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主要道佛法相屬(上)

第093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各位現在所收看的節目,是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也就是本會 平實導師的著作《阿含正義》的導讀課程。

在上一集的節目中,我們說到了 佛陀入滅之後,弟子們有兩次的結集,也就是七葉窟內與七葉窟外的結集;並且七葉窟內是由五百阿羅漢所結集出來的解脫道四部《阿含經》,至於七葉窟外的結集則主要就是佛菩提道,當時帶頭的是由富樓那尊者以及婆師婆尊者。兩次的結集我們可以看到,如果是修解脫道的聲聞教團,以出家相的僧眾為主,而修持大乘佛菩提道的行者,則是出家相的菩薩與在家相的菩薩們並重,並不重視那個外相,而是依止修持果位的實質來判定。所以像是 文殊菩薩他外現在家相,但一樣住於僧團之中,家財萬貫的 維摩詰居士更是在家菩薩僧的代表人物。這就是 平實導師常常強調的,大乘佛法之中,應當以出家菩薩僧團與在家菩薩僧團並重的道理。

另外,世尊真正的心子,那些妙覺位、等覺位、地上的大菩薩們,也禮請了阿難尊者共同結集了大乘的教典。依照《楞嚴經》中 世尊的開示,其實阿難尊者早就已經證得初地了,常能隨從侍奉 世尊。因此在五百結集的前一個晚上,依著大迦葉尊者的交代,阿難從僧舍走到河邊,只用了短短一夜的時間,就完成了全部俱解脫果的實證,然後才能夠由門縫中鑽入七葉窟內。這是為了讓五百阿羅漢確認阿難已成就了俱解脫果,捐棄了原先部分人對阿難的成見,不會再生起對於阿難是否已證無學果的質疑,那麼大家才能確定,身為俱解脫果的阿難尊者,他所誦出的《阿含經》,必然是全部正確無誤。這些都是大迦葉尊者刻意的安排,不只是為了當時,更是為了做好未來在大迦葉尊者入雞足山入定後,僧團必須要交給阿難尊者來住持的準備。

至於阿難尊者應和 文殊菩薩、彌勒菩薩的請求,用神通去到鐵圍山與諸大菩薩們共同完成大乘經典的結集,那些事業就是地上菩薩們的神通遊戲境界,已經不是世間凡夫小智小慧所能了知的。所以在阿含部的《央掘魔羅經》裡面說到:【聲聞緣覺人,不知摩訶衍;趣聞菩薩香,恐怖亦如是。】(《央掘魔羅經》卷2)

在阿含部的《央掘魔羅經》中,提到了大乘摩訶衍的名稱總共24次。這一部經是很早期就有的經典,各位如果去印度朝禮聖地的時候,在王舍城遺址附近,仍然留有一處廢墟,就是當年 世尊在前行走,而央掘魔羅在後呼喊 世尊停下的地方。那個地方立有阿育王石柱,代表也是經由阿育王考證無誤,而證明了央掘魔羅事蹟的真實性;這也代表了大乘佛法與二乘佛法都是 世尊所親說親傳的一個證據。大乘與二乘的佛法都是 世尊所弘傳的,而不是說像現在少數人所說,大乘是佛滅後才漸漸演化出來的教法,這樣子錯誤的說法,乃是局部的偏聽引用了文獻考據,然後就片面地認為自己才是科學,但實際上根本無法以理證或教證來佐證。

這種情形就好像一向以來,科學考證的結果認為動物的演化順序,是由爬蟲類演化出哺乳類和鳥類,因為爬蟲類是冷血動物,而哺乳類和鳥類都是溫血動物,所以理所當然地認為哺乳類和鳥類的血緣最為接近。但是近年來,由於中國大陸出土了許多新的證據,主要是長有羽毛的恐龍化石大量地出土,再加上DNA核酸鑑定技術的進步,所以科學的演化學說上已經重新改寫了那一些使用了近百年的說法。過去只用冷血與溫血動物的分類,就認定哺乳類和鳥類的血緣最近,可是最新的科學則是重新地將鳥類連結在恐龍的後面,哺乳類與恐龍則做平行處理,因為鳥類的DNA鑑定反而與飛行恐龍最為接近,與哺乳類的關係反而較遠。那是不是說,這樣子依於科學的考證,出來的結論就一定正確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因為依科學來論斷隨時都會有新的證據出現,即使是已經成的定律也會受到修改的,所以在科學研究的世界裡面,只有一件事情是不會變的,那就是一切都可能會改變。因為科學的方法,是研究物質世界的方法,是在五蘊法上探究的學問,然而五蘊法的本質,本身已經是無常、苦、空、無我,所以只用科學的考據方法來考證佛法,這是非常不恰當的事情。

而在各種佛弟子的團體當中,多年以來一直受到少數有心人,他們利用了局部的文獻考據,就自稱是客觀的科學結果,在完全不符合理證與教證的情況下,卻打著學術研究之名,製造出來迥異於過去兩千多年來的結論,欺瞞了大部分的佛弟子。他們宣傳說,世尊在世的時候只弘傳解脫道,並沒有弘傳大乘佛菩提道,所謂的原始佛法,內容只有《阿含經》的解脫道;甚至對於《阿含經》中所記錄著有關於摩訶衍大乘的部分,只要是不符合他自己的私心私意的《阿含經》的經文,就一律不予承認,然後再辯解說:「哎呀!其實《阿含經》也是後代不同的部派教團漸漸結集成的,所以不一定正確。」這種情形在現在的佛教界非常地普遍。

又譬如說,我們看到教材第2098頁,平實導師開示說到:「特別是在阿含部經中很明確的記載著:童女 迦葉菩薩以女人身,卻率領著五百位比丘遊行於人間弘化,這是 佛陀入滅前就存在著的事實,才會被聲聞人將她所說的正法,記入第一次結集完成的阿含部經典中。這就是第一次五百結集完成的《長阿含經》卷七的《弊宿經》中明載的史實;可以想見的是,一定還有其他菩薩率領大乘比丘們遊行人間的事實,未被聲聞人記入阿含經典中。顯見大乘法於佛世已在弘揚,同屬原始時期的佛法。」(《阿含正義》第七輯,正智出版社,頁2098。)依照 佛所制定的出家戒律,不論是比丘僧團或是比丘尼僧團,都不可能接受一位未受出家戒的俗人,而且還是女人的領導,這一件事本身已經是嚴重違背了聲聞出家戒律的事情。然而《長阿含經》中記錄到這一位沒有結婚成家、持守清淨梵行,所以被稱為童女的在家相女人迦葉,她竟然成為僧團的領導者,帶領著僧團去遊方學習。

在《長阿含經》裡面這樣子講:【爾時童女迦葉與五百比丘遊行拘薩羅國,……「此童女迦葉有大名聞,已得羅漢,耆舊長宿;多聞廣博,聰明叡智;辯才應機,善於談論。】(《長阿含經》卷7)這是說,在家相的女人迦葉,實質上已經證得了四果阿羅漢,但是仍然外現在家人的表相。這樣的一位修行人,她當然不能算是聲聞僧團中的一分子,不是比丘尼,不是式叉摩尼,也不算是沙彌尼,所以只能被叫作童女。可是五百比丘的僧團卻歡喜地敬奉這樣一位在家的女人為領導,甘心跟隨著童女迦葉去遊行四方。

那麼我們可以想一想,童女迦葉的身分是什麼呢?那當然一定是菩薩!不但是菩薩,而且必得是超勝於阿羅漢的菩薩,才能夠得到出家僧眾的歡喜依止,才能夠得到僧團如此地信受與奉行,並且這個時候,是 世尊還在世時候的事情。這一件事情顯示出什麼呢?那就是大乘佛法不但是 佛口親說之法,而且在佛世的時候已經廣傳弘揚於天下,大乘菩薩僧團與修行解脫道的二乘僧團是平行存在而弘法於四方,而且大乘佛菩提道本身已經具足了一切解脫道的實證。也就是大乘菩薩道具足了阿羅漢的實證,尚且更有超勝之處,所以出家的比丘們瞭解了這一件事實,才會歡喜地由一位在家相的女人,同時也是一位內證阿羅漢的菩薩僧,來率領五百聲聞比丘。這樣的事情並非罕見,而是理所當然的事實,所以才能夠通過後來五百阿羅漢經典結集時候的檢驗,被編入了《長阿含經》裡面。至於現在許多打著學術研究的佛學研究者,牽強地說童女迦葉的那個「童女」一詞,不是指女人,而是「童女」族姓的名稱,代表這一位迦葉是出自於童女族,或者是一位名字叫作「童女」的迦葉比丘。這一些說法就顯然已經是先射了箭,後來才畫上去的靶子了。

同樣的情形,也有許多人打著「原始佛教」的招牌,認為 佛在世的時候只說過阿含諸經,認為解脫道就是全部的佛法,而大乘佛法只是後人的增補與集體創作。那我們就來看看漢傳佛法當中,佛的十大名號「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算一算實際上是十一個,那是因為無上士與調御丈夫在梵文中是同一個字彙,而在南傳的《大藏經》裡面有些地方則是同樣的記錄了十號具足,但有時則會省略了如來thatagato的這個名號,成為九個名號。顯示了至少這一些名號,是解脫道與大乘道當中,對於 佛的共同認知,我們就來看看其中的兩個好了。「正遍知」,梵語samyaksambuddha,又叫作正等覺,是說 佛陀能遍知一切修行道上的種種法,佛陀能盡知由凡夫位到圓滿佛果之間所有的事相,具足一切的智慧,於一切的修行法無有不了知者。因為 佛陀已經具足二修,也就是專修與雜修,也就是 佛具足了法與次法的全部實修,故能得到正遍知。

又像是 佛的名號「世間解」,梵語lokavid,是指 佛陀知眾生世間與非眾生世間的一切法,對於三界、五蘊、根、塵、識所有諸法的因、緣、法、業,無有不具足了知者。例如在《雜阿含經》裡面說到:【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生聞婆羅門往詣佛所,共相問訊,問訊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曇!所謂一切者,云何名一切?」佛告婆羅門:「一切者,謂十二入處,眼色、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是名一切。若復說言此非一切,沙門瞿曇所說一切,我今捨,別立餘一切者,彼但有言說,問已不知,增其疑惑。所以者何?非其境界故。」時,生聞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奉行。】(《雜阿含經》卷13)

這是說,以多聞出名的婆羅門來請問 世尊:「什麼是一切?一切法是哪些?」佛告訴他:「一切就是十二處,一切法皆由十二處而來,也就是一切法在眼、耳、鼻、舌、身、意的外六處與六內處。」佛說:「如果對方不認同佛所說的十二處就是一切法,而認為在十二處以外還有別的法,那麼對方一定也只是在胡思亂想,根本說不出還有什麼能外於十二處的法。為什麼呢?因為外於十二處的法,也就是外於六內處與六外處的法,那不是對方現前境界,所以對方必不能知。」世尊在這裡並沒有說外於十二處無法哦!而是說外於十二處的法,不可能是世間人所能知、能了的。那麼修學解脫道的有學人與無學人,他們知道外於十二處的法嗎?

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為各位介紹到這一邊。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