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欽與懺悔

第040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各位現在所收看的節目,是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的節目。

在上一集的節目中,我們說到由於福嚴法師只認同有六個識,那麼無餘涅槃之後,六個識都滅盡了,那就會變成斷滅空;這樣子一來斷滅空就成為如來了!平實導師的教材裡面這樣說道:「阿羅漢也是已經證得了如來法身而成佛囉。那麼福嚴就不應該承認世間還有阿羅漢囉,因為所有的阿羅漢都應該改稱為菩薩甚至改稱為佛陀了,可是結果顯然不是這樣的。」

「因此,他所說的法都是自相衝突的;但是他善於運用語言,所以把一個簡單的道理,經過語言上佛法名相九彎十八拐以後,大家迷糊了就同意了他的看法了。事實上確實是如此,所以很多人研究福嚴的思想,研究了一輩子還弄不清楚他的思想到底是什麼。」

「所以他所講的法只能稱為相似佛法:只是表面上看起來是佛法,骨子裡則是斷滅見的外道法。但是福嚴用八不中道的名義包裝以後,那個包裝紙讓人覺得他的產品很漂亮、很精美,所以大家感覺不到他是斷滅見。但是把他的包裝紙拆開以後,一一拆解了,就顯現出來完全是個斷滅本質的斷見外道法。佛教界不知道這一點,是因為包裝紙很堅韌、很漂亮,大家打不開包裝紙(不能理解他的中心思想本質),就誤以為他的產品太好了!一直到我們把它打開以後,他自己也發覺出了紕漏而無法解決了。」

1998年,土城禪寺住持懺悔法師,聽說福嚴法師的弟子在蓋佛學院,竟然將大眾供養土城禪寺的三寶財三次資助新臺幣上億元;但是廣欽老和尚是老實念佛證得念佛三昧,是實證如來藏妙心的自參自悟者,為何他指定的住持弟子,會去資助既不相信 阿彌陀佛西方淨土,也不相信第八識真如妙心的福嚴的徒弟呢?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懺悔法師並沒有開悟,也沒有得到廣老真實的法脈,廣老並沒有指導他證悟如來藏;事實上,從各種文字的紀錄上來看,廣老一生並沒有教導任何弟子證悟如來藏,這一點我們後面再說。

這位懺悔法師是山東人,是一位退伍的職業老軍人,個性直來直往,他也很老實地說他並沒有開悟,他自述說:「受戒回來沒多久,老人把我叫去,說要傳法給我,我愣住了,傳法?我從書本上看到的,傳法都是有開悟的人,我問:『您傳法給我做什麼?開悟沒開悟我自己知道。』老人說:『傳法有兩種人,一種是開悟的人,一種是能辦道場的人。』」上面這一段懺悔法師自述與廣老的對話,已經把實情都交代清楚了。廣欽老和尚的話說得很清楚,他選懺悔法師作住持是因為懺悔能夠辦道場,而不是法上的繼承人,廣老將未來的因緣也都交待明白了。

當時的情形,懺悔的自述他只對讀誦、拜經有興趣,所以一度離開了土城寺,他說:「當時我離開土城寺,本來是發心不夠,常住有些事我不敢做。」1976年懺悔回到土城寺後,他說:「老人單獨和我說:『你念佛就好,不要看書。』……但我這一生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看書,看書可以說是我生命的全部,叫我不看書怎麼可能一下子改過來。」這一段話已經顯示了當時懺悔法師與廣老完全不同,對念佛的功夫沒興趣。

懺悔也說到他之所以接住持的原因,他說:「老人一直找不到適當的人作當家」;1976年的6月14日當家師跑了,懺悔說:「好啦,這一下子當家跑了,七月份的法會又快到了,沒人當家怎麼成?可是沒有人願意作;因為以前承天寺的當家下場都很悽慘,沒一個得到什麼成就,慘兮兮的,加上擺在眼前的重建工作要做,既辛苦又沒有好處。廣老只好說:『那就用抽籤的吧,抽到的人作當家。』傳奉法師抽到當家,不出一個小時摔斷了手,他不想作,就叫我作,我看這局面,想想老人年紀已經八十六歲了,還找不到一個人當家,不發心不行了。」到1977年7月,懺悔法師正式接當家師,他「回頭完全接受老人的指導——念佛,為常住發心做事」。

終其一生,懺悔並沒有證得念佛三昧,廣老也並沒有指導他明心開悟。譬如懺悔說:「大乘佛法看重別人,用清淨心來工作,用利他的心做事,會越做越帶勁。」從以上的文字可以知道,懺悔法師並沒有證悟真如妙心,而錯將意識心的清淨境界當作是大乘的清淨心;然而真正的清淨心不是有生有滅的意識心,而是「諸入不會」的如來藏妙心。

例如,廣老接見由雲林所帶來的金博士的時候,廣老說:「這次你來以前,我莫知你來;你走了,我也莫知你到哪裡去。」後來再次地又對金博士說一樣的話:「你來以前,我莫知你來;你走了,我也莫知你到哪裡去。」這才是禪師家風,直指真如本心。雲林老人晚年的時候,曾經求教於 平實導師。雲林說自己雖然多次閱完《大藏經》,也知道 平實導師傳授的就是禪宗開悟正法,但是他就是欠「腦後一著」;當時 平實導師有心為他,直接要他來打禪三,為他留了一個位子,但可惜,那個時候雲林老人肺氣腫太嚴重,根本不能出門舟車勞頓,於是就成了一件憾事。

同樣地,廣老在往生前所留下的偈語:「無來也無去,沒什麼事情!」正是述說自己所親證的如來藏心本來就是諸入不會,完全同於 世尊在《般若經》中所說的般若波羅蜜多:【阿難!一切法無知者、無見者、無造者、無作者。何以故?一切法如虛空,無分別故。一切法甚深不可思議,譬如幻士不受諸法,無堅牢故。一切法無所受,亦復如是。阿難!諸菩薩摩訶薩若如是行,是行般若波羅蜜多,而於是中亦無法可著。若如是學,是學般若波羅蜜多,如是學者能到諸學彼岸。】(《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卷23)

懺悔法師雖然性格直爽,又肯為常住付出,遵守出家戒行,不喜歡聚斂錢財;但是在實證第一義上面無能為力,知見又有不全的地方。晚年的時候,他以土城寺住持的身分,廣泛地捐助各宗各寺,例如:獨資承辦全臺供佛齋僧大會、設立青年獎學金。他說:「陸續協助了了中法師建設玄奘大學,了中法師問我『這些錢要如何用』?我說:『我們只負責捐款,不過問錢怎麼用法,依你們的需要建設即可。』資助因經費短絀而面臨停工的慧日講堂重建工程,不光因為福嚴導師是我的得戒和尚,我一開始學佛就看他的著作,雖然日後我的因緣,是跟著廣公上人出家,接受做事念佛的修行方法,但我對福嚴仍舊非常的敬仰。」以上的自述,即可得見懺悔在法上不足之處,這與最初廣老為他印記,也就是懺悔法師弄不清楚對方主張的法義,只是很單純地想要作些布施而已。

懺悔法師這樣子作的結果,遭到福嚴法師徒弟的評論是:「長老告訴我,他敬奉師教,所以謹遵廣欽老和尚的囑咐,要求大眾『老實念佛』,克己苦行。他本人也不諱言自己是一位很重視教育文化,而且很愛看書的人。我常想:要是換作一般弟子,一旦接棒之後,早就會順著自己的性向,改變承天寺的風格了。」

所以,我們看到教材第284頁,平實導師在書中這樣子說:「當時我曾私下跟某些同修們說過:『懺悔法師也是顛倒啦!他師父弘揚的是如來藏妙法,他卻把從他師父那裡得到傳承的威德所得到的供養金,都送去支持否定他師父法義的弘誓法師,這真是顛倒!』雖然懺悔法師沒有得到廣老真傳,所以正邪難分而作出這樣的行為來,但是世間人有誰能知道這個事實呢?」那麼,廣老自己是自參自悟的開悟聖者,為什麼廣老卻沒有將實證如來藏的法傳給弟子呢?平實導師接著說到:「我以前也一直對此有所懷疑。但是到了兩個月前,看到了廣欽老和尚的年譜,我才確認這個懷疑是可以成立的。但是廣老的所有徒弟們都不該怪罪於廣老,因為廣老有許多的機鋒示現,真是入泥入水為他們了,並不是沒有給他們證悟的機會;只是他們的悟緣還不成熟、福德不夠,所以廣老沒有用特別明白的機鋒給他們,也沒有作特別的引導;只是這樣而已,所以他們不應該怪師父,應該怪自己的福德不夠、悟緣未熟。」

這裡所指的年譜是林覺非居士所著的《恩師上廣下欽老和尚年譜》,林居士是廣老還在福建的時候的弟子,得到了林居士先來臺灣後的幫助,廣老才能夠來臺灣,所以他也是廣老治喪委員會中,在家弟子委員排名第一的弟子。當時正覺有許多的師兄、師姊,到臥龍街林居士的家中去拜訪他,那個時候林居士是跟他的小兒子住在一起;相談甚歡,於是林居士就拿出了他自己所寫的這一本年譜,他說他找了好多出版社出版都被拒絕,他找人用電腦打字,然後用影印的方式,只要遇到有緣的人,他就把這一本年譜交給他們。當時他的身體非常的健康,精神也非常好,從他家一樓走到二樓不用人扶,他還交代:希望大家能夠把他的這一本年譜,帶回到大陸的祖庭。

在這一本年譜當中,記錄了許多林居士在臺灣所看到的廣老的事情,包括當廣老最後要從臺北到六龜時候的種種事情,這些事情跟市面上所流行的年譜,有一些差異存在。這一本年譜,也同樣的被蘇美鶴居士,在就讀中山大學中文系碩士班的時候,所寫的碩士論文《廣欽老和尚研究》多所引用。後來林覺非居士往生前預知時至,在往生之前,就已經把他從福建帶來的這一些佛像,送到寺院裡面去處理;在往生的當天晚上,他的小孩問他要不要吃宵夜,他還說不用,後來就走了。對廣老事蹟有興趣的觀眾們,可以去向林覺非的公子去取這一本書;從這一本書裡面,各位就可以理解到:為什麼廣老雖然自己自參自悟,卻沒有把這個如來藏證悟之法傳給他的弟子們的原因了。

所以,平實導師常常說,修學無因的應成中觀、性空唯名的這些佛弟子們,他們不用像 世尊所教導的說應該要先斷除身見、我見,不用斷捨三縛結,不用修養廣大的福德,不用修集未到地定乃至於諸禪定正受,不用降伏性障,然後就可以證得像福嚴所說的滅相不滅的滅相真如,然後自以為是禪宗的開悟者,自以為證得了真實的空性。這也就是為什麼福嚴法師在他的自傳之中,會接受別人給他的自傳名稱加上一句「看見佛陀在人間」的真實原因。檢視幾位號稱自己是福嚴的高徒們,就像是福嚴這樣子誤解了佛法的核心;自己連三縛結都無法斷除,就奢言自己懂得佛法大意。

福嚴法師所悟的內容,就是這樣的滅相不滅的真如,他不承認六識心之外還有真如如來藏心可以證得,卻說:「由這樣子不壞常住無變易不可思議功德的,就是如來法身。」所以懂得他所說的滅相真如的人,都證得了這樣的如來法身;各位能接受嗎?那麼既然他認為滅相真如就是如來法身,可以出生種種不可思議功德;那麼如他所說,五陰十八界就應該是這個滅相真如心所出生的囉?因為這樣子才稱得上是「無變易的、不可思議的功德」啊!只有常住而無變易的法,才有可能是萬法所出生的根源;如果沒有出生五蘊法的根源,那就不會有依生滅五蘊法所分析出來的滅相不滅的真如性。所以,福嚴法師一生所為,接續著由印度月稱、宗喀巴一貫以來淺化佛法的應成中觀,而成為傷害佛教一千多年來最深的利刃!

今天時間的關係,就先為各位介紹到這邊。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1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