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乘法非法,如何是大乘如法之說?

第026集
由 正村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覺同修會所為您準備的三乘菩提之系列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所進行單元是「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門──空性中道真實義」。今天探討題目主題是:〈二乘法非法,如何是大乘如法之說?〉

這一部《維摩詰經》的經典,它開演的時期是在進入二轉法輪的開始,世尊為了勸請這些二乘解脫道聖者開始迴小向大,來修學更勝妙的大乘佛菩提成佛法道而宣講的一部經典。在前面三集節目當中,藉由要舍利弗去探視 維摩詰大士作因緣,而有了這一段 維摩詰大士為舍利弗開演「什麼是真正大乘宴坐」的這些法義開示。

從這一段經文開始,世尊又要求神通第一的大目犍連尊者,去探視 維摩詰大士。目連尊者當年也是推辭,不願意去探視 維摩詰,這個原因是因為過去目犍連尊者曾經在巷弄當中,為白衣居士宣講二乘小法,大士剛好經過,就呵訶責目連尊者說:「你所說的法,這些二乘法不是真實法,這不是如法之說。你應當要為大眾說的是大乘真實勝妙法,這樣才是如法之說法。」這段經文所說的真實法,所說「法者」,講的是大乘證悟菩薩所證的第八識真實本心如來藏。

在初轉阿含時期,佛為了急於求出離解脫生死的這些二乘人,先為他們宣演二乘方便小法,讓他們一個個有能力去實證這些解脫道的法,捨報的時候,都有能力能夠出離三界生死入無餘涅槃。但是這二乘小法,畢竟不是 世尊示現人間的真實本懷,並不是 佛要為眾生開示悟入的真實法。

因為,如果 世尊所要開演的佛法的內涵,就只有阿含期的這二乘解脫道的法,那麼所有的大眾依 佛的教導,佛弟子們一個個實證解脫,捨報一個個入了無餘涅槃,那這所謂的二乘解脫道法,在未來世又要由誰來為後代的佛弟子們開演?因為所謂的佛法——這二乘法,也很快就會滅盡,因為阿羅漢一個一個捨報都入涅槃去了。如果佛法的實質內容就是如此,這對後代的弟子們以及末法的眾生,都沒有真實的利益;由親證阿羅漢位入無餘涅槃,所謂的阿羅漢來說,其實也沒有真實的利益。因為對阿羅漢自我來說,入了涅槃,自我已經消失不在三界現身意。所謂的入涅槃,對已經滅盡自我的阿羅漢,到底又是誰得解脫、誰入了涅槃呢?所以這樣子把自我一切法都滅盡,把一切三界諸法都滅盡入無餘涅槃,於自我、於眾生,其實是沒有意義可言的。

所以在進入二轉法道時期,佛開始宣演真實法,也就是宣演大乘佛法,要告訴這些二乘聖者:「二乘法非法,不是我世尊所說的法,應當要勤求大乘的真實法;要親證這大乘真實法,這才是我世尊示現人間的真實本懷。」教導大眾要悟入這真實本心;在親證之後,能夠轉依這本具清淨真如佛性的這真實法,依之次第來修證大乘佛菩提法道,歷經三大阿僧祇劫的修學,最後就能夠圓滿五十二個菩薩階位,每一位最後都能夠成就圓滿的佛道。

所以下面的這段經文,就要藉由目犍連尊者所說的二乘法「不如法」,並不是 佛要講的「真實法」;維摩詰大士依這樣的因緣,來為目連尊者開演:什麼是真實法?什麼才是 世尊所要我們悟入的真實法?什麼才是真正的大乘「如法之說」?在經典〈弟子品第3〉,維摩詰大士為目連尊者開示說:【夫說法者當如法說:法無眾生,離眾生垢故;】(《維摩詰所說經》卷1)維摩詰大士一開始就告訴目連尊者,凡是要為眾人宣講佛法,一定要「如法說」。意思就是要依「大乘真實法」而說,才是如法之說;離開了「大乘真實法」所說的法,都是不如法之說,也就是「不如法」。

而我維摩詰大士現前所說的「法」—這真實法—祂的法性是「法無眾生,離眾生垢故」。意思是說,這真實法第八識如來藏,離開一切眾生相,也就是二轉法輪《金剛經》經典所說的: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等等,是離開了一切眾生相,當然沒有眾生我所具的染垢法性可言。這真實法,祂時時在顯示祂自身的體性是離染垢的,是顯示出祂在行的是不垢不淨的種種中道法性。因為眾生有種種的分別計執、種種的染垢,那是七轉識心的眾生五陰的自我所起的計著;因為有情眾生依六識心能分別外境——色聲香味觸法這些六塵境,而依分別這六塵境,而眾生的自內我第七識意根,就在這分別的六塵境上,起了種種的計著;由於這樣的計著這眾生我,也就是意識、意根的世俗我,就增加熏染了一分染垢。

但是 維摩詰大士這個地方所說的「法」,是在說這真實我第八識如來藏,這是大乘證悟菩薩之所親證,也能夠現觀這個法:從來不會對六塵境界相起任何分別,更不會因為有種種分別而產生種種的妄想執著,也就是所謂的染垢,所以這第八識心體本來是清淨無垢的。所以說,祂的法性是「法無眾生,離眾生垢故」。所以大士這樣的開示,對當年還沒有證悟的目連尊者來說,是極甚深,完全無法體會;因為二乘人所學的法,是不能離開眾生我來修行的,都是因為有眾生我的計執而有種種煩惱。所以,二乘人要斷除眾生我,先斷我見,再斷除依我見而產生的種種煩惱,也就是所謂的我執、我所執的煩惱。

但是,維摩詰大士這個地方開演的大乘法,卻說這個法本來就沒有眾生我,本來就離垢,本來就沒有煩惱可言;既然這個法離垢,這個法沒有煩惱可言,那對二乘人來說,到底要修學的內容是什麼?那又要去斷什麼樣的煩惱?所以說,二乘人聽完這樣的大乘法,是完全無法思議。所以當年目連尊者才會推辭不願意去探視 維摩詰大士,因為擔心大士又會為他講這些他不能夠瞭解的大乘法義,無法回應大士的質難。

下一段經文,我們繼續為大家來解說。大士為目連尊者說:【法無有我,離我垢故;】(《維摩詰所說經》卷1)就是說大乘法所說的這個「法」—這個真實法—從來沒有一分五陰眾生的我性,更沒有因為計執眾生五陰我為真實而生起種種的染垢。因為這個法—這個真實法的心體自身—是清淨無垢,是離我垢的。

世尊宣講三乘菩提佛法,講的都是無我法,要弟子們一一親證無我法,所謂要親證「人無我、法無我」。但二乘聖者所證「人無我」,卻不是大乘證悟菩薩所證的「大乘人無我」。因為所謂的二乘人無我,是一一去觀行現象界蘊處界種種諸法,去觀行這三界一切諸法,都是因緣生滅無常、終歸壞滅,所以是苦法、是空相虛妄法,而且是無我的法性。這就是三法印所說的「諸法無我」,說三界諸法當中沒有一個我可言,這諸法都是剎那生滅無住;另外也說諸法中沒有一個法是真實法,沒有一個法是常住法。如果你虛妄建立說,其中一個法就是我,其實也是「非我」,不是 世尊所開演的真實我,不是大乘證悟菩薩所證的涅槃心如來藏。

大乘菩薩所證「人無我」,就是因為親證這無我法,親證這真實法、真實本心之後,能夠現觀這真實法自身,無任何一分五陰我的法性可言,這法當中沒有任何一分眾生的我性。證悟菩薩也能夠現觀所證的這個法是離我垢的,因為祂離一切見聞覺知,離一切對諸法的妄想計執,所以經文說祂是離我垢的。

所以,二乘人他是在否定蘊處界我,說蘊處界我虛妄,所以要把這蘊處界虛妄我,以及所衍生的這一切法都要滅盡,捨報入無餘涅槃,由這樣來說二乘聖者實證人無我。但 維摩詰大士這個地方,所開演的大乘法,說這個法是不用滅盡蘊處界我,是在蘊處界我現存之當下,證悟菩薩就能夠現觀自身中,有一個真實法與蘊處界我等等虛妄法真妄和合運行,由此來成就世出世間一切法。而大乘菩薩所親證的這個真實法自身,卻是「法無有我、離我垢故」。所以 維摩詰大士這樣的開演,這樣的大乘真實法,都不是二乘聖者所能思議,這部經的經名才會立名《維摩詰所說不可思議解脫經》。所以,目連尊者當年還沒有證悟,對於這樣不可思議的法,當然無法理解,自然也就會推辭不去探視 維摩詰。

維摩詰大士繼續為目連尊者開示的經文下面說:【法無名字,言語斷故;】(《維摩詰所說經》卷1)所以 大士為目連尊者說:「我所說的這個大乘真實法,祂自身中沒有任何的語言、文字、名字可言,當你去特別為祂安立個名字,把祂稱呼為第八識,說祂是真實法、如來藏、阿賴耶識,或叫異熟識、無垢識,說祂是真如心、真如等等,經中常常有安立種種這些名相;但是這些名字都只是假名安立,你不能說這個名字本身就是這個法。因為當你說出任何一個名相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你所說的這個『法』——所說的這個真實法。因為這個真實法本身,是離開任何一切語言文字,祂自身境界當中是「言語道斷」,連所有的心行都斷盡的無境界的境界。」

所以,既然說這個法離開一切語言文字所能到達的境界,那麼有人可能會問這個問題說:古來禪宗祖師為他的弟子印證證悟的時候,那弟子們又是要如何來親呈宣演這個法,師父才能夠幫他印證呢?一位真實證悟者,當然要透過語言文字的宣講,才能夠說清楚講明白他到底證的內涵是如何;只是當他在作這些宣演的時候,所使用的任何語言文字,當然都離開了這個「法」本身。

有人說他已經親證了、已經開悟明心了,就應當要具足了知、瞭解到前面這一段文所講的內涵的差異之所在。一旦你實證,你就能夠現觀、真正瞭解祂無始劫來,確實一直安住在這言語道斷,心行寂滅處;因為祂從來不會說一句話來回應你:當你辱罵祂的時候,祂永遠如如不動心,不會回應你一句;當你褒揚祂的時候、讚揚祂的時候,祂依然是如如不動心,也無喜樂動心可言。

所以才會為這個法,安立個名相,說是「真如」。意思說:這個法是真實存在的法,而且祂於一切六塵萬法如如不動心,所以才說是「真如」。雖然祂不會說任何一句語言文字,但是祖師又說「這個不說話的,才是真實說法者」,因為祂又時時、剎那剎那、無時無刻不在為你說法。能夠作這樣的現觀,都是每一位明心證真的菩薩,現前能夠體會,瞭解到這中間的義理:祂到底如何為你在說法,如何不分晝夜、無時無刻、剎那剎那在為你說法;對於意識、意根世俗的你的所思,如何的言聽計從,卻從來沒有一句語言文字上的怨言。所以大士這個地方,為目連尊者慈悲開示說:「法無名字,言語斷故。」一旦明心證真,你就能夠真正瞭解這個法義道理之所在。

這樣的慈悲開示,聽在目連尊者耳中,當然是無法理解;因為對一個二乘人來說,他都是要用語言文字去溝通,也要用語言文字在靜坐、經行的時候,深入去思惟這些二乘法。但是 維摩詰大士這個地方,開演的大乘真實法,卻說這個法離開一切語言文字,是言語道斷的,是觸不及語言文字的,當然對於目連尊者來說,他完全無法思議、無法理解。

所以,維摩詰大士這一段經文,為目連尊者所說的大乘真實法,我們再把這經文複習一次,上面我們曾經談到說:「法無眾生,離眾生垢故」,也說「法無有我,離我垢故」,前一段又說「法無名字,言語斷故」,乃至這整段經文最後,維摩詰大士開示說:【法常住不動,法離一切觀行。】(《維摩詰所說經》卷1)這種種的宣講,當然都是在宣講大乘真實法的種種的法性。因為時間的關係,這整段經文,我們沒有辦法每一句都為大家提出來為大家講解;在這個地方,要勸請有心深入這當中法義的菩薩們,能夠請閱 平實導師這一部勝妙的《維摩詰經講記》深入去思惟,就能夠瞭解這當中的義理。

維摩詰大士開演這真實法,這當然是初轉阿含期這些已經證得阿羅漢聖人果位的二乘人,所聞所未聞的法,也是不可思議的法。大士這樣的慈悲開示,目的也在勸請這些二乘樂求小法者,能夠真正開始瞭解:世尊示現人間的真實本懷所要為大眾開示悟入的法,是大乘真實法而不是二乘法。大士也在協助 世尊來勸請所有這些二乘人迴小向大,不要再以實證二乘小法為滿足。

由這個地方來對照當代佛教界,仍然也有許多崇尚這二乘小法的情形,甚至把二乘法當作是佛法的全部,這都是對佛法的一大誤解——對這真實法,大乘真實法全然的誤會。更有佛教界導師曾經倡導這「大乘法非佛說」,我們知道經文裡面告訴我們「大乘法才是真實法」;但是,卻有佛教界的法師說「大乘法不是 佛親自宣講」的,這樣在誤會佛法,也誤導了無數學法大眾。所幸有地上菩薩 平實導師,把這樣正確的法義,在這部講記當中為大家圓滿的宣講,大眾才能夠真正瞭解。

今天時間的關係,這一集題目所探討的〈二乘法非法,如何是大乘如法之說?〉就為大家說明到這裡。

謝謝大家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