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何曾演變

第129集
由 正融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單元。

上週講到,有兩個要點可以作為我們判斷對方是否是「惡知識」的基本的準則。今天我們繼續要來講第二點,就是「凡是否定本識的人,都不可能是三果人」,因為那是違背阿含經典當中 佛的聖教。我們這麼說,他如果是三果人,他或者能夠取證中般涅槃、或者能夠取證生般涅槃,乃至於能夠取證上流般涅槃,那麼他一定會去思索:「入涅槃之後難道會是斷滅空嗎?」當然不是斷滅空!阿羅漢不就是信受佛語而入涅槃的嗎?

事實上,如果否定了如來藏本識的人,那麼他一定不可能是初果人;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假使他想要證入初果、想要斷我見,他就一定會深入去探究阿含部經典的義理,那麼他就會知道《阿含經》中確實有講「本識常住不滅」。其次,也必須要如理地接受本識常住不滅的正理,才能夠遠離 佛所說的「凡夫比丘於外有恐怖、於內有恐怖」的這種情形。如果對於本識常住不滅的正理不知也不信,那麼就一定會去執取種種境界當中的某一種意識心,而把這樣的意識心當作是常住法,為的是避免自己墮入到斷滅見之中;如果把意識心當作是常住的涅槃心,另外一方面又否定了本識常住法,而卻自以為是已經斷我見了。像這樣子,我見是無法斷除的,初果尚且無法證得,更何況說是已經證得三果?所以像這種人,我們就絕對不可以認他為善知識而跟著他學,否則不單單是會空過一世,甚至於跟隨著他造作謗法的大惡業,那麼未來的惡業果報真的是不堪受啊!

假使我們不想讓自己在這一世以及未來世之中,會因為聽聞到如來藏妙理反而生起煩惱,遮障了解脫道以及佛菩提道的親證,那麼我們就應該要趕快地滅除掉自己心中的邪見,全面回歸到四阿含諸經當中處處有隱說八識論的正理上面,這樣子才有可能斷我見而實證初果;也才有可能進一步來親證如來藏本識,而成為大乘七住位的位不退菩薩。如果仍然要堅持錯誤的六識論邪見,那麼就永遠都不可能斷我見,也永遠不可能親證本識如來藏。

在佛世的時候,二乘的凡夫以及聖者他們都同時聽聞到 佛所開示的大乘法。在他們所聽聞到的大乘法被集結成為二乘的經典之中,就有一句 佛陀非常重要的開示,就是:「解名色本,即得應真。」這個意思是說,如果能夠真實地理解名色是從根本心—本識—所出生的法,那麼解脫道的修證就不會墮在常見外道的意識境界之中,也不會使得解脫道的果證以及滅盡了蘊處界自己之後成為斷滅空。在二乘法中的修學者,能夠在真善知識的指導下,有佛法正理的熏習,就能夠現觀蘊處界自我的緣起性空,能夠斷除我見,也能夠確實地斷盡對於自我的執著,而成為人天應供的阿羅漢;乃至於當他迴心轉進大乘法中來修學,那麼未來也能夠成為真實如來。由此我們可以知道:對於能夠出生名色的本識,一定要有正確的認知,因為這是對於解脫道以及佛菩提道的親證,有非常緊密的關聯性。

在這裡我們要呼籲,曾經有誹謗過如來藏妙法的人,應當要生起慚愧心,要勤修懺悔,如理而作;投入正法中來求證如來藏本識,並且以實證如來藏而發起的般若無分別智來利益眾生,同時也要以證得如來藏而發起的菩薩智慧力以及功德力,來護助自己確實履踐「實相懺」,來滅除自己曾經誹謗如來藏妙法的罪過,那麼捨壽之後,才能夠免除掉大惡業的果報。退一步來講,即使是還無法證得如來藏,但是能夠真實迴心,而反轉謗法之舌、謗法之筆來護持正法,這樣做不但能夠滅除掉以往所受邪教導的邪見,同時依教、依理深入觀行,而能夠斷除我見、實證初果,這樣子也能夠廣利人天啊!

我們要知道,大乘教是佛法前後三轉法輪 佛所宣演的教義,當時 佛在宣演大乘教義的時候,也一直都有聲聞人共同聽聞,而聲聞人他們在聽聞了之後,結集成為二乘解脫道經典。譬如阿含部《佛說玉耶女經》卷1記載說:【汝今修行,可得至佛。佛道不可不學,經不可不聽。吾今得佛稱善,所致大乘教,無男無女,樂聞法者隨願所得。】從這裡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大乘教、大乘法是佛世就已經存在的,只是被聲聞人結集在阿含部的二乘經典當中。事實上,在聲聞佛教分裂成為許多部派的時候,大乘佛教仍然是外於小乘聲聞法,始終是前後不變,一脈繼續在弘傳,而且是和聲聞法的部派佛教同時並存而弘揚,所以才會有 佛陀在世的時候,有童女迦葉菩薩率領五百比丘遊行人間的這個事實,被阿羅漢們在五百結集的阿含部經文中記錄下來。

我們回過頭來再看,某一位大法師認為,經過聲聞部派佛教數百年的弘法演變以後,才有大乘佛法的出現以及開展,所以大乘經典非佛說。很顯然地,他的這個看法是完全昧於事實。因為小乘佛教聲聞法部派時期佛教的僧人,由於他們沒有實證本識,因此對於本識就作了種種的猜測,而產生出來種種認知上的演變,而這一位大法師他卻錯認為是大乘佛教佛法的演變。這表示説,他對於大、小乘佛教史實的定位,是不符合歷史事實的定位;同時他也對於大、小乘法義,從來不曾演變過的這個事實,也有很深的誤解。所以在他四十多部著作當中所講的「佛法演變思想史」的這個講法,不僅完全不符合佛教史實,並且對於佛教法義也處處都有嚴重的錯解、嚴重的扭曲。今天我們舉證了四阿含部經文中的證據,證明大乘佛教是在佛世的時候就已經存在就已經在弘揚,只是大乘佛法確實是難知、難解、難證、難弘。

那麼我們從整體上再來檢視,大乘佛教並不是從聲聞法中所演變出來的,有幾個事項:

第一點,有某位大法師他把《雜阿含經》當中的部分經典,以及《中阿含》、《長阿含》、《增壹阿含》等經典,定位成為聲聞法後來部派佛教時期的產物。他認為,是經過前後幾百年的時間才結集成四大部《阿含經》,所以一定會有產生各説各話互相之間會有矛盾的法義。但是事實上並不是這個樣子,因為四大部《阿含經》始終都是相互契符而没有任何的矛盾。追根究柢,就是這位大法師他自己不如實瞭解四阿含經的義理,那麼他是以錯誤的六識論的常見外道法來定義四大部《阿含經》,那當然就會產生出很多自相矛盾的問題出來。可是有道種智的菩薩,以八識論的正理來研讀四阿含部經典的時候,所看到的全部法義都是相互呼應、完全契符,而没有任何牴觸之處,可見這位大法師他的見解是有非常嚴重的錯誤。

第二點,如果説這些數量龐大的大乘經典,是 佛入滅之後幾百年之間聲聞部派佛教分裂之後的產品,那我們來看看,在那個年代物資跟人力都極為不足的情況之下,在部派分裂和力量分散之後,更是不可能結集出數量遠遠超過四阿含的大乘經典。

第三點,那麼再説大乘佛教的法義,是本來就獨立於聲聞法之外而一直都在弘揚的,當然就不應該被列在由聲聞法分裂而成為部派佛教之內。而且部派佛教其餘的各派也都是聲聞人,那麼這一些聲聞人他們對於本識也都没有親證,所以他們是不懂得大乘法的,因此才會常常為了本識的法義而相互之間有所諍論,造成分裂。他們既然不懂本識妙法,而且也無法親證本識,那麼他們的智慧當然是愚劣的,那怎麼可能會有智慧來結集或者創造更勝於四阿含聲聞法的大乘本識的經典呢?難道他們全部都是迴心向大乘了嗎?難道他們全部都親證了本識嗎?難道他們全都具有地上菩薩的種智嗎?如果真的是如此,那麼就不應該會有部派的分裂以及後來的南傳佛法、錫蘭佛法,那麼今天的南傳佛法、錫蘭佛法不是也都應該是要屬於大乘佛法嗎?但是事實上卻不是這個樣子。

第四點,如果説大乘的般若經典,是在幾百年之後由聲聞各個部派的後人各自所創造、所編集的經典,那麼各派的「經典」之間一定會有互相衝突、互相牴觸;但是我們檢視現存的大乘經典以及四阿含經典,就可以證實大、小乘諸經典的法義相互之間並没有矛盾,前後之間也没有矛盾、衝突之處,可見四阿含經典以及大乘經典絕對不是由聲聞教分裂之後的各個部派所自行創造、結集的。從道理上來分析,只有在同一聲聞法、同一大乘法而且是一時結集的情況之下,四阿含聲聞法以及大乘法之間,才不會有前後矛盾,以及諸經相互牴觸的情況產生。所以 佛入滅的當年,事實上就已經由五百聲聞人結集完成四阿含,而在五百結集之後,再由菩薩立刻展開了七葉窟外的千人結集,而完成大乘般若、方廣唯識等等經典。我們如實地來觀察就可以知道,三轉法輪諸經都只有淺、深、狹、廣的差異而已,相互之間並没有矛盾之處;再由大乘般若以及方廣唯識諸經來看,就可以知道法義縱橫四通八達,既没有絲毫的演變,也没有絲毫相互矛盾之處。這個事實就可以證明,這是同一時間由同一批菩薩—千人七葉窟外結集—而完成的。

第五點,如果説方廣部唯識學一切種智的經典不是 佛親口所説,而是聲聞部派佛教開始了幾百年之後,才由佛弟子們逐漸去創造出來的,會這麼説的人,顯然他是認為後代佛弟子的智慧是超過 佛陀的。能有這樣的説法嗎?當然不可以這麼説!因為方廣唯識經典所講的,那是成佛之道,能夠成佛一切種智的智慧,那是遠遠超過般若諸經般若總相智、別相智,更是超過了四阿含諸經當中解脫道的智慧。怎麼可以説成是後代弟子所創造的呢?那不就是意謂著 佛講不出這種勝妙的法義嗎?這不就是在誹謗佛嗎?而且這樣的説法,不也是在顯示説 佛化緣還没有圓滿,佛應該要繼續弘法而不應該般涅槃。而事實上,佛明明已經開示説化緣已經圓滿了,而且 佛也已經般涅槃了。我們想想看,以 佛的智慧力,難道没有辦法安排時機來宣揚大乘成佛之道嗎?更何況是淺顯如四阿含的解脫道,難道 佛必須要以一世的時間來宣説,才能宣説得完嗎?可見這位大法師他是多麼嚴重地扭曲佛教的史實以及佛教的法義。

因為時間的關係,這個單元就為您講到這裡,非常謝謝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