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根在滅盡定中仍然存在(二)

第022集
由 正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所推出的電視弘法節目,這個主題名為《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是依據 平實導師所著的《識蘊真義》來加以說明。今天繼續上一集的子題:〈意根在滅盡定中仍然存在〉。

前一集已說明安慧所認為的意根,在滅盡定當中是不存在的,所以就安慧的說法,提出兩個結論來加以說明。在解釋第一個結論時,那就是安慧自己已經證明意根真實存在的事實,可是他為了睜眼說瞎話,認為意根是已滅的前一個意識種子;所以,他才會主張意根是假名施設有,根本不存在意根這件事。因為這樣的緣故,有四個過失出現,前一集已說明了兩個過失的內容,今天將繼續談第三個過失:那就是意根的體性是有覆無記性,意識的體性是有覆有記性,兩者的體性完全不同,又如何是同一個法呢?

玄奘菩薩在《成唯識論》卷5曾對意根的體性開示如下:【末那心所何性所攝?有覆無記所攝。】當中的末那識,就是第七識意根的別稱。所謂的「有覆性」是說,意根有遮覆的體性;因為意根對意識如理分析之後會作主,使得意根有了雜染的種子出現,也就是意根有了深層的煩惱出現,能與四根本煩惱—我癡、我見、我慢、我愛—相應,使得眾生有了較深層的我見等煩惱出現而無法斷除,導致自己不斷地在三界當中輪迴生死而無法出離。所謂的「無記性」是說,意根祂沒有善惡性,所以不會有可愛、不可愛的異熟果報。合此有覆及無記的體性,唯識的增上慧學則稱意根的體性為「有覆無記性」。譬如眾生無始劫以來,在三界當中不斷地透過意識虛妄的熏習,使得意根有了習氣的出現,就在不知不覺當中表現出來;然而這些習性很微細的緣故,眾生很不容易發現,唯有破牢關的菩薩們才能證得意根,才能了知意根有很多很多的習氣需要斷除;乃至於地上菩薩,在第二大阿僧祇劫精進修行,才能在七地滿心時斷除這些微細的習氣。

意識的體性是有覆有記性,祂能作很詳細的了別諸法,使得眾生有種種的煩惱出現了;有了種種的煩惱出現,就會使眾生造作了種種的善惡業,因而讓眾生在三界當中不斷地輪迴生死而無法出離。這也是經中所開示的:有了煩惱雜染的緣故,眾生就會造作種種善惡業而有業雜染出現;有了業雜染的出現,就會使眾生在三界當中受生而遭受種種苦的生雜染出現。由於意識有遮覆眾生不能解脫的體性,以及讓眾生受種種可愛、不可愛的異熟果報,而有善惡的體性;合此有覆及有記的體性,唯識的增上慧學則稱意識的體性為有覆有記性。譬如某甲對某乙說了一些話,某乙心裡覺得很不高興,於是心裡記恨著,時時刻刻想要報復,乃至於最後報復成功了——像意識能夠遮覆自己的心性、以及有善惡的體性,這叫作「有覆有記性」。

既然意根的體性是有覆無記性,意識的體性是有覆有記性,這兩者的體性完全不同,又如何是同一個法呢?如果安慧及被學術界所尊稱的導師者所說的話能夠成立,難不成意根的心體內,或者意識的心體內,各自有了有覆無記性及有覆有記性嗎?不知他們是否能夠找出經典或論典,來證明他們所說的是正確的?但是後學可以很肯定地說:縱使他們翻遍所有的經典或論典,都無法找到有利的證據來證明。為什麼?因為不論是經典或者論典都開示:意根的體性是有覆無記性,意識的體性是有覆有記性;不是嗎?所以說,安慧及被學術界所尊稱導師者所說的種種法,完全違背佛菩薩在經論的開示。

這也證明了凡是誤會佛法的人,他所說的法一定是前後顛倒,而且似是而非。如果以此不正確的知見來籠罩無知的眾生相信,不僅成就了誤導眾生及破佛正法的大惡業,而且也沒有自、他利及今世利、後世利;如是二俱不利的事,還是不要作比較好,因為因果之恐怖,絕對不是他們所能承受的了。佛在《佛藏經》卷2曾開示:過去久遠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有一尊佛,號大莊嚴如來。其佛滅度百歲之後,諸弟子眾分為五部,其中有四部弟子不淨說法;命終之後,墮阿鼻地獄,仰臥、伏臥、左脇臥、右脇臥各九百萬億歲;乃至於經歷了九十九億佛,於諸佛所都不得順忍啊!所以說,凡是佛弟子們都應該謹記因果之恐怖,莫作如此愚癡行,導致自己身受其害,無量劫來不得解脫,乃至延遲了自己的成佛時程。

接下來談第四個過失:意根有遍計執性,意識有依他起性,兩者根本不可能是同一個法。所謂的遍計執性,就是普遍計度而產生執著的體性;揆諸八個識當中,唯有意根有遍計執性。譬如意根從來都用不著語言文字,所以意根從來不說話,會說話的都是覺知心,都是識陰,特別是意識。因為意根有無記性,且於諸法有遍計執性,所以意根默容一切諸法;這證成了 佛在《楞嚴經》卷4的開示:【如意默容十方三世一切世間出世間法,惟聖與凡,無不包容,盡其涯際,當知意根圓滿一千二百功德。】(《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4)也就是說,意根祂會把往世的種子抓得緊緊的,只知道不能放棄,因為種子也是諸法的一部分;可是意根不會講,也不會加以了別,祂也不會拿著世出世間法的種子給意識看,也不會講道理給意識聽;縱使意根能把往世世出世間法的種子拿出來跟意識說,這一世的意識也聽不懂,因為意識不是從上一世往生過來的。這證明了意根有遍計執性。

今天再舉一個真實例子來說明意根有遍計執性,而這個真實的例子有很多人經歷過,只是不知道這與意根的遍計執性有關。譬如某甲遇到今世從來沒有遇過的某乙,某甲卻對某乙產生莫名的喜歡、厭惡等念頭出現,乃至於知道某乙是自己過去無量世以前的眷屬等等;這是某甲與某乙在過去無量世以前曾經相處過,在互動之間造下了喜歡、厭惡等的種子而落謝到各自的八識田中。今世兩人雖然各自換了不同的五陰身而在世間裡生活,並且有因緣遇到,某甲的意識於覷見的那短暫的幾個剎那當中,分別及確認今世不認識某乙;可是,某甲的意根卻透過眼識、意識的接觸—意根直接接觸到自己第八識往昔的種子,促使第八識流注往昔對某乙的喜歡、厭惡等種子出現—使得某甲莫名其妙地對某乙產生了歡喜、厭惡等念頭出現,乃至於知道這是過去無量世以前的眷屬等等。這就是意根對過去無量世的種子抓得緊緊的結果,那是很微細、很微妙的境界,不是今世意識心所能知、所能行的境界。也就是說,雖然第八識執持種子不失,但是意根能任持種子,於因緣成熟時,意根得以接觸第八識所含藏過去無量世以前的種子,促使第八識流注往昔的種子出現,讓眾生領受、體驗及受報等等。像意根把過去世以前的種子抓得緊緊的體性,唯識的增上慧學稱之為遍計執性。因為這樣的緣故,佛才會在《楞嚴經》卷4開示:只要是有情,不論是聖人或者是凡夫,他的意根都默容三世一切諸法。

所謂的依他起性,是指自己沒有能力能夠現起,必須依於他法才能出現、才能存在的體性。譬如這個五根身,是依於他法而起的一部分,因為今世的色身,乃是本無今有的法:它是以第八識為因,藉著父母的四大,自己的無明、業種等緣而成就的;乃至於出胎以後,藉著四大來長養這個色身,使得這個色身漸漸長大、成熟,乃至衰老。由於這個色身是藉緣而起的法,也是依於他法而出生的法,未來一定會壞滅;所以當年紀大了,且色身不堪使用而面臨死亡時,這個色身就要毀壞了。由此可知,這個色身是依於他法才能存在的法,本身是不堅固,更不是恆常的法。

又譬如六識能夠現起,必須以第八識為因,藉著種種緣才能出現。也就是說,識陰六識都是依於他法所攝六根、六塵的和合運作才能現起;這六識當中的意識能廣分別,所以才會有諸法為眾生所領納及受用。如果沒有六根、六塵相接觸,意識尚且無法現起,更不用說於意識生起之後而有的諸法領納及受用了。又譬如睡著了,六識也就滅了,須待意根觸法塵警覺到天亮了,於是意根作意,促使意識出現了;意識出現了,前五識也就跟著出現了。既然在眠熟位必須依於他法而現行、而消滅,在悶絕位、正死位、無想定中、滅盡定中及重度麻醉中,也是同樣的道理,都須依於他法而現行、而消滅。既然六識都是依於他法才能出現及存在,未來也要依於他法的消滅而不再現行,所以六識都不是恆常不變的真實法。

由上面說明可知:意根有遍計執性,意識有依他起性,兩者的體性不同,又如何是同一個法呢?難不成意根或者意識的心體內,各有遍計執性及依他起性嗎?如果真的如安慧所說的,眾生在世間裡生活,一定是錯亂無章而天下大亂了;可是現見眾生,並沒有他們所說的錯亂無章及天下大亂的現象出現,反而是生活得好好的。由此可以證明:安慧所說的意根是前一個已滅的意識種子,那是不正確的說法,誤導眾生非常嚴重。又,古時的安慧就已經分不清楚遍計執性及依他起性這兩者之間的差異,今時在學術界被尊稱為導師者,也同樣分不清楚這兩者體性的差別,跟隨著安慧錯誤的腳步也提出意根能生意識、意根就是意識、意根就是意識細分等不正確的說法;以此來誤導佛門四眾及部分學術界人士,實在太不應該了。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們應該分辨假善知識所說的法,切莫被他們的花言巧語所矇騙而不知,未來跟著這些假善知識一起下墮三惡道受無量苦。

接下來談第二個結論:安慧認為意根在滅盡定中是不存在的,像安慧這樣的說法,分明與佛菩薩的開示完全顛倒。譬如,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卷13曾開示:滅盡定當中已無前六識的現行,是為六種無心地當中的一種;其經文如下:【分位建立者,謂除六位,當知所餘名有心地。何等為六?謂無心睡眠位、無心悶絕位、無想定位、無想生位、滅盡定位及無餘依涅槃界位。如是六位,名無心地。】彌勒菩薩已經很清楚開示:滅盡定是為六種無心位當中的一種,在那種狀況下,有情所能見聞覺知的六識心已經斷了,所以無法分別諸法。不僅如此,在滅盡定當中意根的「受」與「想」的心所有法也滅了,正如 佛在《長阿含經》卷9的開示:【入滅盡定,則想、受刺滅。】也就是說,在滅盡定當中,意根的助伴五遍行當中的受與想心所有法沒有現行,僅剩下觸、作意及思心所有法仍然在運作。從 佛與 彌勒菩薩的開示可知:在滅盡定當中,前六識已不現行,但是意根仍然在運作,只是滅了受與想的心所有法;所以,安慧主張「有情在滅盡定當中意根不存在」的說法,那是不正確的。

如果安慧的說法能夠成立的話,俱解脫的阿羅漢,於中午用齋已畢、洗足已,入了滅盡定,再也無法出滅盡定,再也沒有所謂的俱解脫的阿羅漢在世間裡出現了;可是現見並不如是,俱解脫阿羅漢入了滅盡定以後,於隔天中午前再一次從滅盡定當中出定了,再一次托缽去了。為什麼?因為阿羅漢入滅盡定以前,意識必先起一個作意——那就是意識事先設定隔天中午前在什麼樣的狀況下出定;意識如理作意以後,意根就會接受,於是入了滅盡定中,不僅前六識斷了,而且意根也斷了受與想兩個心所有法,僅剩下觸、作意、思三個心所有法仍然在運作。這表示在滅盡定當中,意根仍然存在,仍然在分別法塵,只是俱解脫阿羅漢所預設的狀況還沒有出現,所以繼續安住在滅盡定當中;須待隔天所預設的狀況出現了,意根觸法塵而有所警覺,發現所預設的狀況出現了,於是意根作主促使意識從第八識現行。意識現行了,前五識也就跟著現行了,於是俱解脫阿羅漢出了滅盡定而去托缽了。如果在滅盡定當中,沒有意根的存在,沒有意根在運作,也就是沒有意根在分別法塵而有所警覺;當俱解脫阿羅漢一旦入了滅盡定,再也無法出滅盡定了,世間也再沒有所謂的俱解脫阿羅漢存在了,更不用說於後會有俱解脫阿羅漢出滅盡定而去托缽了。所以說,在滅盡定當中,意根仍然是存在的,意根仍然在分別法塵;所以,安慧主張在滅盡定中沒有意根的存在,那是錯誤而且是荒唐的說法,誤導眾生非常嚴重。

最後,綜合這兩集所說的,作個結論如下:安慧妄說「意根在滅盡定當中是不存在的」,以此來否定及曲解意根的存在,可以證明安慧所說的根本不如法;他所著的《大乘廣五蘊論》當然是邪法,誤導眾生非常嚴重。古時的 玄奘菩薩在《成唯識論》,不僅廣破安慧的說法,而且在天竺求法時,也曾對安慧的弟子般若趜多所著的《破大乘論》,著作了《制惡見論》來廣破;在在證明了:安慧及其弟子般若趜多所說的法,乃是錯誤不正確的,誤導眾生非常嚴重。

有智慧的佛弟子們千萬不要被安慧的《大乘廣五蘊論》的邪說所迷惑,不僅成就破佛正法的大惡業,而且也成就誤導眾生的大惡業,未來也要跟著安慧一起下墮三惡道受種種苦,那可是一件很悲哀的事。

說到這裡,時間已經到了,今天就講到這裡。敬請各位菩薩下次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