中有這麼一段話:【大慧復白佛言:「世尊!非言說有性,有一切性耶?世尊!若無性者,言說不生。世尊!是故言說有性,有一切性。」】(《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2)在這個部分,佛陀有一段很長的說明,我們現在就節錄 佛陀最重要的一段開示:【佛告大慧:「……大慧!如瞻視,及香積世界普賢如來國土,但以瞻視,令諸菩薩得無生法忍及殊勝三昧。是故非言說有性、有一切性。大慧!見此世界蚊蚋蟲蟻,是等眾生無有言說,而各辦事。」】(《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2)這當中 世尊開示「瞻視」二字,函蓋了思惟觀與真現觀,親證阿賴耶識與五蘊不一不異的法界實相。言說是「作相」,是大小乘共知的五蘊相,要認清五蘊的不實,才能證得一個不在言說中而能成辦一切的真實心。所以 世尊開示:【世間現言說,大慧!非性、非非性。】(《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2)

以上的經教文字,我們來看禪門德山棒、臨濟喝、雲門的顧鑒咦、天龍一指禪等等言說作略,他們其實都是直指人心,雖有言說而不在言說。只不過,第八識的性相周遍廣博,與五蘊、十二處、十八界非一非異,即是此「非性、非非性」之法,不落文字、語言,非經教中所能明示;但亦不離身口意行,直悟 佛陀所悟之境界,所以稱為教外別傳。

但是參禪的知見與引導,不能不依言教施設,除了直指人心的機鋒文教外,很多禪師有綜理禪宗與唯識的論著開示。例如,永明延壽禪師的《宗鏡錄》,融通禪宗與唯識的教理,從46卷到53卷大量引用《成唯識論》,來論證禪宗明心的要旨不離八識心王。如其卷49言:【此心本來不去,莫道見彼事則言心去;心性本無來去,亦無起滅。所經行處及自家父母眷屬等,今所見者,由昔時見故,皆是第八含藏識中,憶持在心,非今心去。亦名「種子識」,亦名「含藏識」。貯積昔所見者,識性虛通,念念自見,名「巡舊識」,亦名「流注生死」。此念念自離不用斷滅,若滅此心名斷佛種性。此心本是真如之體,甚深如來藏,而與七識俱。】(《宗鏡錄》)

這裡面有一句「若滅此心,名斷佛種性」,好像說得很重,卻是經典所說的事實,因為此心是乃至成佛,仍常寶持。如《華嚴經》言:【從初發心,一切淨法漸漸增長,乃至成佛坐菩提場,一切功德具足圓滿。】(《大乘廣佛華嚴經》卷27)若滅此心,則不論在因地的淨法增長,乃至果地成佛的功德具足圓滿,將何所依持呢?因此,法相唯識學的存在,對中國佛教非常的重要。唯識典籍是 佛陀為見道位以上菩薩們所宣說的;在見道位入門,要依證解第八識心體為起步,所以不能離開禪宗明心的首鑰。安慧等論師並無心於真正的八識正理,如果沒有 玄奘大師將唯識正理說明,畢竟有許多人會落於安慧所主張「第七、第八識都是假名安立」的虛妄見,安慧等虛妄唯識的立論,其實就是見取見,就是惡見,就是邪見。

在這四集中,您能了知安慧錯解過失所在,您能了知持種心的特色,您能夠信受八識正論是大乘見道的核心,你就知道「離開八識正論,說是修學佛法」,那就是如同蒸沙煮飯,窮此一生只增虛妄執的愚習而無實益。如果推廣宣揚錯誤的邪見,謗菩薩藏,則連最慈悲的 阿彌陀佛都不攝受。所以,平實導師他費心著書,一再論證八識心的正理,並且用經典來說明安慧論師的錯誤所在;他所期望的就是:如果已經明心見道的人,能夠在他的這一本論著當中,得到更深細的見解與提升;如果還沒有見道的人,在他的論著當中,能夠生起更大的信心,乃至依於 平實導師論中的開示,說不定在某一處,就能夠相應了第八識如來藏心;而更重要的,平實導師所心繫的,就是這一本《識蘊真義》以免費的方式普與大眾結緣,如果讓那些推廣安慧《大乘廣五蘊論》的人讀了而能夠知道《大乘廣五蘊論》的錯謬,來改過、來懺悔,能夠依八識正論來學習,這樣就能夠免除了他們未來地獄重罪的果報。這是 平實導師最深的悲心所在,也是他所期望唯一的回報。

這四集我們就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