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根非假名施設有,是攝歸現象法界十八界之一法(四)

第020集
由 正村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覺同修會所為您製作的三乘菩提系列電視弘法節目。這個單元是探討《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今天題目子題是〈意根非假名施設有,是攝歸現象法界十八界之一法〉,這是第四集的節目。我們這個題目總共四個單元,這是最後一個單元的題目探討。

上一集節目中,我們談到這一個題目的第三項綱要,來探討意根跟意識這兩個法界所不同的自性,來證明意根是十八界當中另外一個獨立的法界,並不攝歸意識這一界。上一集節目,我們已經為大家說明第一小項意根末那所具有的自性。

我們繼續來探討說明第二小項──意根的自性跟意識的自性有什麼樣的差別法相:第二個意根自性說:意根末那具有「遍計所執」的法性,而且能夠默容諸法,能夠緣一切境界相。這個意涵在講:第七識意根末那具有「遍計所執」的自性,這樣的自性是不同於意識這個法界;意識在同一剎那只能緣於同一境界相,但是意根這個法卻能夠默容諸法,因為祂能夠同時緣於一切境界相。由於意識這個法,祂在同一時間、同一剎那,只能緣於同一境界相,所以祂必須要專注於一境,也因此對於祂所緣的這個境界相,祂能夠作非常詳細的了別。

我們可以舉日常生活當中的例子來說:當我們在跟別人對話的時候,這意識心的我,只能專注聽對方一個人說話,才能夠清楚分明他說話的內涵,但是如果同時間有兩個人以上,甚至更多人跟你說話,意識心我就不能夠同時聽得很分明,必須要回來專注在同樣一個人身上的話語當中,祂才能夠很分明瞭解說話的內涵;但是當然就對另外一個人或者其他的人同時間所說的話,祂無法作詳細分別。這就是意識心我所具有的自性,這個心只能專注一境,不能夠緣於一切境界相。

但是我們剛剛說到第七識意根末那我,卻有著截然不同的自性,這個心能同時緣於一切境界相。我們來舉上面剛剛的對話例子來看:說有幾個人同時間跟你對話,這個時候是我們身中的意根末那我,在緣這一切境界相,那麼當時的意識心我,如果想要清楚分別對方說話的內涵,意識心必須要專心聽其中一個人講話,才能夠詳細分別話語的內涵;可是另外一個心意根末那我,在同時間卻能夠緣你以及所有人所有對話的這些境界相,但是就是因為意根末那會遍緣一切境界相的關係,這也造成這個心祂對外的了別慧變得非常差,也就是意根末那我是完全無法知道這些人跟你講話的內涵。

那麼我們就繼續進到下一小項──意根末那的自性,就能夠知道第三項意根末那的自性說:祂不了別五塵,同時祂了別的法塵,但是祂的了別慧卻非常差。意思在講:意根末那不能了別五塵境相,只能了別六塵中的法塵,可是意根因為遍緣一切境界相的關係,這個心只能了別法塵有了變動相,可是對於法塵真正內涵,其實祂還是完全不能知道,祂需要依賴意識心的我伴隨現前,藉由意識心才能夠去作詳細分別。

這就談到下一項意根的自性說:意根的了別慧很差。原因在於祂是遍緣一切境界相,祂對於六塵上的了別性,需要伴隨意識心同時生起才能夠分別。意思就在說:意根祂的遍緣非常的廣,祂遍緣難以計數的境界相,當然會讓祂沒有辦法去詳細分別所緣的每一個境界相;由於無法分別所緣這些法塵境相,可是又因為這個心—意根末那—具有遍計所執一切法的這樣自性,所以意根末那我,也會內執意識覺知心為自己,就會作意令第八識如來藏來配合流注意識心的法種,使得意識心我能夠同時現前,藉由意識心我來了別所想了別的法塵內涵。

我們日常生活當中,也是可以經常去體會上面說的情形──上面說的八識心王運作的情形。譬如說在天將亮、快要睡醒的時刻,我們八識心的運作情形是這樣子的:首先有意根末那我警覺到有了外法塵的變動(比如天變得明亮,有了種種聲音的擾動等等),末那警覺到了這樣的法塵變動相,但是末那無法知道這個法塵的詳細內涵,因此會作意令這個意識心我現前幫祂作分別,乃至繼續令前五識心的我,比如耳識或是眼識一一來現前,最後藉由前六識心的分別,才會知道說天已經亮了、是起床的時候了,意根末那我因此就會作最後的決定,要起床了。但是如果當時色身還是疲累的,雖然經由六識心的我,已經知道天亮了、該起床了,但是這個時候意根末那我就會作出另外一個決定──繼續睡覺的決定,就不會作意讓第八識來配合流注,繼續現前這前六識心,於是你又昏昏沉沉地睡去了。這樣八識心王的運行非常的完美,彼此合作無間,因此才能夠成就一個有情眾生能夠在世間生活以及生存。

所以,意根的自性是截然不同於意識心的自性,意根了別慧非常差;相對來說,意識心卻能夠作非常詳細、細微的分別,原因已經剛剛前面說過,因為意根遍緣所有的境界相;而意識心同時間,只能專注同一個境界相的關係。在十八界中,意根這一界跟意識這一界,祂們的自性有種種的自性差別法相,當然是要攝歸不同法界,主要就是因為祂們有自性差別的關係。但是安慧在他的《大乘廣五蘊論》當中卻妄說佛法。他無法瞭解意根跟意識這一界具有如此截然不同的自性,因此才敢大膽把意根攝歸到意識去,甚至說現象界中根本沒有意根這個法,說意根只是假名安立的法。這當然在妄說佛法,所有學法大眾切莫信受,避免被誤導而入了六識論的邪見中。

意根末那還具有哪一些不同於意識心的自性?我們繼續舉出下面這幾點自性來說明。第五項意根自性說:意根末那沒有「證自證分」,這個末那我是不能返觀自己的存在,也就是我們有情眾生都不知道我們身中有個意根末那我。

那麼第六項意根的自性說:意根末那是善惡業果受報的主體。我們前面有說前六識心都是世世每一世都會斷滅,只有意根末那我會去到下一世,當然第八識也是會去到下一世。但是善惡業果受報的主體就是這第七識意根末那。

第七項自性,意根末那就是一般人口中所說的你、所說的我,祂是真實存在的自內我。

第八項意根的自性:唯識學把意根末那分成有「染汙末那」以及「清淨末那」。

由於有染汙末那、清淨末那,所以第九項自性說:凡夫眾生要修學佛法、要修行,最後能夠轉凡成聖。這個關鍵就在轉易意根的染汙末那的法性,轉成清淨末那。因為這個意根末那在佛地已經能夠全部轉染成淨,所以第八識的佛地心,能夠跟五遍行、五別境、善十一,總共二十一個心所相應。這樣的法理極為甚深,只有近於佛地的妙覺菩薩,才能夠了知一、二當中的道理。

時間的關係,以上的自性,沒有辦法每一個每一項詳細來說明,另外經論當中,其實還有非常多的意根末那自性,不同於意識這一界,篇幅所限,我們也沒辦法詳細一一列出。總之,這兩個法界有種種的自性差別,是不可以如安慧妄將把意根攝歸到意識去了。

在第三項綱要的第二小項,我們要由 玄奘大師所造的《八識規矩頌》,當中就已經有說明「意識界」跟「意根界」各有各的規矩,也就是祂們的自性是有差別的,是不可以把意根攝歸意識。

我們先介紹一下 玄奘大師:玄奘大師在唐朝荷擔起如來家業,將 釋迦如來一代清淨正法教,重新復興於中土,使我們末法後世學人才能夠繼續聞熏佛的八識正法教,是我們中國傳統佛教能傳續至今的最重要代表人物。在大師所造《八識規矩頌》中,大師傳續 釋迦如來八識正法教,也在當中清楚界定有情眾生的心,總共具有八個種類的識心;而且在偈頌當中,一一說明各自的規矩,因為有情眾生總共有八個識心,每一個識心,各有祂的運行法相,有祂的功能體性,也就是各有各自的規矩、各自的自性,所以這一部論才會立名為《八識規矩頌》,主要就在說是各有規矩的,一一心是不會互相逾越的關係。

我們下面就引用部分的頌文,玄奘大師怎麼樣來建立意識界、意根界的規矩,就能夠瞭解這兩個法界有什麼自性差別。

在頌文當中談到第六識意識這一界的自性規矩說:【六識頌:三性三量通三境,三界輪時易可知;相應心所五十一,善惡臨時別配之。】(《八識規矩頌》)

論文當中談到第七識意根這一界,說祂的規矩是:【七識頌:帶質有覆通情本,隨緣執我量為非;八大徧行別境慧,貪癡我見慢相隨。】(《八識規矩頌》)這個偈頌談到了意識界跟意根界相應的心所法是有不同的。頌文當中就說意識界「相應心所五十一」,意思在講第六識意識心功能非常的強大,這個心王祂相應的心所法,祂是具足跟五十一個心所法全部都能相應;而第七識意根末那這個心,卻只有相應十八個心所法,所以上面頌文才說「八大遍行別境慧,貪癡我見慢相隨」,就是因為意識心祂有具足的心所法作支持、作為助伴,尤其意識心具足有五遍行、五別境心所法支持的關係,所以這個心能夠詳細分別六塵境相;但是另外一個法界,另外一個心──意根末那,祂在別境心所法上面,祂卻只有相應「慧」心所,所以之前本文才會說「末那了別慧很差」,原因就是因為末那沒有「欲、勝解、念、定」這幾個心所法作支持、作為助伴,來為祂作分別境相。

簡要來說明這個偈頌的部分義理,就知道意識、意根是兩類不同的識心。這兩個識心的自性是截然不相同;意識心能夠勝解詳細分別境界,但意根卻沒有足夠心所作支持,所以只能分別法塵的大變動。所以這兩類識心,當然不是同一種心,不可以如同安慧及其後代隨學者之所說,把意識的細心或是意識的一分,假名安立說就是第七識意根,藉著這個方式來說意根根本不存在,是假名施設的,本來就屬於意識。這就是安慧在他的《大乘廣五蘊論》當中所妄說自己的創見,這當然不是世尊的八識正法教,是附佛外道法教。

玄奘大師《八識規矩頌》論義很深,期盼未來緣熟時,平實導師會詳細來註解這些頌文,大眾未來就能依地上菩薩的詳解,能夠正確瞭解頌文當中的義理。今天節目的時間篇幅很有限,只能簡略提出這部分法義,為大眾來證明:意根跟意識這兩個法界,存在種種自性差別,不可以把意根攝歸意識,甚至否定第七識意根的存在。

本文的第四個綱要:要由法出生的四緣來論述,意根不是無間滅之前位意識。在第一集節目中,我們有引用安慧的外道文,安慧在文中說:意根就是無間滅之前位意識,而且認為只是意識無間滅之前一分位意識種子,主要為了顯示現前第六識意識心依止之所在。所以安慧就把這已滅之「前意識種子」,也就是這現前意識心能出生的「等無間緣」,建立成意根。

我們來看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卷3就有談到:一切法出生需要四緣。這當然包括意識心能出生也是依照這四緣,在卷3的文說:

【又有四緣:一、因緣,二、等無間緣,三、所緣緣,四、增上緣。因緣者,謂種子。等無間緣者,謂若此識無間,諸識決定生,此是彼「等無間緣」。所緣緣者,謂諸心、心所所緣境界。增上緣者,謂除種子,餘所依;如眼及助伴法望眼識,所餘識亦爾。】

所以意識心能出生的第一項「因緣」,就是在說一切法出生的根本因──第八識如來藏心,又名阿賴耶識,以及這個阿賴耶識如來藏所含藏的識心法種。

第二項是等無間緣,意識心能夠出生須有兩種等無間緣具足才能出生,一個是意識心自類種子,前後相續相等無間斷。第二項等無間緣就是第七識意根。至於論中談到所緣緣跟第四項增上緣,時間關係,我們這裡暫不作解釋。

意識心能出生,簡單說就是意根觸法塵,根塵觸和合眾緣具足,才有意識心的出生;也就是一定要具足上面所說的四緣。安慧把意識心能出生四緣當中,也就是兩種等無間緣的第一項「等無間緣」,就是意識心自類種子前後相續相等而無間斷,或說為無間滅之前位意識。安慧把這個錯建立成意根,強將意根歸入回意識界。

實際上,意識心能出生的第二項等無間緣,才是意根末那。依據 彌勒菩薩論中的開示:意根末那是現前的意識心能出生的四緣當中的「等無間緣」。也就是意根末那是意識心能夠被出生的眾因緣法之一。

經中經常開示意根觸法塵,藉由根塵觸和合能夠出生意識心;但是安慧卻錯亂地把能出生意識這個「子法」的這些「母法」,這個母法也就是眾因緣之一的意根末那,又回歸攝入到被出生的這個子法,但是被出生的子法又可來含攝母法,甚至說是上於母法。如此我們可以知道安慧是沒有智慧的,強把能出生意識的「意根法界」,說成是意識法界的一分,甚至直接說意根就是意識,甚至在論中說意根只是假名施設,現象法界根本不存在這個法。這個說法當然是他的胡亂創見,是嚴重謗佛、謗法的惡行,大眾切莫信受這樣的附佛外道見。

由以上四集總共四大綱要的論述,學法佛弟子們就可以清楚知道:安慧等人否定了第七識意根末那跟第八識如來藏,他的目的就是要建立六識的邪見,來否定 世尊的八識正法教。這當然不是 世尊的正法,所有學法大眾應當遠離這樣的附佛外道邪見,避免被他們所誤導。

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就說到這裡。謝謝大家的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