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住與正法滅(二)

第046集
由 正圜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單元。今天,我們要繼續上一集,繼續來探討〈正法住與正法滅〉之議題。

在上一集中,我們舉述了某位法師的觀點——他認為只有出家的佛子依聲聞出家律而修學,大乘成佛之法才能住世。然而 世尊的意旨真的是這樣嗎?其實不然!為什麼呢?因為所謂正法住,指的是大乘的了義法,不是指二乘法;唯有如來藏了義正法繼續在人間弘傳,而仍然有菩薩能夠實證不斷絕,才是真正的正法住。

這位法師又說「人不能依大乘學,正法即滅」,這句話乍聽之下很有道理,但是我們得來探究他所謂的「大乘學」到底又是什麼呢?在他所寫的《成佛之道》、《妙雲集》、《華雨集》等著作中所講的大乘學,都是四阿含諸經中所講的聲聞解脫道,完全是小乘學;他認為只要能出離生死,那就是大乘學;出離生死而想要得究竟,就得要出家;他認為在家人最多只能修到三果,不可能此世就出離生死,所以一定要出家,依聲聞律而出家修學阿含諸經所講的聲聞解脫道,然後發願不入涅槃,生生世世這樣度人,就是在修大乘學。所以大乘滅了,就是沒有人依聲聞律出家了,也沒有依他所定義的「大乘法」去修學小乘的解脫道,那就是大乘法滅了。

然而,這是什麼樣的邏輯呢?我們真的弄不懂他是怎麼理解佛法的。出家人,可以是菩薩、也可以是聲聞;佛世更有許多人是單依菩薩戒而出家的,他們都不受聲聞戒。而這位法師卻認為:出家以後如果是以聲聞出家戒為主要的依止,只要發願永遠不入涅槃而依止聲聞戒、世世度化眾生修習聲聞解脫道,那就是出家的菩薩了,那就是大乘佛法。但他所講的顯然不對,他是不以菩薩戒為主要依止的,是出家後以聲聞戒為主要依止,菩薩戒只是要你不入涅槃的約束罷了!而他所說要修學的大乘法,卻仍然是阿含中所說的聲聞解脫道小乘法;他這樣的邏輯真的是講不通,但卻仍然有人會相信,實在是不可思議!

所以,這位法師認為只要沒有人依聲聞律出家,或是依聲聞律出家而沒有發願不入涅槃、世世度眾生,那就是正法滅了。或者說,受持聲聞戒而出家,但是所修學的法是如來藏「外道神我」,那也是正法滅了。你把他的說法反過來解釋就會變成這樣,無怪乎大乘正法的流傳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假使不是我們把大乘法的真實義再度宣揚開來,佛教就真的會變成人間的世俗宗教了。所以,他所解釋的「大乘滅就是正法滅」,而他的正法滅就是沒有人出家,以及沒有人修學聲聞解脫道,再加上修學解脫道卻沒有發願世世度眾生而不入涅槃,那就是正法滅了。他這樣的解釋,跟正法的道理完全不合,也和勝鬘夫人的開示完全違背啊!

各位菩薩!既然這一章講的是一乘法,名為〈一乘章〉,我們不妨再來看看這位法師是如何解說一乘法的。正聞出版社《勝鬘經講記》第133頁云:「推究聲聞法的根源,知道無一不含攝在大乘中,無一不從大乘中流出,所以這一切即大乘學。」(《勝鬘經講記》,正聞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頁133。)從這一段文字中,他實際上就是在說:「正法住及正法滅,都是依聲聞解脫道法義是否仍然住在世間來定義的。若是聲聞解脫道的法義已經滅了,就說正法滅了;如果聲聞解脫道的法義還在人間,就說正法仍住在人間。然後再以波羅提木叉、毘尼為主,依是否出家及受聲聞具足戒來作為大乘正法的依止。」由於這樣錯誤的認知,所以他認為:末法時,如果仍然有阿含的解脫道存在,並且還有出家人受具足戒,那就是正法仍然住世未滅。因此,他否定了佛菩提道的修證,單以二乘法的解脫道,也就是阿含道來作為大乘的成佛之道。我們可以從他的《妙雲集》、《華雨集》、《如來藏之研究》等等書中,處處可以證實他對佛法的認知就是如此,我們絕對沒有冤枉他呀!

他在這一段話中,仍然是在曲解聲聞法為大乘法,目的是要使人相信:修學聲聞解脫道就是修學成佛之道,不必修學大乘法,只要修學聲聞羅漢道就可以成佛了。所以他說:「推究聲聞法的根源,知道無一不含攝在大乘中,無一不從大乘中流出,所以這一切即大乘學。」這位法師真的是很能曲解佛法呀!他把大乘佛法曲解為聲聞法,只因為聲聞法的根源是含攝在大乘法中,只因為聲聞法全部都從大乘中流出,所以「這聲聞法的一切就等於是大乘學」,這是完全曲解,而且完全不合邏輯啊!

假使他的說法可以講得通,那麼下面這個邏輯應該也可以講得通:「推究胎兒的根源,知道無一不含攝在母體中,無一不從母體中流出,所以胎兒的一切即等於母體。」另外,接下來這個邏輯也應該可以講得通:「推究手的根源,知道手的種種功能無一不含攝在身體中,無一不從身體的功能中流出,所以手的一切即等於身體。」這完全是以殘缺不全的局部內容來取代作為全體。等於是說:胎兒的一切即是母體,所以胎兒就是母體的全部。各位菩薩!您說這道理講得通嗎?實在是沒道理啊!但是他卻經常以這種手法說:聲聞解脫道含攝在大乘中,所以聲聞解脫道即是大乘,即是成佛之道。這樣暗示說:聲聞法就是成佛之道,就是佛菩提道,不必另外再修學佛菩提道而尋求見道,不必因為佛菩提的見道是證如來藏,就去求證如來藏。這位法師一向很擅長使用這種暗示手法,只要有人肯持續不斷地仔細閱讀他的書籍,遲早都會被他洗腦成功的;除非是已經證得如來藏而發起大乘見道的智慧,否則很容易被他所蒙蔽、被他所籠罩啊!

末法時代的可悲就在這裡:迷信那些不事修證的佛學學術界人士,迷信那些專作研究而不曾實修的人;而大法師們也跟著那些學術研究者一起把究竟法如來藏給推翻掉,不得不落入意識境界中,當然就無法實證超越意識境界的如來藏實相境界了。更可悲的是:他們否定了最究竟的實相心如來藏以後,只能弘揚剩下屬於權教的四阿含聲聞道;偏偏他們所認知的阿含解脫道又完全偏離四阿含教義,而無法斷除意識我見;因此只好繼續去作學術研究,以學術研究意識思惟所得的認知,來取代聲聞羅漢道的真修實證。但是,這一類庸人卻正在領導著現代的中國佛教,海峽兩岸的佛教就在這樣的邪見領導下繼續發展著,因此就把學術研究擺在第一,認為佛法的學術研究可以超過真修實證,這就是現代中國佛教界的悲哀之處啊!

當這種錯誤知見已經在中國佛教界根深柢固之後,我們正覺教團不得不進入學術界去接收他們的地盤。我們要把學術界的地盤給接收過來,我們將針對否定如來藏正法的學術單位投稿,假使他們不合理、不合正法而強詞奪理藉詞退稿,不肯登載,我們將會針對他們所提出的歪理給予評論、判定,剝奪他們在學術界原有的崇高地位。如果是合理的反駁,我們自知理虧,也一定會欣然接受;若不是如此,我們將會在《正覺學報》中加以辨正。當我們的學報印行出版以後,要使那些不肯依理依教的學報發行單位無法作出任何回應,也要使那些不肯真修實證的人喪失學術地位。若不如此,他們永遠會回過頭來影響各佛學院,而使佛學院中的比丘、比丘尼學生們繼續被誤導而深入歧途。所以我們必須成立基金會來作這些事情,佛學研討會及學報的發行要雙管齊下,希望可以迅速扭轉眾生被誤導的現象,這就是我們的目的。然而,在會內試辦第一次某某法師思想研討會之後, 平實導師認為佛教界每年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卻只能成為佛學學術大拜拜,對於匡正佛教界的錯誤方向與思想,實質上幫助卻不大,所以就改為專在學報的發行上著手,不準備對外舉辦佛學學術研討會了。

各位菩薩!正覺教團全體同修在 平實導師領導下,二十多年來和合一心,以「摧邪顯正、弘護正教」為己任,我們都認為寧可這輩子辛苦一點,下輩子再來時就會比較輕鬆;因為天下太平,千年之內的佛教界再也沒有任何邪見了。我們在這一世把這些邪見給處理掉,未來世再也不會有人說「人總共就只有六個識」。當然,佛教界中也有人主張七識,有人主張九識、十識,甚至發明第十一識;但是我們現在把六、七、八、九、十識的冷飯全部都吃掉,未來世就沒有人能再拿這個剩飯來炒了,那麼我們未來世的佛道都會走得很順利。而且未來世的整個佛教界,大家都可以直接走上正途,不會再有人被誤導。這是為什麼呢?因為 平實導師及正覺教團這一世留下許多珍貴的學報和書籍,下一世的我們依著這些正知見繼續去參究,就可以又重新悟入,多麼輕鬆愉快啊!這也是我們今天要努力辛苦去作的道理所在。

接下來,我們來看這一段經文最後一句:【是故阿羅漢無出家、受具足,何以故?阿羅漢依如來出家受具足故。】(~《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有關這一段經文,某某法師在他的《勝鬘經講記》中是這樣說的:「辟支佛即緣覺,也就是獨覺,於佛不出世時自悟得證。阿羅漢,必從佛出家受具足;辟支佛,也有不從佛出家受具足的,所以上文但說阿羅漢。然有怖畏心,所證悟的境界,都與羅漢一樣,所以此處並舉二乘。」(~《勝鬘經講記》,正聞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頁137。)

這意思是說:他認為所有的辟支佛中,大部分的辟支佛是從佛出家受具足戒的,只有少數辟支佛是不從佛出家受具足戒。可是問題來了,從來沒有一部經典說辟支佛是在佛世出現的。辟支佛如果是在佛世出現,他就不叫辟支佛了,因為他一定會在佛陀出現於人間之前,先行捨報棄世。譬如《增壹阿含經》記載:有五百辟支佛在人間遊行,但因為諸天天神四處傳說:佛即將要出於人間,現在有佛要來人間受生了。這五百辟支佛一聽到這件事情,當天就全部入無餘涅槃,都不與佛同時在世。任何一位佛陀在人間時,都不需要有辟支佛住世;所以有佛來人間受生時,所有辟支佛都必須要離開人間;這並不是某佛來趕走他們,而是他們自己知道應該離開,也是因為慢心的緣故而想要保持無師、無敵的尊貴,所以五百辟支佛同時入無餘涅槃。那又怎麼會有辟支佛是從佛受具足戒的呢?所以這位法師的說法是誤導眾生的不正確說法。

阿羅漢們的證量也可以和辟支佛一樣,但仍然是阿羅漢,不能稱為辟支佛。阿羅漢們在佛世時也一樣會從世尊學習因緣法,所以阿羅漢之中也有人證境是跟辟支佛一樣,可是他們仍然不能稱為辟支佛,因為他們所證的因緣法是隨佛修學而證得的,依然是依聲而聞才能實證,仍然是聲聞人,不是辟支佛。所以他們之中雖然有人一樣擁有辟支佛的智慧,也有辟支佛的神通證量,但他們仍然是阿羅漢,永遠是聲聞人;這是因為他們所證得的因緣法都是藉著音聲從佛而聞的。

辟支佛觀察因緣法時,都能自己向上推尋十支因緣法;推尋到最後名色支時,都能自己推斷出一個結論:名色之所由,必定是識;除了如來藏本識以外,沒有任何一法可以出生名色;而意識既是名色所攝的識陰中的識,是被出生之法,不可能反過來出生名色,也不可能無中生有而出生意識自己;這樣推尋而確定了,就滅了十二因緣法中的無明支。這時已經有了「明」:都是因為不懂還有一個常住不壞的本識,所以恐懼死時滅盡名色以後會成為斷滅空,導致我見、我執無明永續存在。十因緣法現觀完成,就是滅了無明——滅除了無餘涅槃即是斷滅空的邪見。由於滅了無明,就可以滅行,接著十二有支就全部都滅除了。以十因緣法來推尋,尋找名色會從本識中出生的原因,終於證實名色會從本識出生的原因就是無明。所謂無明,就是對名與色的不實,以及名色之所從來都無所知;沒有智慧如實觀察及斷定,所以無法斷除我見及我執,因此而輪迴生死。

各位菩薩!有關辟支佛的其他議題,下一集我們再一起繼續來探究。因為時間的關係,就為您說到這裡。非常謝謝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阿彌陀佛!


點擊數: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