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受正法者是摩訶衍

第044集
由 正彝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觀眾朋友以及菩薩們:阿彌陀佛!

今天我們繼續來探討:《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這個單元。針對這個主題,我們是依據 平實導師所著《勝鬘經講記》第一輯的內容來為大家說明。

上一集我們在權教、實教、圓教的分辨上,作上一個結論:阿含諸經中所說的二乘教是權教,般若教是實教;別教也是實教,也就是方廣唯識教;圓教就是在《無量義經》、《法華經》,《大般涅槃經》中,將整個佛法收攝圓滿了,這樣才能叫作收圓。所以並不是從初學、久學、久學圓滿的差別,來分判權教、實教、別教、圓教等法。

從上一集的內容中,我們也瞭解到菩薩因為能夠實證法界萬法根源的如來藏,以及接下來悟後在別相智乃至道種智上的修學,因為能夠現觀法界實相而生起勝妙的智慧,當然就有能力可以分辨出其他人對於佛法所說是否正確,當然也就能夠對於一些錯誤的說法,可以直接且正確地指出他的落處。相反地,如果在佛法上沒有實證,那麼就無法於真實法上現觀,當然就無法瞭解與印證三乘諸經中 佛所說的勝妙法義。

同時我們也瞭解到菩薩們總是希望如來藏正法可以再一直延續下去而不會被破壞;由於這個想法,就必須要想辦法儘量提升大眾在佛法上的知見與修證。因此,必須不斷地把一部又一部的大乘經典,將它們的真實義講給大家,讓大眾對於佛法真實義的理解能夠增加廣度以及深度。這其實不僅是為大眾而講,也是為佛法的未來以及為未來世的我們而講,若一直努力這樣作下去,大家就能夠得到佛法上的利益,這才是最好的。

現在我們從這段經文開始談起:【佛告勝鬘:「汝今更說一切諸佛所說攝受正法。」勝鬘白佛:「善哉!世尊!唯然受教。」即白佛言:「世尊!攝受正法者是摩訶衍,何以故?摩訶衍者,出生一切聲聞、緣覺世間出世間善法。世尊!如阿耨大池出八大河,如是,摩訶衍出生一切聲聞、緣覺世間出世間善法。世尊!又如一切種子皆依於地而得生長,如是,一切聲聞、緣覺世間出世間善法,依於大乘而得增長;是故,世尊!住於大乘、攝受大乘,即是住於二乘、攝受二乘一切世間出世間善法。」】(《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

前面的經文已經讚歎佛、歸依、受戒、發願護法,教導眾生護持正法、攝受正法,接下來就是要讚歎大乘了。要大家發願護法、攝受正法,而又說攝受正法就是攝受大乘;可是大乘究竟有什麼功德,而要教大家都來發願護持?當然要為大家說明白。前面,勝鬘夫人還沒有談到這個部分,所以 佛又提示她說:「妳現在還得要進一步把諸佛所說的攝受正法加以說明。」勝鬘夫人聽了,向 佛稟白說:「非常好啊!世尊!我用很單純的心來聽受您的教導。」意思是說,她心中絕無懷疑。接著就向 佛稟白說:「世尊!攝受正法就是大乘。」摩訶衍就是大乘,摩訶是大。為什麼 勝鬘夫人說攝受正法就是大乘法呢?她說:「大乘之所以稱為大乘,是因為它出生了一切聲聞教、緣覺教的世間出世間的一切善法。」這意思就是說大乘法才是實教,聲聞、緣覺的法教只是權教,二乘法只是從大乘法中分析出來的一小部分,讓畏懼生死的人可以迅速了斷生死;由生死的了斷,可以讓二乘人對 佛具足信心,然後才能漸次引入真實教裡面,所以才會說摩訶衍(也就是大乘)出生了一切聲聞、緣覺的世間法和出世間的善法。

勝鬘夫人接著又說:「世尊!又譬如一切種子都依於土地而能夠生長,就像是這個道理一般,一切聲聞、緣覺的世間與出世間善法,都是依於大乘法才能夠增長廣大的。由於這個緣故,世尊啊!住於大乘法中攝受大乘的一切法,也同時是住於二乘法中在攝受二乘一切世間與出世間的善法。」勝鬘夫人有一句話說:「譬如阿耨大池,出八大河。」這個阿耨大池,講的是無熱池,也就是說,這個大池流水溢出來分為八大河流,八大河都是從這個大池流出來的。同樣的道理,二乘法的世間善法和出世間善法,也都是從大乘法中攝取、分析而方便建立出來的。

在這裡我們仍然要再舉出一個對於三乘菩提的錯誤說法,希望可以增加大家在真實佛法上的抉擇慧。有人在他自己所作的書中畫了一個圓形圖,他的圓形圖是說:「由信而產生願,由願而有行,由行才成就佛國。」他的意思是說:「以聲聞、緣覺的解脫道來修行就可以成佛了,不必親證如來藏。而般若諸經所講的中觀就是一切法緣起性空,緣起性空以後諸法都滅盡了,滅盡後的滅相是一直存在的,以後不會再被滅壞了,所以是常;這滅相就叫作真如,真如是常,所以不斷;當蘊處界都滅盡了,滅了所以不常;這樣便能成就不斷不常義,不斷不常所以是中道。」這種說法完全是錯解佛法!所以這樣的說法是不可信的。

而關於前面我們引用的這一段經文,他在書中是這樣註解的:【但一乘,是三乘中的大乘——即無二唯一大乘呢?還是於聲聞、緣覺、菩薩——三乘之外另有一乘呢?這就有異說了。其實,對二說一,或對三說一,是一樣的。如手中只有一顆荔枝,而對小孩說:我手裡有三樣果子,有梅有杏有荔枝。等到伸開手來,手中只有一顆荔枝,餘二皆無。這即如《法華經》說的:『唯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但也可以說,並無三果,唯有一果。以初說有三果,開手時只有一枚。如《法華經》說:『但以一佛乘故為眾生說法,無有餘乘。若(第)二若(第)三』。由此看來,簡三說一,與簡二說一,根本是一樣的,並沒有什麼矛盾。】(《勝鬘經講記》,正聞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頁13。)

所以從以上這段文字,他就是要把三乘菩提壓縮起來,打碎了再加上水,再將它們和一和,使它們成為一個法,就是聲聞羅漢的解脫道;他認為成佛之道就是阿羅漢們所修、所證的解脫道,所以二乘、三乘其實就是聲聞乘的解脫道,就是唯一佛乘。從他的文字解析出他的理路就是這樣。為什麼要這樣呢?「這是因為真常唯心是禪宗的主幹,禪宗那些證悟的祖師都是悟得如來藏心,而他們留下的公案,自己則一則都看不懂,那不就證明自己沒有開悟了嗎?這還得了!」如此對禪宗祖師便無法信受,心想:那些禪宗公案應該都只是野狐禪吧!所以他在書中說:「中國禪宗所傳的野狐禪。」

然後他把經典再翻出來讀一讀,心裡想著:「般若講的是真妄二心和合的境界,六百卷《大般若經》濃縮成了《金剛經》,《金剛經》也是在講真妄二心和合的境界;《金剛經》再濃縮以後變成《心經》,還是在講真心與妄心和合;可是這個心,應該不是講我現前了知、有覺有知的意識心吧?那麼真心到底是什麼呢?自己卻始終都不知道。這樣子,我還能怎麼弘法呢?」所以乾脆就把真心如來藏全面推翻掉。可是苦於沒有資料可以推翻祂,直到後來讀到了《菩提道次第廣論》、《密宗道次第廣論》,便如獲至寶,而錯誤的認為原來不必證得如來藏,就可以算是親證中觀了,太棒了!那這樣只要把蘊處界觀空了,一切就解決了,這樣就成佛了,太棒了!所以用應成派中觀的法理作為根據,就把般若教、唯識教一竹篙打翻了。這樣子他就可以振振有詞地說:「中國禪宗所傳的野狐禪。」別人就不能說他沒有開悟,只要有人說他沒有開悟、沒有證得真心,他就說「禪宗的禪是野狐禪」,這樣就解決了。

當代沒有人比他更有世間智慧,當然不可能破他,所以就由著他長時縱橫佛教界。而他的另一本書就是這樣思惟想像而寫成的,都是在蘊處界等生滅法中建立,都在蘊處界法中遊了一輩子。結果這樣錯誤的說法,當然會有菩薩因為不忍大眾受到誤導而出來破斥,然而面對依於在真實佛法上有所實證而發起勝妙智慧的菩薩的破斥,他是無法開口或寫文章來反駁的;這就是因為開始學佛時無法證得如來藏,就乾脆把祂否定掉,才會招來被菩薩們辨正而無法回應的後果。如果他的說法是正確的,那麼 佛在唯識教、般若教中講心,豈不都是戲論!這樣的意思就是要表明:般若與唯識教都是戲論。於是他就不敢明著講,怕反擊的力量會很強,所以他就說般若與唯識教,都是後來佛弟子們由於對 佛陀永恆的懷念,所以長期創造大乘佛法再編輯起來的。

假使他這個說法可以成立,那麼即使僅「懂得」阿含而不懂般若,也不懂唯識,也就沒有過失了;他的意思到底是說「阿含是比般若、唯識更高深的法」?或者說「後來創造般若經、唯識經的佛弟子們,智慧遠比 佛陀還好」?是不是這樣?如果不是這樣,那怎麼可以說大乘經典是後人創造編輯成的呢?因為般若與唯識經明明是比四阿含諸經勝妙多了,不可同日而語,顯然這樣的說法是有許多問題的,當面對菩薩們的破斥時,即使是他窮盡世智辯聰都無法解決的。所以這裡面最大的過失就是把三乘菩提用阿含道來全面取代,所以就把般若的實相心否定,也把方廣唯識諸經的如來藏妙義與實證全面否定,才會使今天的海峽兩岸的佛教界都落入意識心中。

若是真的可以不必證得如來藏,那就太妙了,我們大家都可以說是開悟聖者了;因為只要坐到一念不生時就開悟了,這是意識離念靈知的境界。如果沒有定力,那也沒有關係,給你一個方便法:突然敲你一棒,你被驚嚇而突然忘了前念在打妄想,這時後念也還沒有生起,這被驚嚇的前後念中間並沒有妄念,那也可以算是開悟。那真是太棒了!大家都可以開悟了。或者大家正在靜坐時,把木魚在你耳邊用力一敲——叩!一聲,你被驚嚇而使覺知心中的語言妄想突然斷了,若這樣算是開悟了,真的太棒了!所以若是認為這樣真是開悟的人,當他遇到地上菩薩都是使不上力的;不但如此,遇到剛悟入的第七住位菩薩,也是說不上話的。所以,我們先前提到關於佛法的研討會中,有菩薩們能夠舉出很多如此錯誤的說法,而且每一個人都是證據充分的列舉出來,並且加以實質上的辨正。

所以說,學佛時還真的不能太自信;太自信的人可能都會走上這樣一條路,不免要落入直覺之中;後來就只剩下一條路:那就是懺悔改過。除此以外,再也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否則,就是每天要提心吊膽,不曉得哪一天又要被菩薩們寫文章連載辨正,或是出書破斥,顏面喪盡。也許大家會說:「本來就沒有面子啊,何需照顧什麼面子!實相中無背、無面、無裡、無外,顧慮面子幹嘛呢?」可是當「我見」還沒有斷時,則仍然會有面子的問題,因為都落在五陰之中。若是對證得如來藏的菩薩而言,因為不是落在五陰中,所以沒有面子可說。可是對未斷我見的人來說,他們仍然都落在五陰中,當然要顧慮面子;因此可以說,他隨時可能會擔心菩薩們對於法義的辨正,而當一個人心中有所隱憂時,睡眠就不安穩,所以漸漸的臉上就沒有什麼光彩了;即使是當他們在說法的時候,仍然表現出理直氣壯的模樣,其實心虛的樣子都已經顯示出來了。

這樣的人以前說法時都理直氣壯的,可是後來說法時,為什麼看起來都不一樣了呢?所以我們要提醒所有的學佛人,在佛道的修學上千萬不要僅憑自信,而在尚未有所實證前堅持並公開宣說一些自己無法真實理解的見解,一定要老老實實、腳踏實地的修習。在學佛的過程中,可以參考孔老夫子的一句話,那就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這樣才是真正的知道諸法的人。如今藉著這部經,也就是《勝鬘經》,把一些嚴重的錯誤說法列舉出來給大家比對;如此,大家對於法義的正邪之間,對於相似佛法的錯誤所在,就可以了知更多;而對還沒有悟入的人,在將來斷了我見,進一步證得如來藏以後,就不容易被惡知識所轉退了,因此才要選這一部經來講解。既然這一部經是獅子吼經,我們就效法 勝鬘夫人的獅子吼,把這些正確與錯誤見解列舉出來比對,讓大家能夠真實的瞭解正確與錯誤之間的差別,如此若能夠有智慧地去分辨正確與錯誤的說法,這對大家未來在佛法上的修證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如果說,我們能夠在學法的過程當中,對於所謂的善知識他們所說的法能夠很正確地去分辨出「這個是真實法、這個是虛相法」,因為菩薩所修學的法,一定是趣向真實法,要去悖離虛相法,那如果能夠有這樣的智慧來作分辨,那在佛法的修證上,在佛道的修學上,一定是會非常的順遂的。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為大家介紹到這裡。謝謝大家!

也祝福大家煩惱遠離、安樂自在!

阿彌陀佛!


點擊數: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