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足斷常二見的《廣論》(四)

第111集
由 正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同修會所推出的電視弘法節目,這個系列主題名為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談論到喇嘛教格魯派的宗喀巴所著的兩本《廣論》——那就是《菩提道次第廣論》、《密宗道次第廣論》。今天藉著這個機會來談論宗喀巴的《廣論》背後所隱藏的真實內涵,它不僅荒誕、離譜,完全違背了 世尊的開示,而且也不離欲界最低層次的男女雙身邪淫法。

今天將繼續上一次的子題,那就是〈具足斷常二見的廣論〉。上一集已談到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識以後,必然會認定意識心就是真心,也會認定意識心能夠來往三世,更會認為意識心是一切染淨法的根本;可是,他卻不知道意識心是真心藉緣而出生的法,本身是被生的法,不僅是夜夜斷滅的虛妄法,而且也不能來往三世,並不是本來就在而且能生意識的第八識。宗喀巴因為此錯,造成他所有的種種法,包括了他所著的兩本《廣論》等在內,都具足了斷見、常見的外道見,本質根本不是佛法。

這一集將探討宗喀巴錯把意識心當作真心以後,必然會落入有為的境界法中,這會產生三個較大的過失:一者、落入以定為禪而一念不生的境界中;二者、落入有為的觀想中,並將觀想所成的境界當作是真實法;三者、墮入男女雙身邪淫法的性高潮覺受中,錯以為成就報身佛的境界,而以佛陀自居。

首先,談宗喀巴錯將意識心當作真心以後,墮入以定為禪而一念不生的境界中。既然宗喀巴錯將意識心當作真實法,必然會落入種種有為的意識境界中,因為意識心是眾生體認最深的心,也是最執著不放的心,導致眾生的我見無法斷除而不斷地輪迴生死。既然落入有為的意識境界中,當然就會落入以定為禪的境界中,所以有一位喇嘛教行者曾經說過:【身、口、意三密的修持,特別觀想的修持,是為了入定,梵語稱為三摩地,又稱三昧、三昧地。入定是密法修持的最高法門和最高境界。密宗一切法的目的就是為了入定。】(《密宗密法》,北京工業大學出版社(北京市),頁13。)這位行者已經很清楚說明:喇嘛教行者最後一定會落入以定為禪的境界中,然後再將以定為禪的意識境界,譬如有念靈知、離念靈知,乃至斷際靈知,當作是親證實相的境界。也就是說,喇嘛教行者落入以定為禪的一念不生境界中,落入與意識相應的境界而不知,誤以為自己已經親證生命實相,而以證悟者自居。

如果沒有真善知識出現於世而演說正確的法,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法是錯誤的,他們就會以錯誤的法繼續再欺騙自己,繼續再欺騙眾生,因而成就大妄語及誤導眾生的大惡業,未來要下墮三惡道受種種苦,成為經中所開示的可憐憫者。如果有真善知識出興於世而演說正法,他們仍然會執持錯誤的知見來毀謗真善知識,因而造下毀謗真善知識的重罪,再次成為經中所開示的可憐憫者。

接下來,談宗喀巴落入有為的觀想中,錯將觀想所成的境界當作是真實法。宗喀巴、達賴喇嘛等人經常使用觀想來修行,譬如觀想本尊瑜伽,觀想身中有三脈,觀想紅白明點,觀想種子字、五字嚴身觀、月輪觀、五輪觀、七輪觀等等,可謂非常繁多。這裡僅說明喇嘛教行者比較常用的幾個觀想,就會知道喇嘛教的觀想到底是不是實相法?所謂的本尊瑜伽,又名天瑜伽,是觀想自己的本尊,不論這位本尊是行者自以為是的佛菩薩,或者是他自己的上師,出現在他自己的頭上、肩上等等。如是觀想成就以後,認為真的有本尊出現在自己的頭上或肩上。然而這樣的觀想乃是修定的法門,與意識心相應,不是與實相法的第八識相應。此外,喇嘛教行者作如是觀想以後,就會認定自己就是佛菩薩,就是上師了,已經有佛菩薩、上師的果德,而以佛菩薩、上師自居。

然而探究觀想的法門乃是虛妄法,不是實相法。請問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當喇嘛教行者觀想時,它就在,不觀想時,它就不在,這樣有時在、有時不在的心,還會是本來就在的真心嗎?當然不是嘛!因為那是虛相法,與意識心相應,不是從本以來就在的真心第八識。然而這樣觀想的法門,本是虛妄法,卻被誤導是實相法,而且深不可拔。喇嘛教行者深怕自己無法接受自己就是佛菩薩的說法,便主張要生起佛慢,並深自認為自己就是佛菩薩了。請問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佛還有慢嗎?當然沒有嘛!喇嘛教行者說要起佛慢,顯然他們根本不懂佛法,更不懂得佛經歷久劫修行早已經沒有慢了,還會起佛慢嗎?

再者,喇嘛教行者自己不是佛菩薩,也沒有佛菩薩的果德,卻要起佛慢而以佛菩薩自居,認為自己就是佛菩薩了,那不是自欺欺人嗎?那不是成就連佛弟子都不敢妄造的大妄語業嗎?可是喇嘛教這樣的說法,卻還有很多人相信,認為自己真的就是佛菩薩了,這不是很愚癡的說法嗎?如果還有人不相信這樣的說法,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明好了,可以證明觀想是虛相法,而不是實相法,也不可能使人成佛。譬如,某甲欠某乙一百萬,某乙向某甲討債時,某甲說:「我用觀想還你一百萬好了。」於是某甲觀想自己已經將一百萬還給某乙了,並向某乙說:「我已經還給你一百萬了。」請問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如果你是某乙的話,你會接受這樣的說法而認定某甲真的已經還給你一百萬了嗎?你一定不會接受嘛!不是嗎?可是某甲卻真的相信自己已經還給某乙一百萬了。

所以說,喇嘛教行者錯將觀想當作是真實的說法,那是欺騙眾生的說法,也是喇嘛教行者遂行男女雙身邪淫法的生起次第,所說的根本不是佛法,而是男女邪淫的外道法。因為此過失衍生了更多的過失出現,譬如喇嘛教行者連佛陀的證量及果德也沒有,動不動就以佛陀、法王自居。又譬如觀想上師成就,就可以無條件繼承上師的果德,乃至認為上師的果德已經超過佛陀了,所以有喇嘛教行者宣稱:【崇仰祖師的一根毫毛比崇拜三時(過去、現在和將來時)所有佛陀的功德還要大】(《西藏的文明》,中國藏學出版社(北京市),頁185)、【想想你的上師,他比過去、現在及未來諸佛還要更加慈悲。】(《菩提道次第簡明釋論》,曼尼文化事業有限公司,頁73)所以,喇嘛教行者才會主張四歸依,也就是三歸依再加上一個歸依,那就是歸依上師,而且上師還位於三寶之前,形成與佛教不同的歸依出現。

然而經中都開示:沒有任何一位有情的智慧與福德等等,超過於佛。可是喇嘛教行者卻主張上師的果德遠遠超過於佛,不僅是誇大不實的說法,而且對上師所說的法就算是錯了,也要言聽計從,完全違背 佛在經中的開示——依法不依人。又這樣的外道法,包括了宗喀巴、達賴喇嘛等人在內,都認為要修學顯教的法以後,才能修學喇嘛教的法,認為喇嘛教的法高於顯教的法,豈不是很顛倒的說法嗎?豈不是在誤導眾生嗎?然而這樣誇大不實的說法,這樣顛倒是非的說法,都還有愚癡無智的人相信,只能說這是末法時代的眾生了。如果菩薩看到這樣的情形而不出來摧邪顯正,顯然這位菩薩不配稱為菩薩,而是鐵石心腸的人,是沒有慈悲心的人,寧願眾生被誤導而不肯出來救護眾生遠離邪道。

又觀想身中有三脈,其中的中脈位於身體的中間,居於人體的中央,又平又直,與脊髓平行,下通尾椎的第二椎,大約在會陰之處,是為喇嘛教七輪當中所謂的海底輪,上通到頭頂的百會穴,是為喇嘛教所謂的頂輪。左脈、右脈各在中脈的左右兩邊不遠處,二脈下通海底輪,與中脈在此會合;上通百會穴,與中脈在此會合,然後左脈通往左鼻孔,右脈通往右鼻孔。喇嘛教行者透過觀想身中的三脈,以及透過寶瓶氣的閉氣、九節佛風的出入息,以及提肛等鍛鍊,使得身體強健,能夠控制自己的呼吸;以及藉著提肛的方法,於未來行男女雙身邪淫法時,所產生的性高潮可以加以控制及延長,也是喇嘛教行者於未來行男女雙身邪淫法的生起次第的前方便。

然而觀想自身中有三脈,乃是喇嘛教行者自己的虛妄想,妄想身中有三脈存在,其實身上根本沒有這三脈。又練寶瓶氣的閉氣、九節佛風的出入息以及提肛等方法,也與實相法無關,卻被喇嘛教行者誇大為只要練成了,自己就是大修行者,這證明了觀想三脈等法,都是喇嘛教行者所創造出來的虛妄法。如是將虛妄法當作是實相法,還會是實相法嗎?用膝蓋想也知道,當然不可能!可是喇嘛教行者卻認為那是實相法,豈不是很顛倒嗎?

又喇嘛教所謂的觀想明點,乃是喇嘛教行者透過拙火瑜伽而發起拙火之靈熱以後,觀想自己的中脈有紅明點出現,這個紅明點從肚臍下四指的臍輪,也就是生法宮出現,沿著中脈往上會有四空出現,到了頂輪,那裡有白明點,與之融合之後下降到臍輪,乃至海底輪,因而產生了四喜。如果喇嘛教行者能夠練成紅白明點的上升、融合、下降,並產生了四喜、四空出現,就會認為自己就是大修行者,未來就可以運用此方法於男女雙身邪淫法中,因而成就他們所謂的報身佛境界。

然而要問的是:一者、如果觀想可以當真的話,當他的信徒觀想用金錢來供養他的上師的時候,為什麼他的上師都不能接受呢?反而要求徒眾以真實的金錢來供養呢?二者、真心本身無形無相,可是喇嘛教行者認為真心是有形有相的紅白明點,豈不是違背 佛陀的開示嗎?三者、所謂的四空、四喜,乃是意識覺知以後的境界,與 佛在經中所開示真心無覺無知完全顛倒,喇嘛教行者豈可把有為有作的意識心,當作是無為無作的第八識呢?所以說,喇嘛教行者觀想明點是真實的說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因為此過失,衍生了許多過失出現,譬如有人主張,只要觀想中脈紅白明點升降所產生的四空、四喜,就可以完成十二地的修行而成佛了;又譬如有人將四喜所產生快樂的覺受,當作是與生俱有的樂,卻不知道這樣的樂,是在觀想之下產生的,它有時有、有時沒有,並不是與生俱有的。

接下來,談宗喀巴墮入男女雙身邪淫性高潮的覺受中,錯以為自己已經成就報身佛的境界,而以 佛陀自居。當宗喀巴落入以定為禪、以觀想為實,以及透過紅白明點升降等運為,並參雜古印度性力派的男女雙身邪淫法,必然會將男女兩根相接觸產生性高潮的快樂覺受,當作是他成佛的依據。譬如,他在《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3曾說:【先供物請白者:以幔帳等隔成屏處,弟子勝解師為金剛薩埵,以具足三昧耶之智慧母,生處無壞,年滿十二等之童女,奉獻師長。如〈大印空點〉第二云:「賢首纖長目,容貌妙莊嚴,十二或十六,難得可二十。廿上為餘印,令悉地遠離。姊妹或自女,或妻奉師長。」論說:「彼若無者,餘者亦可。」】宗喀巴已經很清楚表示:弟子要奉獻年輕、美麗而且生產處無壞的女人,給上師進行男女雙身邪淫法,這些年輕女子是自己的姊妹,或者是自己的女兒,年滿十二歲到十六歲最好,二十歲以上的女子稍差,如果超過二十歲的女子最差;這足以證明:宗喀巴所說的,就是在挑選具相的明妃,以便進行男女雙身邪淫法,以此來成就喇嘛教所謂的「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報身佛境界。

不僅如此,他的徒孫達賴喇嘛跟隨他的腳步,也主張男女雙身邪淫法來成就報身佛的境界如下:【此外,密續提到圓滿次第的修行過程中,行者在到達某一個境界時,就要尋找一位異性同修,作為進一步證道的衝力。在這些男女交合的情況中,如果有一方的證悟比較高,就能夠促成雙方同時解脫或證果。】(《西藏佛教的修行道》財團法人台北市慧炬出版社,頁56-57。)達賴喇嘛已經很清楚表示:他們所謂的「密法」,其實就是男女雙身邪淫法。也就是說,喇嘛教行者主張男女兩根交合,並且於性高潮快樂的覺受當中,觀察此能知能覺快樂的心,就是他們成佛的依據,因而成就他們所謂的報身佛境界。

然而,男女雙身邪淫法,是欲界最低層次的法,尚且不能出三界,更何況能夠觀察此快樂覺受的心本來就與意識心相應,又如何成就佛地境界呢?所以說,喇嘛教所說的種種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欲界男女雙身邪淫的外道法。也因為此過失,衍生了更多的過失出現,譬如他們觀想佛父、佛母在頭上交合,並且於性高潮所流下的男精女血,下降到觀想者頭上,然後觀想者觀想此不淨物下降到瓶裡或自己的龜頭上,以此為人灌頂。

請問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你們願意喇嘛教行者用這種汙穢不淨的東西為你灌頂嗎?想必一百萬個也不願意,不是嗎?所以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識以後,再反執意識心為常住法,必然具足了斷、常二見。其中落入常見的部分,就是以欲界男女兩根交合所產生性高潮的快樂覺受之下,來成就他們所謂的「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報身佛境界,根本不是 釋迦世尊所開示的報身佛境界,而是宗喀巴將世間男女行淫的方法及技巧的房中術,用佛法名相加以包裝起來;說穿了,其實就是男女交抱在一起的邪淫法,以此來當作他們成佛的依據。

所以,宗喀巴所著的兩本《廣論》,都脫離不了男女雙身邪淫法,有智慧的佛弟子們,千萬不要被他們美麗的謊言所欺騙,未來要下墮三惡道而輪迴生死,因而延誤了自己成佛的時程,那可就不好了。

說到這裡,時間剛好到了,今天就講到這裡,下一集將由另外一位親教師主講。

敬請各位菩薩繼續收看。阿彌陀佛!


點擊數:365