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實導師著作《識蘊真義》一書的緣起

第002集
由 正旭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這一集我們將為各位講解 平實導師著作《識蘊真義》一書的緣起。那麼在講解這個緣起之前,因為上一集講到真如的時候,後面還有一小段沒有講完,所以我們就在這一集的前面,稍微補充說明把那一段講完。

我們再來看《瑜伽師地論》卷73:【云何圓成實自性?謂諸法真如。聖智所行,聖智境界,聖智所緣。】這個《瑜伽師地論》的論文當中說:什麼是圓成實自性?就是第八識在諸法上面所顯現的真如,稱為圓成實自性;也就是說,真如就是圓滿成就諸法的自性,簡稱圓成實自性,這個自性也就是第八識的自性。「聖智」跟「真如」這兩法,就是五法中的正智跟如如。開悟的人有了正智,所以能緣於第八識所顯的真如,因此真如是正智的所緣,也就是正智的境界;而開悟者又能依於正智轉依真如而行,所以說真如是聖智所行、聖智境界、聖智所緣。

前面說真如是第八識在諸法上面所顯現,那麼我們要如何去證得真的有這個真如?我們先來看《成唯識論》卷10當中是這麼說:【真如亦是識之實性。】意思是說,真如是第八識的真實自性,也就是依於第八識而有,祂就是圓成實自性;因此,如果不證得第八識,就無法證得圓成實自性。而真如又是於諸法上顯現,那麼想要證真如,當然需要依於世間諸法來證得第八識。那證得第八識以後,我們就可以現前觀察第八識的真實體性,當然可以觀察第八識的真如性。而當我們證得第八識的時候,《成唯識論》說叫作「證得唯識性」,【前真見道證唯識性,後相見道證唯識相。】(《成唯識論》卷9),它定義為真見道。那麼既然是證得唯識性,而唯識性只有三種:遍計執性、依他起性跟圓成實性;證得唯識性當然是證得圓成實性,也就是證得真如。那麼從以上的說明,我們就可以知道證得阿賴耶識在學佛過程當中是如何的重要了。那麼「真如」的部分就補充到這裡。

接下來,講 平實導師寫《識蘊真義》這一本書的緣起。由於古代小乘論師安慧冒充大乘菩薩,他用二乘法來曲解大乘法、毀謗大乘法而造的《大乘廣五蘊論》當中將「阿賴耶識歸為識蘊所攝」,在2003年正覺同修會當中有些人引用安慧的文句,來破壞 平實導師所弘傳 世尊的第八識無垢識正法。無垢識在因地名為阿賴耶識,他們將能生一切法、能顯佛地真如、永遠不滅的無垢識因地心體——也就是性如金剛、恆而不壞的阿賴耶識,謗為有生可滅的識蘊所攝法;將佛菩薩經論當中所開示「真如是阿賴耶、異熟、無垢識的所顯性」,加以顛倒反說,妄謗阿賴耶識心體是從阿賴耶識所顯示的「真如性」中出生;將 佛說的「本來而有、常住不壞」的阿賴耶識心體,妄謗為可滅之法;完全違背佛說,完全違背佛菩提的正義,他們這樣的作為已經成就了破壞佛教根本大法的最大、最重戒罪。

而這些人在生起邪見而捨離同修會之後,更以安慧的《大乘廣五蘊論》的全論的邪見作為教材,用來宣說錯誤的佛法,將安慧所說能生識蘊的阿賴耶識,是阿賴耶識所生的識蘊所攝,這樣的邪論作為依據;將出生識蘊的阿賴耶識歸類在阿賴耶識所生的識蘊當中,用以毀謗阿賴耶識為生滅法,嚴重誤導跟隨他們修學的法師跟居士,這樣的邪論嚴重違背因明學,亦嚴重違背世間邏輯。因為這樣的緣故,平實導師不得已將安慧所造的《大乘廣五蘊論》細讀一遍,發覺論中有許多地方違背佛意,有許多地方不符合唯識增上慧學的一切種智所說,完全不是大乘法,這本論的本質正是冠以大乘之名,而以誤會後的小乘法來誹謗大乘法,藉此而破壞大乘法的根本——阿賴耶識,使得大乘學人信受其所說的人,從此永遠無法親證如來藏、永遠無法見道;也因此使得二乘涅槃墮於斷滅空。他們的這種作法,破壞大乘、二乘佛教的正法相當嚴重,因此應該予以辨正,讓大眾都能夠知道。

而安慧所造的《大乘廣五蘊論》,其實不應該冠一個大乘的名字在上面,因為論中所說違背大乘法正理的緣故,已經不是大乘法的緣故;這本論的本質是以誤會後的小乘法,來破壞大乘法的緣故。此外,自古以來已經有聖 玄奘菩薩曾經將安慧論師的《大乘廣五蘊論》邪見加以分析破斥,辨正實義在《成唯識論》當中;然而在造《成唯識論》的時候,因為 窺基大師為求得佛教界的和諧而勸止 玄奘菩薩指名道姓加以破斥,所以《成論》中皆不指名道姓而辨正,皆以「有義」二字取代,乃至將 玄奘自己所主張的正義,也是用「有義」二字來說,導致正訛之間不能分明顯示,唯有親證種智者能夠知道它們中間的差異所在,因此大大地失去了顯正破邪的利益。也因為這樣的緣故,使得當時及後世的學人仍然不能知道安慧《大乘廣五蘊論》所說法義的邪謬,仍然不能知道《廣五蘊論》其實已經在《成唯識論》當中被極力破斥,以致於歷代皆有自作聰明之人,繼續援引安慧的邪說,藉以否定實相心體阿賴耶識,無根毀謗阿賴耶識是有生可滅之法。

雖然《成論》流通之後,窺基大師發覺當年自己力勸 玄奘菩薩在《成唯識論》當中不指名道姓,導致辨正法義、破邪顯正的功德無法彰顯,以致於安慧的邪論仍然能夠繼續為害學人,都是因為自己鄉愿的心態所產生的後果。因此窺基大師在造《成唯識論述記》的時候,在《述記》當中明指安慧的名字而破斥他,為當年力勸 玄奘菩薩隱覆姓名辨正的過失而作補救;然而因為《述記》的內涵,相對於現今一切大師來說,乃至相對於當時許多的大法師而言,確實陳義太高、深邃難解,以致於大師跟學人們即使讀了,也難以理解。在《述記》當中名相很多,而且那些名相都是《述記》當中所不能不用的,這是為了要避免《述記》這一本書的篇幅擴大,因為古代排版印刷費用相當昂貴的緣故。又因為《述記》中所用的言辭十分簡略,歷經千年文辭使用的演變,如今《述記》所說的言義,雖有指名道姓而廣破安慧邪謬的地方,然而想要知道、想要如實理解《述記》文字表相的義理都很困難,更何況能夠知道《述記》當中破斥安慧邪說的實義?《述記》的實義既然難以知道,何況能知《成唯識論》的妙義?因此,如今想要尋覓一人真實理解《成論》、《述記》的文義,進而知道安慧所說的邪謬,已經很難找到。

而如果不能知道安慧的見解,乃是用以誤會後小乘法的邪說,來破壞大乘法,未來世仍然會有人再引用安慧的邪說,用來破壞正法,藉以否定三乘菩提根本的阿賴耶識心體,將阿賴耶識心體謗為生滅法,那麼將使得後世學人誤信阿賴耶識是生滅法;誤信之後就將永遠沒有證悟的時候,這樣子將使得後世學人永遠難以親證三乘菩提,只能墮於純想像、純研究的佛法「假名修證」當中。

因為這樣的緣故,平實導師認為應該要以較為淺顯的口語化的文字,將窺基大師在《述記》當中指明安慧的名字而作破斥的地方,加以語譯、註解、表顯,這樣才能將識蘊的真實義表顯出來,令大眾周知,使他們都遠離錯認識蘊為實相的境界;這樣子才能夠彰顯 玄奘菩薩跟窺基大師古時造作《成論》、《述記》的護法大功德,才能使當年 玄奘菩薩破斥邪說、救護學人悉入正道的功德彰顯,才能使四眾學人了知正法不同於安慧邪見的地方,才能讓今時、後世的學人了知《大乘廣五蘊論》的邪謬事實,免於再追隨安慧的邪見,才能救回今時、後世妄自毀謗阿賴耶識心體的人,才能救回跟隨他們同入邪見而能夠全部都回歸正道。因此,平實導師乃將安慧《大乘廣五蘊論》的內容詳細審查閱讀,發覺其中的過失很多,應當加以簡擇,書寫成文,使今時、後世學人不再墮於安慧的邪見當中,免除後人再墮於「毀謗根本大法」的最重罪當中。因此而有這本書的寫作,想要藉此成就護法的大業,希望因此能使深妙正法久住人間而不受破壞;也想要藉此救護那些步入邪見、破壞根本大法的破戒者。

最後,平實導師藉寫這一本書順便宣示識蘊的內涵,特別著墨在識蘊中的意識心,將離念靈知的體性,將識蘊真義是因緣所生的道理作深入的分析說明,讓佛子在細讀之後,能夠詳加思惟、確實觀行,這樣就可以斷除我見,三縛結自然得以解開,成就解脫果的初分,得以預入聖流;並得以自我檢驗三縛結是否真斷,自知自證初果而無疑惑。如果沒有文字障,也不是無明深重的人,就得以因此而以四阿含諸經再作自我檢查跟印證,證明自己確實能證初果,這是在這一世所能公開利益大眾的地方;如果有智慧而且深具悲心的學人,應當將這本書廣為推廣,令那些修學南傳佛法而緣熟的人能夠共斷我見而證初果,都得以成就自受用大功,都得以成就為人宣說解脫妙法的他受用大德。

這本書的內容,在辨正安慧《大乘廣五蘊論》的部分,只有舉出《成論》跟《述記》中所曾經指出安慧之名而列舉辨正的安慧邪見過失,作為引證及辨正的依據,作為這本書辨正法義的內涵。至於《成論》跟《述記》當中,限於篇幅而未曾舉證的安慧論文中其他的種種過失,仍然有許多尚待舉述辨正的部分,但在這本書中沒有辦法一一加以辨正,一來因為這些錯誤並不是涉及根本大法的正義,而是屬於枝節上的錯誤,不會因此而導致大眾成就破壞根本大法的大惡業,所以就不列舉辨正,以免往日在 平實導師座下受學而現在已經退轉的這些人,又毀謗說:「蕭平實真是膽大,現在連安慧『菩薩』也敢破斥了。」因此這本書所引證破斥的地方,都是 玄奘菩薩、窺基大師所已經破斥過的,證明並不是唯有 平實導師自己說的。

古代天竺的安慧法師絕對不是菩薩,他本來就是二乘人,崇信小乘法的《俱舍論》。他所說的法,特別是以《大乘廣五蘊論》中所說的「佛法」,以及他的弟子西域般若趜多所造的《破大乘論》中,都是以誤會後的二乘解脫道,處處曲解大乘佛菩提正法;處處以誤會後的小乘法義解釋大乘法義,處心積慮誹破阿賴耶識為生滅法。又違背法界實相現觀的事實,剝奪「阿賴耶識能生萬法、能生識蘊」的體性,故意違背 佛說「阿賴耶識是一切法界本源」的這個聖教,將出生識蘊的阿賴耶識,反謗為識蘊所攝的生滅法,他們的主要目的是要崇小貶大。還有安慧為了矇騙世人,讓人以為他的著作真的是大乘法義,所以將他的邪論《廣五蘊論》冠以大乘之名;但是他所說的都不是大乘法,而且也不是正確的二乘法,而是以誤會後的小乘法來解釋大乘法。如果想要檢驗他的全部著作,依道種智一一討論來評破的話,因為篇幅所限、時間所限,恐怕難以完成。

再者,由於安慧法師的故意破壞大乘法,導致後來他的徒弟寫作《破大乘論》,正式而且公開地否定大乘法。他們師徒兩人既然故意毀謗大乘法根本的第八阿賴耶識,將實相心阿賴耶識謗為生滅法、所生法,導致如今同修會中有一些人隨從安慧師徒的邪說,用他的邪說而解釋、而弘揚「大乘法」,全力毀謗阿賴耶識為生滅法,這種行為已經成就毀謗大乘方廣法義根本的最重罪。而這些人會有這樣的過失產生,雖然是因為他們的性障跟私心所導致,其實也是在於古代安慧師徒所造的過失,才會使這些人信以為真而得以引以為藉口的緣故。因此,對安慧師徒實在不應該冠上菩薩的名義,也不應該冠上大乘法師的名稱,因為他們師徒二人是小乘根性法師的緣故,實際上是以誤會後的小乘法而故意破壞大乘法之惡人的緣故。所以 平實導師基於這些理由,對於一些比較小錯誤、枝節錯誤的地方,就不加以評破。

那麼今天因為時間已經到了,所以我們就講到這裡。謝謝各位的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