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煩惱與下煩惱(五)

第110集
由 正村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覺同修會所為您製作的三乘菩提系列電視弘法節目。這個單元是探討《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今天題目子題是〈上煩惱與下煩惱〉,這是第五集的節目,也就是最後一集的節目探討。

上一集我們還在第七項綱要,探究無明住地中所應斷諸煩惱,眾生因為不斷熏習邪見而增長煩惱。上一集我們談到「無因唯緣」這樣的外道見,眾生因為被這個邪見所熏染,增長無明住地煩惱。也舉出一直到當代還是有如同密宗喇嘛教多識這樣的凡夫,繼續執取無因唯緣外道見,繼續在誤導眾生,甚至出專書跟證悟的大乘勝義菩薩僧作諍論,所以才會在他的外道書中說:「都是諸法緣起性空,諸法如幻不實的般若正見。」他的意思在說二轉所說的般若正見,談的就是諸法緣起性空,諸法是如幻不實,緣生緣滅,其性本空。但是 如來在以下的《佛藏經》的經文中,卻又開示說諸法是實相,諸法是無生無滅,也就是諸法是不生不滅的。比如在這一段卷1的經文〈諸法實相品〉開示說:【爾時舍利弗從三昧起,行詣佛所。偏袒右肩,頭面作禮,白佛言:「稀有,世尊!如來所說一切諸法無生無滅無相無為,令人信解。」……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我在靜處每作是念:『世尊乃於無名相法以名相說,無語言法以語言說。』思惟是事,生稀有心。」佛告舍利弗:「如是如是,是事稀有,第一稀有,謂是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佛藏經》卷1)

多識在上面引文中,我們都知道,他認為般若正見就是諸法緣起性空,如果是這樣子,就更沒有辦法解讀現在所引用的這一段《佛藏經》 釋迦如來的開示說:「諸法就是實相,一切諸法無生無滅。」如果般若正見就是單指現象界的諸法緣起性空,而不是依這一切有為法背後的無為法,也就是這段經文所說的「無名相法、無語言法」,來說由無為法所出生的有為諸法緣起性空,那又怎麼樣去解讀這段經文 如來所開示說:「諸法是實相,諸法無生無滅。」我們就要請多識依他這樣的錯誤般若正見─所謂諸法緣起性空─來告訴大眾說:「為什麼如來在這個地方繼續開示的又說諸法無生無滅,也就是諸法其性不空,是不生不滅。」當然這樣的法義,不是一個還沒有實證般若,沒有實證這無為法、無名相法、無語言法的凡夫多識,所能夠證解的經文。

如來這段經文開示意涵說諸法實相,法義在說諸法都是由這實相心(也就是經中所說無為法、無名相法或是說無語言法)所出生,諸法並不離實相,都是攝歸於實相來說,其實也是這個實相心的一部分法性,所以才會說諸法就是實相。在現象法界我們可以現見,由這實相心、常住心所出生的諸法確實是有生有滅,但是諸法其實一直存在於實相法界中,從來不外於實相法界;也就是諸法不曾一剎那外於實相心──第八識如來藏心。當諸法攝歸如來藏來看,本來就是這個如來藏的一部分法性;那麼這個實相心如來藏本身就是常住無生無滅的緣故,所以諸法同樣也是無生無滅的。

所以諸法由現象界來看,是緣起性空、有生有滅,但諸法攝歸實相法界的時候,諸法就同如實相法界常住無生無滅。所以這段經文 世尊才會開示:「一切諸法無生無滅無相無為。」這樣子對於這個法義的解說瞭解,才是真正瞭解 世尊所說佛法的意涵。我們要勸請所有如同多識這樣「無因唯緣」外道見者,能早日回歸 如來正法教,不要再繼續用這樣無因唯緣外道見繼續誤導有心的學法大眾,繼續增長眾生無明住地煩惱,才可以免於未來受極重惡業果報!

第七項綱要的第四個小點,我們繼續探討的主題是:「無因唯緣」外道見,也誤導了臺灣佛教界很多傳統佛教法師。密宗喇嘛教這樣的「無因唯緣」外道見,誤導了中國傳統佛教法師,這包括影響臺灣佛教界數十年的某位佛教導師,以及這位導師的入室弟子都受到了這樣邪見的影響,因此他們嚴重錯解 世尊正法教。甚至這位佛教導師座下有一位得力弟子,在這位導師捨世之後,仍然在她對外發行刊物中,繼續發表文章,繼續否定 世尊在三轉法輪諸經中,所共說的萬法出生根本因第八識如來藏心,把這個法界實相心如來藏,說成是世俗人所說的靈魂,或說成是這樣的思想──是外道神我、梵我思想。

我們來看在她對外發行刊物中,對於阿含經典的因緣法教,有這樣的一篇文章,題目叫作〈正觀法如是——因緣相應教〉,這個文章作了種種錯誤的教授。文章的內容說:【「齊識而還,不能過彼」……它們中間沒有哪個叫作「靈魂」,不要將「識」想像成一個不生不滅的東西。所以後來「如來藏」學發達,講到有一個「如來藏」是不生不滅的,既然不生不滅,那就不叫作因緣生法,變得「緣起法」並沒有涵蓋這個東西了。可是佛陀只講「緣起」,他並沒有說有另外一個「靈魂」或者「如來藏」是永遠不滅的。】(〈正觀法如是——因緣相應教〉,《弘誓雙月刊》第131期。)在《阿含經》中常常談到「識」的時候,在講識陰六識,甚至專指的是意識心第六識,但有一些阿含經文談到的「識」,那是屬於大乘法之所說,這個識在說:萬法出生的根本因,也就是在談本識入胎識,又名如來藏。這位法師引用阿含經文談到的「齊識而還,不能過彼」,當中的識,以及「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識,就不是在講意識心,是在說萬法出生的根本因,也就是《阿含經》所說的本識入胎識,又名如來藏。

這位法師無法勝解這段經文,她就把這個「識」先說成是靈魂,但是所謂的靈魂,這是一般世間人所說(死後所說)的不滅的靈魂;其實這個靈魂的說法,講的是佛法所說的有情捨報後所暫時現起的「中陰身」的階段,每一期中陰身都只有七天的壽命,最多只有七期,也就是四十九天。她的文章中又說,這根本因如來藏,並不是 釋迦如來所宣講,是後代弟子們在大乘佛法興起了如來藏學,才開始說有一個如來藏不生不滅。這位法師也把如來藏要強歸入所謂的因緣生法,把如來藏說成是生滅法,又說 佛陀只說一切法緣起性空,從來沒有說有一個不生不滅的如來藏。

但是 如來的正法教是教導:有一個識,所謂的入胎識本識,又叫作如來藏,是萬法出生根本因,是一切「因緣所生法」出生的所依,當然你不可以把祂歸屬在因緣生法;因為這個根本因是本來自在的法,祂不用借助任何因緣,是本來就常住自在的法。這個根本因並不是三界內的有為法,不屬於「因緣生法」,不屬於緣起性空的有為生滅法;因為祂的法性是「不生不滅」,祂是「無為法」。這位法師怎麼可以把根本因如來藏,跟被這個常住心所出生的這三界一切有為法,把祂混成一譚來說呢?這當然是對法界當中應有的法住法位嚴重的錯解,才會產生這樣邏輯矛盾的邪見思維。這樣的說法,無因唯緣的邪見,否定佛說二轉、三轉法輪這些大乘經典,甚至把它說成「大乘佛法不是釋迦佛陀所親講,是後代弟子所創作的」,這都是造作嚴重謗佛、謗法、謗菩薩藏的大惡業啊!

是否真正如同這位法師所說,佛陀從來沒有開示「有一個如來藏是永遠不滅」的呢?在二轉、三轉大乘經典當中,處處宣講有不生不滅的如來藏,我們這個地方就不舉示這些經文,有心要瞭解的信眾可以自己去搜尋二、三轉的大乘經典,就可以找到許多經文來作佐證。下面我們要引用這些外道邪見者所唯一信受認為這才是所謂原始佛法,是 佛陀所親說的這些阿含經典,引用這些阿含經典來佐證 釋迦如來在阿含經典當中,就已經宣講有如來藏,不是沒有如來藏。

佛陀在阿含部《央掘魔羅經》的卷4有這一段開示說:【我說道者,說何等道?道有二種:謂聲聞道及菩薩道。彼聲聞道者謂八聖道;菩薩道者謂一切眾生皆有如來藏。】這一段經文 佛陀就開示:我釋迦如來開演的法道,共分成兩大類,一個是二乘法——聲聞法、緣覺法,第二大類就是大乘菩薩法。在大乘菩薩法道中,就明白宣講一切眾生身中都有各自唯我獨尊的如來藏。所以這段經文就明白說(而且是阿含期的經典就明白說)有如來藏,不是沒有如來藏。所以如來藏是真實有,這有諸多的佛自己親講的至教量可以作證明,而且在諸大證悟菩薩的聖言量中,也是共說有這萬法根本因如來藏。

因為我們談到佛法,就是 釋迦如來為這一界眾生所宣演的成佛的法道,釋迦如來要為眾生開示悟入這法界實相心,證悟後開始悟後起修,轉依所悟入的這真實我如來藏,而經過三大阿僧祇劫的修學,最後都能跟我釋迦如來一樣,成就圓滿佛道。也就是眾生最後都會成佛,之所以會成佛,就是因為眾生身中在因地都有自己的如來藏,唯我獨尊的如來藏,而且如來藏都具有同樣的自性,就是具有成佛的體性,所以有情眾生不管如何在三界內如何流轉生死,最終都會走入成佛法道的修學,最後都會成佛。佛陀這樣的開示,也有下面這一段至教量經文來作佐證說明。

卷4 世尊繼續開示說:【復次,文殊師利!如知乳有酥故,方便鑽求;而不鑽水,以無酥故;如是!文殊師利!眾生知有如來藏故,精勤持戒淨修梵行。復次文殊師利!如知山有金故,鑿山求金;而不鑿樹,以無金故;如是文殊師利!眾生知有如來藏故,精勤持戒淨修梵行,言我必當得成佛道。復次文殊師利!若無如來藏者,空修梵行,如窮劫鑽水,終不得酥。】(《央掘魔羅經》卷4)

所以這段經文就很明白講,眾生修學佛法,修學菩薩六度萬行,非常精勤地持守戒法儘量不違犯,也修習離欲的清淨梵行,就是因為有情眾生知道自己身中有如來藏,知道自己的如來藏具有「受熏持種」的自性,能執藏所有修學的法種,而當這一切的無量法種功能德用具足顯發的時候,也就是一切種智具足的時候,就是眾生成佛的時候。佛陀在這段經文告訴 文殊師利菩薩說:「如果否定了如來藏,說法界並沒有這真實我如來藏,那麼一切佛法的修學,其實都會唐捐其功。」也就是如經文所舉例的,好像要從水當中想要去鍛鍊出乳酥一般,那是了不可得的,因為要鍛鍊出酥,是要從乳當中去鍛鍊、去提煉,而不是從水當中去鍛鍊。經文當中也有一段譬喻說:「就好像你不去從含有金的金礦山當中去採礦、去鑿金,你卻要從完全沒有含藏金子的大樹當中,你想要去找出金子一樣,那當然永遠是了不可得的。」

所以 佛陀宣講如來藏真實有,是不可以否定,也不可以外於如來藏,說你想要修學佛法,說你想要成就佛道,這就如同上段經文的開示,那是在空修梵行,這是跟佛道完全背道而馳,沒有意義。所以否定萬法這根本因如來藏,這樣的「無因唯緣」外道見,只會增長這一界的信眾種種無明住地煩惱,所有有心學法的大眾,應當早日遠離這樣的邪見,避免一生精勤修學都化成烏有,只是又增長了自己種種的無明煩惱,所以這樣的修學只是徒勞無功,令人慨歎啊!

本文的最後一項綱要,第八項主題是要為大家說明「過去某位臺灣佛教界導師對無始無明『上煩惱』作了種種錯誤教導」。這位導師因為主動繼承密宗喇嘛教「無因唯緣」外道見,所以在他宣講同樣這一部《勝鬘經》的時候,在他的講記當中,對於上煩惱、下煩惱的解說,有著嚴重的誤會。我們看他的講記中有這段文說:【本經的無明住地,即所知障;四住地及上煩惱,為煩惱障。煩惱障是以我我所執為本的,由我我所執而起貪等煩惱,由此而招三界分段生死苦。所知障,是迷於一切法空性,而不能徹了一切所知的實事實理;】(《勝鬘經講記》,正聞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頁160。)

在本文的第一集、第二集,有為大家說明上煩惱、下煩惱的意涵,說所知障就是眾生的無始無明上煩惱,煩惱障是眾生的一念無明下煩惱。可是這位導師在上面的文卻說「煩惱障是上煩惱,所知障是迷於一切法空性等等」,這些作了種種錯誤教導。前文中我們有說過,什麼叫所知障?是眾生的無始無明住地煩惱,是對於法界真實法理─這個實相心如來藏─的所知不足,也就是還沒有實證祂,乃至對祂所含藏一切種子都還不具足了知,障礙眾生佛道的成就。這位導師上面這段引文,可以瞭解到,他對無明住地上煩惱、下煩惱的解說,有太多錯誤的教導,墮入「一切法空」的斷滅空見;也就是執取無因唯緣外道見,才會導致他整個法界體系法住法位知見的錯亂。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沒有辦法對於上面的文裡面的錯誤的地方一一加以論證。有興趣瞭解的菩薩,可以去閱讀《正覺電子報》當中〈救護佛子向正道〉的連載刊文,就可以瞭解當中錯誤之所在。

今天因為時間關係,《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上煩惱與下煩惱〉這個題目總共五集的節目,到今天為大家解說圓滿。謝謝大家收看這個題目的節目!

最後祝願所有的菩薩:色身康泰、學法無礙、道業增上、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