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集
由 正村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覺同修會所為您準備的三乘菩提之系列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所進行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那麼我們今天探討的主題是:宗喀巴《廣論》文中對真我與五蘊假我是一或異的錯謬論述。

上一集我們曾經引用《破魔金剛箭雨論》這一部書,那麼這個文當中有說到,佛前後三轉法輪這些經典,有時講六識,有時講八識,這個書說,佛說法前後不一、互相矛盾;說《阿含經》只有講六個識,所以他們密宗喇嘛教應成派就只承認六個識。但是實際上,正信的佛弟子都知道,世尊說法真實不虛,佛是真語者、實語者、非誑語者,佛三轉法輪都是依八識正見而說,都依第八識真我如來藏,也就是以阿賴耶識為所依,前後三轉法輪一以貫之,當然一切諸法也都是從這個真實法之所出生。時間的關係,我們只能舉部分的初轉阿含期經典為大家作證明,更詳細的論述,要請大眾自行請閱 平實導師的《阿含正義》,以及 導師相關論著,就能夠瞭解。

佛在初轉法輪阿含期當中,都已經曾略說或者隱說這第八識真我如來藏,經中又名阿賴耶識。那麼《阿含經》中也有談到說有本識、入胎識,以及談到十因緣法所談的「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識,更說到涅槃當中有本際、涅槃之實際等等;這些名相所談的識,都不是在講識陰六識的六識心,都在說眾生從不生滅的第八識真我如來藏。而阿含經典當中更有少部分經典,世尊是明白講眾生是具有第八識如來藏。譬如阿含的《央掘魔羅經》卷4,有這一段文:【我說道者,說何等道?道有二種,謂聲聞道及菩薩道。彼聲聞道者,謂八聖道;菩薩道者,謂一切眾生皆有如來藏。】同部經卷4更說,眾生知道有本具第八識真心如來藏,而且只要精勤修學,持戒清淨,修學清淨梵行,最後終究成就佛道。世尊也說,如果否定第八識如來藏,不管你怎麼樣修清淨梵行,以及窮盡無量劫的修行,你都是沒有辦法成就的。譬喻說,如同鑽水,要從水中去鑽求奶酥,那是了不可得的。所以,否定眾生本具這真心如來藏——具有成佛體性的如來藏,而說要修學成就佛道,其實完全背離諸佛共說成佛法道。這部經的卷4還有這一段經文說:【眾生知有如來藏故,精勤持戒淨修梵行,言:「我必當得成佛道。」復次,文殊師利!若無如來藏者空修梵行,如窮劫鑽水終不得酥。】(《央掘魔羅經》卷4)

另外經典也講到,一切世間諸法都從這第八識如來藏所出生、所顯示,也只有像宗喀巴這樣的六識論者,才會捨棄說有一個真我第八識如來藏,才會說佛說的正法只說無我,從不曾講真我,以為這樣說才是佛的正法。但是正信佛弟子聽聞佛說第八識如來藏,能不驚、不怖畏,因為這樣的菩薩才是離開慢結、能捨身命,菩薩們依此來廣說、廣弘揚第八識如來藏正法教。佛這樣的開示,就是出自這一部經的卷2:【若說如來藏,顯示諸世間,無知惡邪見,捨我須無我,言是佛正法;聞彼說不怖,離慢捨身命,廣說如來藏。】(《央掘魔羅經》卷2)那麼 世尊來到二轉法輪演述般若系的經典,仍然是依這第八識真我如來藏來教導所有二乘弟子及大乘菩薩們,各各親證身中的真實本心第八識如來藏;也就是親證《心經》文中所說心、真心,更是《金剛經》所說的金剛心、無住心。那麼在《大小品般若》諸經當中也常說到的真實心、真心、非心心、無住心、無心相心。那麼時序進入第三轉法輪,佛繼續宣講方廣唯識諸經就更明白講,眾生是具有八個識心。譬如在《入楞伽經》卷8 佛有開示:【所謂八識,何等為八?一者阿梨耶識,二者意,三者意識,四者眼識,五者耳識,六者鼻識,七者舌識,八者身識。】所以這段經文在說,一者阿梨耶識,就是我們的第八識真實我如來藏,又名阿賴耶識,梵文有時候翻譯成阿梨耶識;二者意,就是《阿含經》所說的意、意根,就是大乘唯識諸經所說第七識意根末那識;那麼經文談到的三者、四者、五者、六者、七者、八者,就是所謂的第六識意識心,以及前五識心──這包含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心,和合這六個識心,是《阿含經》所說的識陰六識心。

釋尊當年靈山會上拈花,迦葉微笑,如此以心印心,代代相傳把這個法傳到中土,由禪宗中國的歷代祖師繼續代代相傳,傳承到當代,是由正覺大乘菩薩僧團所承續,所印證開悟的本心,都在講同一個心,就是第八識真我如來藏,經中又名阿賴耶識。那麼歷代禪宗證悟祖師開悟明白的心,當然都在說第八識阿賴耶識,共說的也是八識正法教。譬如永明延壽禪師他在《心賦注》卷4有這一段開示:【此一心八識,微細難知,唯佛能了。且八識心王,以第八阿賴耶識為根本,能生起前之七識。如《起信論》云:「生滅與不生滅和合,非一非異,名阿賴耶識。」古德釋云:「不生滅心與生滅和合,非一非異者,以七識染法為生滅,以如來藏淨法為不生滅。】所以這一段祖師文再次宣演八識正法教,說眾生具有八識心王,而第八識阿賴耶識是一切諸法,乃至其他七識心出生的所依根本識心。

馬鳴菩薩在他的《大乘起信論》當中,也是這樣來宣演,宣說第八阿賴耶識是不生滅的真實常住不壞心,而這個心與祂所出生的會生滅七轉識心,及所有輾轉出生諸法之間,是非一非異的關係。也就是這不生滅、常住不壞心,名稱是第八識阿賴耶識;而第八識所出生七轉識心,這些染汙法,是生滅無住終歸壞滅的法,而第八識真心如來藏自心,卻是清淨無染,從無生滅可言,是不生不滅、真實存在的眾生根本識心。所以,由上述三轉法輪諸經的舉證,我們知道,釋迦如來用49年時間來宣演三乘菩提佛法,前後歷經三轉法輪,所說都依八識正見而說,都是依第八識真我如來藏為諸法之所依而說。因為第八識如來藏是諸法本母,是一切法出生之所依,所以經中又名這第八識是本識、根本識,諸佛共說這八識正見。正信佛弟子應當要信受佛語,不當信受、隨學這些應成假中觀師的六識邪見,尤其是宗喀巴及當代這些大喇嘛們書中所談到的這些六識邪見。

那麼這位大喇嘛堪布到底有沒有任何佛法的證量?我們從他的文當中瞭解,他對 佛在《阿含經》當中,常常宣講的五陰十八界這些基礎佛法,都是嚴重錯會,也就是對我見內涵並不如實知。既然內涵不知,當然就無法斷我見,也就是他連最基本的二乘初見道都沒有!在這本書中,他就有談到什麼是十八界法,他說:【那麼什麼是十八界呢?十八界是:外六塵——色、聲、香、味、觸、法,內六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中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6x3=18界。如果在“十八界”中還有“七識”、“八識”,18+2=20,那就是“二十界”,而不是“十八界”。】(《破魔金剛箭雨論》)但是 世尊所談的十八界法,是在談現象界當中的法,所以把諸法分成六根、六塵、六識來說。但是實相法界-這法界當中唯一真實法-卻是不生滅、真實常住不壞的識心,就是說,第八識真我如來藏祂卻是唯一的實相法界,祂並不隸屬在現象界十八界當中的任何一個法。所以說,第八識並不是生滅無住終歸壞滅現象界當中的任何一法,也就是說,不是十八界當中任何一法;而現象界當中這會生滅的十八界法,其實就是由實相法界第八識這無生滅的真實法所出生。但是這位大喇嘛堪布在書中他卻在大玩這些小兒的數字遊戲,他卻胡亂計數說 平實導師連小兒計數都不會,他竟然會把第七識、第八識納到十八界,變成二十界。那這樣的說法,實際上是作者自己錯會了,把不生滅的真實法第八識,他把祂納到生滅、虛妄、假有法的十八界當中,因此他這樣的錯計才變成說是二十界。因為第八識既然是實相法界,祂不隸屬在現象界十八界當中任何一法,十八界怎麼會變成二十界?由這個地方可以瞭解到,這位大喇嘛他分不清楚什麼是現象界,什麼是實相法界。

那麼再說這個作者所談的第七識,也就是《阿含經》當中常談到的十八界的六根的第六根意根,也就是唯識學所說的第七識意根末那識。這第七識意根本來就在十八界當中,是六根當中的第六根,但是作者卻又把第七識意根另外再增說成一界,所以他計數說,十八界加上七識、八識變成二十界,才會造成這樣錯亂的法界觀。這位所謂的佛學院長他會把這個第七識另外計數,說祂不在十八界內,顯然他不瞭解十八界中的意根是心法,是阿含、唯識經典所講的第七識意根末那識。既然他不知道意根是心,就是以為意根應該也是同於前五根,也是色法之一。如他們所認為意根是色法、物質之法,那麼更會有這位法師-號稱台灣佛教界導師-他卻是更進一步把意根錯會成是人身中的大腦。但是意根如果是大腦,這中間會產生諸多跟法界相違背的事實,因為我們談意根的體性,可以舉 玄奘大師的《八識規矩頌》,他有談到,意根是「恆審思量我相隨」。這一句話在說,意根是眾生身中恆審思量、處處作主的心,是眾生所計執的自我;「恆」在說意根祂世世不會斷滅,世世在五陰壞滅捨報的時候,會與第八識一起入住到下一世父母的受精卵中,因此才會有下一世的五陰我漸次出生。

如果同如這些應成派六識見之所說,把意根說成是色法,更說成是人之大腦,我們要請問這些應成派六識論者,您們每一位是不是有把上一世那顆大腦,帶到這一世的娘胎當中呢?顯然是作不到,因為所有人捨報的時候,這個五陰身身體-包含大腦-全部都會爛壞。所以十八界當中,意根是心法,是心,不是色法。既然是心,那麼外於十八界中的識陰六識心,如果還有另外一個心,當然應計數是第七識心,所以第七識意根末那,本來就是十八界法當中的一界,屬於十八界當中的一法。但是就凡夫眾生來說,意根是恆不壞滅的心,但是如果換成是不迴心的阿羅漢來說,這位阿羅漢當世捨報入無餘涅槃的時候,他的意根最後還是要滅盡,才能夠入無餘涅槃,所以意根還是隸屬在可滅之法,屬於生滅法十八界當中的一法。

那麼這位佛學院長對這樣的基礎佛法十八界法,都有這樣嚴重的誤會,也就是他對我見內涵是錯會的,那又如何能夠斷我見,或更說有進一步的佛法證量呢?所以談來也是令人感慨,有這麼多隨學這位佛學院長者,被教導這樣錯誤的法界觀,導致所有隨學的人連最基本的二乘斷我見都沒有辦法實證,那就更談不上要實證大乘佛法了。所以從古至今這些六識論見者,譬如宗喀巴、歷代達賴喇嘛,以及剛剛談的這位佛學院長,他們都是共同否定第七識、第八識,都是錯會法界當中,心只有六個,都是不承認有八識正見,更不承認第八識是唯一實相法、唯一真實法;他們不承認有一個第八識阿賴耶識,是不生不滅的真實我。既然他們不認可佛說有第八識,可怪的是,宗喀巴卻在他《廣論》的頁次507頁開始,大談諸佛與 龍樹菩薩所論述的第八識真實我,與所生蘊處界我諸法之間,是一或異的探討。也就是他想要去探討第八識真實我,跟虛妄假我這個五蘊我,到底是同一個法或是不同一個法,那麼會落入什麼樣的過失?他們這樣的論說,當然是一場戲論,目的在籠罩學人,在宣講說他們的中觀見是傳承 龍樹的《中論》。因為他們說他們傳承 龍樹《中論》,他就不得不依文解義,去討論 龍樹《中論》卷3有這一段開示:【若我是五陰,我即為生滅;若我異五陰,則非五陰相。】而這樣的探討,當然會顯示出六識論者之所說,並不是諸佛以及 龍樹菩薩的八識正見,是屬於外道邪見法。六識論邪見者,他們不承認這真我第八識如來藏,可是為了回應很多八識正見者對他們法義提出了辨正跟質疑,尤其問到說,有關善惡業果,到底要怎麼樣相續到下一世實現的問題。所以宗喀巴等人只好回頭再承認有一個真實我,自行去創見所謂的細意識,把祂當成是真實我,說細意識是一個能結生相續到下一世的識心。而六識論見者創見的這些細意識,其實還是意識的一分,仍然攝歸第六識意識心,並不是 佛說的第八識真我如來藏。

宗喀巴這樣的錯誤論計這些外道文引證,時間的關係,我們留待下一集再為大家舉證說明,歡迎菩薩們繼續收看下一集節目。最後祝願所有菩薩:色身康泰、學法無礙、道業增上、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