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主要道佛法相屬(下)

第094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各位現在所收看的節目,是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也就是本會 平實導師的著作《阿含正義》的導讀課程。

在上一次的課程之中,我們講到了在《阿含經》裡面,佛說到「外於十二處的法,非眾生所能」,也就是阿含諸經所說的解脫道,必定是依於五蘊、十二處、十八界而修行;也就是聲聞人修行的範圍與四處界限,必定不能離開蘊處界之法,即使是入了涅槃,也只是能遠離蘊處界、能斷盡蘊處界,而說為入涅槃。但是離開了十二處,那麼我們的五蘊法還剩下什麼呢?答案是什麼也沒有!如同原來有一個水泡,它破掉了,則水泡這個東西就已經完全消失滅盡了,不會再有這個水泡了。所以對聲聞阿羅漢而言,進入涅槃後,就是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法全部滅盡了。那麼請問十二處以外的法呢?這是已經證得有餘依涅槃的阿羅漢所不能知、不能現觀、不能現證的問題;而阿羅漢如果入了無餘依涅槃,當然也就沒有蘊處界了,所以無知無覺,就不會知道了。

那麼這個問題 世尊知道嗎?如果 世尊不知道問題的答案,則應說:「我不知道。」但是 世尊是一切知,不可能不知道答案。在 世尊的十號當中,是正遍知、是世間解,所以不會有什麼事情是 世尊所不知道的。若彼處無法,則 世尊應該說:「超過十二界則無法。」但 世尊只是說:【問已不知,增其疑惑。所以者何?非其境界故。】(《雜阿含經》卷13)在這邊 世尊已經暗示了,超過十二處仍有法,否則即成為斷滅空,但是那一個法,並非是屬於世間眾生的法,甚至不是阿羅漢所能證知的法;而這一個「過十二處之法」,幾乎是世間凡夫乃至於阿羅漢們所無法現觀體驗的,所以 世尊只能回答「非其境界故」。

同樣的問題,我們可以看看《法授比丘尼所說經》,這一部經在北傳與南傳的《阿含經》中都有收錄,而且在南傳佛教中還特別地重視,我們就依著南傳《大藏經》的內容來看看。本經的請法者是毘舍佉,也就是捐贈鹿母講堂的鹿母,而說法者則是法授比丘尼,又可以叫作法樂比丘尼,是一位已經證得俱解脫的阿羅漢。在佛教的歷史上,鹿母講堂的地位非常的重要,世尊曾經在這邊演說了許多的經典,鹿母講堂的功德主就是毘舍佉,她還沒有出嫁的時候,就已經證得了須陀洹初果,她的父親陀難闍那是跋提國的大富翁,她的母親也出身自名門,她的祖父泯兔則是憍薩羅國最有錢的五個人之一。在毘舍佉非常年輕的時候,佛陀曾經來到跋提國弘法,當時她的祖父帶著毘舍佉以及她的同伴們去聽 佛陀說法,聽完 佛說法之後,他們全部都證得了初果。

後來毘舍佉出嫁到舍衛城,她的先生是富翁彌迦羅的兒子,有一天她的公公彌迦羅正在用餐的時候,有一位比丘來到他們家的門口化緣,彌迦羅完全不予理會,毘舍佉看到這種情形,就對比丘說:「請尊者原諒!我的公公只吃腐爛的食物。」這個時候她的公公聽到她這麼說,非常生氣,就要她離開這個家。她不願意離開,反而請來了當時結婚的時候,她的父親派遣陪她過來夫家,方便她日後在面對任何問題時可以諮詢的八位舍衛國的長者前來仲裁。

長者們來到後,她的公公就告訴他們:「我用金碗吃飯的時候,她卻說我在吃腐爛的食物,由於這一種犯上的行為,所以我要趕走她!」毘舍佉就解釋說:「當我發現公公完全不理會站在門口化緣的比丘時,我的心裡想:『既然我的公公這一生從來沒有做任何的功德,那他不過是享受過去世的福報,也就是腐爛的食物罷了。』所以我才說:『我的公公只吃腐爛的食物。』這樣的說法難道錯了嗎?」最後這八位長者一致認定,毘舍佉沒有犯錯。此時她反過來說:「身為一位對佛法有絕對信心的人,她無法留在這一個對比丘不表示歡迎的家庭中。」她又說:「如果不能要求比丘來家裡受供,並且做其他的布施,那麼她就要離開這個家。」因此她的公公只好答應了毘舍佉所有的要求。

於是第二天,佛陀和眾多比丘們就被邀請前來接受供養,正要開始供養的時候,她請她的公公一起來供養,但是被公公所拒絕。在供養完之後,她再次地請公公來聽 佛陀的開示,雖然公公覺得不應該再拒絕,可是公公修苦行的外道師父卻不答應讓公公聽 世尊說法。最後她的公公只好躲在布幔後面聽 佛陀說法,沒想到這一聽,她的公公就斷了身見、我見,成就了須陀洹初果。

也就是毘舍佉出嫁以後,度化了先生的父親,也就是她的公公學佛,而且還證得了初果。公公的名字叫作彌迦羅,意思是公鹿。彌迦羅本來是婆羅門教的信徒,當他斷了三縛結證得初果之後,因為感激媳婦毘舍佉帶領他進入佛門而能證果的大恩德,所以就感恩地告訴別人:「我的媳婦就像是我的母親一般啊!」所以舍衛國人彼此就開玩笑地說毘舍佉是公公彌迦羅的母親,也就是公鹿的媽媽,所以大家就叫毘舍佉為「鹿母」。依循著多生以來的願望,鹿母將父親給予她的嫁妝變賣,把換取來的金錢購置了鹿母講堂來供養三寶,那這個講堂在舍衛城東門外,所以又叫作東園講堂。

有一次鹿母向法授比丘尼請教佛法,當時鹿母的修證是聲聞初果以上,而法授比丘尼則是四果的阿羅漢,鹿母所請問的都是有關於解脫道上證果與實修的問題。例如她請問了什麼是四聖諦、如何斷身見、什麼是八支聖道、如何修禪定、如何入滅盡定、如何滅三受、如何斷隨眠煩惱而次第發起初禪乃至於四種禪定;到了最後,她問到了五蘊世間終極的相對存在,也就是涉及到如何離五蘊入涅槃,入涅槃以後又是怎麼樣的情況。在南傳的《大藏經》中部經典說到:

【「又,聖尼!樂受者有何對耶?」「居士毘舍佉!樂受者以苦受為對。」「聖尼!苦受者有何對耶?」「居士毘舍佉!苦受以樂受為對。」「聖尼!不苦不樂受者有何對耶?」「居士毘舍佉!不苦不樂受以無明為對。」「聖尼!無明者有何對耶?」「居士毘舍佉!無明者以明為對。」「聖尼!明者有何對耶?」「居士毘舍佉!明者以解脫為對。」「聖尼!解脫者有何對耶?」「居士毘舍佉!解脫者以涅槃為對。」「聖尼!涅槃者以何為對耶?」「居士毘舍佉!〔卿〕越問之範圍,不可能捉問之終極也。居士毘舍佉!梵行是以涅槃為深入、以涅槃為彼岸、以涅槃為究竟。居士毘舍佉!汝如欲之,應詣世尊處,問其義,而當如世尊所說受持之。」】(《中部經典》卷5)

鹿母夫人請問法授聖尼:「樂受以什麼為相生、相對待之法?」聖尼回答:「樂受以苦受為相生、相對待之法。」「苦受以什麼為相對待之法?」聖尼回答:「苦受以樂受為相對待之法。」「不苦不樂受以什麼為相對?」聖尼回答:「不苦不樂受以無明為相對。」「那無明以什麼為相對?」聖尼回答:「無明以明為相對。」「明以什麼為相對?」聖尼回答:「明以解脫為相對。」「那解脫以什麼為相對?」聖尼回答:「解脫以涅槃為相對。」於是鹿母就問:「那涅槃以什麼為相對?」這時候聖尼回答:「居士毘舍佉啊!你的問題已經超過了佛法中問題的範圍了,超過了語言疑問的極致邊界了。居士啊!一切的清淨梵行是以涅槃為深入,以涅槃為彼岸,以涅槃為究竟。居士啊!如果你要證得涅槃,應該拜見世尊請問法義,然後如同世尊所說的去受持。」

法授比丘尼先強調了涅槃不是相對待之法,一切修行的究竟目的是為了證涅槃,涅槃離一切五蘊法,所以涅槃非相對之法,而是絕對的法;但是阿羅漢斷盡一切五蘊法並不等同於斷滅外道所說的斷滅——斷盡一切法就是入涅槃,所以斷滅論不是涅槃。因此說毘舍佉超過了提問問題的界限了,要問「什麼是涅槃?怎麼樣證得涅槃?」那就請親自向 世尊請法,這已經超過了一位阿羅漢所能回答的範圍了。

在二乘法中要證涅槃要斷盡五蘊一切法,但涅槃的本身不是斷滅無,那麼涅槃「有法」,而非無法,這個涅槃本性之法,就是大乘法與二乘法根本的差異所在,乃是法界不可說的「本際」,也因此唯有諸佛與佛乃能宣說;所以即使是已經證得阿羅漢的法授比丘尼,也只能教導毘舍佉去向 世尊求法,因為如果要提到涅槃的本際,這不是法授比丘尼所堪能事。阿羅漢能證得盡智、無生智,是指窮盡五蘊法的智慧,於五蘊法無生的智慧,但是對於涅槃本際法無所堪任,所以法授不能回答毘舍佉的問題;如果不是這樣,法授可以直接了當地為毘舍佉開示涅槃本際。也因為毘舍佉的問題已經不是解脫道上面能夠現證的問題了,所以唯有 世尊是世間解、是正遍知,才能夠也才有那個資格來回答毘舍佉最後有關於涅槃的問題。這一類在《阿含經》中隱覆地說涅槃本際的經文俯拾皆是,五百結集的阿羅漢也將它們一一地編入四部阿含當中。

又譬如在《雜阿含經》中,世尊為比丘尼說真正的解脫是無相心三昧,比丘尼們請問世尊:【時,諸比丘尼白佛言:「世尊!若無相心三昧,不涌、不沒,解脫已住,住已解脫,此無相心三昧,世尊說是何果、何功德?」佛告諸比丘尼:「若無相心三昧,不涌、不沒,解脫已住,住已解脫,此無相心三昧智果、智功德。」】(《雜阿含經》卷20)滅盡了五蘊十八界所證得者,叫作無相心三昧,這個無相心不涌、不沒,也就是無生無滅,而且還是解脫已住,同時也是住已解脫;也就是本住解脫,依住於這個無相心才是真正的解脫。然而眾生的識蘊之中,眼、耳、鼻、舌、身、意六個識都是屬於有相有為之法,必定是有生又有滅,有時涌動、有時沉沒,那就不會是 世尊所說的無相心了;即使加上了意根第七識,仍然不離有相有為,這樣的七個識不能叫作無相心,當然就不算是真正的無相心三昧,因為入涅槃的條件就是要將這一些識蘊都滅盡啊!

更何況不論是六識或是七識的本質,祂還是識蘊,都不是本來解脫,若依止於彼而住於識蘊,永遠不曾解脫,因為一切眾生一向就已經住在識蘊的境界當中,因此才會輪迴無量,所以那不會是 世尊所說的「解脫已住,住已解脫」。即使能住在有入有出的滅盡定,還一樣不是「解脫已住,住已解脫」。並且 世尊還開示了,這個無相心三昧乃是「智之果、智之功德」,然而識蘊是無常應滅盡之法,那麼無相心三昧是什麼樣的智慧呢?那當然就是大乘摩訶衍中所說的「本來常住清淨如來藏智」啊!

在南傳的《阿含經》也說到,世尊也講到:「阿難啊!我老了,我是一個八十歲的老人了,我的身體也是這樣子的,要依靠著各種零件才能夠繼續行走。可是如來不憶念、不住於一切相,而一一入諸受已滅的無相心三昧時,如來的身體則永遠安健無衰老。」各位看看,這樣的開示,是大乘法還是二乘法呢?所以三乘教法,當然都是 如來所說的教法。

今天時間的關係,就為各位介紹到這一邊,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